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348、需要一个机会

鲁修廷可不是普通人,而是一位至少有三境修为的掌花使;这里也不是什么天地秘境,只是一座普通的屋子。丁齐坐在屋中,不动声色间就仿佛将此地化为了另一世界,能让鲁修廷对屋中正在谈话的众人视而不见,还保留不了从进门后到出门前的记忆。

置身其中的陈容、叶宗清、贾谷林却未受到任何影响,或者说可能也有影响但他们并没有意识到,因为丁齐并不是向他们出手,只是令他们成为清醒的旁观者。

不提旁观者的感受,丁齐本人看着眼前行止滑稽的鲁修廷,不禁想起了两年多之前遇到的那位神秘的吴姓老者。

吴老前辈当年曾给了施良德一张治皮肤病的单方,还对他讲了一夜江湖套路,这是施良德发家致富的起点。施良德后来找了吴老很多年,终于又在镜湖市的小赤山公园里见了一面。吴老拒绝了施良德求取疲门观身术的要求,并警告施良德今后不要再派人四处寻找他。

施良德走后,老者发现了隐藏在山坡树丛中的丁齐,与丁齐有一番交谈。提到疲门观身术的时候,老者并没有谈秘法,除了《扁鹊见蔡桓公》之外,他还建议丁齐去读另一篇寓言《季咸见壶子》。

时至今日,丁齐不仅理解了那篇寓言中描述的境界,而且亲身展示了这种境界,他本人也很感慨。遇见吴老是前年,而将时间再往前推,三年前的秋天他弄死了田琦,由此改变了自己的人生。三年前的事件对丁齐而言也算是一个人生的新起点,而在那时,他恐怕也想不到今天。

来来回回反复折腾的鲁修廷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劲,又一次出门后并没有转身再进来,他很疑惑地抬头看天,天还是黑的,但星空的光影好像莫名起了变化,又突然脚一软差点栽倒在地,有一股深深的疲乏感袭来,神气凭空有了巨大的损耗。

是损耗,而不仅仅是消耗,鲁修廷这种人对自己的身心状态有非常清晰的感知,所以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了、完全没有征兆,他怀疑自己是否得了急病或者修炼出了差错,刚才还打算偷偷摸进屋里看看情况,此刻放弃了计划,踹息着离开了院落……

丁齐轻叹道:“他的体力可够好的!”

像鲁修廷这样反复走进屋子,始终在丁齐的法术影响下却毫无察觉,不知不觉中其实是对神气巨大的消耗,居然能挺到现在,说明根基还是很不错的。叶宗清有些惭愧道:“他好歹是在五心谷中长大的,也是自幼天资出类拔萃之辈。”

五心谷中三万多人,掌花使只有几十个,他们每个人都是天赋出众。而且此地居民平日就是以外界难得各类灵植为主食,身为掌花使又有秘法炼化手段,身子骨不好都不可能。

丁齐又摆了摆手道:“不必再理会他,这个人已经废了。”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令一旁的贾谷林打了个冷颤。修炼五心谷秘法包括其他各方外世界秘法,很少有传说中走火入魔一类的状况。假如修炼不得法,身体状态或者心理状态或许会出问题,但那种情况很少见,至少在五心谷中不会很严重,大不了最终练不成罢了。

至于原因并无太多人去深究,自古以来具体情况就是如此,走火入魔之类的说法都是不知真假的典籍传说中提到的。但仔细想想,还是因为修炼方法的特殊之处,秘法需要在相应的方外世界中修炼,天地意志本身就是一种保护。

假如在一个方外世界中修炼另一个方外世界的秘法,且不说能不能练成的事,弄不好就会出问题的,但自古好像也没人这么干过。

丁齐刚才说鲁修廷已经废了,意思很明显,就是其人将来不再拥有一名掌花使的修为,这是五心谷自古以来从未听说过的情况。丁齐坐在那里没动,也根本看不出他如何出手,鲁修廷进进出出折腾了这么一番,临走时已失去了修为,这情况令人怎能不惧!

其实还有些话丁齐没有说,他曾是个出色的心理医生,解决了很多求助者的问题。可是从医生的角度,想治死一个人可比治好一个人容易多了,想当初他还没有修炼方外秘法之时,就已经不留痕迹地弄死了一个田琦,如今废掉一个鲁修廷更是易如反掌。

叶宗清显然不想再提鲁修廷得话题,无论如何那也是五心谷自己培养出来的掌花使,变成如今这个样子简直太丢人了,她轻咳一声道:“丁盟主不打算在今日动手杀人,时机确实尚未成熟。原本我还想设法联系丁盟主商议,能否多给那芦居子一段时间?”

丁齐:“不能!”

叶宗清有些意外地反问道:“为何?”

其实刚才他们正在讨论这个话题。芦居子做了很多叶宗清以前想做而做不到的事情,目前五心谷的改革已经逐渐走上了正轨,假如丁齐等人不再干预,可以说大局已定。叶宗清希望这场变革能够继续进行下去,至少进入一个稳定的常态,直至成功扭转大部分族人的思想意识。

叶宗清的意思是再给芦居子一段时间,这个周期甚至可以延长到半年,结果话一出口就被丁齐很干脆地拒绝。

丁齐也反问道:“假如用一句最简短的话总结芦居子改造五心谷的目的,你认为是什么?”

叶宗清想了想答道:“为他所用。”

丁齐点了点头道:“就是如此!五心谷的确需要改变,芦居子的手段也很不错,每一招都非常有效。按目前的形势推行下去,就算他不以强力压迫,五心谷也自然在他的掌控之中。这个人不愧做过领导啊,他重点只抓了两件事,经济基础和意识形态。

他控制了门户,走到这一步算是大局已定,不需要再为五心谷操什么心,只需为自己操心就行。最新的任务你们也看到了,是一份拓荒令,或者说新领地开发计划。探查族人此前并未开发的地域,他以贡献点为报酬,然后圈占所有资源。

他的目的已经显现,这次外出回来,还会布置很多新的任务,那些水车和仓库不是白造的,下一步就要建造作坊和工厂。如果说迄今为止变革都是五心谷所需,那么他下一步计划对五心谷而言便是浪费和消耗了,你们付出努力却得不偿失。”

贾谷林不解道:“浪费与消耗,此话怎讲?”

丁齐看着陈容道:“你出山的时日已经不短了,还特意去进修社会学,就以五心谷为课题,你是怎么分析的?”

贾谷林并不知道陈容来自琴高台,他也不知道方外门的事情,更不清楚叶宗清已加入了方外门,所以丁齐问话比较含蓄。陈容想了想答道:“我就谈一谈最近的体会吧,大部分都是从书上看来的。假如五心谷是一个完全封闭的世界,那么想控制这个世界,首先就是要控制生产资料。

比如芦居子在这里建造的水车和各种作坊,都是归他所有,人们想获得贡献点就只能为他工作,没有别的选择。由于他掌控了这个世界,大家也很难有反抗的余地。可五心谷并不是完全封闭的,还有通往外界的门户,所以情况又不一样,他的做法有点像……”

叶宗清插话道:“有点像经营殖民地。”

陈容:“对,就是这样!我刚刚学过一点历史,感觉这更类似现代社会的经济殖民。第一步是社会改造,包括经济基础与意识形态的改造,还简单的基建、打造生产组织方式,那么下一步就是要创建或转移各种产业了。

但是芦居子要在五心谷中创建的产业,绝不是五心谷自身需要的产业,所生产的只不过是他能拿到外面换取最大利益的东西。我举个例子,比如说在这里加工各种毒品,但五心谷中需要的是毒品吗?当然不是!门户控制在芦居子手中,这里真正需要的物资只有从他手中获得。”

丁齐问道:“五心谷真正需要什么?”

陈容:“需要最大程度的自足,这就是丁盟主派我来协助叶谷主的目的。为了尽可能减少掌花使的负担,解决数百年来始终存在的矛盾,五心谷民众需要自己动手生产很多东西,以替代从外界运进来的物资,只有实在不能自产的,才由外界提供。

再举个例子,三万多人,仅仅是服装一项,每年就要运进各种成衣几十万件。而五心谷中完全可以自行种植棉麻等物,组织人学习纺纱织布、裁缝衣物,这一项完全可以俭省。再比如各种日用品,凡当地能加工各种竹木陶瓷器物替代的,就无需再由外界供应。

假如这些器物的附加值很高,属于外界没有或者成本很高的工艺,我们也可以运原材料进来加工,然后当成特产拿出去……三万多人,可以组织起来好好培训。”

她一开口就说了很多,借鉴的就是琴高台数千年来早已形成完整体系的经验,最后道:“芦居子发了一份白皮书,其实我也准备好了一份,就是五心谷后续的发展计划。芦居子已经把基础打好了,下一步我们就可以着手实施,而不能再按照他的意思来。”

丁齐:“很好,看来你这段时间也没有闲着。五心谷真正要做的事情,恰恰是芦居子不会做也不会允许五心谷去做的事情。按他的计划,五心谷永远实现不了自足,只会受制于他。”

为何这么说,从经济殖民的角度也能得到解释。五心谷的自足,对芦居子而言无利可图,比如说这里的衣物假如都可以自产,不需要再从外界运来成衣,对芦居子有什么好处呢,他又不可能拿到外面去卖,反而等于浪费了劳动力资源。

芦居子不需要五心谷中生产这些东西,所有的物资都以贡献点换取,那么所有人都只能完成他所指定的任务。

五心谷想实现自足还有一个潜在的障碍,就是很多产业与外界相比几乎没有任何竞争力。比如在当地发展纺织业,能竞争过外界那些物美价廉的工业成衣吗?以前掌花使们无偿提供了大量物资,实际上也等于瓦解了当地本可自足的产业发展,虽然他们是无心的也是好意的。

如今芦居子下令外界物资不再无偿提供,从制度上是更合理的,但在经济殖民的体系下,当地仍然发展不出自身真正需要的产业,而只能向芦居子出卖资源或劳务。

所以五心谷的下一步改革,首先要就把芦居子拿下,并对掌花使的行为也进行限制,有些物资不可再大量运进来与本地产业竞争,这样才能逐渐走向自足。陈容已经准备好了一份计划书,但是并没有拿进五心谷,有必要的话可以随时出去打印,再带进来分发。

贾谷林也是接受过现代教育的年轻人,听了半天已然明白过来,有些激动道:“对,就应该怎这么办!丁盟主打算何时动手?有把握吗?需要我们做什么?”

丁齐沉吟道:“为了吸引我的注意力,芦居子派手下绑架了我的一名弟子,也不能让他被关太长时间,也该把人救出来了,过几天就动手。”

叶宗清追问道:“芦居子此次秘密离开五心谷,不知要在外面逗留多长时间?”

丁齐:“明天肯定回不来,最快也得是后天。”

叶宗清提醒道:“其人有五心莲在手,在五心谷中近乎无敌。丁盟主的修为当然不在他之下,可是在这里动手恐会吃亏,不如就趁他外出的这段时间……”

贾谷林一拍大腿:“谷主说的对!最好不要在五心谷中和他动手,但是外面,五心莲就没什么用处了。我有一个建议,无论他走那条路,门户是必经之地,我们可以就埋伏在门户旁伏击!”

丁齐心中暗道:“谁说五心莲在外面就没用了?”控界之宝就算拿出方外世界也是有用的,可是以贾谷林的修为恐怕还接触不到这些,所以丁齐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摇了摇头道:“二位的建议很好,但是嘛,我还是想在五心谷中试试,最好就是堂堂正正当面将其拿下。”

叶宗清:“为何舍易求难?”

丁齐笑了笑:“放心吧,我有把握才会在五心谷中动手,否则就会选择在外面伏击。”

陈容对师父那是绝对信任,丁齐既然这么说了,那么动手时肯定就是有把握的,她也开口道:“二位难道不觉得,在五心谷中当面制伏芦居子,才能起到最佳的震慑效果吗?否则芦居子一去,你们就不怕他所做的努力半途而废?”

半途而废这个词用得很有意思,丁齐等人想做的事情,芦居子确实已经完成了一半,至于剩下来的另一半,是芦居子不会去做的,丁齐等人恰好可以接过来继续推行。而推行这样的改革也需要权威保证执行力,在五心谷中当众制伏芦居子,就是取代其已建立的权威。

几人商议已定,天明时分丁齐独自走出院落,穿过平原登上了圣峰。平原上有很多村庄,圣峰脚下已新修了掌花使议会的办公场所,至于圣峰顶上更有芦居子的手下把守,但谁都没有察觉到丁齐的存在。

这是飘门隐峨术吗?或许是或许不是,只是丁齐自己的手段,已不必拘泥的是哪一门秘术达到的效果。陈容先前为什么不好出去与丁齐见面,就是因为门户内外都有芦居子的手下看守,她很难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自如出入,但丁齐却可以做到。

丁齐脚踏水面来到那水潭中央,坐手握景纹石就在原先安放五心莲的地方坐了下来,仿佛形神就化作了大阵中枢已失去的五心莲。假如众掌花使还没有失去副器,会感觉五心谷中的大阵再度恢复了运转。

黄昏时分,闭目端坐的丁齐轻轻抬起了右手,指尖上似是凝聚出了一滴水珠,在夕阳下折射出璀璨的光泽。这水滴又仿佛渐渐凝结成了冰晶,而冰晶还在缓缓生长,就在丁齐的右手上方化作了一朵莲花的形状,最终就定格为五心莲的模样。

五心莲原先的样子很大,它是漂浮在半空的。丁齐睁开了双眼看着前方这一朵莲花,在他的目光注视下,五心莲又变得越来越小……最终丁齐将手腕一翻,这朵莲花落在了他的食指第一节中央,化为了一枚带着莲花纹戒面的水晶戒指。

叶宗清等人不知丁齐有何手段在五心谷中与芦居子相斗,而丁齐此举就是在做准备。周围无人看见这一幕,丁齐终于站起身来,神情显得有些疲惫,缓缓举步离开了峰顶。他在山脚下又见到了守候已久的陈容。陈容关切地问道:“师父,您的样子好像很累?”

丁齐淡淡道:“是的,比我预计的消耗更大,但愿能谋划成功。我需要一个机会,芦居子回到五心谷中但没有动用五心莲的时机。”

陈容:“这样的机会有的是,他不可能每时每刻都施法催动五心莲。”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