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一卷 七玄门风云
第六十一章 神灭

余子童的元神被困在狭窄的角落里,像一只折了翅膀的苍蝇一样到处乱撞。每当它想从这里往外飞时,都会被一股黑液从半路上逼了回去,然后身后就会跟上一把要命的寒光,不时的砍在光团上,让绿光的光芒时刻都被削弱着。

他心中绝望了,对方利剑的追砍,虽然让他的元神变弱了不少,但他并不如何在意。令他无计可施的是,那黑颜色汁液的不断侵蚀。

自从他被液体喷到之后,他就感到元神上麻麻痒痒、软弱无力,还被一点点磨损着仅存的法力,更致命的是,它阻碍了余子童的施法,造成他这一会儿屡屡施展法术失灵,似乎是被禁锢了一般。

“你到底为什么杀我?为什么?……”

面对韩立冷酷无情的出手,从光团上不时传来余子童嘶哑的叫声,声音中充满了满腔的不甘,然而韩立一声不吭,以手中加速挥动的利刃做为了答复。

不久后余子童的声音渐渐的低了下去,变得越来越弱,最终只剩下了一丝哼哼声,然后就一点动静也没有了。

韩立并没有立刻停手,而是对落在地面上,只有烛火那么微弱的元神,又一连砍劈了十几剑,看到实在是无法灭掉最后残存的绿光,这才收起了软剑,把它缠回到了腰带上,此时韩立才冷冷的说道:“我从不和以自己的双亲来发毒誓的人合作。更别说,让我步墨大夫的后尘,去相信你这种小人的保证。”

用冷冽的眼神看了一眼余子童最后的元神之火,韩立毫不犹豫的转过身子,来到了石门前,一把推开了厚重的屋门。

随着石门的敞开,几道耀眼的阳光从门外射了进来,照到了残存的元神上,顿时“噗”的一下,微弱的绿光一闪即灭,化为几道袅袅青烟,消失在了空气中。

这样一来,余子童这个人在世间留下的唯一痕迹,也被韩立清除的一干二净,再也无从查起此人了。

要说韩立知道元神怕光,这还是墨大夫一进屋就灭掉不少灯烛的举止,给他提的醒,否则还真拿这么一个刀枪不灭的最后隐患没辙,让韩立一直得提心吊胆下去。

不过韩立如此轻松的灭掉对方元神,他事先准备好的另一筒七毒水,功不可灭。

这筒在以前被墨大夫收去的五毒水上加以改进的毒液,新加入了一种“土菇花”的材料,这种毒草不仅对普通人有很强的毒性,而且对修仙者的元神也大有妨碍。就是因此才使余子童一直无法顺利的施展法术,以至于元神轻易的被灭。

而韩立之所以先用七毒水喷淋对方的元神,也只不过是受各种传说故事的影响,在那些故事中,所有的妖魔鬼怪,几乎都害怕鸡血、黑狗血之类的液体,韩立灵机一动,就把余子童的元神当鬼怪一样的对待了。

这样误打误中的巧事,不知余子童地下有知,会不会气得再吐血身亡一次。

韩立自然不清楚这一巧合,他只知道即使毒液没有建功,他拉开屋门后,对方的元神还是会必灭无疑的,在这样周全的考虑下,他才会对余子童猛下狠手,毫不留情。

现如今他终于解脱了,再也不用过那种被人把刀架到脖子上,时刻准备亡命的日子。

缓缓走回石屋中央的韩立,站在那里静静的呆了片刻。忽然间,他猛地蹦跳了起来,离地有三尺多高,嘴上也狠狠地大吼了几声,拼命的发泄着心中的喜悦,此时他才真正的回归了自己,一个年仅十六岁的男孩本性。

“我终于自由了!”

“我终于自由了!”

“我-”嘎嘣一下,韩立的声音像被刀切断了一样,突然停下了欢呼。

一个在石门外不远处,四处飘荡的巨大身影,晃入了他的眼帘,正是那名叫“铁奴”的巨汉。

韩立的神情蓦然变得很难看,一见到此人的身影,他似乎又感到肩头在隐隐的作痛。他竟然犯了一个大错,再次疏忽了此人的存在,忘了从余子童元神那里问出巨汉的来历和弱点。

不过令韩立稍安的是,巨汉仿佛对石屋内的事情一点都不感兴趣,只是在屋外不停的徘徊,严格遵守着墨大夫生前的警戒命令,没有对敞开的石门望向一眼。

韩立皱了下眉头,心里觉得事情有些难办。此巨汉明显有些呆傻,只知死听命令,但对韩立来说,这种人却是最不好对付的。因为他无法通过言语上的劝说,说动对方停止干戈、握手言和。而一但动起手来,韩立又不是对方敌手,唯一可以威胁到巨汉的物品,就是那筒已空空如也的毒水。

韩立迈着方步,在屋内来回走了好几趟,绞尽脑汁的想找出一条制服对方的办法来,但一时半会儿,脑子如同乱麻一般毫无头绪。

无意中韩立的目光落到了墨大夫的尸体上,因此他灵机一动。

“也许能在尸首上,找到些克制巨汉的方法。”韩立不禁这样想道。

他转头看了一眼门外,巨汉仍不知疲倦的徘徊着,没有靠近这里的迹象。

见到如此,韩立才放下心,几步来到了墨大夫的尸首前,毫不介意的伸出双手,开始一寸寸的仔细摸索起来。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