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347、不一样的高人

每个人所处的角度不同,对事物的看法与感受当然不一样。孟三通身为游怀界遗落在外的传人,一直保留着控界之宝以及祖师传承,想的就是有朝一日找回天地秘境,对于世代仍拥有天地秘境的芦居子和东方静等人当然非常羡慕。

可是东方静他师父倒好,根本就不愿意呆在诸次关山里面,交出天地秘境就像扔掉一个烫手的山芋,然后就跑出去逍遥几乎不再回来了。而东方静本人这些年也很少回到天地秘境,就在外面当宅男,真是有其师必有其徒,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可是在东方静看来,深山老林里一个与世隔绝甚至是世人不知的地方,只有他们师徒两人成天大眼瞪小眼,别说是天地秘境了,就算是仙境又怎么样?脱离了现代文明社会和正常人际交往与生活,谁愿意长期呆在这里?

东方静再宅,也不会宅到这个程度,此地既无WiFi也无外卖,连个鬼影子都没有,就算有龙筋藤辅助易筋洗髓又怎么样,他从小已经吃的够多了,那玩意不是什么美味。在此可修炼诸次关山秘法、掌控天地秘境,但人的活着的目的就是为了修习秘法掌控秘境吗?

当然不是,反过来才对,修炼秘法掌控秘境,是为了更好的享受生活、实现自我。

东方静的师父当年之所以感觉如释重负,是因为他终于完成了传承的责任,否则他一天没有培养出合格的传人,就总是被天地秘境所束缚,心境得不到真正的解放与自由。他老人家拍屁股跑掉的时候,应该是感到无比的轻松与欢畅吧。

东方静师徒并没有失去天地秘境,只是不再受天地秘境的束缚。反过来,孟三通只是失去天地秘境后再想找回,所以他没有这等体会。

芦居子闻言则微微皱眉若有所思,东方静其实只讲了很简单的两句话,一是谁愿意守着这连兔子都不拉屎的地方,二是真得感谢方外联盟,他却想到了很多,猜疑东方静意有所指,甚至还猜疑在第三关山见到的那位老者就是东方静的师父,故意装神弄鬼提醒他不要乱打诸次关山的主意。

孟三通有些不知趣问道:“为何要感谢方外联盟,如今好事,难道不更应该感谢卢师吗?”

东方静:“当然要感谢卢师,我们是合作者嘛,卢师帮了我这么多忙!大家一起开发天地秘境,好处多多!但若没有方外联盟,很难有今天这样的机会,各方外世界也不可能放下戒心彼此合作。我已将我们的合作情况报告联盟总部,丁盟主非常高兴,说这种模式将来值得推广。”

东方静没撒谎,他真的将与卢余洞的合作报告给方外联盟总部了,远在大理“潜伏”的丁齐也听说了消息,还让冼皓给东方静回了话。冼皓打算方外联盟总部的工作会议上特意提及此事,鼓励各成员之间合作互助。

这番话听在芦居子耳中却是另一种滋味,他感觉东方静这个宅男也挺有心计的,分明是对他有所防备。因为东方静一旦出了什么意外而诸次关山被他人占据,傻子都会想到是怎么回事,这不仅是方外联盟所不允许的,也触碰了各家方外世界的底线。

在芦居子看来,东方静有点想多了。在他眼中,东方静比一根废材也强不了多少,不过是有幸得到了诸次关山传承而已。他并没有想像控制五心谷那样夺取诸次关山,因为没那个必要,合作既然已经开始,将来很多事情东方静便身不由己,芦居子想得到的东西迟早会得到。

回到龙潭山墅,累了两天的东方静自己找地方去休息了。芦居子又问施良德:“施先生,您这次来了诸次关山,是否也顺便去五心谷视察一番?”

施良德摆手道:“不必着急,等将来局面都稳定了再说,反正已经是自家的地盘。我最近想去岛上待一段日子,好好修身养性。”

施良德为什么不去五心谷?因为真的没必要,况且他可不是芦居子,掌握五心莲便是无敌的存在。五心谷中毕竟有三万多人,很多人可能还想着“推翻”芦居子呢,万一起了冲突说不定会发生不测。以他的身份没必要轻易涉足险地,况且五心谷中的灵植这次芦居子已经给他带来一批。

施良德要去静沙岛还有另一个原因,朱大福那边问他要八百公斤黄金,愿意以各方外世界中的特产灵物交换,施良德当然求之不得。八百公斤黄金收集起来虽然挺费劲,但他也不是办不到,先拿黄金把东西换到手再说。

施良德已经体会到了这些天地灵物的好处,这次又去诸次关山吃了一截龙筋根去爬山,差一点就能越过第一山脉到达第二关山了,如今正需要加把劲修炼好早日突破境界,更多更好的天地灵物正是他需要的。

施良德知道朱大福也就是庄梦周找他换黄金是干什么用的,就是拿来赎涂至的,而芦居子攻略五心谷的计划已经成功,绑架涂至的目的也就达到了,人也可以放了。这些黄金转一圈还是会回到他的手上,等于是空手白得了那么多天地灵物,这样的买卖谁又不愿意做呢!

施良德离开龙潭山墅后直接去了静沙岛,自己想办法去筹集黄金了。第二天芦居子也要返回五心谷,临行前特意叮嘱孟三通:“下一步诸次关山就要对方外联盟其他成员开放了,在那种场合,你就不要再露面了,派生面孔来,都是麻晓上次没有见过的人,让他们暂时不要暴露静沙岛或游怀界弟子的身份,都自称卢余洞弟子。”

孟三通点头道:“这些我当然明白,卢师尽管放心,我们如今都已经已是卢余洞弟子,拜在卢师您的门下。好不容易有机会单独向卢师请教,能否问一个问题?”

芦居子:“有话就说吧。”

孟三通:“若秘法传承与控界之宝仍在,假如有一天找到了天地秘境的门户,还有没有办法再进去?”

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就是游怀界众弟子数百年来期待的目标,也涉及到修炼方外世界秘法的一个悖论。

各方外世界秘法中至少都包含江湖八门秘术之一,但八门秘术只是感应之法,可以说只是一个引子,并非真正的方外世界秘法。

举个例子,想要修成游怀界秘法、掌握控界之宝,必须有一个感应与感悟游怀界这方天地的过程,身在游怀界之中才能进行。假如就是出生在天地秘境中的居民还好说,如果是外面的人,在秘法没有修炼成功之前,就必须被师父带进天地秘境。

而像游怀界这种情况,虽然秘法传承和控界之宝都还在,但已经没有人能把他们带进游怀界了,理论上就不可能将游怀界秘法修炼成功,那么将来就算找到天地秘境又能怎样?

芦居子看来孟三通半天,这才缓缓开口道:“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

孟三通上前一步激动地问道:“卢师有何办法,能否传授弟子?”

芦居子:“你可知控界之宝为何物?它就是一方世界显化,游怀图还在你等手中,它其实就相当于凝练了游怀界的所有信息。想要修成秘法、掌握控界之宝开启门户,需要沟通感应那方天地,应该也可以直接感应控界之宝。”

孟三通:“如何才能成功?”

芦居子:“当你能感应控界之宝中所凝练的那一方天地,方可沟通祭炼,但前提是至少要有大成修为。”

孟三通道:“也就是说卢师您可以办到?”

芦居子:“我只说这个办法可以试试,没说一定能够成功。”

孟三通:“假如卢师得到游怀界秘法,又拿到游怀图,就有可能打开门户?”

芦居子微微点头道:“是的。”然后又扭头看着他,“我还以为你们早就会问我呢。”

孟三通有些尴尬第答道:“现在问也不迟,不是还没有找到游怀界嘛!”

芦居子:“游怀界虽未找到,但是静沙岛、五心谷、诸次关山,如今不都是我等可自如出入的天地秘境吗?”

孟三通:“惭愧,其实我们早该将游怀界的秘法与游怀图呈给卢师了。”

芦居子收编游怀界众弟子,把他们带到静沙岛并传授了静沙岛秘法,这伙人也成了为芦居子效力的手下。但他们到现在还保留着游怀界秘法传承以及控界之宝,找不到天地秘境,这些其实就是没用的东西,芦居子也没主动开口问他们要。

今天孟三通终于有点绷不住了,主动询问芦居子在这种情况下可有重新进入游怀界的办法,芦居子告诉他有种办法可以试试,但必须要有大成修为才行。孟三通等游怀界弟子也不可能再去找别人帮忙,话已出口,就等于要将秘法传承和控界之宝拿出来。

芦居子志得意满而去,同样志得意满的还有一众来自西方的访客。他们见证了奇迹,很多人同时也在感叹,这样的神奇秘境为何被一位东方巫师守护。他们虽然称呼东方静为易斯特先生或东方大师,但在内心深处还是就把他当做一位巫师。

访客中的罗尖森是一位旅行家与探险家,同时也是一位银行家、某财团的第三代继承人,如今还掌控着家族基金会以及好几个慈善基金会。有了这次的探险经历,他回去之后便组织了一个秘境隐修会,致力于在全世界范围内寻找这种不为人知的地方。

其成员基本与罗尖森都是同一类人,他们组织了很多次考察活动,也和东方静建立了长期合作关系。有意思的是,东方静并没有被吸纳为秘境隐修会的成员,访客们甚至都没有告诉他这个组织的存在。

但东方静的扮演的角色非常重要,他成了秘境隐修会与方外联盟之间的联系人,给很多方外世界带来了大笔收入,被称为“送温暖的东方山主”。

也不是所有的方外世界都愿意对这样的访客开放,比如九放离空岛就因为种种特殊原因,并不在联盟内开放秘境,当然也不做这些老外的“生意”。丁齐后来又想了一个办法,让方外联盟所有成员都能从中分享好处。

丁齐找到了一个新的方外世界,就是传说中的枭阳国,此处天地秘境是由方外联盟全体成员共同开发。东方静联系“客人”来参观秘境,枭阳国是必经的一站,接待工作由大家轮流负责,收入也是共享的。

当初芦居子企图用枭阳国的线索设局刺杀丁齐,但枭阳国这个方外世界是存在的,后来还真被丁齐以及方外联盟找到了……这些都是后话,暂且不提。就在东方静这次领着众访客进入诸次关山的当天夜间,丁齐也带着几个人在五心谷中看一出好戏。

叶宗清身为谷主,有一座很漂亮的独立院落。丁齐从外面悄悄摸进来首先找到了陈容,然后陈容带着他找到了叶宗清,叶宗清又叫来了最信任的掌花使贾谷林,几人私下里有一番密谈。

芦居子虽不在,但他的手下还时刻监控着五心谷中的动静。贾谷林晚上跑到叶宗清那里,也惊动了监视他们的人,难道是在搞什么密谋想对付芦居子吗?于是有一位掌花使悄悄摸进了叶宗清的院子暗中窥探。

这位掌花使名叫鲁修廷,他怎会有这么大的胆子?

叶宗清性格温和,她的秘法修为应该是所有掌花使中最高的,但从来没有显弄过手段立威,也没必要显弄什么手段,大家就不太清楚她的厉害。而如今五心谷已经被芦居子控制了,所有掌花使都失去了副器,鲁修廷也就没有再把叶宗清当回事。

五心谷秘法中就包含了飘门隐峨术,擅长潜行,所谓艺高人胆大嘛,鲁修廷自以为修炼得还不错,而且就算暴露了也不必怕什么,所以就摸进了叶宗清的院子。

叶宗清不是芦居子的对手,但并不代表她的这个谷主是白给的,鲁修廷刚摸到院墙外就被发现了。不仅叶宗清发现他了,丁齐和陈容也都发现了,只有贾谷林一时没有察觉。

得到众人提醒之后,贾谷林非常气愤,这鲁修廷也太放肆了!丁齐却劝他不必有什么反应,该喝茶喝茶、该聊天聊天,就当那鲁修廷不存在。

鲁修平摸进院子之后,先躲在屋外偷听了一会,并没有听见任何动静,然后又探头探脑的通过窗口向屋里张望,也没有看见任何人。他觉得很奇怪,难道人去了别的地方?这么想着胆子便大了起来,竟然轻轻推门进了客厅。

屋里点着灯,叶宗清等四人就在正中间坐着呢,鲁修廷却视而不见,蹑手蹑脚地在各个角落里翻找了一番,还尽量把留下的痕迹抹去,然后进了里间的屋子……最终也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折腾差不多有半小时,这才掩上门出去了。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更诡异了,他出去之后,在门外愣了几秒钟,然后又推门进来了,继续重复上一次的行为,四处翻找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才离开……

鲁修廷一次次出去,然后又一次次转身进来,就像在播放一段无限循环的视频。相同的场景半小时就来一次,转眼已过去了两个多小时,鲁修廷已经是第六次进门了,也不嫌累得慌。看他的样子,应该是根本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贾谷林一开始看愣了,后来又给看乐了,终于小声惊叹道: “假如是在深山老林里,他会被自己活活累死的。”

叶宗清笑道:“那倒不至于,他又不是傻子,累趴下的时候自然会放弃的。”

陈容补充道:“他不会意识到自己为何突然就累得不行了,恐会怀疑自己的得了急病,然后说不定真会生病。”

贾谷林:“他已是掌花使,又怎会莫名生病?”

鲁修廷好歹有修为在身,通常是不会生病的。丁齐则缓缓道:“正因如此,身心错乱才会大病一场。今日不适合动手杀他,就略施惩戒吧。”

鲁修廷是最早投靠芦居子的掌花使之一,如今已是芦居子最忠实的狗腿子,站在五心谷的角度当然是最令人痛恨的族中叛徒。但丁齐并没有打算在今天就动手,所以暂时饶他一命。贾谷林又问道:“丁盟主,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您又是怎么办到的?”

丁齐没有说话,叶宗清在一旁解释道:“这就是丁盟主的修为,我等远不能及,未到地步,甚至连看都看不懂。”

陈容:“也未必看不懂,如今我们所在的屋子,就像一处天地秘境,而他就像误入天地秘境的普通人,出门之后便会忘了自己进屋的经历。他只会记得自己正打算要潜入屋中,于是便又摸了进来……”

看着又一次蹑手蹑脚摸进屋的鲁修廷,贾谷林终于明白了原因,不禁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这是怎样一种诡异而恐怖的经历,出去之后就忘了,只记得自己正打算摸进来,于是又摸了进来,一段记忆的缺失,便使行为陷入了无限死循环啊!

真正令贾谷林感到震惊的是,丁齐的手段完全不着痕迹,假如其他人不提醒,他甚至都没看出来。谁说高人斗法就一定要祭出法宝满天飞,丁齐没有任何举动,但其实已经出手了,谁碰到这样的对手,甚至连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丁盟主不愧是方外联盟的盟主,这是修炼的什么秘法,又到了怎样的境界?说他神通广大吧,贾谷林的感觉又怪怪的,这与传说中那些高人完全不一样。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