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三卷 魔道入侵
第二百九十一章 萧家

这位俊美的小王爷自然不知韩立此时的所想,而是温文有礼的和几位旧识的秦家子弟攀谈了起来,让其中的两名小姐脸蛋红扑扑的,一看就是芳心荡漾的模样。

韩立见此,暗中冷笑了一下。

这位小王爷可是大有问题的,要是这些秦家女子真的对其投怀送抱,绝对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就算被这位小王爷连皮带骨给吞了,韩立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奇怪的!

过了一小会儿,馨王向秦言等两人道声谦,就带着小王爷往下一桌应酬去了。这让那几位和小王爷相谈正欢的秦家子弟和华姓老者的一对孙子、孙女,不禁有些失望。

而韩立却趁人不注意的时候,凝望了小王爷的背影一眼,眼中闪过沉吟的目光。

宴会终于在一个多时辰后结束了。

已尽兴的宾客们,纷纷开始向馨王父子告辞了。

秦言也带着韩立等人,夹在其中的说出了告别的话语,直接就出了馨王府大门。

可就是在秦老爷子刚想和韩立上来时的那辆马车时,韩立突然开口问了一句,让秦言愕然的话来。

“秦叔,那两人是什么人?能说给我听下吗!”

韩立虽然说的客气,但是秦老爷子可不敢怠慢,急忙转脸瞧去,并且嘴中说道:“韩贤侄说的是哪两人啊?咦,这不是萧家的老爷子嘛!他可是越京城内有名的闲云酒楼的东主,为人十分的低调,秦某和其可不太熟。至于他身边的年轻人很眼生,应该是他的一位孙子吧!”

秦言看到了韩立所瞅的老少二人后,脸上露出了惊讶之色,不知韩立为何对这两人产生了兴趣。

“哦,这样啊!秦叔你先走一步吧!我走一会儿,就晚点回府了。”韩立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随口的说道。然后,不等秦言说些什么,就缓缓绕向府墙一侧的小路走去。

秦言有些愣愣的望了望韩立的背影,再看了看远处那萧家老爷子躲躲闪闪望向这边的目光,心里有点疑惑。但是他想了一想后,就果断的上了马车,命令驾车的心腹开车走人。

于是,秦家的几辆马车就此离开了馨王府的前门,往东区秦宅赶去。

而那几位秦家少爷和小姐,根本没发现韩立的失踪,还在后两辆马车上议论着今天在馨王府的所见所闻。

他们兴奋无比!觉得虽然没有结成仙缘,但这绝对是回去以后向其他同伴炫耀的资本。

而这时的韩立,走了大约一盏茶的时间后,终于沿着馨王府的高大府墙,来到了王府的后门处。

此时的高大后门大门紧闭,一个人影都没有。

韩立笑了笑,觉得正好,省得再使用什么隐藏行迹的法术了。他整个人就大模大样的站在后门口,闲着无聊地抬头仰望着的天空。

一会儿的功夫,韩立就有些呆呆的出神了,仿佛在想着什么事情。

突然,韩立感到了有人畏畏缩缩的从远处走了过来了,这才把头低下,冷冷的望了一眼。

只见那萧家老爷子和那位男装少女,从王府的另一侧绕了过来。看见韩立时老者身形一滞,露出了迟疑的表情。而那位少女则一脸的好奇神色,一点惧意都没有。

老者也许想通了什么,马上神色平静了下来,迈开大步走了过来,少女跟在了其后。

“晚辈萧振,多谢前辈在王府内手下留情!若有冒犯之处,晚辈愿意向前辈谢罪。”

走到了韩立面前后,这位萧老爷子还是一点看不出韩立的修为深浅,心里震惊之下对韩立更加地敬畏了,故开口前就抢先施了一礼,恭敬的赔罪道。

韩立神色不变的承受了对方这一礼,才淡淡的说道:“你不在灵气充沛的地方闭关苦修,为何出现在越京城内?难道留恋这世俗的红尘荣华,不愿意再修炼了吗?”

韩立不管三七二十一,先给这老者扣上一个大帽子再说,这样才可在气势上轻易的压倒对方,让后面的事情更好办一些。

“前辈误会了。晚辈因为年纪太大、筑基基本上无望了,乃是家族指派的负责世俗财源的管事,并非是私自滞留在世俗界不归的。”青袍老者一听此话,心里却是一松,神色略安的回答道。

“你是哪一家的弟子?”韩立没有轻易放口,追问道。

这祖孙两人的底细,韩立自然要摸一摸了。若是几个有名的修仙大族,韩立也不愿轻易的招惹。不过,萧姓好像没有什么很出名的修仙大族啊!

听了韩立此问,老者犹豫了一下,回头望了望身侧的少女,还是老实的回答道:“晚辈是允州封河涧萧家的人!”

“封河涧萧家?”韩立皱了皱眉,仔细想了想,确定自己肯定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

“前辈不用多想了,晚辈所在的萧家只是个小家族,前辈没听说过这是很正常的事情。”萧老爷子脸色一暗,自嘲的说道。

韩立听到这里有点意外,重新打量了萧老爷子几眼后,才神色不变的慢条斯理问道:“你说的如此痛快,就不怕我没了忌惮,立刻翻脸灭了你二人吗?”

韩立这么一说,老者倒没么样。可那少女却如同踩了尾巴的小猫一样,马上神色一紧的将一只手慌忙伸到了腰间,那里鼓鼓囊囊的,不用问肯定是藏着储物袋了。

但是随后,少女就看到自己祖父和韩立都没有真要动手的样子,就脸色一红的将手收了回来,并手足无措的不知放在何处才好,样子显得可爱之极!

老者见此,怜爱之极的再望了少女一眼,就苦笑着回头向韩立说道:“在下虽然无法看出阁下的修为深浅,但是您肯定是筑基后的前辈,这一点在下还是很清楚的。”

“晚辈可不相信,身上能有什么法器、丹药之类的宝物,可以让前辈这样功法大成的修士贪图的。”

“若前辈真是这种人,晚辈也无话可说了。凭在下的这点修为法力,就是想跑或者反抗也是无济于事的,还不如束手就擒让前辈如愿呢,省的迁怒整个家族!晚辈只想请前辈手下留情,放过在下的孙女一马,她可是晚辈唯一的骨血了。”

老者最后几句话,说的苍凉之极,让少女听了惊怒之极,急忙不忿的连连说道:“爷爷,不用怕!若是他真想对我们下手的话,我们就和拼了,我才不会怕他呢!”

韩立听了萧老爷子和少女的话,开始时一怔,但随即细端详了两人一番后,心中就又好气又好笑起来。

别看这位老爷子说的悲悲切切、一副舍己就义的样子,可韩立并未从其眼中看出丝毫的求死之意。就是其外放的法力波动,也是蓄势待发的样子,哪有一点束手就擒的意思!

分明打的是,万一真要杀人夺宝,他就会立刻拼死相争的主意。

而那个少女就更有趣了。

话虽然说的气愤填膺,可是一双黑如宝石的眼珠,却趁韩立不注意时,滴溜溜的转个不停,不时露出了几分狡黠的眼神。

可是这小姑娘不知道的是,练成了第一层“大衍诀”的韩立,其神识比一般的筑基期修士都强大的多,她这点小动作全都落入了韩立的掌握之中。

韩立暗想:“恐怕这二人说的什么“封河涧萧家”,也是随口一说而已。有没有这个家族,他可是深表怀疑!”

于是,韩立的脸上露出了似笑非笑的神情,一言不发的直瞅着这二位不语。

既没有说两人可以走了,也没有立即翻脸要动手的样子,竟将这老少二人一时凉在了这里。

一开始老者和少女两人还能保持着悲壮的表情。

但随着时间一点点的流逝,和韩立懒洋洋的表情、无动于衷的注视目光,萧姓老者和少女终于面面相觑起来。

“你身为前辈,到底打算要怎么样啊?”少女终于忍不住了。她顾不得老者的眼神制止,一下跳到了韩立的面前,一手掐腰一手指着韩立大声问道,满脸都是委屈的神色。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