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三卷 魔道入侵
第二百六十二章 脱身

再稍等一会儿,血云中仍是雾蒙蒙的一团,什么响动都没有,而那些小鬼只要一靠近雾气最浓的地方,立刻就会被切割的粉碎,什么动静也探查不出。

这下,王蝉可坐不住了。他两手一掐诀,那些漂浮在血云表面的骷髅头张开大嘴,数十股碗口粗的黑光同时喷出,从四面八方直接射向了原本韩立所在的位置。

“砰”的一声轻微的震动。

迷雾中隐隐有白光闪动,在黑白两色光芒的激烈冲撞中,一堵白色的光幕若有若无的出现在了迷雾中,这让鬼灵门少主微微一怔,但随即就想到了韩立一开始就祭出的那面洁白的鳞盾。

王蝉皱了皱眉,踌躇了一下后,还是喃喃自语道:“看在有这么多精品法器要到手的份上,就损失些精血吧!以免被这小子施展什么诡计跑掉了。”

说完此话,王蝉突然伸出右手食指放在嘴角,轻咬了一下,然后从破口处挤出了一滴浓稠无比的鲜血,轻轻滴在了身下的血云中。接着两手深插血云内,聚精会神的催动功法起来。

随着王蝉口中咒语的缓缓吐出,原本笼罩在韩立四周的鲜红色血云渐渐转动起来,并且越来越快,还逐渐向中心处挤压了过去,而那些血鬼则自动消融不见了踪影。

青红色迷雾随着血云的旋转变快,开始飞快的被血云卷走并融入其中,让中间渐渐清晰起来并露出一个巨大的白色光罩,这个光罩以一块白色鳞盾为中心呈碗状往下倒扣着。

而在光幕下的中心处,韩立一手捧一把造型古怪的带柄小刀,放射着惊人的黄芒,另一手则拿着一叠闪闪发光的符箓,正欲做进攻之势。其身边还漂浮着一青一红两颗圆球,继续冒着浓浓的青红色雾气。这一切被王蝉看的一清二楚。

“你……”鬼灵门少主见此情形,冷笑几声,正想再讥笑几句。

可是他刚吐了一字出来。就只见下面的韩立突然一扬手,那道小刀轻轻一晃,就化为了一道数丈长的耀眼黄芒,直奔王蝉激射而来,与此同时,其另一只手上的那叠符箓也被抛了出来,凭空显出了十几道烈焰汹汹的火龙,一齐袭来。

“小子,法器是破不了我这血灵大法的,除非……”

王蝉原本满不在乎的将骷髅头再次调出喷出黑气。可是当自己自得的说到“除非”二字时,猛然间想起了什么,脸色立即大变的一鹤冲天,飞离了血云。

而与此同时,那道黄芒“噗噗”数下,一连击碎了数颗挡路的骷髅头,接着就和火龙同时击破了血云。从他原先打坐之处狂涌而出。随后,一道白光从缺口飞出。急速飞遁而去,那黄芒随后也一掉头紧跟了过去。

“符宝!”王蝉又惊又怒的叫道。

他一时疏忽了。没想到韩立刚才使用迷雾用途,竟是在为启用符宝争取时间罢了。否则即使对方有符宝,他也绝不会让对方有时间发动的。不过,一个筑基初期地修士。拥有符宝的几率的确很小,以至他疏忽了此事。

但是即使对方有符宝,凭他鬼灵门少主的身份又怎会畏惧的,他自己身上也带了两件符宝。其中一件还是非常罕见的特殊属性符宝,自然不会让韩立就此逃走。

恼怒之极的王蝉,一跃飞入了血云中,再次将这些血云一卷而起,驾起血遁快似流星一样直追了上去。

一炷香的时间后,韩立踩在神风舟上,冷冷注视着再次靠近的血云。他忽然单手一挥,紧随其后地黄芒一个回马枪,出其不意的回刺了过去,直接射向了躲在血云中的鬼灵门少主。

可是早已有防备的王蝉,将准备好的手中之物一抛,一个金光灿灿的骷髅头迎风变大,一张巨嘴竟然一口就将黄芒咬在了口中,令其却无法再前进分毫。

韩立吃了一惊,急忙收了几下,可是那黄芒除了在金骷髅头的口中蹦跳了几下后,就再也无能为力了。

王蝉狞笑了几声,身边的血云再次高涨了起来,让韩立心中一寒,眼看又要重复被困住的那一幕了。可就在这时,刚刚沸腾了些许的血云突然偃旗息鼓了,正做法掐诀的王蝉更是脸色大变,不但飞遁的速度慢了下来,脸上竟隐隐罩上了一层青黑色。

一直都注意对方的韩立,见到此幕心里一愣。

接着就见对方脸上出现惊恐之色的长啸了一声,连正和韩立相持的金骷髅头都不顾了,人就裹着血云向来路快如闪电的倒飞了出去,这让韩立呆呆的停在了原地,有些摸不着头脑。

只能迟疑的将那金骷髅头连同黄芒一同化为了两道符箓,轻松的收到了手中。然后望着这位鬼灵门少主渐渐远遁消失的身形,不知如何是好?

让他去追,似乎还没有这么大的胆量。不过,听着对方慢慢变小的尖啸声,韩立立刻意识到了什么,急忙驱使着神风舟换了个方向,消失在了天际边。

……

不大一会儿后,刚刚逃出险境的韩立经过一番详细思量,就大为后悔了起来!

他终于知道了对方不追反退的原因了,对方中了毒,而且还是那奇毒无比的墨蛟之毒。这全都源于对方竟敢把“青火瘴”释放的毒雾大量吸进血云内的缘故。

这些迷雾在祭炼时,可是按照他的要求,将那墨蛟残余的丹毒一同炼化在了其内。如今这些吸纳了迷雾,同样含有大量毒素的血云在飞遁追赶韩立时,肯定再次被这位少门主运功时回吸入了体内,如此一来他怎能不中毒后惊慌撤退!

韩立越想,心里越是懊悔之极,如今再返回那肯定自己脑子有病了!好好一次斩杀强敌,夺取对方身上更多宝物的机会,就让其眼睁睁的放弃了,这真让韩立有些郁闷!

不过,对方为何连金骷髅头这样厉害的符宝都不收起,人就跑掉了。他还是有些不解!

韩立不知道,那位同样谨慎无比,见势不妙就逃之夭夭的鬼灵门少主,此时也正恼火的七窍生烟呢!而在他身边正是那两位面面相觑的结丹期修士李氏兄弟。

原来,王蝉往回狂奔了一小段路程,就迎头遇见了已将其他七派修士一网打尽的这二位鬼灵门长老。他二人因为有些不放心这位少主的安全,处于周全考虑才追了上来。

如今一见中毒的王蝉,自然就用高深的法力帮其将毒素急忙逼了出来。

而这位毒性初解的少门主,也隐隐猜到了自己中毒的原因,但是他把韩立无意中的所为,当成了故意给自己设下的圈套。这让从未吃过如此大亏的王蝉,立刻就将韩立恨之入骨,并隐隐的将其视为了劲敌。

有了这两种想法作乐王蝉,有些不死心的不顾身体还有些虚弱,再按原来的方向带着二老狂追出去了数百里后,还是无功而返,可心里的那股懊恼之意却如同一根鱼刺一样,永远卡在了心中。

至于那颗因为擒拿着对方的符宝,一时半刻无法收回,而不得不舍弃的金骷髅头符宝,他倒不怎么上心。毕竟已经使用了多次,估计是威能快耗尽的废品了,即使被韩立收去,也顶多用个一两次的样子,起不了什么大用的。

可是更令他火冒三丈的是,刚回到了设下埋伏的小山峰就有个鬼灵卫向他禀告,一群魔道六宗中合欢宗的人,竟然突然袭击了他们。

虽然没有人伤亡,但是已被他们制服的两名女修士却被对方抢走了。看为首那人如此“出众”的娇容,正是合欢宗宗主的第二子田不缺。一个名声并不在他之下的小一辈辣手人物。

听到这个坏消息后,王蝉虽然表面上目光只是阴沉了一些,但实际上心里却几乎有了吐血的感觉。韩立和田不缺二人,算是上了他王蝉以后必杀名单了。

“走,通知燕家老祖,立即开始撤离!”半晌之后,王蝉长出了一口气后,终于冷冰冰的说道。

而这时韩立丝毫不敢耽搁,一路飞速遁向了黄枫谷。但是在半路上,却迎面碰上了化刀坞和掩月宗一支混合而出的修士,然后在为首一位筑基后期修士的宣布下,他竟然就此被征调了。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