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一卷 七玄门风云
第四十二章 云翅鸟

“你太得意忘形了,这小子精明的很,不是个省油的灯。你别眼看大功告成,却功亏一篑,载在了这个小子手里。”突然间另一青年男子的声音,在墨大夫脑中响起。

墨大夫面色一变,脸上如同挂上了寒霜,冷冷的训斥道:“余子童,我的事你少插嘴,我还不用你来教训,我如果能够成功,自然会有你的好处,倒是你给我的功法似乎还有不妥之处,你是希望我到时出现什么意外吧!”

墨大夫话中的怀疑之色,一览无遗。

这个声音似乎很害怕墨大夫,听了他的恐吓后,急忙出声解释说:“怎么可能会有错,你不都用动物试过了吗?至于其中死去的一只,也只是你功法不熟的缘故,不过死去的那只,应该不妨碍你的计划啊。”

“哼!最好如此,可惜我不能再多加练习,否则我就更多了几分把握。”墨大夫听了这声音的话,又想了想上次所做的功法试验,心中最后一丝的怀疑也就消失了。

他说完这句话后,那个声音好像吸取了刚才的教训,不再开口接话,只剩下墨大夫一人神经质般的自言自语,整个房内的气氛显得特别的妖异。

而此时的韩立,处在了一个不起眼的山沟里,这里比和厉飞雨会面的地方,还要来的偏僻和隐秘。

此处的地势呈长条状,被两座陡峭的小山峰夹成了一个“一”字形,山沟的两端被灌木丛堵得严严实实,根本无法通行。除了从较矮的那座山峰顶上秘密垂下的一条绳索外,就再也没有其它的出路。

并且这里生长着密密麻麻的荆棘林,它们占据了这里的大片土地,只留下一小片空地可以让韩立插足。在山沟的顶部有数不清的不知名滕蔓编织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天然的绿色天幕,让韩立不用担心有人无意间从这经过看到底下的他。

韩立把身上的物品放到了一个巨大的山石下,就回到空地中央闭上双目思量了一下,然后睁开双眼露出坚毅的神情,轻轻说道:“就从最难练的软骨功开始吧。”

就这样,韩立开始了他的独自修炼之路。

他并不知道,在离他不远处有一只黄色小鸟蹲在枝头,正不分昼夜的注视着他,只是见他没有想逃走的举动,它才没有飞回去报告它的主人。

时间过的飞快,四个月的时间,转眼就过去了一半。

而此时的山沟内,一眼望去空荡荡的毫无一人,原本在此的韩立不见了踪影,只有那只小黄鸟仍不急不躁的呆在原地,用嘴巴慢慢梳理着羽毛,对监视目标的不见视若无睹,似乎已将它的任务抛到了九霄云外。

突然间又有一只灰色小鸟,穿过上面的绿蔓飞进到了沟槽内,在上方转了几圈后落在了空地边上的一个黄木桩上,看样子打算歇息一下,稍后再飞走。

这时的小黄鸟撇了一下头,用高傲的眼神看着另一只才飞来的同类,然后露出像人一样的讥讽神情,对灰色鸟雀似乎不屑一顾。

才来的小鸟单腿站立着,环顾了一下四周,终于发现了它的同类,它展了一下翅膀好像想要飞过去。

猛然间意外骤生,一只枯黄色的手掌从天而降,一把抓住了这只不知所措的灰鸟。

这个变故令它惊恐万分,它拼命挣扎着,可惜根本挣不脱这只手掌主人的操控。

这时小鸟才发现,自己脚下的木桩,不知何时变成了一个身穿黄衫的少年,这个少年一身黝黑的皮肤,长的普普通通,浓眉大眼,除了眼神有些清澈外,毫无其他吸引人的地方。

少年微笑着,看着手中的小鸟在不停挣扎着,等它快彻底疲倦了的时候,才把手一松,温声说道:“去吧,下次别这么傻了!看清楚地点再去落脚啊。”

小鸟一下子获得了自由,顾不上它的那只同类,慌乱地扇动双翅,头也不回的飞出了沟底。

目送小鸟飞走后,这少年站在那里没有动,过了好一会儿才缓缓自语道:“看来我的敛息功和伪匿术都有了一定的火候,下面该去练习密室刺杀技了。”

说完韩立移动身形,向附近新建成的小木屋走去,路过小黄鸟站立的树边时,他不禁抬头看了一眼。

这只行动古怪的小鸟,韩立在大半个月前就发现了。它一直待在附近的枝头,时刻注视着自己,似乎极有灵性。

当第一眼看见它时,韩立就被它的灵性所迷住,对这小黄鸟喜爱极了。

他试图拐走它,可无论采用什么方式,“诱骗”“勾引”“设陷阱”都不好用,这只小鸟丝毫没有上当的意图,还不时用一种看傻瓜似的眼神,蔑视着他,让韩立有些苦笑不得。

后来一生气,他想上前用强,可还没等靠近,它就立刻展翅飞上天空;韩立再一离开,它又马上飞回来,落在原处,让韩立只好站在原处,干瞪眼看着。

想到这里,韩立有些悻悻的回过头,不再理会它,其实他心里已经隐隐约约的意识到,这只小鸟的来历,恐怕和那位墨大夫大有关系,很可能是他派来监视自己的耳目。

不过韩立不在乎,只要不是墨大夫亲自来监视,一只小鸟又能具体告诉他什么,况且他实在喜爱这只通灵的小家伙,不忍用毒辣的其他手段对付它。

而这时的墨大夫正在一间石室里,用野兽骨粉划着一座奇怪的阵法,他一边划着,一边同脑中的另一人讨论着什么,完全不知道韩立已经识破他监视的手段。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