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三卷 魔道入侵
第二百一十八章 缺陷与优势

马师兄说到这里,停了一下,脸上浮现出了遗憾之色,接着又说道:“但可惜的是,这剑诀修炼深层后,有个无法忍受的缺陷。从第四层开始,以青元剑诀为功法来吐纳天地灵气时,每隔数日就会出现散功的奇怪现象,前几日以此法诀炼化的法力,竟会莫名奇妙的自行消散一部分。这让人实在摸不着头脑!”

“第四层的剑诀,流失的速度还不算可怕,只有十分之一的新练法力会散去。略微辛苦一点的话,一般修士也能补回来!但如果迈进了第五层、第六层的话,那么灵力的流失会变得恐怖,会以每层增加十分之一的速度,让辛辛苦苦炼出的法力,继续扩大流失。也就是说,第五层的剑诀会流失十分之二的新炼法力。第六层的则会流失十分之三。这样一来,哪还有几人敢修炼青元剑诀?”

“而且本门弟子所修炼的青元剑诀,以前最高也不过是第六层。六层以上,就要求必须是结丹期修士才能修炼。但看这种功法到了第六层,就已流失了近三分之一的灵力。这些高人们,哪还敢冒此奇险啊!万一第七层以后的青元剑诀,还继续加大灵力地流失。那他们这些高人岂不太冤枉了!”

“要知道,到了结丹期后的功法,每精进一层,都千难万难!而这青元剑诀更是难炼之极,让他们花费了十几年甚至数十年地时间,去冒此风险干这蠢事。让谁,谁也不会做的!更何况,这青元剑诀既残缺不全。又不是仙家妙法!也没有足够大的动力,让他们行此险事。”

“但是,这剑诀的剑芒神通的确很实用,就这样放弃又可惜了。于是,有的人就只修炼了前三层地青元剑诀,彻底将其当成功了辅助法门来用。这样一来,既不用害怕散功,还可继续使用剑芒的神通。当然,即使光修炼出剑芒神通,这也需要这些弟子。花费四五年的时间单独修炼此剑诀才行。”

韩立听了小老头的一番长篇大论后,直听的目瞪口呆。等回过神来后。只觉得满肚子的不是滋味!

不是吧,他现在已经修成第四层剑诀了!照这么说,如果以后还想继续修炼青元剑诀,那么修炼出来的法力,会无缘无故的丢失十分之一。而且随着层次的加深,流失的法力还会再增加!

这还让他怎么修炼?

不过,既然话都说的如此明白了!那他说什么也不会傻到,还将此剑诀继续修炼下去,青元剑诀的修炼,也就到此为止了。

韩立的这个决心才下没多久,小老头下面说的话,又让韩立心里一动,有点意外!

“这青元剑诀缺陷如此之大,但还是有它的独到之处的,否则,当年也不会成为一派的镇派法诀。”小老头抿了抿嘴唇,突然感慨似的说道。

“我听人言过,此剑诀虽然修炼起来奇慢无比,但这剑诀每炼成一层后,都能起到扩经展脉,深邃丹田的奇效,会让修炼了剑诀的修士,其的法力要比同阶的其他修士,要深厚上一些。”

“不过具体能深厚多少?这就要看修炼成的剑诀层次了。”

“但据当初那名,唯一将青元剑诀修炼到第六层的前辈弟子讲述,已练成第六层剑诀、筑基后期的他,在法力上要比其他的修士多出了近三分之一。这些多出的法力,正好和当前用青元剑诀修炼出的法力流失比例一样。如此巧合,这不能不说,此剑诀还真有几分奥妙!”

小老头似乎对这青元剑诀研究的还真不少,越说兴致越高起来。到后来,甚至大有吐沫横飞、手舞足蹈之势!让韩立赶紧另提它事,硬将青元剑诀的事情就此揭过去,这才让这位马师兄恢复了些常态。

对韩立来讲,这剑诀再有什么其他神妙,他也不会去修炼的。要知道他本来资质就不行,再故意修炼这奇慢无比的残缺法诀,那他除非根本不想结丹,否则脑子真是进水了!

就是那些正常的功法,韩立估计要是能再找到一些灵丹配方的话,也许此生结丹,也不是没有那么一丁点可能!

接下来,韩立在和小老头聊了一会儿后,就告辞离去了。

现在他筑基已成,自然不能再给对方看药园了,所以回到原来住的茅屋,稍微收拾一下后,就飘然而去。

这时天色大亮,正好是他去议事殿办事的时机。

筑基刚成的韩立,心里那股激动劲儿还未曾消退干净,一心只想把事情办好后,就马上开辟一处自己的洞府!

对此,韩立可期盼很久了!毕竟有了自己的地盘后,干什么事情都不必再偷偷摸摸的了,可以光明正大的在自己的地方做任何事情。

韩立越想越兴奋,不知不觉的御器飞到了议事殿。

看守大门的两名年青弟子,显然不认识韩立,但是韩立的筑基期身份,这二人倒一目了然。如此一来,自然不敢因为韩立的年轻,就怠慢于他!

所以,这二人一齐上前一步,立即躬身施礼道:“这位师叔,有什么事需要晚辈们帮忙吗?”

“师叔?”韩立一听此言,心里有些好笑。一年前要是见了这二位,他恐怕还得称呼对方一声师兄!如今,筑基后身份大涨,马上成了长辈了,这还真让韩立有些不大习惯。

不过,看到年龄和自己差不多的人向自己问候施礼,感觉还真是不错!

“钟掌门在吗?我有事要见一下!”韩立大模大样的说道。

这两名炼气期弟子,一听韩立此言,不由得对望了一眼,然后右手的人答道:“掌门去百机堂办事去了,不过应该快就回来了!要不,师叔先去堂厅稍候片刻?

韩立稍皱了下眉头,但马上就恢复了正常,以无所谓的口吻说道:“好吧!既然这样,我等下就是了!”

“好的!师叔这边请!”另一人也机灵的很,向后退了两步,就给韩立带起路来。

韩立跟着此人,穿过大厅,就被带到了一间稍大些的堂屋内。此屋子不光收拾的干净利落,还在四面墙壁上挂了一些笔墨书画,显出一派文雅书香的气息。

“师叔先在这里歇息片刻,等掌门一回来后,弟子就会立即禀明掌门的!”青年熟练的给韩立沏了一壶香茶后,就退了出去。

韩立看了看青年退走的身影,点了点头,但又摇了摇头!

他之所以先点头,是觉得此青年无论眼色、举止,无一不让他大为满意,丝毫瑕疵都挑不出来,看来是专门经过一番训练后才有这种出色的表现!

而他又摇头,则是为这些低阶弟子感到有些悲哀!

一个修仙者不好好的闭门苦修功法,却不得不象世俗间的凡人仆从一样在此轮值看门,给人端茶送水,真是叹惜之极啊!

现在想想,当初要不是用一枚筑基丹买通了叶性老者,恐怕他的境况也不会比此人好到哪里去。一样也得该躬身的躬身,该卑辞的卑辞,说不定更加不如意呢!

就在韩立在屋内品尝着香茶,心里思绪万千的时候,钟大掌门不久就回来了。

当他从守门的弟子那里听说,有一位年青的筑基期修士找他时,不禁略感惊讶。因为从守门弟子的描述中看,他对这人陌生的很,并没有从数百筑基期弟子中找到相似之人。

“二十五六岁年纪,皮肤有些黑,长相普通,这会是谁?”钟灵道带着三分惊愕,两分好奇,匆匆的向韩立所在的客厅走去。

一进屋门,就看见一位身材中等、身穿黄枫谷服饰的青年,背对着他面向墙上的一副万花图,正看的津津有味!

不过,显然钟大掌门进屋的动静,让对方听见了。所以此人立即转过身来,冲他一躬身施礼道:“掌门师兄!师弟韩立,给掌门见礼了!”

“韩立?”钟掌门一听此名,觉得有些耳熟,似乎曾听说过!可仔细看了对方一眼后,除了有点面善外,并未记起对方到底是何人啊。这让他心里一阵的汗然,脸上不禁露出一丝尴尬之色。

“韩……韩师弟啊,快请坐,不必客气!师兄身为掌门,有些事忙,来迟了片刻,师弟不要见怪啊!”

钟灵道也是大风大浪不知见过多少的老狐狸,嘴里随便的含糊几句,就把认不出对方的尴尬气氛,轻而易举的化掉了。

韩立对这位钟掌门认不出自己的事情,并没惊讶!

要知道,当初韩立见此人时,那还是五年前的事情。那时的他,只是一位资质低劣的炼气期弟子,对方自然不会往心里去,更别说对他留有什么深刻印象了。若是对方真的一眼就认出他来,韩立反倒会大吃一惊!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