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三卷 魔道入侵
第二百四十九章 比试

每一扇的挥出,都会有一股浓浓的紫雾从扇中窜出,直奔绿袍怪人,这七八扇下来,那紫雾早已浓稠无比的将对方包围的风雨不透,形成了一个紫色的大圆球!

而绿袍怪人则全身都藏在了一团黑气之中,将绿雾当在外面。

黑气和绿雾不停的互相翻滚,撕咬着,如同两者都活了一样。但不管怎么看,绿雾在燕家之人的操纵之下,都大占了上风,已将黑气压缩的越来越小了。

“我堂兄的这把化骨宝扇,乃是我们燕家有名的一把顶阶法器,其驱使出的毒雾,只要沾上一点,肯定皮消肉溶,最是厉害无比。不过,堂兄以前一直嫌此扇太过歹毒,而不肯轻易使用。可如今一认真起来,马上就使了出来,可见他也下定了决心,一定不让对方全身而退了!”燕雨见此情景,有些眉飞色舞起来,向身侧的董萱儿解释道。

“哦!这把扇子这么有名吗?不知道,和有名的风雷扇比起来,谁更厉害一些呢?”董萱儿轻笑了一声,嘴角微微上翘着,露出了一股动人心魄的狐媚之态。

“这扇子单论威力或许还不及风雷扇强大,但是此法器只要是木灵根的修仙者,都可以操纵自如。而不像风雷扇,没有风属性和雷属性这两种异灵根,是根本发挥不出威力的!因此这把化骨扇的价值更在风雷扇之。!”被董萱儿的媚笑,引得怦然心动的燕雨。勉强按奈住了遐想,仔细的解释道。

“胡说什么。这样一把普通的顶阶法器,也敢和风雷扇相比,能有人家十分之一威力,就算不错了!实际上,我看这把扇子,连我手上法器紫光钹的威力大都没有。”丰师兄见董萱儿和燕雨有说有笑的。脸上显出了妒意,故意挖苦的说道。

“你敢瞧不起我们燕家炼制的法器,好,那就让我瞧瞧你的紫光钹威力吧!”燕雨听到对方如此贬低化骨扇地威力,不禁恼怒的想伸量对方一二。”

“好的,我正想领教下燕家高弟的法力呢!”丰师兄一听对方所言,冷笑了一声就一口答应了下来。

两人一时间,似乎都忘了韩立这位公敌的存在。

“啊,还是算了吧,小妹只是随口这么一问罢了!又何必如此动怒呢!两位师兄一人让一步,不行吗?”董萱儿表面上似乎是在劝架。可实际上却让当着心上人面的两人,更加不愿示弱起来。谁也不肯在董萱儿面前失了面子。

当然要让两人马上进行决斗,这也不太可能!毕竟两人只是争风吃醋,前面所说的大部分都属于气话罢了!心里的顾忌还是重重的。不过,若董萱儿在中间再多挑逗双方几句的话,这事可就不好说了!

韩立虽然还关心着战局,可耳里还是把身边发生地事情听得一清二楚。不禁暗摇头不已。他觉得这刁蛮女还真是个惹祸精,果真到哪里都会风波不小,难怪那红拂一直让自己多管制下这丫头。

不过,姓丰的家伙和燕雨从相貌上看,也不是个愚笨之人啊,怎么现在看起来如此地冲动好斗?难道这董萱儿的狐媚之功竟然如此的厉害?连筑基后的修士都不知不觉被其影响了心性不成?

韩立转念一想后,心里有些骇然!

不过,韩立也懒得去问两位冲昏了头的家伙!他俩谁死谁活管他什么事?

不过,韩立倒也觉得奇怪。不管这董萱如何的卖弄风情,将其他男子迷得神魂颠倒。但落在他眼里薰萱儿却还是丝毫魅力没有,一点心动地感觉都没出现。

其实这件事,不光是韩立纳闷,董萱儿更是郁闷不已!她的狐媚之功不知为何,竟然对最讨厌的那人一点作用也不起。否则,早就将他耍的团团乱转了,那还能让其一路上如此威胁自己。

就在韩立和董萱儿各怀心思之时,这时场中的情景又发生了大变。

被绿雾包围着的黑气突然间开始往里收缩和稀疏了起来,眨眼间,就将深藏里面的绿袍人露了出来。其身边的几个骷髅头,嘴巴一张一合的狂吸着四周的黑气,正是造成自身黑气稀疏起来的元凶。

对面的燕家人见此,虽然不知道对方是和用意,但是既然对方自毁防御,他当然也不会客气了,就立即将手中宝扇一指,绿雾立刻趁着黑气无力抵抗之时,蜂拥而上了!

“小子,凭着一点点的毒雾,就想在我面前卖弄,真是不知死活!你还不知道,我们这些人可都是玩毒的祖宗呢!”绿袍人嘿嘿怪笑了几声说道。

接着伸出一只手掌,在那些骷髅头的天灵盖上快速的击了一掌,这些骷髅头马上暴涨到了车轮般大小,白森森的头骨外还隐隐的裹着一层黑气,显得更加的狰狞诡异。

它们一下就将残余的黑气吸纳的一干二净,接着就大嘴再次猛张,将原本挡在外面的绿雾也开始吸入了口中,并且每吸一口,它们就涨大那么一分,竟犹如进补了一样。

对面的燕雨堂兄,一见如此,吃了一惊。他急忙控制着手中的宝扇,匆匆要将绿雾给收回来,但显然已迟了,能够及撤回的毒雾只有原先的三分之一而已,大部分都被对方的骷髅头给吞吃掉了。

青黄色的扇面变得黯淡无光,让燕家之人心痛不已,知道这化骨扇的威力从今后要大减不少了!

这位燕家弟子,还未从法器毁坏的打击中,振作回来时。凶焰大涨的巨型骷髅头,在绿袍人的操纵下,呜呜几声的就直接飞奔了过来,瞬间就已到了眼前,让这位吓了一跳,急忙伸手往储物袋中摸去。

可几个骷髅头却同时一张嘴,数道漆黑的光柱同时喷出,汇集成一道巨型光柱,竟一下就将燕家人的护身黄风给击穿了个大洞。。让其“咕咚”一下,直接昏迷了过去,从空中跌落了下来。

一旁见胜负已分的燕家弟子,自然不会任自家人摔得头破血流,马上就有一人飞出接住了燕雨的堂兄,再飞了回去。

“鬼灵门的玄法果然精妙绝伦,我们燕家竟然在五场中败了四场,下面是不是开始第六场比试了?”一位面容苍老,却两眼精亮的燕家长老走了出来,像所称呼的鬼灵门的人冷冷说道。

“还是算了吧!剩下的五场,不如等燕家生死堂弟子到了以后再比试也不迟。我可久闻燕家血修士的大名了!”对面的鬼灵门众人中也走出了其首领,一位面戴银色鬼脸的神秘人。听其声音温文尔雅、浑厚,是位非常年轻的男子。

“好!既然少门主真的有此雅兴,我们燕家当然奉陪到底了!那今日的比试就暂时到此吧!”老者一听先是一惊,但随后不甘示弱的应允道,然后一甩袖子,转身回去了。

这少门主见此,也不在意,轻笑了一声,潇洒的一转身,接着就带队离开了此地。

其他观看的修士,在大饱了一番眼福后,也无人说话的默默消失起来。

而韩立轻摇了一下头,刚一扭头,就听到了燕雨的喃喃自语声:“怎么可能,我堂兄竟然会也败了,他可是我们演武堂的高手啊!”

“什么高手,还不是被对手三下五除二就给打败了吗!”丰师兄撇了撇嘴,如此打击情敌的机会,自然不会轻易放过。

“你?”燕雨面露怒色,就想要发作起来,可是董萱儿下面的一席话,立刻让其高兴了起来。

“燕雨师兄,我赶了数日的路,都有些乏了,能否安排个舒适些的房间,叫小妹歇息一下啊,其他的什么交流活动,还是等明日再参加吧!”董萱儿突然伸了伸小蛮腰,以一种懒散的风情说道。

“当然可以了!董师妹,我带你到为女修士专门准备的厢房去。韩师弟和阁下,就请随便吧!”燕雨高兴的说道,还略有些示威的样子。

韩立微然一笑,没有什么意见。

他已将董萱儿安全的带到了燕翎堡,这就算完成任务了。至于其它的事情,他可管不了,也不想管!就轻描淡写的一句想四处转转的话语,韩立就独自离开了众人。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