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351、一指

这是丁齐与芦居子的第一次正式见面,虽然两人都暗中关注了对方很久。想当初芦居子跟踪叶宗清被丁齐察觉,他们曾有过一番短暂的交手,但那发生在夜晚昏暗的小巷里,芦居子并没有露出面目也没有暴露身份。

后来芦居子又设计欲除掉丁齐,但是没有成功,他一直躲在幕后策动避免与丁齐正面接触。芦居子始终没有与丁齐在正式场合见面,看似有点奇怪,但也反应了他某种矛盾的心态。

以芦居子的自信和自傲,本没有太把丁齐放在眼中的,但按照所谓战略上藐视、战术上重视的讲究,他还是精心设局来对付丁齐。神龙架的刺杀行动失败之后,无论芦居子愿不愿意承认,其实他对丁齐又变得很忌惮,有点不太敢与之正面冲突。

许是高人总有种莫名的预感吧,芦居子当初想除掉丁齐可能也是因为这种预感,他感觉假如与丁齐见面应该就不会有什么好事。

可是此时此地,在最想不到的场合,丁齐居然出现了,令芦居子猝不及防。芦居子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手中的五心莲,再抬起头时已经恢复了镇定,尽量露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似笑非笑地望着丁齐道:“原来是丁盟主,你不是在小境湖中养伤吗,什么时候跑这里来了?”

丁齐是什么时候来的,这个问题很关键,自从芦居子掌控五心莲之后,门户也等于就被他控制了,所有人的往来出入都在他的神识监控之下,丁齐不可能有机会混进来。哪怕丁齐买通了往五心谷中运货的掌花使,无论是藏在货物中还是乔装打扮,穿过门户时都不可能不被发现。

那么在芦居子看来,只剩下了最后一种可能,那就是丁齐早就来到了五心谷,有人声称丁齐在小境湖中养伤,还有人声称在小境湖中见到了丁齐,其实都是在故布迷阵。

丁齐知道他在想什么,给了一个既正确又模糊的答案:“芦居子,我来我五心谷的时间可比你早多了!”

丁齐自不会当众和芦居子解释什么,但他说的也是实话,的确在芦居子之前他早就来过五心谷。芦居子一听便自以为明白了原因,不禁也在做自我检讨,他一直以为只操心大事即可,有点忽略了五心谷中的普通族人,以至于没有发现丁齐就躲在这个世界中。

虽然手握五心莲可察知五心谷中的一切动静,但芦居子不会刻意关注五心谷中的每一个人,这里有三万多族人呢,只要没发现什么异常即可,居然被丁齐混了过去。

丁齐为什么会躲进五心谷中?可能是在神农架遇刺受伤后自觉不安全,让人多误以为他在小境湖中养伤,只为掩人耳目,实情是跑到五心谷中躲着,这里的各种灵植可随意取用,也确实有助于伤势恢复。

如此说来,这段时间他在五心谷中所做的一切,丁齐都是亲身经历者,那么丁齐今天怎么又突然冒出来了呢?芦居子旋即又想到,那是因为丁齐被困住了。

丁齐躲在五心谷中养伤,却没料到五心谷突然被芦居子控制。丁齐不可能永远留在五心谷中,迟早会暴露,所以才不得不现身,应该是想谈条件让芦居子放他出去。可是刚才为什么没有发现丁齐呢?难道是其人身怀什么特殊的秘法或者什么宝物,这一定要拷问清楚!

因为丁齐的一句话,转念之间芦居子就想到了这么多,假如丁齐不是丁齐的话,那么芦居子的推理应该是完全正确的。无论如何,只要丁齐身在五心谷中,那就只能任他揉扁搓圆了。

芦居子看着丁齐笑了:“丁大盟主是请都请不来的贵客,是我疏忽了,事务繁忙,竟然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发现丁盟主,如此怠慢实在不该!今日丁盟主主动现身,不知想和芦某商量何事?”

芦居子很得意,越想越得意,这简直是如有天助啊,丁齐居然主动送上门来了。他以前想除掉丁齐,但如今的形势嘛,倒也不是不可以留丁齐一命,假如能将此人控制在手中会有更大的好处,就看丁齐识不识时务了。

陈容在一旁看着忍不住想笑,假如这是一盘棋,丁齐是在下明棋而芦居子在下盲棋,芦居子到现在都以为胜券在握呢。

丁齐淡淡道:“我没什么事要跟你商量,就你的所作所为,我简直想给你发张奖状!别只顾着与我说话,再给你介绍一下这几位。这位是九放离空岛的宗岛主,这位是小境湖的朱湖主,还有这位是我的弟子陈容……你们应该都是第一次见面,但或许早有耳闻。”

芦居子以戏谑的语气抱拳道:“欢迎诸位来到五心谷中做客,你们都是陪着丁盟主在此养伤的吧?”

朱山闲等三人并没有还礼,只当没听见,芦居子微微一皱眉,丁齐突然又问道:“芦洞主,我在神龙架遇刺一事,是你设的局吧?当时动用的应该是静沙岛的人手。后来麻元领失踪,也是被你灭了口吧?你这个人真是不消停,如今又折腾到五心谷来了,方外联盟岂可坐视!”

芦居子脸色一沉:“丁齐,请你注意语气,在这里还当自己是什么盟主吗?你的生死只在我的一念之间,我这个人爱惜才俊,并不想杀了你,但可以让你永远都离不开五心谷。”

丁齐:“明人不说暗话,我只想当面问个明白。”

芦居子冷冷道:“还有什么好问的,你不是都已经猜到了吗?我不知该夸你聪明还是说你愚蠢,如今你命在我手,话说穿了有意思吗?何苦不装个糊涂、表个态度,好让我放过你。”

丁齐转过身道:“诸位,你们都听清楚了?卢余洞洞主芦居子的所作所为,大家都已知道,按照方外联盟的规章该如何处置,想必已无异议!”

丁齐在跟谁说话呢?他身后是一众掌花使以及全体族老会成员,随着话音又有一行人走入院中,在场众人不明所以,主动让开了一条路。看见这些人,芦居子陡然变色,因为这些就是众方外世界常驻方外联盟总部的人员!

其中有五心谷的宴斌彬与石和玉,还有静沙岛的麻晓,就连他的合作者诸次关山的东方静也来了,甚至还有游怀界的理事宋奎昭,方外门的冼皓、谭涵川当然也在其中,总计有三十来人。

宋奎就是芦居子的手下,此刻他已是面如死灰、目光呆滞,一副听天由命的样子。方外联盟总部昨日突然决定要将工作例会放到五心谷中召开,还说有重大事项宣布,包了专机飞到大理。

可是宋奎昭联系不上芦居子啊,而且他是个不太受信任的边缘人物,也不清楚芦居子的机密,被众人裹挟着不得不来到五心谷,见证了刚才那一幕,宋奎昭就已经意识到事情不妙了。芦居子的阴谋败露,不会有什么好下场,而投靠芦居子的游怀界众弟子恐怕也会受连累,但他也无计可施。

大家的脸色都很难看,默默地列队于丁齐身后,丁齐又转身朝芦居子道:“不好意思啊,事先没打招呼。今天借你召集的场合,方外联盟也举行一个现场会,议题就是怎么处置你。”

叶宗清终于明白过来了,天亮时丁齐和朱山闲那番对话时什么意思。丁齐不仅自己来了,还把常驻方外联盟总部的各家代表都叫来了,在此开个现场会,当众处置芦居子以正视听,既维护方外联盟的章程,也震慑与告诫所有人。

芦居子今天成了丁齐立的一个反面典型,既用以立威也纯洁了队伍、团结了同志。

有那么一瞬间,芦居子的大脑是一片空白,这些人是怎么进来的?如果说方才没有发现丁齐也就罢了,这么多人怎么皆未察觉呢?难道丁齐有什么不为人知的手段,屏蔽了这么多人还能打开门户放他们进来?

看丁齐的样子明显是有恃无恐,难道他就不清楚自己手握五心莲在此地就是无敌吗?芦居子变色之际就已经喝道:“丁齐!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这里是五心谷,我有五心莲在手,岂惧尔等人多势众!”

说着话他已举起左手中莲花,众族老与掌花使都面露畏惧之色,下意识地抬头看天,仿佛有一种错觉,天地已勃然变色!但错觉只是错觉,天地并未变色,没有任何事情发生、什么动静都没有。

丁齐等了他几秒钟,这才慢悠悠地开口道:“这位不请自来、自称掌花总使的先生,您在干什么呀,是不是觉得手里的五心莲有点问题?”

芦居子此刻才完全慌了,退后几步看着手中的五心莲道:“这、这是怎么回事?”又抬头瞪着丁齐道,“你到底做了什么?”

这时叶宗清举起了右手,朗声道:“芦居子,真正的五心莲在这里!”

芦居子:“原来是你这个贱人!你一直在算计我,我拿到的五心莲是假的!”

叶宗清不置可否道:“

你手里拿的,的确是假的。”

众掌花使以及族老们皆露出恍然的神色,有人欣喜若狂也有人如丧考妣。大家都自以为想通了事情的始末,原来这一切自始至终都在叶谷主的算计中,叶谷主是故意让芦居子夺到了一朵假的五心莲。

至于这朵假的五心莲是怎么来的、为什么能令芦居子上当,那就是另一个不太重要的问题了,应是五心谷的传承之秘,只有历代谷主才清楚。

这就是丁齐的聪明之处,他拿到了五心莲并没有放在自己手中,而是让叶宗清当众取出来。一方面叶宗清才是五心谷的谷主,理应执掌五心莲。另一方面经过芦居子的事,一度令叶宗清威望大损,此刻突然来个翻盘大反转,也是重新确立了叶宗清的权威。

众人会怎么想,丁齐当然清楚,但无论是他还是叶宗清都不会解释究竟。如此一来,叶宗清等于拥有了前所未有威望,甚至比此前的芦居子更有权威,同时还能震慑想打与芦居子同样主意的人。经此一事,至少没人再敢像芦居子那么做了。

就在这时,突然有人喊道:“谷主小心!”

气急败坏的芦居子将手中的那朵“假的”五心莲当成暗器,劈面向叶宗清打来,同时身形腾空而起扑向叶宗清。

那朵莲花虽然不是真正的控界之宝,但毕竟也是一件法器,化为层层叠叠的光斑向叶宗清罩去,进攻还能护住芦居子自己。

芦居子虽惊慌但并未失措,刚才慌乱的样子多少也是装出来,目的就是让叶宗清放松警惕。他很清楚此刻翻盘的关键就是叶宗清,因为真正的五心莲在叶宗清手上,而叶宗清还站得这么近。控界之宝虽妙,也须人来操控,只要干掉叶宗清夺到五心莲,一切仍在他的掌控之中。

假如换一种情况,叶宗清未必能反应过来,甚至来不及催动五心莲护身,但此时此地岂能没有防备,而且丁齐也不可能让芦居子得手啊。

没见叶宗清有什么动作,但她与芦居子之间的空间仿佛被无限拉长了,只见芦居子腾身飞扑的动作好像是被放慢了很多倍,手中打出的莲花却越飞越远。不仅如此,方位也被偏转了,莲花原本是打向叶宗清的,却莫名飞向了丁齐,芦居子的身形跟随其后也变成了扑向丁齐。

很难形容这种奇异的场景,旁观的众人都觉得不可思议。芦居子向前扑,好像已经到达纵身跃起的尽头了,落地时却没有扑出多远,也就是跨出一步的距离吧。

那朵莲花倒是越飞越远,先是化成层层叠叠的光幕,就像洒出了无数的花瓣,而这些花瓣都带着危险的锋芒。可是它们飞的太远了,渐渐失去了控制纷纷飘落,又化为一朵莲花被丁齐接住,随即消失不见。

其实莲花并未消失,假如有人眼尖能看得清楚,会发现它又化为了一枚莲花纹戒指戴在了丁齐右手食指上。

芦居子的攻势凌厉,叶宗清也不敢硬接他一击,但有五心莲在手,至少可以自保。而那朵莲花虽是丁齐所祭炼,但在芦居子御器催动时,丁齐也无法将它收回。可在叶宗清的配合下,芦居子偏偏又将之当做暗器打出来,两人便让莲花脱离了芦居子的掌控,又被丁齐收回。

在旁观者看来时这样的情景,芦居子是孤注一掷把莲花当一次性进攻法器打出去的,目标是直接击杀或打倒叶宗清,夺走真正的五心莲。但在芦居子本人看来,又是另外一番场景。

芦居子飞扑而出之后,这个世界却在发生改变。莲花向前飞去,仿佛空间被压缩,瞬间就飞出了很远,空间又像被拉长,他腾在空中怎么也到达不了目的地。当他落地重新站稳之后,人群消失了,面前只有手托莲花的丁齐。

不仅在场的其他人不见了,就连新修成的掌花使议会办公大院也不见了,仿佛时光倒流,此地的情景回到了芦居子没有来之前。芦居子站定脚步道:“丁齐,你这是什么手段?”

丁齐看着手中的莲花,似是答非所问:“这件法器,虽不是真正的五心莲,但在此地也有其妙用,你若拿着它自保,就算无法翻盘,说不定还有逃出去的机会。可惜啊,好东西让你用错了地方,又还给我了,老天爷也救不了你。”

话语中带着神念,告诉芦居子很多事,包括这朵莲花的妙用。眼前的情景是很难解释清楚的,他们并不是回到了过去,也不是穿越到另一个平行的扭曲空间,其实相当于大成修士神通推演的定境,而丁齐称之为“心界”。

现实中这一切并未发生,但两人面对面的场景又非完全虚幻,只有他们自己明白是怎么回事。两人在这里对话,没有别人能听见,丁齐展开这样的神通,消耗的不仅是法力还有寿元,芦居子在这里呆多久,就消耗丁齐多久的寿元。

勉强形容,这是一种意识空间,丁齐将芦居子困进来了。假如是个普通人,应无力脱困,但以芦居子的修为法力,本可以在第一时间尽力脱困而出,可芦居子并没有这么做。

就算从意识空间中脱困而出,芦居子也已经无法翻盘了,而在这里两个人还可以好好说话,已准备放手殊死一搏的芦居子心中又有了一丝侥幸。丁齐这么做当然不可能没有目的,应该是想和他谈判,毕竟除掉他也没什么好处,趁机收服利用他才有更大的价值。

芦居子冷笑道:“逃走?你把所有人都叫到这里来了,又控制了五心谷,就算我能逃到外面又有什么意义?你单独面对我,想提什么条件就尽管开口吧。”

丁齐:“哦,你认为我是想谈条件?”

芦居子:“事已至此,我认输!虽然你们用这种手段赢得并不光彩,但赢了就是赢了。杀了我对你并无好处,我也知道你的野心,你不仅想控制方外联盟,也想掌控所有的方外世界。我所拥有的东西都可以交出来,也可以帮助你完成愿望。”

丁齐:“我要是说,我就是感觉有点不过瘾,想放手跟你打一架,你信不?之所以在这里动手,是不想打坏别的东西。以你我的修为,神念世界与现实并无区别,在这里分出胜负也是真的胜负。”

芦居子:“你欺人太甚!”

丁齐:“看来芦洞主并不了解我,你也可以不配合,自己选择脱困而出,然后当众窝窝囊囊的被干掉。在这里动手,至少是我给了你一个机会,面对面分出胜负的机会!怎么了,芦洞主难道不敢吗?”

话音未落,芦居子就突然动手了。他们站立的地方是一片原野,而芦居子身后就是高耸入云的山峰,他抽出一截竹根向前一挥,丁齐脚下站立的土地仿佛化为了流沙,瞬间将其陷了进去,满地的草叶也化为了一支支利剑,带着寒光飞起,从四面八方刺入丁齐陷落之地。

不仅如此,山峰上传来岩层崩裂的声音,无数碎石如陨落的流星从半空砸下,瞬间将丁齐所在之地吞没……在这样的攻势下,丁齐不可能幸存,这里虽是意识空间,但若真的在斗法中死于此处,人也是活不下来的。

然而转眼间场面又恢复了正常,草叶未动、山石未落、丁齐仍脚踏实地站在那里,摇了摇头道:“芦居子,你难道只会偷袭吗?你手中之物也是控界之宝吧,可惜这里不是卢余洞。”

意识空间中发生的事情就是这么奇妙,甚至让人无法理解,一切都是神通推演。芦居子方才催动是天地之威,他有这样体验,因此在神念推演中能施展出来,但随即就被丁齐化解。

偷袭无功,芦居子哑声道:“假如是在卢余洞,你已经没命了!”

刚才这一番交手,丁齐也不算没有收获,至少他切身体会到了,假如是在卢余洞中遇到手持九节根的芦居子全力出手,会是怎样一种情景?他还真不一定顶得住。

丁齐长叹一声道:“芦居子,你到现在还不明白吗?”

这话什么意思?只有芦居子能够听懂,丁齐在神念中向他描述了另一个方外世界,就是九放离空岛。九放离空岛中的居民,天生就会飞而且能用意念控物,那里宛如仙境,生活中其中的人们宛若仙人。

可是九放离空岛的族人出来之后,便失去了这种能力,假如还按照九放离空岛中的习惯行事,很容易发生各种意外。所以那不是他们自己的本事,而是来源于世界的规则。丁齐介绍这个情况,既是嘲笑也是质问,借助控界之宝催动天地之威,是芦居子自己的本事吗?

叶宗清也曾对芦居子说过,有些东西一旦拿起来,恐怕就放不下了。拿到五心莲的芦居子自可以主宰一方世界,可是失去五心莲之后呢,他又是什么人?

芦居子情知今日已难脱身,反倒冷静下来了,深吸一口气道:“丁齐,

你是想看看我的真本事吗?”

丁齐点头道:“对啊,当初我们交过手,但是没有结果,今日总该有个了断。”

芦居子不再说话,挥九节根就冲了过来,九节根化为一根长鞭,长鞭随即断开为九节,分别化为锁套、软剑、圆环、长枪、飞梭、罗网、勾镰、獠牙,还有握在芦居子手中的一面盾牌,连攻带守向四面八方袭向丁齐。

看架势丁齐根本躲不开,但他也没躲,居然从原地消失了,令所有的攻击都落了空。紧接着芦居子便向前栽了个跟头,因为后脑勺挨了一棍子,飞舞的锁套与软剑等物也消失,他手中还拿着那支九节根。

丁齐方才如穿越般出现在芦居子的身后,凭空抽出了一根棍子,就是他善用的那根妖王木长棍,抡起一棍将芦居子打了个跟头。

这一棍打得可不轻啊,虽然是意识空间中挨揍,但也等于芦居子的元神大损,他再想从意识空间中脱困而出,仓促间也是不太可能了。芦居子怒道:“这难道是你自己的本事吗?”

丁齐微微一笑,手中长棍又化为了一朵莲花,不紧不慢道:“忘了告诉你了,这朵莲花虽非真正的五心莲,但也能替代控界之宝。你说这不是我的本事,可它就是我亲手祭炼,我方才问你是否明白,看来你还未真正明白。既然是敌我之斗,明明有机关枪,难道我还跟你挥大刀片吗?”

丁齐并不排斥借用天地之力,但要明白自己所能掌控的能力从何而来,他既是在告诉芦居子也是在调侃对方。无论是九节根还是五心莲,都不是芦居子的东西,但他手中这朵莲花,却实实在在是自己祭炼的。

这场奇异的斗法,从一开始就如溜猴一般,也不知丁齐是想打死芦居子还是想气死他。

芦居子完全失态了,眼睛发红喘着粗气道:“自欺欺人!你方才那般嘲笑我,可是你自己呢?不论这朵莲花从何而来,假如离开了五心谷,你还能施展出这般手段吗?”

丁齐点了点头道:“你说的也是,那就放马过来吧!”说着话莲花又化为了长棍,挥起长棍主动冲向了芦居子。

芦居子怒吼一声,九节根化为了九支长鞭,环绕着身体飞舞抽出,看上去就像深海中的一只章鱼怪,无论哪个方位都没有破绽,令丁齐近身不得。假如丁齐被其中一支长鞭缠住,芦居子便可顺势将其绞杀,

丁齐的神情也变得凝重起来,身形一晃也化为无数身影,层层叠叠从四面八方挥棍攻击。这是在意识空间中才能施展出的手段,但丁齐擅长的就是这种手段,也不能算他作弊呀。在这种情况下芦居子若冲不破棍影包围,就脱离不了意识空间所困。

丁齐一边动手还在一边说话呢:“芦居子,这就是你的本事?我看也不怎么样嘛!你自以为是当世高人,其实不过是个被撤职的干部,也不怎么会舞刀动枪啊!你这个人阴谋玩惯了,根本就不喜欢跟人当面动手,自以为是用不着,其实是你不敢。

玩弄阴谋的人总是习惯于阴谋,到最后就变得只会阴谋了。想当初你只敢鬼鬼祟祟的暗中偷窥,后来想杀我也不敢亲自动手,只在神农架中设局……等到了真正需要自己动手的时候,你才会绝望地发现,原来自己真的不行!”

这话够气人的,说起和人动手,丁齐自己也没太多经验啊,但今天是在他的主场,用的就是他最擅长的方式。

芦居子不说话,却不时发出一声声低吼,就像疯了似的挥舞着长鞭,可是他被丁齐持棍的身影层层包围,左冲右突也无法脱困,虽然他也打灭了丁齐的好几道身影,但根本无法将对方真正绞杀,伤到丁齐的同时也使自己露出了破绽。

什么叫困兽之斗?看看此时的芦居子就明白了,他真的就是一只受伤的野兽,激斗中终于挨了一棍。这一棍穿透鞭影打在他的左腿膝盖弯上,令他单膝跪地。丁齐用的是脱手棍术,击中芦居子之后,这根长棍连同挥棍的身影一起消失。

单膝跪地的芦居子尤在顽抗,他已不求能战胜丁齐,但至少能打更多地伤到对方,能同归于尽是最好不过。但是破绽已露、元神已伤,随即第二根长棍打中了他的后背,紧接着更多的棍影落在了他的身上……

丁齐今天终于过了一把瘾,平日想尽情施展种种手段也找不到对手陪练,普通人根本经不起他这么折腾,而自己人也不可能这么动手。

漫天鞭影消失,九节根恢复了原状仍紧紧握在芦居子的右手中,而衣衫褴褛的芦居子像条死狗般躺在地上。丁齐将长棍背于身后,踱步走到近前,低头道:“卢隐,你还有何遗言?”

卢隐就是芦居子的原名。芦居子仰面看着丁齐,突然挣扎道:“你、你,我知道了,你就是朱大福!”

到了这个时候,他忽然想通了很多事情,不禁后悔应该早些反应过来,自始至终都被丁齐误导了,或者说被自己心中固有的成见误导。朱大福的传说是真的,而丁齐就是朱大福,丁齐自称那朵莲花就是他亲手打造,方外秘法难道玄妙如斯?

丁齐很想说一句,其实方外门中人人都是朱大福,真要论个顺序的话,他恐怕只能排个朱二福,但是算了吧,芦居子都这样了,就不必再调侃了,他只是点头道:“尽管猜到,也未见聪明,你已经没机会说出去了。”

假如芦居子一开始就能反应过来,的确有机会把丁齐的秘密说出去,一道神念就能告诉在场所有人。可他当时只想着如何偷袭叶宗清,此刻真的是没有机会了,哪怕发送神念,在此心界中也只有丁齐一人。

而芦居子还是发送了一道神念,丁齐不禁怔住了,还没有来得及再说什么,芦居子眼中已失去了神采……

芦居子最后的遗言令丁齐很意外,居然是托付后事。芦居子将九节根留给了丁齐,并且传授了丁齐卢余洞秘法。他告诉丁齐,不希望卢余洞的传承在自己手中断绝,请求丁齐再找到传人将其继承下去。

竟将后事托付给杀自己的仇人,其中还包括卢余洞的传承,芦居子是怎么想的?许是因为他已经没有别的选择,眼前只有丁齐。他也不能让丁齐白帮忙,还告诉了丁齐很多事情,包括他与施良德合作的众多情况,以及如何招揽了游怀界众弟子。

芦居子所聚敛的私财,丁齐想取便可取,芦居子所收服的势力,丁齐想用便可用,这其中还包含了另一个方外世界游怀界的传承。虽不知游怀界在何处,但控界之宝游怀图以及游怀界秘法还掌握在宋苍河、孟三通那伙人手中,原本是要献给芦居子的。

芦居子最后告诉丁齐,自己还有一双儿女,他们是无辜的,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毫不知情。他希望丁齐能保他们平安,假如有可能的话,也将卢余洞的传承交给他们。

丁齐怎么可能答应这种要求,但还没等他拒绝,芦居子就已经死了,发送了最后一道神念便油尽灯枯。丁齐叹了一口气,手中的长棍一转变成了一把刀,看上去竟是冼皓的枯骨刀,只是没有刀鞘,顺手就给了芦居子一刀,大概是担心他还没死透吧。

这一切都在心界中发生,只有丁齐本人才清楚,而在其他人眼中,则完全是另外一种情景。

芦居子将手中的莲花化为无数锋利的花瓣打向叶宗清,本人也飞身而起向其扑去……仿佛空间发生了折转,花瓣却飞向丁齐,又化为一朵莲花被丁齐伸手收去,芦居子飞扑的身形落地站稳后只跨出了一步。

两人就这么面对面站着,大约有五米远。在场之人只要能看得见他们,这一瞬间都有种错觉,这两个人好像消失了,但又真真切切站在原地。错觉只是一瞬间,莲花消失在丁齐的手指上,丁齐就以这根手指向芦居子一指。

芦居子正圆睁怒目瞪着丁齐,目光突然暗淡下来,渐渐失去了神采,然后一头栽倒在地。他摔得太重了,竟然“摔碎”了,化为飞灰烟尘旋即飘散不见,竟连尸首都没留下来。

前排众人皆鸦雀无声,他们都被惊呆了,根本没反应过来啊,看上去丁齐只是伸手一指,居然就把芦居子给“指”死了,而且尸骨无存。

院子里有二百来人呢,也不可能全都站在前排,后面还有人问道:“怎么回事,出什么事了?”

还真有反应快的,几秒钟之后便有人高喊道:“丁盟主威武!叶谷主威武!”

有第一个出声的,就有跟风相附的,高喊之声渐渐如雷响动。很多人仍在为刚才那一幕胆寒,但越是胆寒喊得就越大声。后面有人尽管没看清但也跟着喊了,抽空还询问身边的同伴,大家很快都知道发生了什么。

PS:超长篇大章,求月票!

(本章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