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三卷 魔道入侵
第二百五十八章 迷魂

韩立将事情经过弄得差不多清楚的时候,也从对面发现了几点蹊跷之处。

首先,他竟无法从对方绝美姿容上,确定对方的大概年龄。

从对方光滑娇嫩的皮肤上说,是二十来岁吧,可是对方的眼神举止却又像三四十岁的样子,说是三四十岁的样子,可对方眉目间隐隐流露出的那种轻浮样子,又像是浮夸公子哥一样的家伙。

不过对方只是筑基中期的水平,这倒是一眼就看的出来。这也是韩立敢留在此地的原因,否则若是筑基后期的水准,韩立就要考虑是否还要插手这样狗血的事情了。

第二,他已经出现在此地了,可是董萱儿只是冷漠的扫了他一眼后,便仍回头迷恋的望向艳丽男子,仿佛他竟是一位陌生人一样,这可有些不对劲啊!

“你是什么人,难道也是这位姑娘的爱慕者吗?我田某可事先说清楚了,除非这位姑娘自愿离去,否则谁也别想把这位美人从我怀里抢走?”艳丽男子见韩立相貌毫不起眼,还只是筑基初期的修为,眼中不禁露出轻蔑之色,再轻拍了一下董萱儿的香肩后,便满不在乎的说道。

韩立见对方如此轻视自己,脸上却没有任何懊恼之色,而是在董萱儿和艳丽男子之间,反复打量几眼后,突然沉声喝道:“阁下是什么人,竟然用迷魂之法对我们七派的修士下手,胆子也太大了点吧!”

一听韩立此言,艳丽男子脸色微变,但随即就恢复了正常,并且神情自如的说道:“你胡言乱语什么,我和这位姑娘可是情投意合才在一起的,你们若再不让开,就别怪田某手下无情了!”

而一旁同样听见韩立言语的燕雨及丰师兄,这才恍然大悟,立即气势汹汹的从两侧将艳丽男子包围住了。并且大怒道:“我说董师妹,怎么如同着了魔一样的突然不理我们二人了,原来是你小子竟用邪法迷惑了她,快点给我将法术解开,否则别怪丰某的紫光钵不客气了!”

“就是,我也看出了一点不对劲,董姑娘怎么会无缘无故的跟你一个陌生人离去,原来竟是个妖人!燕某非得替董姑娘教训你一下不可!”

丰师兄和燕雨说着,就分别掏出了一个紫色钹形法器和一杆短枪一样的法器。大有就要出手的意思。

艳丽男子面对一个筑基初期和一个筑基中期修士的威胁,脸上却罩上了一层寒意,冷冷的说道:“不自量力!”

韩立此时却在心里升起一些不妥的感觉,下意识的觉得这艳丽男子非常的危险,于是脑子急转之下,猛然往董萱儿的耳边大喝传音道:“董萱儿!看你做的好事?就不怕红拂师伯圈禁于你吗?”

韩立的传音,燕雨和丰师兄丝毫没有察觉。但艳丽男子却似乎感应到了什么,瞪了一眼韩立后。急忙低头望向董萱儿。

可是这时的董萱儿,脸上现出惊骇之色。猛一挣扎竟然从艳丽的男子的怀内逃离了开来,并退后了几步。接着,其脸上又露出了几分的困惑之色,似乎大梦方醒的样子。

燕雨和丰师兄见此。全都大喜。

但望见艳丽男子脸色难看的还要向董萱儿走过去时,则不加思索地立刻上前把董萱儿和艳丽男子隔离了开来,哪还肯让好不容易清醒过来的薰萱儿再中对方的邪法啊。

董萱儿的神智完全清醒了过来,可是似乎想到了什么极其可怕之事。连望也不敢再望艳丽男子一眼,就慌慌张张地冲韩立跑来。然后几步就躲在了韩立身后,彻底断开了艳丽男子的恼怒目光。

此时的她身子不停的哆嗦着,一脸的恐惧之色,哪还有丝毫刁蛮的模样。

艳丽男子的脸色有些发青,他用恶毒的目光扫视了挡在其身前的燕雨及丰师兄两人,最后再死死的望了一眼韩立。

看到这三人全都一脸戒备之色的盯着自己,知道今日想要再将董萱儿夺回去,恐怕是不可能之事了。

因为董萱儿神智已恢复了,到时这三人略缠住自己一段时间,就足够其逃之夭夭了。而且一打斗起来,招来其他修士的可能性不想在此地被人认出来。但是他从小到大,何曾有过到嘴中的肥肉再被夺走的时候。

想到这里,此人美艳的脸孔微微扭曲了一下,然后森然的说道:“今日的事不算完,你们三个人的样子,田某算是记住了。你们好自为之吧!”

说完,艳丽男子身上五色光芒一闪,接着化为了一道霞光飞射向了远处,只留下了韩立几人在原地大眼瞪小眼了!

……

在韩立下榻的风悦客栈里,韩立和燕雨等三人,正聆听着董萱儿讲述被艳丽男子迷惑住的情形。

“……不知为什么,我和这人的眼睛一对视之后,立刻就感觉脑袋轰的一下,什么也不愿去想了,只想拼命的要讨好他,愿为他做任何的事情,就好像……好像他是我命中注定的主人一样,心里根本兴不起任何反抗之意。可是,我明明才第一次见这个人,怎么会这样?我可不愿做任何人的奴隶!”董萱儿讲着讲着,脸色苍白的越发厉害,显然刚才被那艳丽男子连身心都制住的感觉,让她第一次感到了比死还可怕的恐怖。

而韩立则和其他两位脸色极其难看的互望了一眼,一时之间全都没有言语。这艳丽的男子的迷魂术也未免太厉害了吧,若是将这等法术向他们三人施展的话,他们可如何抵挡得了啊!

“大家不必担心,我看对方的迷心术虽然厉害,对我们三人应该无效才对!”韩立沉思了一会儿,缓缓开口道。

“怎么,韩师弟有何高见吗?”丰师兄听韩立如此一说,精神一振的问道。

“很明显,对方的迷术若真可以对我们男子施展的话,你们认为以对方临走时看我们的怨恨眼神,他会放过我们不使用吗?或者就是对方法力不足,剩余的法力不足让其再施展了。不过,看对方面对我们三人时有恃无恐的表情,实在不像法力不足的样子,所以我还是认为第一种可能性最大。”韩立平静的解释道。

听了这话,丰师兄和燕雨同时舒了一口气,既然对方只可能对女子施展这种厉害之极的迷术,那他二人可就不怕了。硬拼法力和法器,他二人可还没什么惧意的。”

“韩师兄!若是我们女修士碰上此人,岂不肯定要被控制终生吗?我可不愿意啊!”董萱儿脸色惨白之极,说着说着,几乎要哭出声来。更是首次把“韩师兄”三个字,叫得哀怨之极。

韩立听了无语,自己可不是对方的裙下之臣,就是寻求保护,似乎也不应该找自己才对啊!

韩立却不知,自从他将董萱儿从那心神被制的可怕处境中解救出来后,董萱儿就下意识的对韩立起了几分依赖之心。一见身处危境中,自然而然的向他做出了这般哀求的模样。

韩立还没来及做出什么回应,另两人则酸意冲天的拍着胸脯纷纷表示,要在这几天内近身保护好董萱儿,绝不会让那妖人再次得手的。

董萱儿听他们如此一说,心里倒还真的安心了一些。

毕竟有两个筑基期修士保护自己,似乎还真的没什么大问题了。这次的被对方控制住,也只是在她一点提防没有的情况下得手的,下次她可不会让对方如此轻易的就能控制自己。

于是,恢复了点精神的董萱儿,不久又和这二位嬉笑成了一片,并将自身的狐媚发挥到了极点,把这二位给迷的差点就不知道东西南北了。

韩立见此,有些哭笑不得。

说起来,这位董萱儿的功法其实和那艳丽男子的迷术,倒是有异曲同工之妙,只是前者没有后者这么霸道而已。

不过,她的狐媚之术肯定也是一种非常高级的迷术了。能在无声无息中,就将被其所惑的男子迷惑到如此身心全归的地步,依韩立所见,一点也不比那艳丽男子的迷术差到哪里去啊!同样的危险之极啊!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