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三卷 魔道入侵
第二百八十六章 王府

馨王府并非在皇城之内,而是建在南区,韩立等人坐着马车走了一个时辰后,才来到了南区的街口处。

南区和秦宅等东区的住宅风格,明显不一样了,大都是规规矩矩的制式建筑。

住在这里的人,其官职大小、地位高低,只要一看住宅的大小,式样,就可一清二楚。

此地的住宅都是由官府所建,严格按照品级和爵位的高低,分给众官员的。任谁也不敢随意扩建改修,否则就会犯了越制之罪。

而馨王身为皇亲国戚,又是王爵在身,自然其住宅在南区是数一数二的。

其府邸的面积比秦宅还要大上那么一小半,可称得上是巨无霸般的房宅了。

当马车在馨王府前停下,韩立一眼望见此府邸时,立刻就感受到了世俗界才有的荣极人臣的大贵气息。

这府门高约五六丈,宽三四丈,通体包裹着厚厚的黄铜皮,门面还镶嵌着数十枚巨大的门钉,使大门华贵凝重之极。

而在近丈高的台阶两侧,还各放有一只狰狞的青铜狮像,浑身被打磨的闪闪发光,浑身通亮,非常低惹眼!

但最让人感觉到馨王府威严的,还是站在府门外台阶上的十六名披挂整齐的禁兵,这些人可是馨王特意从皇城禁卫营中借来的人手,以防人多有什么意外发生。

馨王府的总管是一位精瘦的小老头,正代替主人馨王爷,在台阶上满脸笑容的向每一位新来的客人打着招呼,不敢怠慢任何一位来宾。

这时府门前,已停了大大小小数十辆马车了,几乎将整个府前空地全占满了。

在门前的巨大青石台阶上,更是有五六名还未进府的客人,在那里互相寒暄着什么,各个衣饰华美,动作优雅。看来都是身份不低的人物。

看到这一切,秦言整了整衣衫,就四平八稳的下了车子。

韩立警惕的四处望了一眼后,没有发现有修仙者的存在,就也放心地下去了。

至于那几名秦家少爷和小姐,早在马车刚一停下时,就立刻下来了。他们如今正站在府前,兴奋的议论着什么。

韩立望了望还在台阶上的那些宾客,却发现除了秦府的小辈们外。其他客人也都或多或少的带着儿女子侄之类的年轻人到此。

“难道都是那所谓的小王爷请来的,还是根本就是馨王府借此名义,故意将这些年轻人聚集到此的。”韩立想了想,觉得没有什么头绪,就望了一眼秦言。

只见他同样地眉头紧锁,显然也对此有些意外。

“爷爷,我们进府吧!小王爷他们正等着我们呢!”

一个年纪十六七岁的秦家公子。见自老爷子一直站在马车附近未动一步,不禁在其他兄弟姊妹的鼓动下。状着胆子的上前说了这么一句,还生怕被秦言痛斥一顿。

“嗯,知道了,大家都进去吧!”

大出乎此人意外的是,秦言听了此话后就随意的点了下头,和颜悦色的答应了。这让此位真有些受宠若惊!不禁兴奋地回到了那些同辈中去了。

可是没等秦言带着几人过去,那王府的管家在刚应付完一位客人后。立刻就望见了秦家一行人。顿时其就满面堆笑地主动迎了上来。并一到跟前,就热情万分的说道:“秦爷,你老终于来了!我家王爷好几天前就开始念叨了,说你老怎么好些天都没来府上坐坐了。还是快点进府吧!王爷见到了秦爷。一定会高兴无比的!”

“呵呵,这不是最近……”这位王府总管还真不是一般的能说会道,仅仅寥寥几句,就让听得人春风满面,心里暖洋洋的!

秦言不禁笑了起来,就神色自如的和这位总管大人聊了几句。

不过因为还有客人陆续到了王府,此位也没和秦言说上几句话,就把秦言等人让进了府内。然后道了声谦后,又急匆匆地往府外而去。

韩立虽然一直待在秦言的身旁,一言不发。但是此时望了望这位总管的背影,脸上闪过一丝的疑惑。

不知为何,韩立明明没有在这人身上感应到灵力波动,但是在这总管凑上来的时候,韩立却突然感觉到了一丝的毛骨悚然,仿佛被什么可怕妖兽靠近的感觉。这让韩立极为的不舒服!

韩立虽然不知为何如此,但一向都对自己的感觉十分自信的他,立即将这位王府总管上升到了必须小心和怀疑的名单中。

“韩贤侄,走吧!我给介绍一下,几位还没有见过的世伯!”秦言见总管离开了,就含笑的对韩立说道。

这让站在秦言另一侧的其他几位秦家人,心里马上酸溜溜的,觉得这位一家之主,也未免太偏心了点。

可韩立心里只是一笑,知道这其实是秦言给自己制造机会,让自己好和其始终待在一起,就没有推让的张口答应了。

然后就被秦言带着走进了馨王府待客的大厅。

厅内的人大约有百余人的样子,虽然看起来人不少,但实际上大多都是两三人一齐来的样子,当然像秦府这样一次来七八人的只有两三家而已。

这时的馨王爷,还没有出现在厅内,看来不等客人到齐,是不会现身了。

秦言刚一出现在大厅门口,立刻就有几家很熟的世交,热情的招呼他过去。

秦言自然一一抱拳应付了一遍,并在眼睛扫视了一圈后,就向他人道了声歉,人就往一位脸带病容的老者走去,在其身边坐着一男一女两位年轻人。

男的浓眉大眼,一脸稳重之色。女的姿色虽然平常,但一双大眼却火辣辣的,毫不客气的往秦言身后的小辈身上转了几圈,韩立自然也在其扫视的范围之内。

“华老哥,没想到你这位大神医,也出现在这里!我还以为照你的脾气,这种场合一定会推辞不来呢。”秦言一走到老者跟前,就毫不客气的坐了下来,还小声的调侃道。

“咳!原本的确不想来的,可是王爷宠姬的怪病竟然能被人治好了,这让为兄在下很好奇啊,想看看到底是那位高人有此妙手回春的本事!”被秦言称呼华老哥的老者丝毫没有见外,微微一笑后就轻轻说道。

“哦!这么说,馨王爷曾经请老哥给她这位妾室治病的事,不是谣言了。难得以华老哥的医术,还治不好此病吗?”

韩立看到秦言惊讶之极,看来这老者的医术应该在越京非常出名了。

“呵呵,这世间病症千奇百怪,以华某这点医术能混到今天的名声,已纯属侥幸!有些无法医治的奇难杂症,有何稀奇的!”老者不在意的笑道,心胸似乎非常的开阔。

“可我还不信,咱越京还有医术比老哥还要高的大夫?”秦言摇了摇头说,看来对老者的医术非常相信。

可华姓老者听了,淡淡一笑后没有接口,却一指身边的男女二人说道:“华南、华芳,你以前也见过的。过来,给你们秦爷爷见礼!”

华姓老者显然在这两位的心目中威严极深,这男女二人一听此话,一点迟疑之色都没有,急忙过来给秦言见了一礼。

“呵呵,没想到你这两位孙子孙女几年没见,竟然都这么大了。我身上也没什么好东西,这对镶翠玉佩就送你们做见面礼吧!”秦言一边慈祥的说,一边往身上一摸,掏出了一对镶嵌绿翡翠的洁白玉佩,一看就是价值不菲之物。

那男子还好虽然眼中闪过一丝异色,但很快就消失不见了。而那女子则满脸的喜色,盯着这对玉佩的目光火热之极!

“没出息,既然想要就接着吧!秦老弟和咱们家可不是外人!”华姓老者见到此,不禁笑骂道。

听到此言,这对男女才敢接过秦言手中的玉佩,那女子表情兴奋之极。

“除了这位外,你身后其他几位晚辈我到都见过数面的,难道这就是你那新到京城的世侄?”老者终于将目光放到了韩立身上,并颇有些兴趣的上下打量个不停。

“是啊,这是韩立!我一位长辈的后人。”

“韩贤侄,这是你华伯父,越京两大神医之一。和专门给皇上看病的御医叶大夫,那是齐名的!”秦言这才想起,还未将韩立介绍给这位老哥呢。

“华伯父好!”韩立老实的向对方喊道。

“嗯,不错,不错!”华姓老者实在没看出韩立有什么过人之处,就随口赞了两声而已。

但是他转念一想到,最近流传的和这青年有关的流言时,就犹豫了一下后,还是一伸干瘦的枯手,从怀内掏出一个小白瓶递给了韩立。

“这是我精心调制的一瓶护心丸!虽然不敢说是包治百病,但是一般的小病小伤却是不在话下的,就送给韩贤侄用于防身吧!”

老者此话才一出口,韩立就立马感到身后几位秦家子女的羡慕和妒忌之意,而华南、华芳也露出了点吃惊之色,显然这“护心丸”的名气不小啊!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