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一卷 七玄门风云
第三十一章 尸虫丸

韩立心乱如麻,有点恐惧、有点后悔,还有的则是茫然。尽管拖延到了现在,还是想不出脱身的办法来,他有些慌了。

他毕竟还很年青,无法同墨大夫这样的老江湖相媲美,强作镇定使表情不变的手段,还是被墨大夫看出了破绽。额头上冒出的丝丝细汗,揭穿了他这只纸老虎。

墨大夫没放过韩立面容上的任何变化,对自己造成的巨大压力很满意,他一直都认为,只有在心神失守的情况下,才能让对方吐露出真言。

“你认为我在故意怠工,拖延练功进度?”韩立被这莫名的一棒,给打晕了。

“当然,两年时间还练不成第四层,你真的以为我会看不穿你的小把戏吗?前三层,只花了三年时间就完成,就算第四层太难练,没有药物帮助,也不至两年内没有一丁点进步。”墨大夫森然说道,两只眉毛倒竖了起来,充满煞气,似乎对韩立早就不满,如今才发作起来。

“看来不论我如何解释,墨老都不会相信。”韩立暗自苦笑,没想到刚刚隐瞒的进度,才是造成眼前局面的罪魁祸首。他还真是搬起了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不知道提早引出墨大夫的爆发,揭开这一切的谜底,到底是对还是错。

“不用再说什么,我也不想知道你以往的所作所为是真是假。好好听着,现在我只问你一句话:再给你一年时间,你能把长春功练至第四层吗?”墨大夫冷笑一声,徐徐地说出了今天最重要的一句话,接着眼皮眨都不眨,死死地盯住了韩立,慎重的等着他的回答。

韩立很清醒,知道这个问题的回答不但关系到对方一年后的性命,更是自己此时能否活下来的关键。

“你应该心里很清楚,我不可能给你其他的答案。来,先把我的穴道给解了吧。”韩立整个人一下子放松了下来,说话的口气也变得轻飘起来。

墨大夫听到他所说的话,神色缓和起来,眼中露出了些许赞赏之意,可并没有上前给韩立解穴,反而谨慎的从怀里拿出了一个四角形、雕刻精致的檀木盒。

“光凭你嘴说,我不放心,万一你非要来个挂羊头卖狗肉,不肯用心修炼,那和以前有什么区别。为了你我的小命着想,还是要加上一层保险的好。”他阴阴的说道。

小心的打开了盒盖,一颗白色的药丸,静静地躺在了盒子的中央。

墨大夫伸手在韩立身上一戳,解开了穴道,没等他动弹,就把盒子递到了他的面前。

“你是个聪明人,不用我再多说废话,你知道该怎么做。”墨大夫眯起了双眼,有些不怀好意。

韩立稍微活动了下有点麻木的手脚,二话不说,伸手接过了檀木盒,用两根手指把盒中的药丸轻轻的夹出。当着对方的面,看也不看,直接送进了口中,吞了下去。

“啪啪!很好,识时务者为俊杰,只要帮我恢复正常,少不了会重重的谢你。我也不拿虚话晃你,你我之间有了隔阂,真收你做徒弟是不可能了,但保你一生的荣华富贵还是做得到的。”墨大夫拍了几下手掌,很诚挚的对韩立许下了重诺。

“现在该告诉我药丸的功用了吧,省的我不知不觉犯了忌讳,丢了性命。”韩立面无表情,没有丝毫被打动的样子。

“呵呵,这药叫‘尸虫丸’,不真是一种药物,而是某种秘法泡制出的虫卵,你吃下后,它会在你体内潜伏一年,你放心,在这一年内绝对是安全的,不会影响到你做其他事情。在一年后,你只要服下特制的解药,它就会自动消融掉,不会有任何隐患留下。但如果一年后,没有解药服下。嘿嘿!虫卵就会吸够养分,孵化出壳,并把人身体内的大大小小内脏,给活生生的吃个干净,让人在痛不欲生中,哀嚎个三天三夜,才慢慢死去。”墨大夫若无其事的说着这药丸的厉害之处,暗地里在警告着韩立。

韩立听到这药丸的毒辣之处,身子微微的颤抖一下,脸色变得难看之极,几乎要控制不住心中的怒火。可墨大夫的杀手锏,此时才将要使出来。

“对了,听说你家里的父母亲人不少,不知每月送回家的银子还够用吗?不够的话,尽管向我开口要,我对你的亲人很挂念啊。”墨大夫悠悠地说出了一句语重心长的话来。此时他才真正露出了獠牙,一下子狠狠咬在了韩立的致命之处。

韩立的脸已经变得铁青,根本无法保持书上所说的凝固心神、心如止水的境界。

他用自己最后的意力,咬紧了嘴唇,生怕自己破口大骂或苦苦哀求的话语脱口而出。他很明白,不管再怎么恳求、威胁,对方都不会撒手放掉这个最大的把柄。

“你尽管放心,在一年之内,我一定练至第四层。”韩立咬紧牙关,一字一顿的说出了上面的话,不再掩饰对墨大夫的痛恨之情。

在赤裸裸的威胁下,他只能暂时屈服。他还做不到六亲不认,罔顾父母死活的地步。

如今被抓住了死穴的韩立,就连想要与对方鱼死网破、同归于尽的想法都得抛弃掉。这次与墨大夫的首度交锋,他算是彻底的失败了。

墨大夫听到韩立屈从的话语后,长长出了一口心中的闷气,他的紧张并不在韩立之下,只不过用诡异多变的表情完全掩盖住了。

“这长春功真是邪门,臭小子年纪轻轻,就这么不好对付。”墨大夫内心不知是羡慕,还是妒忌,恶狠狠的咒骂了这么一句。

其实这长春功,虽然对修炼之人有一定洗髓开智之功,但具体的效用也要看搁在什么人身上,韩立天生就比一般同龄人早熟聪颖的多,修炼这长春功后,更是在智能心计上远远超出普通的少年。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