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一卷 七玄门风云
第三十章 枭雄末路

“你觉得我有多大岁数?”他面颊上的肌肉突突地跳动了几下,僵硬的问出了一个不搭边的问题。

“从外表上看,大概六十余岁,不过既然开口这么问,你的年龄肯定和外表不想符,难道比这更大或者年轻得多?”韩立心里有些诧异,但口气不变,用平淡的说道。

“啧啧!真不亏是练了‘长春功’的人,一个从乡下来的小屁孩,变成一个如此机敏聪颖之人!”墨大夫嘴里不停的称奇,开始用热切的目光望着他。

“你猜得没错,我今年才三十七岁。”一个令韩立无法置信的数字从墨大夫口中说了出来。

“不可能?”一直保持着镇定的韩立,头一次吃惊起来。

“不可能!的确是不可能!见到我的人,别说会认为我有六十岁,就是对外宣称我已七十高龄,恐怕也没有人会怀疑。”墨大夫声音突然变得又高又尖起来,听到韩立耳朵里,是那么的刺耳、那么的难受,好像触动了他内心的最痛处。

“我墨居仁,早年在越国岚州武林也声名赫赫过,创下不小的名头,赤手空拳的打出一片自己的天地。嘿嘿!当时岚州有谁不知道我‘鬼手’的声威,无论黑白两道,顺我者生,逆我者。”墨大夫恢复了原有声调,用低沉的口气,慢慢的叙述着自己的故事。他随着自己的描述,眼中射出让刀剑一般锐利的神采,好像又回到了当初意气风发,大权在握的时候。

听了墨大夫的话,韩立暗暗惊讶,没想到自己这个名义上的师傅,还有这么大的来头。

“可惜,好景不长。在我刚入中年,正想进一步大展拳脚的时候,遭小人暗算,被亲信之人下了阴毒手段,虽然凭借自身的医道高明,控制住了伤势的发作,却无法使自己痊愈,一身武艺也大减,更无法在本地立足。为了怕仇家暗算,只好抛下原有的基业和家人销声匿迹,在越国其它地方寻觅良方,希望能有办法恢复原有的功力。”他在叙说自己后面的遭遇时,人已完全投入到了对往事的叙述之中,双手分别狠狠地握紧了拳头,手上的指甲深深地插入了手掌心,鲜血直流,但他对此似乎完全不知,只在脸上露出了咬牙切齿的凶残之色,这种狠毒神色让人看了不寒而颤,看来他对当时对他下毒手的小人是恨之入骨。

听出他话语中的连绵恨意,韩立也忍不住全身发毛,心里存了一分凉凉的寒意。

“上天有眼,终于在某个神秘之处,让我无意得到了一本奇书,这本书奇涩深奥,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略懂一二,并从上面找到了恢复功力的捷径,我按照上面所说方法去做,结果……”墨大夫停顿了一下,没有马上说下去,但气恼的神情一览无遗,还有一些懊悔的意思掺在其中。

“结果你就变成现在这个鬼样子了。”韩立冷冷地把他想说又没有说完的话,替他说了出来。

“不错,没有想到按照那本书上的方法去做后,我的功力是恢复了,人却急速衰老起来,变成了现在这副未老先衰、半人半鬼的模样。”墨大夫黯然地点了一下头,没有因韩立的讥讽而动怒。

“你如今应该找到了原因吧。”

“我是因做法有所不当,被邪气入侵而致,现在我活一天相当于普通人活十天的精力消耗,每时每刻都在大量透支生命,幸亏我精通调养之术,又按书上所说配制了一种秘药,在近些年才能减缓老化速度,支撑到现在。”

“我所练的口诀,和解决你的麻烦有什么关系。”韩立赤裸裸地直奔问题的核心所在。

“我在变成这样子不久,就从书上研究出了破解之道,就是你修炼的‘长春功’,只要有个练至第四层的人,帮我运功推拿,用长春气刺激秘穴,我就可摆脱现在的困境,重新找回已失去的精元。”

“为什么非要找我,随便找个人修炼这口决不行吗?”韩立沉吟了一会儿,反问了一句埋在心里很久的疑问。

“你以为这‘长春功’是个阿猫阿狗都能学的吗?这口诀不但要求年少之人从头开始修炼,还要求修炼者必须具有‘灵根’体质,虽然我不知道什么是‘灵根’,但我在你之前已找过了数百名孩子,都无法修炼长春功。”墨大夫一脸的气恼之色。

“有这种事?”韩立有点一怔,没想到这口诀的修炼还如此苛刻。

“在剩下的岁月里,我以为不可能再找得到修炼口诀的人,便自暴自弃的扮作一江湖野郎中,开始到处流浪。没想到偶尔见到了同样被暗算的七玄门王门主,在同病相怜的情况下,便伸手救下了他的小命,然后在他的邀请下,顺水推舟的成了门里的供奉,准备隐姓埋名,在山上度过自己最后的日子。嘿嘿!奇迹还是发生了,起初是害怕自己一身医术武功全部失传,便把你们招进了谷内,确实是想收你二人为徒,可当时不知怎么了,竟鬼使神差的让你们去试练了长春功,大概是还抱有侥幸的心态吧。其实即使修炼不了此口诀,也会把你们收下,将全身所学传下一二。可万万没想到的是,你竟然对此功有反应。哈哈!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墨大夫一口气把这些谜底全都揭了开来,脸上布满了病样的红晕,看来对自己的走运很是得意。

“我还没练成第四层长春功,为什么此时要制住我,和我摊开这一切?”韩立终于问出了目前他最为关心的问题。

“这就要怪你自己了,我费了这么多的功夫和心血在你身上,可你却不能让我满意,老是和我玩花样。如今就差这最后一步了,但迟迟不肯更进一层,本来我还可多等你两年,但此次下山时,被一个仇家认了出来,经过苦战后,虽然击毙了对方,却也耗尽了我本来不多的精力,寿命也大大缩短了,即使我用尽全力也只能使自己再多活一年,你叫我如何再等?”墨大夫得意的神色消失得无影无踪,换上了一脸的凶光,最后对着韩立咆哮起来。

韩立听完以后,神色如常,脸上没有丝毫被触动的迹象。可心里却波涛汹涌,完全没有表面看上去这样的胸有成竹、波澜不惊。

他虽然早已预料到墨大夫对自己有很深的企图,但也没曾想会有这么大的内幕,对方的身世、经历、修炼的口诀,无一不超出了他所想象的范围。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