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二卷 初踏修仙路
第一百六十七章 恶斗(上

既然已暴露了,那藏在这里不出也就没什么意义了。

韩立深吸了一口气,顶着耀眼的护罩,两只手各扣着一件法器,走出了石后。

“是你”

看清楚韩立的面容后,“陆师兄”有些讶然的叫道,他竟认出了韩立。

韩立的心却随着对方的惊呼声,微微下沉了一些。

这位“陆师兄”当日在小山上仅见过他一面,而且还是在混乱打斗之中,可如今数月都过去了,竟然还能一眼就认出他来,这说明此人不是记忆惊人,能过目不忘,那就是心思慎密,心计过人。

可无论是哪一种情况,对韩立来说都不能算是一个好消息。

其实他已隐隐觉得,眼前的“陆师兄”在某一方面讲,可和他算是同一种人,同样的善用心计,同样的出手无情。

特别是那种在人前的嚣张表现,绝对和韩立的低调同样是一种烟雾,只是韩立不想引起他人的注意,而“陆师兄”却是故意让他人起轻视之心,好掩饰其真面目罢了。

不过,韩立自认为无法像对方这么无耻,也无法像对方那么无情与狠毒,他只是一向奉行独善其身的中庸之道而已。

就在韩立心中凛然之际,“陆师兄”也神色郑重起来,似乎也联想到了什么,望向韩立的眼神凶光毕露,一点没有掩饰其杀气。

韩立叹了一口气,原本还想费些口舌,看看能否糊弄过去,但如今看对方的神态和凭对方的心计,是一点迂回的余地都没有了,他和自己肯定只能有一个还可活在世上,还是不要白费口舌,先下手为强算了。

想到这里,韩立二话不说,一扬左手一个精钢环就发出怪啸之声,直向“陆师兄”冲去,随后又把右手一亮,青黑色的葫芦出现在了手中,并从葫芦嘴中喷出了五六个黑糊糊的圆球,紧跟在钢环后而去。

做完这一切韩立并未罢手,他空出的左手在虚空中略一比划,刹那间浮现了数个红色火球,袖子略微一动,把这些火球卷在其中,紧接着再冲“陆师兄”猛然一甩,口中低吐一个“去”字。

顿时,夹带着一股炎热之气,火球们一窝蜂的四行散开,不同角度砸向了陆师兄。

这一番出手,韩立几乎动用了未得到新法器之前,不使用符宝的一切进攻手段,特别是最后这手数弹并发的瞬发手法,更是韩立费了好大功夫才从吴风那里学到手的,为的就是想要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一举闪电击毙对手。

其实若不是觉得对新法器还不太熟悉,用起来不一定能很快上手,韩立早就不客气的全都一窝蜂的使出来了,毕竟新法器可比旧法器威力大了许多。

可是几乎在韩立出手的同时,“陆师兄”并没有闲着,他双手一翻,手中现了一杆长约丈许的青色大旗,旗上青光蒙蒙,绣着一头长牙舞爪的凶恶青蛟。

这时,“陆师兄”才看清韩立的一连串攻势,意外之下,不禁气恼之极。

要知道,他之所以把自己威力最大的法器-青蛟旗首先给亮出来,为的就是想要和韩立一样,好立出杀招,杀人灭口。

可万万没想到,韩立自现身以后,竟然连一句话都没有说,就马上气势汹汹的攻了过来,而且还出手毒辣,大有不死不休的架势。

无奈之下,“陆师兄”顾不的再发动攻击,他把青旗交予右手单持,左手却往腰间一模,从储物袋中掏出了一张黄符。

他有些不舍的瞅了这张高阶的符箓一眼,就一咬牙往身前轻飘飘一抛,急速的念念有词起来。

而刹那间,韩立的钢环已发着淡淡黄光,首先冲到了“陆师兄”身前不远处,眼看就砸了过来。

“陆师兄”这才单手一指那黄符,口中大喝一声:“风墙术,起!”

那道黄符随着喝声,猛然间白光大放,忽的化为一股白色飓风,高约十几丈,横卧在了“陆师兄”的身前,挡住了钢环的去路。

“噗”的一声,钢环毫不客气的扎进了飓风之内,但马上被吹的东倒西歪,翻了几个跟头后一下子被甩了回去。

至于随后到达的圆球更加不济,只能在飓风外不停的打转,连冲进狂风的能力都没有。

见此情景,韩立脸色微变,急忙伸出手指,对那几枚最后赶到的火球略一牵引,它们立即拐了两个大大的圆弧,灵活的向两侧飞去,妄图绕过风墙,再行攻击“陆师兄”。

“嘿嘿!想的倒美!”

“陆师兄”冷笑了一声,单手极其熟练的一掐诀,然往风墙的中间部位一指,那飓风立即从中间断成了两截,极快的分别窜出,再次拦下了火球。

“砰砰”

几声爆裂声响起,火球无法再行避开,直直的撞了上去。

飓风只颤抖了几下,火球们就被吞了下去,在飓风之内消失的无影无踪,韩立感到心中骇然。

这时,风墙在“陆师兄”操纵之下,又合在了一起,恢复了原状。

“雕虫小技,也敢拿出来献丑!这位师弟,虽然不知道你的姓名,也不知道你的来历?但是今晚,你是死定了!”陆师兄猖狂的笑道。

随后只见他双手一合,再次握住了那杆青蛟旗,拼命的挥舞起来。

韩立有些紧张了,对方的难缠程度,远在他意料之外,这么凌厉的连环攻势竟如此轻松的给破解了。虽然对方挥动的那杆大旗,到现在还没有什么异状发生,但看对方的凝重模样就可以得知,这位“陆师兄”的反击绝对不是说着玩的。

看来不使用“符宝”是不行了。韩立冷冷的想道。

但是如今的他,因为没有能力对“符宝”进行凝炼,所以每次动用“符宝”时,都必须要争取到一定的施法时间,这才可驱动“符宝”克敌制胜。为此,自身的防御一定要绝对严密才行。

想到这里,韩立又看了看对面,只见“陆师兄”挥舞的青旗,已渐渐耀眼起来,旗面上发出了刺目的青光,让那只青蛟更加的狰狞可怖,看来对方的攻势即将就要发动了。

韩立不再犹豫了,手一招,那钢环“呼”的一声飞了回来,在他的头顶数尺之处停了下来,并开始盘旋不停。

“长”,随着一声轻喝,那钢环黄光大冒,急速膨胀起来,当有了桌面大小的时候,才停止了巨大化。

“落”,那钢环又听话的直落了下来,把韩立圈在了其中,并缓缓的转动起来,形成了一层巨环保护。

韩立并未就此停手,葫芦收起之后,那面新到手的盾牌也被祭了出去,在蓝色光罩之外被放大了数倍,在他身前散发着黑光,轻轻漂浮着。

如此一来,韩立身外就形成了三层防御,最外层的是精钢巨环,中间是玄铁飞天盾,最里面则就是一开始就使用出的蓝色光罩。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