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传》第一卷 七玄门风云
第十二章 砸瓶子

“嘭!”韩立握紧了双手,把其中一只拳头狠狠地砸在了桌面上。

“用工具把瓶子砸开。”这是韩立再三思量后的决定。

采取暴力的方法打开它,是早已就想到的、不是办法的办法。

这种做法,虽然既简单明了,又直接好用。但是一想到,如此奇特漂亮的瓶子,再也无法保持完整无损,韩立就感到心中阵阵的肉疼,十分的不情愿。如果能有其它的办法打开它,韩立是说什么也不会采用如此粗暴的方法。

叫其他的师兄帮忙,也许能打开它。但韩立心底下,早已不知不觉地把此物当成了自己的宝物,是万分不肯再让其他外人知道的。再说了,山上的每一位人都有可能是此物的失主,要是知道了瓶子在自己这里,要把它要回去怎么办?这个小瓶是如此漂亮、有趣,他现在是万万舍不得把它送回去的。

韩立现在已经被瓶子里装的神秘物品,完全吊起了好奇心。他虽然知道,这也许只是个空瓶。但他仍愿意去赌上一把,赌瓶子内装着的东西,会比瓶子本身更有趣。

越是这样想,韩立的心越是痒得难受。他如果不解开瓶子里装着的谜团,他晚上都无法睡安稳的。

拿定了主意,韩立偷偷地溜进山谷里堆放杂物的屋子,从众多工具中选出了一个比较重的小铁锤,把它带回了自己房内。

回到屋内,他从屋子的角落里找出来半截废弃的硬青砖,又在屋内挑出了一个比较平坦的洼地,把青砖平放在此处,再把瓶子稳稳地横搁在青砖上。

韩立右手举起了小锤子,锤头略微在空中停顿了一下,然后就果断地落在了瓶子的最凸起部分-瓶肚子上。

“嘣!”

因为害怕用力过大,会破坏掉瓶中所装的东西,所以第一下只是轻轻地落在上面,试探了一下瓶子的硬度。看到没有一点裂开的痕迹,韩立放下了心,看样子可以用大一些的力气去砸瓶子。

“嘣!”五分力。

“嘣!”七分力。

“嘣!”十分力。

“嘣!”十二分力。

韩立用的力气越来越大,手臂摆动的幅度也越来越夸张,锤子落下的速度也一下比一下更快。甚至最后一下,把半个瓶身都砸进了青砖里,可瓶子仍然保持着通体的完整,没有半分会被砸碎的迹象。

韩立惊呆了,仍不敢置信的用手摸了摸瓶子被铁锤砸到的地方,没有一丝的砸痕留在上面,绿莹莹的,整个瓶面仍然保持着光洁。

这太出乎韩立的预料了。

韩立这时才真正的肯定,这个小瓶绝对是个非同寻常的好东西,决不会是被人故意遗弃,十有八九是物主不小心遗失的。现在,说不定失主正在满山寻找此物,自己如果想保住此物,就一定要好好的收藏,不能让外人再看见此瓶。

在韩立心目中,只要自己不是主动去偷去抢,从地上捡到的东西当然是归自己所有的。要是一般的东西,他也许就还给了失主,可是这瓶子如此神秘,恐怕是那些有钱人家的孩子或者山上有身份地位的人丢的,韩立对这两种人都没有什么太好的印象。

韩立家里从小就很穷,全家人忙碌了一整天,也常常吃不饱一顿饭。在七玄门内,他常常看到第一种人大手大脚的花钱,奢侈的吃喝(七玄门弟子如果不愿意吃普通的伙食,可另外掏钱,专门提供更好的饭菜),把钱不当钱来花。每当这时,韩立就觉得心里头不怎么舒服。外加上这些富家子弟,平常就排斥瞧不起他们这些从穷地方来的弟子,经常用言语讥讽、侮辱他们,甚至两者之间还互相起了几次小小的冲突,孩童之间也打了几次群架。韩立也参于了其中的一次打架,只可惜的是,他被那些习过武的富家弟子打得鼻青脸肿,无法出门见人。后来,接连休息了好几天,才恢复正常。

至于山上有些地位、有点身份的人,也没给韩立留下什么太好的形象。从王护法收取三叔的贿赂银子,到舞岩依靠马副门主的权势直接进入七绝堂。虽然没见到多少山上的大人物,但以前小孩子心目中那种大人物的伟大形象,也已经破裂的差不多了。

对于这两种人丢掉的东西,韩立不但不想还回去,还想恶作剧般的藏起来。

想到这里,韩立立刻把自己脖子上挂着的一个小皮袋取了下来。这个皮袋是他从家里出来时,韩母特意用一块兽皮给他缝制的,能防水防潮,用来给他装一枚用野猪牙制成的平安符,希望能用此来保佑他平平安安,无病无灾。

韩立松开了皮袋口,把瓶子和平安符放到了一起,再勒紧袋口,接着又把袋子挂回了脖子上。

做完这一切后,他往四下看了看,没有人后,他才挺了下胸膛,拍了拍自己胸口微微隆起的袋子,觉得不会再引起他人注意了。

这时,他才觉得自己的心里踏实了许多,不怕再出现什么意外,瓶子会被失主找到并要回去。

韩立悄悄地把锤子放回了原处,并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在神手谷内慢慢闲逛了一会儿,直至天色全黑,才拖着受伤的脚回到了屋内。


悦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