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三卷 魔道入侵
第二百零六章 意外

而少女此话,显然让那些掩月宗弟子们一怔,按照他(她)们前两日的经验,只要被位师祖困住的顶阶妖兽,没有一时半刻是挣不脱圆环法宝禁制的,这次的妖兽这么快就脱困了?

他们虽然满心的疑惑,但也不敢忽视少女的警告,立即打起了十二分小心来,当然手中的红蓝光柱攻击更加凌厉了,转眼间就让墨蛟身躯上又多出了十几个血洞,鲜红的蛟血染红了下方一大片沼泽。

当然这也更加激怒了此蛟,它一张嘴,凄厉的嘶鸣声连绵不绝,震得整个地下世界都嗡嗡直响,让所有在场的人一阵的头晕脑胀,天旋地转。

“嘶啦!”一阵怪异的撕裂声,在空中响了起来!等众人神志清醒了,定神去看时,全都脸色大变了。

圆环法宝还在半空中一动不动,可套在其内的墨蛟妖兽却凭空消失了,仅留下了一张破烂不堪的黑鳞皮,搭在圆环上一荡荡的晃动个不停,此妖兽竟然蜕皮逃脱掉了!

不光掩月宗弟子们诧异起来,就是年幼少女看到这一幕,心里也惊愕万分!

她刚才大喊让门下弟子小心,可不是因为预料到了此蛟的蜕皮举动。

而是墨蛟的挣脱力量太大了,她的法力实在不足以继续困住此獠。此妖兽从朱雀环的禁制减弱中。应该也知道才对,那有何必作此大伤元气的举动呢?难道是……!

少女心中一动,想到了一个可怕的原因,脸色刷的一下全白了,急忙四处寻觅起墨蛟来,想印证一下自己极糟糕猜测!

“在那里!”一名眼尖的掩月宗弟子,首先发现了紧贴在地下世界顶部不停游动的妖兽,此时它已焕然一新。形态和原来大相径庭。

乌黑的身躯变得雪白无鳞,身长由三四丈涨成了五六丈,还粗了一圈有余,受伤的地方只留下了淡淡的疤痕,轻淡的让人几乎看不出。最让人吃惊的是,三角蛇首上竟长出了寸许长乌黑尖角,隐隐有光泽透出,身子腹部也多出了一对白色爪子,锋利无比。此妖兽竟化蛇为蛟,形态和传说中的蛟龙一模一样了。

掩月宗的人看到墨蛟此时的形态,自然惊疑万分,但还没等他们有所行动时,站在最前面的少女却神色铁青的下了一道让他(她)们大感愕然的命令。

“所有人立即退出去,墨蛟已经进化到了第二阶!其实力可堪比筑基中阶的修士,我们加起来也绝不会是对手,立即逃离此地,我还能缠住它一小段时间。”

少女郑重的说完此话后,马上就把手一招,让那朱雀环飞回到了身前,摆出了一幅完全防御的架势。

后面的男女弟子一听,有些迟疑起来,虽说那所谓的墨蛟蜕了一层皮,形态大变了,但是他们刚刚才将其打成了重伤,实在难以相信此妖兽这么一眨眼的功夫,实力就能够天差地别。

但就这么一犹豫的瞬间,就足以让一些人后悔终生了!因为那白色墨蛟,突然身子一动,就快似闪电的冲到了掩月宗众人的上空。然后大口一张,源源不绝的紫色液体就喷出了口。

“快躲!不能接!”少女急忙大喊道,脸显焦虑之色,同时朱雀环立刻变大数倍,飞身挡下了大半的紫液。

有些机灵的弟子闻言,要么连忙回身蹿入了来时的青石通道内,要么立即上前几步躲进了圆环法宝遮蔽的范围内,而剩下的五六名弟子却自恃怀有的法器强大,不但不躲反而放出了一两件光华闪闪的物件,护住了自己的头顶,看来是打算硬接了。

“蠢货!”少女见有弟子不听自己所言,脸上青光一闪,露出恼怒之色。可是她受法力所限,也无法再扩大法宝的遮蔽范围。只能任由他们自生自灭了!

果然后面发生的一幕证实了少女所说不虚,被圆环法宝漏掉的紫液,气势汹汹的喷到了那几名弟子的头顶,而那几件一看就不是凡品的法器,则只是光华闪了几闪,就冒出几股青烟,消失在了紫液的冲击中,被融解的一干二净。

而那几名掩月宗弟子,只来的及惊呼一声,就在紫液的冲击下,从世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他们站立之处只留下了一个被紫液消融的数丈深的大洞,让其余还活着的掩月宗之人,脸色苍白一片。

这时,妖兽墨蛟见消灭掉那几名弟子,暴虐之情略消,终于闭嘴停止了喷吐,改用冷冰冰的眼神注视着少女。他似乎很清楚,掩月宗的这位师祖才是自己的劲敌。

“你们愣着干吗?还不赶快出去!这畜生刚化蛇成蛟,丹液应该所剩不多了,不会再轻易的喷吐!”少女不理会墨蛟的虎视眈眈,反而寒着小脸,冷声吩咐道。

然后,又恨恨自语道:“只不过是刚进入二级的小蛇,竟敢在我面前这么嚣张,若是我恢复了原有的法力,早就把你抓回去看守洞府了!”

不提少女一副不甘心的样子,其他掩月宗的弟子在见了那几人的惨状后,哪还敢再停留片刻,立即呼啦一下,所有人都乖乖的撤进了通道内,然后向外狂奔起来。

不久后,身后又传来了妖兽的嘶吼声、少女的娇叱声以及轰隆隆的打斗之声。这些弟子一边在台阶上连滚带爬,一边提心吊胆不已。

他们的师祖可说的明白,只能缠住一小会儿,若是走迟了再被那墨蛟追上,一人一口那可怕之极的紫夜,在这通道内可一点躲闪的余地都没有,那岂不是死的冤哉!

此时的少女,正香汗淋淋的在空中飞来飞去,不停的游斗着墨蛟。那件朱雀环法宝被她使的出神入化,挑逗的妖兽不停的怒吼,但一时之间,也奈何不了身法极其轻灵的少女。

少女显然未使出全力,只是单手驱使这朱雀环,另一只手上则握住一枚红色火灵石,在不停吸纳着灵气,试图恢复自己的法力。

过了一会儿后,少女觉得时间差不多了,将火灵石一收,取出了一枚金光灿灿的符箓。

她二话不说,趁着墨蛟注意力全被朱雀环吸引的时候,一扬手,那符箓就化为了一道金光向妖兽射去。到了其身前时,金光突然一分为无数细长的金丝,霎时间将那妖兽捆绑的结结实实,再也无法动弹分毫,气得妖兽又一阵的狂吼。

少女见此,眼中讥笑之意一闪而过,接着恋恋不舍的望了悬浮在白玉亭中的金箱一眼,才一咬牙飞身向通道口落去。她很清楚。这张中级中阶的金丝符困不住妖兽多久地,还是及早离开此地的为妙,至于那金箱中的宝物,还是以后再想办法谋取吧!

少女落下来后,抬腿想迈进青石通道时,却从通道中传来了一阵震耳欲聋的雷鸣声,这声音由远及近越来越大,让少女有些惊疑不定,抬起的秀足竟一时不敢踏上通道。

一股炫目的青色神光,突然出现在了通道内,如汹涌的潮汐一样顺着通道席卷而来,所到之处,所有青石通道竟如同活了一样,拼命的往中间挤压过去,眨眼间就让数丈高地通道,弥合的一条缝隙都没有。而少女见此,如同见了鬼一样慌忙向后退了数步,失声的叫道:“小五行须弥禁法!”然后她脸色苍白无比,望着消失了通道口呆住了,一直以来保持的自信神情,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时,少女身后的半空中,墨蛟身上的金丝开始了寸寸的断裂,此妖兽转眼间就要破禁而出了。回过神来的少女,掉头看到此幕时,心里更是咯噔一下,如同坠入了无底深渊。

通道外的石殿大厅内,十来名掩月宗的弟子,全都死死的盯着一名白衣女子,这女子竟就是那名自称掩月双娇的刁蛮女,不过此时她面色发白,一脸的不知所措!

“赵师妹,你刚才到底做了什么事?怎么把一张奇怪的符箓扔进去后,通道口就消失了。难道想谋害南宫师祖吗?”这些掩月宗的男女弟子,面带惊慌之色的厉声追问道。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要是这位祖师真的因此再也出不来了,那他们可就惨了!回去后,轻则修为全废、逐出师门,重则性命难保,还要受兵解之苦。一名结丹期修士的损失,对一个门派意味着什么,他(她)们都清楚的很,因此才越发的紧张。

“我没做什么!只是把一张中级下阶的‘小五行符’贴在了入口处,想等那妖兽追来时,再发动给它一些苦头吃!”白衣少女慌了手脚的说道。

她很清楚,出了这种祸事,即使自己的靠山再硬,也无济于事!一想到少女出不来的可怕后果,此女子就感到手脚冰凉!

“废话少说了!我们还是试试能否把地道打通,把南宫师祖救出来吧!”一名较年长的男弟子没好气的说道。

这句话一出口,立即提醒了掩月宗众弟子,他(她)们急忙各种五颜六色的法器齐出,围着那原本应是通道口的地方,不停的砸了下去,试图再打破禁制,救出少女。

数个时辰后,数十丈之下的地下世界,少女睁着大大的眼睛,不可思议的望着眼前忽然多出一人来,这人一手指挥着七把金刃攻击着墨蛟,另一手则放出面黑色铁盾,挡在二人身前防止墨蛟的喷吐。

这人竟是她见过一面,隐隐觉得有趣的黄枫谷小家伙。此人在她飞行躲避墨蛟的攻击数个时辰,法力即将耗尽之际,不知从何处突然钻了出来,救下了已危机万分的她。

韩立一面勉强招架着墨蛟的进攻,一面望了一眼满脸吃惊之色的少女,心里一阵的苦笑。

韩立原本一直悠闲自在的观看着掩月宗大战墨蛟的好戏,甚至当墨蛟改变形态进阶之后。除了大感愕然之外,也没任何惊慌之色。但是当少女想要撤走,青石通道入口突然消失不见后,韩立就再也坐不住了。

这个通道入口的不见,岂不是意味着无论少女和妖兽谁赢谁输,他都不能生离开此地吗!这让韩立惊慌了起来。

这时,脱困的墨蛟又和少女争斗了起来,很显然这位掩月宗祖师完全处在了下风。

即使她不停的催动那件圆环法宝攻击着墨蛟,可是蜕换了新皮的妖兽,其防御力已强到难以置信的地步,不论圆环法宝喷着烈火去焚烧此蛟,还是直接用法宝本体去敲击,都无法对其造成太大的伤害。顶多让其身上焦黑了一部分或者青肿了一点,反而将此獠激得更加的狂暴。追逐起少女来也越发的疯狂,甚至数次都将少女逼进了绝境。

可这位掩月宗的祖师,其身上带的中级符箓之多。也让韩立大开了眼界,什么“土遁符”“水牢符”“火鸟符”等一连串难得一见的符箓。都让韩立一一见识过了一遍。

每当少女不支要被妖兽所伤时,就会扔出一张出来,立生奇效,转危为安。但可惜的是,少女明显没有大杀伤力的符箓,所以每次也只能勉强保全自己而已。

看来想靠符箓击伤墨蛟,是不可能的了!韩立眼看少女被墨蛟逼得狼狈不堪,心里的斗争也激烈起来!

若是之前通道完好存在时,韩立自然不会操心这位掩月宗师祖的死活,可眼下通道莫名其妙地消失了,此地已成为了绝地,韩立的心态自然大不同了。

毕竟,他可亲耳听见这位掩月宗师祖叫出了什么“小五行须弥禁法”,看来对造成通道消失的禁制,应该极为了解。所以从地底逃生的希望,还得寄托在此女身上,他可对禁法之类的东西一窍不通的,这位少女“高人”现在可死不得的!

不过,韩立也没有贸然出手,他生怕少女还留有什么杀手锏之类的后手,所以直到少女精疲力尽,身上符箓扔的七七八八,眼看面露绝望之色无计可施时,才忽然出手救下了少女。

少女对于韩立的突然出现,大惊大喜之外,还有些懊恼,对韩立让其与墨蛟争斗到至今,才出手的心思看的分外清楚。

不过不管怎样,对付眼前凶焰高涨的墨蛟才是正事,所以少女略微休息了一下后,她就一言不发的催动法宝攻了上去。

而韩立和墨蛟刚一接手,就暗暗叫苦起来。刚才看少女和此獠打斗时,一点也没看出此妖兽有何厉害之处,可如今亲自上场,才体验到此蛟的可怕恐怖!

他的“金蚨子母刃”也可算是顶级法器中的精品,可那一道道金光一接近墨蛟,被其用两只爪子和一只尾巴,随意的一拨,就立即倒飞出去十几丈远,一点招架之力都没有。

即使韩立依仗数量,几柄金刃一起上,能让一两柄金刃侥幸斩到墨蛟身上,可除了留下一道白痕外,竟再也无其他效果,这就叫韩立彻底无语了。

并且墨蛟对他的攻击,韩立更不敢丝毫马虎,不要说让对方的爪子和尾巴碰到,就是连对方偶尔喷出的黑水,韩立也一滴不剩的用铁盾全挡了下来。

就是这样,这面救过韩立数次的法器,也被这些不起眼的黑水,给侵蚀的坑坑洼洼了,实在不知还能坚持了多久。

这些黑水的威力就如此的可怕,那些更歹毒的紫液岂不可怕的更加离谱了!这就怨不得那些掩月宗弟子死得如此干脆,其法器一点作用都没能起到。

韩立和墨蛟越战越心惊,几乎全靠身法来摆脱妖兽的猛攻,那些金刃根本拦不住对方丝毫。

怪不得少女让其门下弟子全都离开此地!除了自己这样身法过人的人外,韩立还真找不出几位,能和此妖兽周旋一下的炼气期弟子。

就在这时,少女的朱雀环上来了,顿时让韩立压力大减。毕竟这圆环法宝,还是能对墨蛟造成一些痛苦的,多少让其忌惮一二了。

“小家伙,躲在那里这么久了,为何不早点出手?若是早点出手的话,说不定我还有机会重伤此畜生呢!”少女一边操纵着法宝攻击,一边恼怒的质问道。

“我怕你杀人夺宝!”韩立非常老实的回答道,顿时把少女憋得半天说不出话来。

韩立很明白,别看此女似乎年幼,但论其真实年龄来,绝对可做自己的祖母还绰绰有余,所以有些心眼还是少耍一些的好!最好直接了当的把心思都挑明了,才能让双方联手对敌,不互扯后腿。

至于对方的结丹期高手的身份,和自己的辈分差异,韩立也就故作不知的含糊了过去。反正凭对方此时的实力,也奈何不了自己!对于法力大失的少女,韩立如今可没有什么畏惧之心。

“小家伙年纪轻轻,心思就这么多,就不怕以后活不长久!”少女郁闷了片刻后,才悻悻的说道。

韩立听了笑了一下,也不出言反驳,可心里却暗暗道:“我心思若少了点,恐怕早挂掉数回了,还谈什么以后!”

少女见韩立不再言语,任由自己如此一说,心里的怒气消了一点,开始考虑对敌之策了。

“你有什么方法能重伤此蛟吗?若有的话,就早点说出来!”少女见和韩立联手了一小会儿后,仍被此墨蛟追的到处乱窜,一点还手的余地都没有,终于忍不住问道。

“有倒是有,就是需要困住对方一短时间,不可让其移动!”韩立一边用铁盾挡下了墨蛟的又一次喷射,一边身形跳跃不停,极力拉大和墨蛟的距离,匆忙的回应道。

“好,我拼了最后一点法力,还可以将其再困住片刻,希望够你所用!不过你的方法可靠吗?”少女听了眼中一亮,紧随着正追韩立的墨蛟身后,用朱雀环恨恨砸了一下蛟首,才急切的说道。

“我有一件大威力的符宝,威力极大,绝对能破了此蛟的防御!”韩立自信满满的说道,他可不相信这妖兽还能挡住金光砖符宝的全力一击。

“符宝?”少女闻言心中一喜,万万没想到,眼前黄枫谷的小家伙,竟然还能搞到如此稀罕的东西,她身上虽然也有一两件符宝,但论威力还不如她的朱雀环呢!既然对方如此的自信,看来应该是纯粹大破坏力的符宝,这可绝对是稀罕之物!

既然明白了韩立的方法可行,少女就立即停在了半空中,施展了曾困住过此蛟的言决,将朱雀环再次结实的套在了妖兽身上,让其惊怒的挣扎起来。

韩立见此良机,马上将飞天盾在身前一挡,反手掏出了金光砖符宝,然后盘膝坐下了!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