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一卷 七玄门风云
第八十章 遇敌

这个令牌乃是王门主的贴身信物,持有它就可暂时向长老以下的弟子发号施令,而这个胖子是王门主的贴身亲信,听说还是比较近的表亲,所以王门主如果有什么口信、命令,都是通过此人来传达的。

不久前,这人被王门主匆匆赐下这面令牌,来此地凭令请李长老上山议事。但这胖子传完了命令后,觉得从落日峰下来再马上赶回去,有些太辛苦了,便依仗自己的宠信,硬要留在李宅歇息一会,再返回峰上。

李长老无奈之下,只好答应他,而自己则不敢怠慢,带着张袖儿和其他几名弟子,匆匆赶去了落日峰。

结果没多久,山上就发生了大变,这胖子胆小无比,自然更不愿独自回去了。

而院子里的人,则是住在附近的七玄门中帮众的家属,他们大多不会什么武功,因此混乱声一起,这些人都惊慌失措起来,不知如何是好。

幸亏马荣颇有主见,他连忙请求厉飞雨留下的二十余名手下帮忙,把这些人集中一块儿,都收拢了起来,以防在黑夜中乱跑,遭遇什么不测。

因为这里比较偏僻,是在个山坳里修建的房屋,所以虽然听到报警之声和喊杀声,但对外面发生的具体事情,这里的人却毫不了解。

所以马荣忙完这一切后,就打算派些人去外面打听下消息。这个丝毫武功不会的胖子,却在此时又冒了出来,他不但阻止了探查敌情的举动,还依仗令牌一举夺走马荣对这些外刃堂弟子的指挥权,然后就打算紧缩在这里,掩耳盗铃般的什么事都不做。

马荣可深知了解敌情的重要性,他几次和对方争执,可都被这个怕死到极点的胖子,用王门主的令牌硬给压了下来,甚至连马荣自己亲自去探查也不允许,看来他把马荣也当成了自己保命的一件护身工具。

就这样,马荣在客厅内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团团乱转,却拿这什么都不懂的胖子毫无办法,要知道在七玄门不听上命、擅自行动的罪名可是很大的,轻则会废弃武功赶出山门,重则会性命难保,受刀斩之刑。因此他明知外面发生了惊天动地的大事,很可能本门到了生死攸关的地步,却也在此动弹不得。

就在马荣恨不得一掌打死眼前这个所谓上级时,韩立和厉飞雨却丝毫不知这里发生的一切,还在往这里急速赶来。

这一路上,他们遇见敌踪,能避则避,能闪则闪,尽量掩藏自己的行迹,直到离李长老的住处只有一里多地时,才被一伙青衣人迎头碰见,无法再隐匿身形,终于和敌人有了第一次的正面接触。

现在这十几名持钢刀的青衣人,从四面八方包围了上来,把他们困在了中间。

从行走间的步法上看,其中大部分衣袖上绣有一道白线的人,武功最差;而两名衣袖上绣有两道白线的人,则武功高了许多;但最高的还是那名绣有三道白线、脸上有道伤疤的人,他显然是这群人的头目。

为首的那名刀疤客也在仔细打量着自己手下困住的这几人,他心里感到有些奇怪。

这也难怪,在这几人中,厉飞雨现在披头散发、又脏又破,看起来好似山上的伙夫;而韩立则两眼无神,皮肤黝黑,像个不会武功的庄家汉;唯一能给他们带来压力的,就是身材高大,头戴斗笠,身上还血迹斑斑的曲魂了。

这三个不伦不类的人站在一起,就算是自认江湖老手的这名头目,也有些纳闷了。

他冲几位手下打了个戒备的眼色,然后高声冲着对面喊道:“不管你们是什么人,七玄门现在已经完了,你们投降吧,可饶你们不死!”

韩立笑了一下,转脸对厉飞雨说道:

“谁动手?你还是曲魂?”

厉飞雨一听,眼睛凶光一闪,厉声说道:

“这几人从服饰上看,应是断水门的低级弟子,我被野狼帮的人追杀了这么长的时间,先让我在他们身上出口恶气吧!并且他们的武器,我正好合用。”

说完,他人已长虹般的窜了出去,瞬间就冲到了离他最近的青衣人面前。

那人大吃一惊,刚想舞动钢刀,却忽觉手中一轻,刀已到了对面敌人的手中,他急忙仓皇后退,然而已迟了,一道白光在眼前闪过后,他就身首两离了。

厉飞雨这一连串的动作干净利索,快如闪电,让其余的断水门弟子人尚未能反应过来,就已夺刀杀了人。

剩下的人脸色开始大变,特别是为首的刀疤客,因为他武功高出其他人一大截,所以他的心沉得也最厉害。他很清楚自己遇到了不得了的高手,根本不是他们这些人所能够抗衡的,因此他很果断的命令道:“全部撤退,能跑一个是一个,快发信号,叫高手来增援!”

这句话提醒了其他的青衣人,他们轰的一下,由原本围拢的架势,改为了四散奔逃,朝着四面八方窜了出去,有些人边跑还边把手伸到了怀里,看来是去掏那所谓的信号。

一个绣有两道白线的青衣人跑得最快,几个起落就已逃出了数丈之外。

他心中暗喜,正觉得自己逃生有望,却忽觉后颈一凉,一截半寸长的剑尖,从喉结处窜了出来,然后又马上消失得无影无踪,他不禁骇然,想放声大叫,却觉得全身如同抽干了一般,变得软绵绵的,使不上丝毫的力气,接着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身子徐徐倒下,仰面瘫软到了地上,再也动弹不得了。

这时他才明白过来,自己竟然被人从身后来了个一剑穿喉。

这名青衣人心里很不甘心,他明明逃得那么远,怎么反而死的这么快?

他费力的把头颅扭向一边,终于看到了临死前的最后一幕:一个黑影,忽隐忽现的出现在一名逃得最远的青衣人背后,轻飘飘的一剑后,黑影微微一晃,又消失了,然后马上在另一名的同门后面出现了,又同样的白光闪过,此时上一名被一剑穿喉的同门,他的身体才和自己一样倒在了草地上,并从喉部呼呼的往外冒着鲜血。

看完这一切后,这名青衣人才微笑着从容死去,因为他知道自己并不会孤单,很快就有许多人下来陪他,那个鬼魅一样的黑影,不会放过他们中的任何一人。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