《凡人修仙传》第三卷 魔道入侵
第三百零三章 震惊

虽然蒙山五友对韩立的这个决定大感意外,但也觉得韩立说的有点道理,就没有反对。

只是那中年女子似乎好奇的问了一句,那黑煞教两人的真实身份时,却碰了韩立的一个软钉子。韩立只是淡淡的一笑,说到了晚上行动时大家自然会知道了。

这倒让中年女子不好再追问下去,露出了一副无所谓的模样。

不久,秦平就带着秦言的传话,将蒙山五友带到了附近的另一处庭院,安置了下来。

韩立望着几人远去的身影时,眼中却露出了一种古怪的神色,并突然喃喃自语了一句,说的是什么却没有任何人听的清楚。

晚上众人用过饭后,在清音院客厅内,蒙山五友都聚在了一起,准备到了韩立所说的深夜时分,才开始行动。

“奇怪!怎么就是想不起来呢!”那个三十许岁的青年老四,摇头晃脑的在厅内不停的兜着圈子,一脸的困惑之色。

“四哥!还没想起来吗?”年纪最小的年轻女子,却懒洋洋的坐在椅子上,露着似笑非笑的神情。

“四哥,你老是说看人家韩前辈眼熟,说一定以前在哪里见过一面。但是自己却根本想不起来在何时何地,这可让小妹不太相信了。不会是太想和人家韩前辈攀上关系吧,自己产生的错觉吧!”

很明显,年轻女子的话里充满了调侃之意。

“嗯,这可很有可能的。毕竟这位前辈的相貌太一般了,四弟觉得面善,这是很正常的事!”瘦高的老二也一边品着香茶,一边打趣的说道。

不过,他的双目始终没有离开身侧的中年女子片刻,一直在对方风韵犹存的面容和看起来还很正常地腹部来回瞅个不停,一脸的幸福之色。

可是这排行第三的中年女子,却被他给看的心烦意乱,不禁使劲白了他几眼。可是得到的确是他“嘿嘿”的傻笑之色,平时的精明深沉劲儿,早不知抛到了何处。

“哼,随你们怎么乱说。我自己肯定见过就行了,不过看来并不是近期的事情,应该有些年份了,否则我不会忘得这么彻底的。”青年没好气地瞪了年轻女子和瘦高男子一眼,有些不甘心的说道。

“有些年份?四弟,我们几年前可是一直在蒙山苦修从未出山过的。那你怎么见到的韩前辈,莫不是你还穿开裆裤时就见了不成?”中年女子也笑嘻嘻的开着青年的玩笑。

“三姐,你……”青年被中年女子给说的面红耳赤,一脸地尴尬之色。

“几年前,四弟也并不是一直在山中苦修的。你们难道忘了,在还不认识五妹时,我们可参加过一届升仙大会的。那可出了两三个月的远门,但可惜的是我们几人都铩羽而归了。但所幸没人受太严重的伤!“黑脸老者淡淡的插了这么几句。

“什么,大家都参加过升仙大会!”五妹则眨了眨眼睛。露出了好奇的神情。而老二和中年女子,则相反地露出了苦笑的表情。

“没什么可说的,那是我们几人第一次知道了什么叫坐井观天!”中年女子叹了一口气说道。

“什么嘛!四哥,你给我说说看。当时……咦!”

年轻女子好奇心更盛了,她回头来就想要男青年讲下升仙大会的事情,可入目的却是一张满脸震惊的面孔。

“四弟,你怎么了?”其他人也发现了青年的神色不对劲。惊讶的问道。

“二哥,你还记得当日参加升仙大会,我们和大哥三姐分开走时,我曾经一时嘴馋,私自去嘉元城酒楼偷用酒菜的事吗?”青年没有回答对方的疑惑,反而忽然说起了往日的旧事,这让瘦高男子有些莫名奇妙了。

“当然记得了,当时虽然替你瞒过了此事,但是事后还是被大哥知道了,还狠狠的训斥了你一顿!”老二有些不解的答道。

“这就对了。我当时回来时是不是和你提过,在酒楼里碰见了一位疑似也参加升仙大会的小修士,其功法只有炼气期七八层,我们还觉得这人一副不自量力的样子?”

“时间太长,我记得不太清楚了,不过应该有这事吧!”老二迟疑的说道。

他实在不知道,这位四弟突然提起此事干吗?其他几人同样纳闷的听着他二人的对话,大为的奇怪。

“可是当年的那位小修士,就是今日的这位韩前辈!”青年干巴巴的,说出了一句让在场之人都呆若木鸡的话来。

“什么,韩前辈就是那修为低下的小修士?”瘦高男子腾地一下,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满面都是不肯相信的神情,“到底是怎么回事?说细一点!”震惊过后的黑脸老者,皱了皱眉,开口问道。

“是这样的,大哥!”瘦高男子急忙大略讲了当年的事情,让其他几人听了,都觉得不可思议。

“四哥说,韩前辈当年只是个炼气期七八层的修仙者?”年轻女子咽了下口水说道,随即就意识到了举止不雅,不禁脸上一红。

但其他几人,全都处于惊骇之中,谁也没留意她的这个小动作。

“四弟不会认错人了吧,毕竟那是十余年前的事情了,韩前辈的容貌和年龄都应该不同了才对!”黑脸老者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的说道。

“不,那人肯定是韩前辈!他和当年的容貌一模一样,除了年龄看起来大了一点点!”青年先是一惊,随后想想又肯定的说道。

听到这青年说的如此斩钉截铁,让其他几人面面相觑。短短十来年,一位修为这么低的修仙者,竟成为了一名筑基期修士,这让几人的心里不由的苦涩起来。

一时间,竟无人有心思再开口说话了。

“好了,不管韩前辈是不是当年那人,但如今人家都是货真价实的筑基期修士,还是一点礼数不能失的。不要问一些不该问的话,明白吗?”老者沉吟了一会儿后,还是先开了口。

“我知道了。”青年犹豫了一下后,老实的答应道,脸色终于恢复了常态。

“好了,大家回屋养神炼气吧!做一下准备,今晚还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恶斗?”老者跟众人说道。

听了这话后,其他人互望了几眼,都一个个真的回房去了。顿时,清音院变得寂静无声了。

大约半个时辰后,天色全黑了下来,清音院的一间厢房内,突然走出了一个人来。

这个人小心的将屋门虚掩上,四处张望了一下,就无声无息的走出了小院。他趁着漆黑的夜色走到了较远处的一个墙角边上,一双眼睛闪出了几分犹豫之色,但又马上变得决然起来。

他有些紧张的从怀内掏出了一个小匣子,刚想将其打开之际,突然身后传来了一声叹息声,这让此人的身子一哆嗦,差点惊得将手中的盒子,给扔到了地上,因为听声音,竟好似韩立的声音。

“为什么要这样做?”另外一个他无比熟悉之人的嗓音,几乎同时传来,充满了悲痛之意。

接着眼前大亮,从附近同时走出了数名手托月亮石的人来,在淡淡的白光之下,他们都是不能置信之色。

“你这是为什么?”黑脸老者痛惜万分的说道。

“什么为什么?我只是出来试一下法器而已!”这人的神色由原来的苍白无比,渐渐恢复了常态,竟若无其事的说道。

“那能否把你手里的东西,交予在下一观啊!”从漆黑的夜幕中,韩立轻飘飘的从空中降落了下来,神色如常的说道。

“奇怪了,我的法器怎么可能给外人看啊!当然不行了,是不是四哥!”

这位偷偷摸摸的人,竟是蒙山五友中的年轻女子。此时她虽然努力想保持平常的神情,但是一双手却不听使唤的死死抱住了小匣子,不肯松手半分的样子。

“五妹,将你手中的东西交给韩前辈!”黑脸老者脸色阴沉的说道,声音充满了寒意。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