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一卷 七玄门风云
第二十九章 冲突起

墨大夫面无表情,双目轻轻地半睁半闭,一只手牢牢地搭在韩立的手腕上。

他全部的心神,都集中到了韩立体内的真气强弱上,半晌没说话。

一盏茶的功夫后,他才深深地出了一口气,似乎把心中的懊恼全都吐了出来,眼睛猛然睁开,一缕精光从他浑浊的眼中射了出来,让人不敢对视。

他脸色阴沉,很明显对韩立不满意,不过仍没有责骂的话语出来。

他冷漠的摆了摆手,示意韩立跟着他一块走。

韩立乖巧的跟在他身后,虽然对一边的神秘人很感兴趣,但知道目前不是自己随意询问的时候。

进了屋子后,墨大夫有些疲倦的坐到太师椅上,后背紧贴着靠背,半坐半躺着。眼中的精光已经散去,恢复了久病在身的模样。

神秘人一直紧随着他身后寸步不离,在他坐下后就站到了椅子的背后,直直的戳立在那儿一动不动。

韩立知道墨大夫心里正在不痛快,也不愿主动开口触对方霉头,就学着神秘人一样,走到屋子的正中间,面朝着墨大夫低着头,识趣的不再乱动,等待着对方开口问话。

过了老半天还是没人言语,韩立有些奇怪,沉不住气了,悄悄地想抬起头偷看墨大夫一眼。

“想看就看,干吗要偷偷摸摸的?”刚把脖子扬起了一半,墨大夫冷厉的声音,传了过来。

韩立身子怔了一下,接着就听话的把头抬了起来,眼神在墨大夫脸上转了几圈,又马上缩了回来。

韩立脸上神色没变,可心里却犹如惊涛骇浪,翻滚不停。

墨大夫脸孔怎么一下子如此诡异,有些灰败的脸上隐隐地罩上了一层淡淡的黑气,这黑气像是有生命一般,伸出无数的细小触角,张牙舞爪的在他脸上乱舞着。更令韩立心惊的是,墨大夫一改往日的死板神情,现出一脸的狠厉决断神色,正用一种不怀好意的目光在注视着韩立,嘴角还露出几分讥讽的嘲笑之意。

韩立觉得情况有点不太对劲,几分不安的情绪绕上心头,一丝危险的气息也开始在屋内漫延着。

他机警的、小心翼翼的往后退了半步,把手缩到袖口里抓住了那里的一只铁筒,绷紧的神经才放松了一点,这时耳边忽然传来了墨大夫一声低低的嘲语声:“一点小聪明,也敢拿出来卖弄吗?”

墨大夫身子动了,诡异的从半躺着变成了站立之势,阴阴一笑后再身形一晃,整个人仿佛幽灵一样的到了韩立身边,望着韩立“嘿嘿”冷笑着。

韩立脸色大变,知道不妙,急忙想举起手臂,但身上一麻就动弹不得了,这时他才看到对方手指从自己胸前的穴道上拿开。

真是太快了,自己竟然没有丝毫察觉到对方的出手。

“墨老,您这是要做什么?弟子有什么不对的,您老尽管开口,何必要点住弟子的穴道呢?”韩立这时再也无法保持以往的镇定,强笑着对墨大夫说道。

墨大夫并不言语,只是一只手锤了几下自己的后背,轻咳嗽了一下,一副老太龙钟、弱不禁风的模样。

可韩立刚刚见过他制住自己的迅猛模样,哪还敢真把他当成一位普通的重病老人,对他的这番做作反而更增加了几分重视。

“墨大夫,您老是什么身份,又何必和弟子一般见识,您解开弟子的穴道,有什么惩罚,弟子一力承担就是了。”

……

韩立又一连说了几句好听、恭维的话语,可墨大夫根本不与理会,伸手从他的袖子里把那只铁筒搜了出来,拿在手里,然后用一种嘲笑、蔑视的目光看着他的表演。

韩立见到这种情形,心一下子沉到了最深处,原本指望用话语打动对方的念头,也彻底的断掉了。

对方看样子,不会给自己一分一毫的可趁之机。

韩立渐渐的闭上嘴巴,脸上变得安详下来,用不带丝毫感情的目光回视着墨大夫。

顿时整个屋内所有的东西在这一刹那似乎都静止了,鸦雀无声,变得如同暴风雨来临前的一样平静。

“好!好!好!”墨大夫三个“好”字突然张口而出。

“不愧是我墨居仁看中的人,现在还能面不改色、临危不乱,不枉我下了那么大的本钱在你身上。”他一下子夸起韩立来。

“你到底想要如何处置我?”韩立没有接墨大夫的话语,反而询问起来。

“呵呵!如何处置你?”墨大夫不置可否的重复了一遍韩立的问话。

“如何处置你?就要看你自己如何的表现了。”

“什么意思?”韩立皱了一下眉头,隐约的猜到了对方的一些打算。

“我不说,凭你的聪慧应该也能明白几分吧?”

“只猜得到一小部分,但还是不明白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前因后果。”韩立没有否认,很坦率的承认了。

“很好,这样做就对了。有什么疑问直接问我就可以,不要一直闷在肚子里。”墨大夫阴险的笑了一下,脸上的黑气似乎又浓厚了几层,映得他面容更加狰狞。

“我知道你一直对我提防着,没真把我当成师傅来看待。不过这没关系,我也没真把你当成徒弟来看。”墨大夫轻哼了一声说道。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