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349、善战者无赫赫之功

这天中午十二点,芦居子悄然回到了五心谷,除了几名心腹手下,甚至没有人知道他曾经离开过。前段时间芦居子就将日常事务交给手下以及新成立的掌花使议会处理,本人几乎不再露面,他的行踪是个秘密。

芦居子这么做就是为了保证一种几乎无时无处不在的威慑力,他不可能经年累月总是待在五心谷,万一有人趁他不在的时候搞什么动作也会造成很大的破坏,所以他不想暴露自己的行踪,要让所有人都琢磨不透。

下午三点的时候,五心谷的门户再度开启,外派的掌花使都回来了,运回了他们筹集的各种物资。

前段时间掌花使议会成立后,芦居子先后派出去四十多名掌花使,只将叶宗清等一小部分掌花使仍然留在五心谷中。敢把那些掌花使派出去,就说明芦居子自信已掌控了局面拿人都曾在他面前发誓不会泄露五心谷中的秘密,而事实果然如此。

四十多名掌花使,并非全然都投靠了芦居子,但他们都有个共同点,认可芦居子的计划,也认为五心谷到了非改变不可的时刻,更何况芦居子的改革方案对他们而言是有利的。

这次运进来的物资不再是无偿分发给谷中族人,而是需要以贡献点兑换,掌花使们拿到贡献点之后可以从芦居子那里再兑换现金,算一算利润非常丰厚。于公于私都有好处的事情,这些掌花使也没有理由反对。

就算他们想反对,其实也拿芦居子没有办法。叶宗清说的对,五心谷中三万多族人,都是芦居子的人质。芦居子只要控制了天地秘境,出去的人又能怎样?不得到芦居子的允许,外人是进不了五心谷的,假如有人违反承诺泄露了秘密,只会连累谷中的亲朋好友。

芦居子是这个世界的主宰,而不是看门打更的,不可能随时都为人开启门户。所以他会事先定下每次门户开启的时间,掌花使以及外出执行任务者都要在那个时间等着出入,相关的物资也会集中运送。

这天下午三点,恰好是芦居子规定的时间。没见到芦居子本人出现,门户仿佛是自动开启,众掌花使们将大批物资用运了进来,门户外的祠堂旁就是仓库,东西都事先卸好的,他们只需再运送很短的距离就行。

进了五心谷,自有族老会组织青壮接手,将东西都搬入门户内的仓库中登记收存,做这些事也是有贡献点可拿的。有些货物并不是掌花使私人买的,而是外面所经营的公产盈利所购,但是执行这些任务的掌花使也有相应的贡献点可得,他们现场就拿到了代表贡献点的金银币。

门户内的仓储区热闹了很长时间,很多人有说有笑,竟似过节一般,仿佛已经忘了五心谷在一个月前刚刚经历了一场巨变。

黄昏时分场面终于消停了下来,众人都返回谷中各自的住处。门户外仍有三名掌花使看守,而门户内则有六名持枪械的雇佣兵,这些人的任务倒不是看门,因为只要芦居子不开启门户便没人能够出入,主要还是为了看仓库。

后半夜,丁齐、宗飞侠、朱山闲、陈容等一行四人悄然进入了仓谷村,来到了村后的祠堂中。这座祠堂是不对外开放的,旁边修了个仓库,后院直接有暗门与仓库相通,五心谷的门户就在这里。

包括陈容在内,这四人皆有大成修为。丁齐上次进入五心谷,然后把陈容又带出来了,陈容就是在这两天突破的大成修为。看似时间很短,但这种事情无法用时间来衡量,谁知道她在定境中度过了多少年,总之看上去和以前很有些不一样了。

丁齐以神念叮嘱道:“假如我们进去之后,若被芦居子发现,就做好立刻动手的准备……芦居子交给我来对付,你们负责别的事,叶谷主那边听见动静也会响应的。”

朱山闲亦以神念道:“我们这么多人一起进去,骗过门口那三个还好办,但不清楚门户那边的情况。假如那边有很多人,很难不惊动他们啊。”

丁齐:“无妨,我早有准备。”说着话拿出了一根蜡烛,半透明淡紫色,透过烛身还能看见白色的烛芯。

陈容惊讶道:“这是什么蜡烛?”

丁齐:“梦生烛。”

中国古代就有蜡烛,所用的材料当然不是现代的矿蜡,主要有两种,白蜡和蜂蜡。白蜡是白蜡虫的分泌物,而蜂蜡是蜜蜂的分泌物也是构建蜂巢的主要成份。丁齐手中的这根蜡烛,就是用拇指蜂的蜂蜡加工而成。

小境湖和响水峰中都有梦生花,但只有响水峰中才生活着拇指蜂。拇指蜂采梦生花的花蜜为食,也分泌蜂蜡筑巢,其蜂蜡呈淡紫色。丁齐取其蜂蜡制成烛,很难说这蜡烛是一种什么样的法宝,或者说根本就不符合通常法宝的定义,丁齐的手段本就不能以常理度之。

丁齐点亮烛光便是在施法,闻之有异香,能使人若沉醉入梦、见心中所想。说起来这和竹节酒的效果很像,但也有所区别,酒毕竟是人主动喝下去的,但梦生烛却令人防不胜防,会在毫无察觉的情况下被动地被迷倒。

梦生烛的加工很有讲究,并不是像加工蜡烛那样弄一下就行了,得以法力炼化,而且过程还有点危险,融蜡的时候弄不好把自己就给迷倒了。这样加工出来的梦生烛,假如落到别人手里可能就当成迷香用,或者让修士体验模拟的梦生之境。

但在丁齐手中妙处就不同了,丁齐可施法控制其影响的范围,而且点燃烛光的同时,还能引导他人进入事先预设的情境,有点像催眠暗示。丁齐本人已经几次出入五心谷门户了,并没有用到梦生烛,但这次进去的人多,而且那边情况不明,持此物只为有备无患。

夜色中烛光暗淡,照亮的范围并不大,对朱山闲、宗飞侠、陈容等三人没什么影响。但他们来到祠堂后院中,坐在门户前的那名掌花使扭过头来看见烛光,随即眼神就变得迷茫呆滞,屋中休息的另外两名掌花使也瞬间沉入了美梦。

丁齐就这么点着蜡烛进入了门户,门户那边也放着两把椅子,有两名持枪的雇佣兵在守夜。芦居子在这里派了六名看守,分做三班,还有四名在旁边的屋子里休息。两名守夜者也看见了烛光出现,但好像根本反应不过来,保持着原先的姿势,对进来的人视而不见。

严格地说丁齐并没有开启门户,他既没有动用控界之宝,也没有动用自己祭炼的那朵“赝品”五心莲,四人都是以方外秘法进入了五心谷,只有这样才能尽可能的不惊动芦居子。

悄然进入五心谷后,四人的身影很快消失在夜色里,谁也没有发现。待到门外的掌花使与门内雇佣兵从美梦中醒来,他们也不会知道发生了什么,只会记得自己还像平常那样在守夜。

……

芦居子回到五心谷之后,询问手下他不在的这几天有什么情况,结果无事。无事就是好事,说明一切都在掌控之中。他临走前布置了一份拓荒的新任务,并指定了一片需要探索开发的新区域,族老会那边已经组织好了人手,随时可以出发。

说无事其实还有一件小事,已发誓向芦居子效忠的掌花使鲁修廷病了,看其症状很像是修炼秘法出了差错。此事也引起了芦居子的注意,特意把鲁修廷叫来询问了一番,得知鲁修廷是自作主张跑去窥听叶宗清的动静,结果在门前忽然觉得很虚弱……

芦居子将鲁修廷训斥了一顿,叶宗清是掌花使议会的议长,是谁给他的胆子半夜摸到人家院子里去的?他还当即提议将鲁修廷逐出掌花使议会!他提的只是建议,是否将鲁修廷驱逐出去,则是交给掌花使议会讨论决定,但估计结果就是如此。

芦居子为何要如此惩罚鲁修廷,因为他对这个人很失望。鲁修廷并不是他最初收买的六名掌花使之一,是他控制了天地秘境后主动投靠过来的,显然也没什么节操。有没有节操倒不是大问题,更重要的是这人没脑子。

芦居子确实交待了手下关注谷中的各种动静,可是他没让鲁修廷那么做啊,而鲁修廷自己心里就没点数吗?假如芦居子在五心谷中,想监控叶宗清的动静还需要别人吗?假如芦居子不在五心谷中,叶宗清就是这里的第一高手啊!

别看叶宗清拿芦居子没有办法,但鲁修廷比她可差远了,大半夜摸进人家院子里,没被叶宗清宰掉就说明对方手下留情了,估计还是因为忌惮芦居子,但出手惩罚是肯定的,至于用的是什么手段就不必深究了。

芦居子需要手下效命,但不需要既愚蠢又没用的手下,更何况看鲁修廷的样子已经被废掉了,那就踢出掌花使议会吧,如此还能卖一个人情。

这个人情不仅是卖给叶宗清的,也是卖给五心谷原有势力的,叶宗清就是这股势力的代表。芦居子也不希望五心谷中出现内乱,他已经是这个世界的主宰,需要所有人一致行动来推行他的新计划。

对于叶宗清,芦居子并没有打算将她怎样,也没必要将她怎样。只要控制了这个世界,叶宗清也无法与之对抗,只要她不率众搞暴动,就有很大的利用价值。而且叶宗清是个很识时务的人,她能看清形势,主动率众表态接受了芦居子的条件。

五心谷三万多族人就是芦居子的人质,叶宗清不得不合作,而另一方面,只要将叶宗清控制在天地秘境内,她本人也成了芦居子的人质,属于她这方的势力也不得不听命。所以鲁修廷做的事情完全是没必要的,胆儿是在添乱、有意激化矛盾。

这天傍晚,五心谷中的所有人都感受到了天地的意志,芦居子公布了鲁修廷的所作所为,并宣布了自己的处罚建议,召集掌花使议会于第二天中午进行讨论、做出处罚决定。处罚鲁修廷只是掌花使议会的一项议题,更重要的任务是商谈五心谷下一步的发展计划。

处理完这些事,芦居子便在圣峰上休息,他独自占据了一座石屋。圣峰顶上有人值守,谁也不许靠近他的住处,但实际上他根本就不住在那座石屋里,而是在山峰中另行凿建了一处隐蔽的洞府,这是心腹手下都不知道的情况。

假如有人想趁芦居子休息的时候搞偷袭,冲进那座石屋则恰好是中了圈套。芦居子也是江湖爵门出身,虚虚实实的手段都擅长。

这天黎明时分,芦居子正于洞府中端坐涵养神气,那朵碗口大小的五心莲就置于身边。洞府静室中没有点灯,假如有人在旁边并能于暗中视物的话,会发现有那么一瞬间,五心莲突然化为了虚影状,这虚影又变淡消失了,紧接着五心莲又重新呈现。

定坐中的芦居子忽有所感,突然睁开眼睛望向身边,没有任何异状,五心莲还安然无恙地放在那里。芦居子微微皱了皱眉,他也不知道是哪儿不对劲,伸手将五心莲拿了过来托于掌心并以法力催动……没有任何问题,五心莲还是五心莲,就是五心谷的控界之宝。

当然不可能有问题,他在无人知晓的隐秘洞府静室中,根本就没有别人进来过,五心莲就放在身边。他催动五心莲,神识笼罩了整座圣峰,一切情况如常。芦居子并没有观察圣峰之外的情况,因为没那个必要,展开神识感应整个五心谷消耗还是极大的。

而在叶宗清居住的院落中,众人皆已目瞪口呆。只见丁齐坐于中央,右手食指上的一枚莲花纹戒指化为了碗口大小的五心莲模样,丁齐一番手掌以右手将其托住,同时伸出了左手并闭上了眼睛。

众目睽睽下,他右手上的那朵五心莲化为虚影消失,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左手中则出现了五心莲的虚影并瞬间凝实,看上去就像变了个戏法,将五心莲从右手变到了左手。

令叶宗清吃惊的倒不是这个,她瞪大眼睛道:“丁盟主,您是何时拿到的五心莲?”

丁齐微微一笑:“就在刚才啊,你们都看见了。”

叶宗清:“可是刚才,分明是你手上的那枚戒指化为了莲花……”

丁齐解释道:“那枚戒指,是我上次进来时祭炼的法宝,可化为有形或无形,可以称之为法宝吧,假如五心莲失落,它也可以替代五心谷的控界之宝。我刚才施了点小手段,用它将真正的五心莲给换了过来,现在这朵五心莲是真的了。”

叶宗清张口结舌半天才说道:“您是怎么办到的?”

陈容笑着解释道:“这就是师父修炼方外秘法所达的境界,就算没有控界之宝,也能弄出一个控界之宝。”

丁齐补充道:“它毕竟比不上真正的控界之宝,权充替代之物,但以芦居子的修为境界,应该是分辨不出来的。”想了想又说道,“就算他能分辨出来,此刻也已经晚了。”

叶宗清:“可我还是不明白,这究竟是何等手段?”

丁齐不禁露出了苦笑,因为这事好像没法解释啊,境界到了自能做到,修为不足便说不清楚。叶宗清虽擅长飘门隐峨术,而且已将五心谷秘法修炼到相当于五境,但是方外秘法的至今还尚未入门呢。

他想了想,又发送了一道神念,叶宗清能理解多少算多少吧,同时开口道:“叶谷主,有一件事情你没有做,因为方外秘法还没有修炼到那个程度,芦居子也没有做,因为他认为没那个必要,可是我和庄先生都做了。”

丁齐和庄先生第一次来的时候都做了什么事?就是走遍了五心谷,他们当时没有手持五心莲,就是用自身的神识感应这走遍了所有的地方,从某种意义上算是这方世界凝练为心盘。而同样的事情,丁齐曾在琴高台中做过,那正是他突破心盘境的契机。

那时的情况是丁齐等人被困在琴高台中,假如方外秘法修为不得突破便无法离开,而他们也没有琴高台的控界之宝,所以只能用这个办法。

第一次来到五心谷时,丁齐不仅祭炼了五心莲,也走遍这个世界凝练心盘。以他如今的修为,只要他来到这方天地中,而五心莲恰好没有被芦居子掌控催动,他瞬间就能将五心莲给摄入手中,因为他手中有另一件替代之物。

拿到真正的五心莲之后,他又催动五心莲将自己打造的那个“赝品”送到了芦居子身边,则更是轻而易举了。

芦居子并没有走遍五心谷,不是做不到,而是没必要,因为他已经修成五心谷秘法并掌控了五心莲,控界之宝本身就凝练了整个世界的信息,通过它也可以感应到方外世界的所有动静,端坐圣峰顶上宛如掌上观纹,没必要自己去走一趟。

丁齐当初也是没有办法,方外秘法正在摸索之中,而且当初创立方外秘法之时,他就没有借助过控界之宝,甚至都没有听说过,哪怕已得到金如意都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叶宗清又问道:“修炼方外秘法,这是必经的一步吗?”

丁齐点头道:“想突破至第五境,也就是心盘境,这是必须的一步。但没必要一定是在五心谷中修炼,在别的方外世界中完成也可以,理论上讲越小的世界中越容易、越大的世界中修炼出的根基也越深厚。

但你想炼化出可替代控界之宝的法器,就必须将方外秘法修炼至第八境,也就是灵犀境。到了灵犀境,你才会知道此前根基的重要,因为炼化出那样的法器,还有一个前提条件,就是你不借助控界之宝,在元神中已将这个世界凝练为心盘。”

陈容:“这些话先不着急,带叶谷主修成方外秘法后再细论不迟,眼下还是先考虑怎么处置卢居子吧。”她用的词是“处置”而非“对付”,因为五心莲已经到了丁齐手中,只要人在五心谷,可以说是想怎么收拾就能怎么收拾芦居子了。

叶宗清长出一口气道:“我方才还在为明天的事担心,此刻才知道,丁盟主尚未动手,芦居子就已然彻底败了,而且他自己还蒙在鼓里。”

朱山闲笑道:“叶谷主虽精通隐峨术,但并非真正的江湖八门中人。假如到了无论有没有把握、都必须撸袖子上去打个惊天动地的时候,就说明所有的设局谋划都已经失败了,至少是失控了,才不得不如此,这是最次的选择。

而真正的高人手段,到了该摊牌的时候,其实胜负已分、结果已定,看似尚未动手,其实早已出手。有句古话是怎么说的?善战者无赫赫之功!”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