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三卷 魔道入侵
第二百零二章 灭口

韩立刚指挥七柄子刃与银剑一接手,便立刻感到了对方的强势。

大汉只是这一件巨剑法器,就立刻将所有金刃都压得死死的,七道金芒联手构成的防御金网,在银色巨剑的强横冲撞之下,溃不成军,无法困住其分毫。反而在银色剑芒的打击下,金刃身上的光芒迅速黯淡下来,分明是金刃崩溃的先兆,看来它们落到和少女丝帕一样的下场,也只是迟早之事!

但这些都未让见识过银剑威力的韩立感到惊讶,他的“金蚨子母刃”以威力而论在顶级法器中只是普通货色,不敌对方的银剑这是意料中的事,并没什大惊小怪的。于是,韩立用手往空中的战团一指,想分出两柄缠斗中的金刃,向大汉分射过去,先试探下对方的防护手段再说,看看是否有机可乘!毕竟人如果死了,法器就是威力再大,那又有何用!

两道金芒在韩立操纵下,刚一掉头,想飞向赤脚汉子。谁知对方的巨剑却突然银光大振,竟以剑柄为中心急速旋舞了起来,霎那间化为了巨大的银盘,并且从银盘中心处放出了无数道丝丝吸力,让附近的所有金刃全都如负千斤,再无法动弹分毫,而两柄想离去的金刃当然也未能幸免。

看到这一幕,让韩立惊得目瞪口呆。等他清醒过来,急忙向对面大汉望去时,果然对方掐着奇怪的法诀,正双手飞舞如轮的比划着什么!

韩立不及多想,连忙一拍储物袋。从里面仓促飞出了一把蓝色飞刀,和一面金色飞钹。两物丝毫没在韩立身边停留,直接向大汉激射而去。

巨剑门地赤脚汉子虽然手上没闲着,却将韩立的举动看地分明。他冷笑了一下,突然手上的法诀一变,空出一只手来往对面而来的飞刀和金钵上,遥遥点了那么两下。

结果韩立刻上感应到。原本还在自己操纵下的两件法器顿时和其失去了联系,并且“嗖”“嗖”两下,这两件上品法器竟隔着七八丈远的距离,被那化为了银盘的巨剑凭空摄了过去,并强行吸入了地银盘中心处。

“噗”“噗”两声,两件上品法器刚一进入其内,就被银色巨剑的急速旋转,给搅进了漩涡中,还未能支撑片刻时间,便像烟花一样爆裂的粉碎碎骨。那星星点点的法器碎屑,下起了一场美丽异常的流星雨。

韩立现在满嘴的干涩。他万万没想到对方的功法和银剑如此的奇妙,不但“金蚨子母刃”被对方给困住了,就连两柄上品法器才一出手,连丁点作用都没起,就被对方给毁的一干二净,这真让他一阵的心惊。

“嘭”地又一声爆裂声传来,韩立大吃一惊。慌忙脸色大变的再定睛望去。果然原本七柄地金子刃,现在只剩下了六柄,而银盘的中心处又出现了极为艳丽的金色星辰雨。银盘竟在大汉的操纵下,开始逐一摄取金刃,并将之摧毁起来。

如果说,刚开始上品法器被银剑所毁,韩立还只是心惊而已。但如今一柄金刃的消失,则真让韩立肉痛了起来。这可是顶级法器啊!而且因为是成套的缘故,每少了一柄都会让其威力降低不少。

韩立心痛之余不再迟疑,右手一翻。那个从多宝女手里得到的小镜子,出现在了掌中。韩立往镜中急速注入了灵力。然后对准空中一照,顿时一片青蒙蒙的光华从镜面喷出,立刻把那银色巨剑所化的银盘打回了巨剑圆形,并把此剑和剩余的金刃活生生的困在了青光之中,定在半空中无法动弹分毫。

赤脚汉字原本得意狂热的眼神,在见到韩立的小镜子时,马上消逝的无影无踪,并神色大变的失声大叫道:“青凝镜!此物怎会在你手上,这不是掩月双娇的护身法器嘛!难道你杀了她们中的一人?”

大汉说完之后,就用难以置信的眼神望着韩立,似乎他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逆天之举一样,让韩立心里一阵的发毛!

听对方的口气,似乎他得了这个顶级法器,会惹上了什么大麻烦,他不由的暂时停手,想听对方说些什么。

“什么意思?那女人人不是我杀的,是我从杀她的、叫封岳的家伙手里得到的!难道有什么不对?”韩立皱了一下眉,脸色不大好看的说道。

“嘿嘿,阁下的这些言语,还是和掩月双娇的祖母说去吧!看看人家一个结丹期修士、掩月宗长老,会听你这么一位区区炼气期弟子的解释吗?”赤脚大汉冷笑了几声,讥笑的说道。

心里猛然往下一沉,知道如果对方所说是真的,那么无法解释清楚!他拿不出丝毫证据来说明人不是他杀的,反而那阴狠女人的法器落在了他手上。如此一来,那位掩月宗的长老,多半真不会放过他这个“凶手”。

“这下麻烦可真大了!”一想到会有一位结丹期高手时刻惦记自己的小命,韩立不但嘴里苦涩的厉害,甚至郁闷得想大口的吐血了。

说起来,他还真冤枉极了!不但人并不是他杀的,而且他杀了封岳还算是替那恶女报了仇!可如今却要落了个被结丹期修士追杀的结果,这还真没法讲理去了!

毕竟人家捏死自己一位炼气期的弟子,那和捻死一只蚂蚁没什么区别,哪会劳神听自己什么分辨!而自己的师门黄枫谷,多半也不会为自己这么一位无名小卒,而得罪人家掩月宗的长老吧!

韩立越想越觉得前途惨谈,后果大大的不妙!难道真的一出禁地后,就要立即远走高飞,隐姓埋名逃亡他国吗?韩立还真有些拿不定主意!

大汉把韩立阴沉的表情看的一清二楚,不由幸灾乐祸的哈哈大笑了起来。

就在赤脚汉子笑声越大,韩立神色越发阴霾之时!一个怯怯的声音从一侧传来。

“我们大家都保密,不告诉人家,不就行了吗?”那绿衣少女在一旁听得清楚,犹犹豫豫的插了这么一句。

“保密?”韩立和大汉都情不自禁的一怔,然后立即用奇怪的眼神对视了一眼,忽然间都闭嘴不语了。

少女下面想要说的话,被二人间的奇怪情形,立刻给吓得咽了回去,只好瞪着黑眼珠骨碌碌的转个不停,不敢开口了。

在沉默中,韩立忽然倒背起双手,慢慢的在附近踱着步子,一晃一晃的走动了起来。而大汉则死死盯着韩立的一举一动,眉宇间的神色一片肃然。

这种让人心跳慢慢加速的沉静,维持了一盏茶的时间后,还是被神色郑重的赤脚大汉,一开口给打破了。

“真没想到,我二人竟被个小丫头提醒了!看来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这句话,还真是不假!如今,阁下是打算杀人灭口了!”

“不错,若有第二条路,我其实并不想对兄台起杀心的!兄台的驱剑之术,可堪称神妙绝伦!在下原本敬佩的很!”韩立叹了口气,脚步终于在附近停了下来,无奈的面对大汉说道。

“看来发下毒誓,阁下也不相信的!”大汉又默然了片刻,突然眼中精光四射,咄咄逼人的说道。

“没错,我只相信死人不会泄密!”韩立脸色一沉,以冷冽刺骨的声音回应道。

“好!既然这样,也不用说废话了,你我就在此一决生死吧!”赤脚汉子双眉一挑,豪气顿生的说道。

“一决生死?不对,应该说阁下死定了!”韩立听了大汉的话后,诡异的笑了笑,摇了摇头轻说道。

“放屁,你以为暂时困住我的银辉剑,这场争斗就赢定了吗!我的手段你没见识到的多呢!”大汉闻言大怒,立即出言大骂,并且一抬手臂,手上突然银光闪闪,竟出现了和空中银剑一样的剑芒。

“阁下还没注意到,我们之间的距离,已经在十丈之内了!”韩立以异样的神色望着大汉,叹息着说道,随后其身形一阵的模糊,整个人消失在了空气中。

“只要和我在十丈之内,又没有施展防护术的话,这个人的生死就基本在我的一念之间了!”韩立的声音仍然在虚空中回荡,当他突然紧贴着惊慌失措的大汉背后现身时,最后一个字才刚刚吐出了口。

“而你,现在已经是死人了!”韩立把刚才挥动了一下的丝线缓缓收回,低声的喃喃道。

大汉神情呆滞的望着前方一动不动,其颈部突然出现了一道细细的红线,然后头颅骨碌一下,从脖颈上利落的滚了下来,竟真的已死的极为彻底。

韩立转过了身子,望着大汉身首两离的尸体,一丝怜悯之色一闪而过。这大汉的实力,绝对不在那封岳之下,但是他还是疏忽了,竟让自己欺身进了如此近的距离。他的死也不算冤枉了!

“你是不是也要杀我灭口?”韩立忽然听到这么一句弱弱的话语,声音里充满了警惕怀疑与不安害怕。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