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345、过三关

剩下的四人又走了七、八分钟,抬头看见路旁又出现了一座凉亭。东方静问道:“施先生,我们到达那座凉亭休息一会儿,然后就陪您返回吧?”

施良德却摆手道:“不不不,我感觉还可以再坚持一会儿,这条路上有几座凉亭啊?”

东方静:“三段路,途中有两座凉亭,到这里就已经走了三分之二了。我小时候没有掌握诸次关山秘法之前,师父每次让我走到第二座凉亭才可以休息返回。”

芦居子:“小时候是多小?”

东方静:“十五、六岁吧。”

施良德:“那也不小了!”

四人第二次过凉亭而不入,继续向上攀登。这里的路就不是普通人咬牙靠体力或毅力能走上来的了,看似平淡无奇,却越走越是艰难,仿佛从无形而粘稠的胶质状穿过,而越往上空气就好像越粘稠……

东方静又说道:“若想越过山脉,此处一步都不能停。只要一停下来,所有的阻力和压力都会消失……”

所有的压力和阻力都消失了,人当然感觉轻松,但别忘了这条山路上的阻力是渐渐增加的,他们是保持一个不变的节奏走到了这里。假如已经到了极限,停下来人一松懈,再想举步,感受到的便是那突然出现的、异乎寻常的阻力,那就没有可能继续走上去了。

几人又继续走了大约十五分钟,施良德已经汗透重衣,发丝间的汗水甚至化为浅浅的蒸腾白雾,不停地喝着饮料,终于长叹一声停下脚步道:“我还是越不过这条山脉啊!”

他一停其他人也都停了,东方静毫不掩饰眼中的惊讶之色:“施先生,您已经令我非常意外了,这是您第一次走这条山路,就连第三段都已经走了一半。虽然今天没有越过去,假以时日,必不难成功!”

芦居子也说道:“既然施先生想休息了,那我们就一起回去吧,参观第二关山也不着急此刻。”

孟三通却说道:“我陪着施先生下山即可,反正第二关山我已经去过了,芦师是第一次来,就跟着东方山主继续参观吧。”

除了芦居子之外,另外三人其实都能越过这条山脉到达第二关山。与诸次关山的合作项目前段时间就是由孟三通负责的,他当然早就去过第二关山,今天可以留下来护送施良德下山。

施良德也很客气地摆手道:“东方山主与芦师不必管我,有小孟陪着就行,我休息一会儿就下山,在第一关山等你们回来。”

访客就是施良德组织的,假如东方静不在,第一关山中剩下的全是自己人,施良德当然也没什么好担心的。芦居子点头道:“那好,我就随东方山主前去见识一番,施先生且下山休息,等过段时间再找机会越过这条山脉。”

东方静吃惊,其实芦居子也同样吃惊,他们都没想到施良德居然能走到这里。两座凉亭将这条山路分了三段,最后一段已经走了一半,就说明施良德走完了整条路程的六分之五,只差那么半小段就可以越过山脉了。

越过山脉意味着什么?那就是修为已突破了三境,可以出入方外世界无碍,并能初步祭炼与掌握控界之宝的妙用——假如他修炼的是相应的秘法。

施良德已经六十岁了,修炼静沙岛秘法的时间并不久,就有能如此水平,实在是令人惊讶,要么是他另有奇遇,要么是他天赋极佳。

虽说停下来再继续登山会感到格外艰难,但对东方静和芦居子而言并没有什么问题,他们很快就走完了这段山路。站在山坳口顶端的山脊线上,面前是一个很大的缓坡,绿草如茵延伸向远方,谷地平原中可见溪流湖泊,更远的地方又是一条山脉。

芦居子走下山坡道:“这里就是第二关山,诸次关山弟子真正的修炼隐居之地?”

东方静:“是的,只有到达第二关山,才能成为诸次关山的传人。想当初,我为了越过方才那条山脉,在师父的督促下足足用了两年。”

芦居子:“此地怎么未见屋舍建筑?”

东方静一指平原对面更远方那条山脉道:“那边的山崖间凿建了洞府,地方很大,居住几十人没有问题,只是一般人来不了这里。”

芦居子叹道:“过一关山又一关山,感觉就像是轮回啊!今天来的那种客人就算了,将来若对方外联盟开放,倒是可以让大家都来第二关山参观,在那边的山崖下收拾几间洞府让他们休息,这样他们会更感兴趣的。”

东方静:“我也是这么想的。孟经理今天的导游方式也给了我一些启发,方外联盟的访客中,很多人是有实力到达第二关山的,无需我时刻施法护住他们的形神。偶尔来些晚辈,就可以按照孟经理今天的方式,先护住形神片刻带他们出入一番,然后就让他们子第一关山自由活动吧。”

芦居子:“假如真有这样的晚辈弟子来参观,东方山主还可以组织他们登山,季节合适的话再送一碗龙筋花果汤。这也是一种修为考察与修行历练,诸家长辈一定会很感谢你的。”

东方静:“芦师有所不知,想翻过山脉当然不仅要看修为境界,那条山路也须我持控界之宝打开。假如提供这种参观服务,每次都得我带着他们登山了。”

不知不觉间,东方静对芦居子的称呼也变成了芦师,这种变化很微妙。田仲络的手下叫他田师,因为身边人都知道他好排场、讲面子,田总、田老板、田老师这些称呼都不够有范儿,结果这一招后来又被芦居子的手下学会了。

单纯叫芦居子为芦洞主,尊敬感好像还差点,在他收编了游怀界众弟子之后,有几个率先抱大腿的便开始叫他芦师了,结果其他人也都学会了。能看出来芦居子对这个称呼很受用,所以施良德干脆也这么叫了,给个面子又不用花钱,此刻东方静是有样学样。

芦居子深表同情道:“其实我们都是帮忙的,东方山主才是此地唯一的导游,开启门户要靠您,护持众人形神要靠您,率领大家登山也要靠您,山主实在太辛苦了!诸次关山传承单薄,您就没有想过多培养几位晚辈传人,或可为您分忧。”

东方静:“当代社会培养天地秘境传人哪有那么简单,想当年师父培养我就很不容易,就算找到好苗子培养也需要时间啊。不说这些了,今天那位施先生令我惊讶,他绝对不是普通人,难道是芦师传授的秘法?”

芦居子答道:“的确是我传授的秘法,这位施先生是自己人!”

芦居子说的是实话,但对答之间却有个小误会。芦居子传给施良德的是静沙岛秘法,而东方静以为的是卢余洞秘法。这两人都不知道的是,施良德其实还另有奇遇。

两位方外世界之主并肩而行,穿过原野飘秋草然若仙,终于又达到了远方的另一条山脉脚下。抬头望去,仿佛又回到了第一关山,又有一条笔直的道路通往高处的山坳口。

在这条山路之外,两侧山坡上还另有石阶,凿于岩壁间曲折回环通往不同的洞府。这些石阶小路和洞府在远处是看不见的,巧妙的被山岩和植被阻挡。芦居子指着面前的一线山路问道:“从这里翻越山脉,便可以继续到达第三关山吗?”

东方静有些惭愧的点头道:“是的,诸次关山总共有三重关山,但迄今为止我还越不过这条山脉。不仅是我,我师父一辈子也有没有到达过第三关山,引为平生憾事。”

芦居子又试探着问道:“想翻过这条山脉,也需要山主您手持关山鞭打开道路吗?”

东方静:“那倒不必了,假如芦师想试试,自己走上去即可。这条山路看似就在眼前,我却根本踏入不了其间,不知第三关山是何情形。”

芦居子笑着摇摇头:“东方山主都没有亲自去过第三关山,我毕竟只是客人,就不要乱闯了。”

东方静:“芦师太客气了,您是也是自己人,如果您能够翻过这条山脉,我也很希望知道那边是何情景。至于其他的访客,倒是不能随便让他们尝试了,我听说其他各家开放天地秘境也划定了中枢禁区,那么此处便是诸次关山的禁区,但对芦师您例外。”

芦居子方才那么问,其实是以进为退,他很想去第三关山见识一番,但是主人都没去过的地方,他这位客人不好擅自进入,直接提要求显得太过无礼,所以试探一下东方静的态度。

东方静既如此说,芦居子反倒不着急了,摆了摆手道:“我只是好奇而已,也没有把握能越过这条山脉,先在附近看看,且养精蓄锐。”

两人又参观了山崖间各处大小洞府二十余座,芦居子又指着崖壁间一株碗口粗的古藤道:“这株龙筋藤,好似格外不凡!”

东方静:“这是千年龙筋藤,整个诸次关山中并不多见,说龙筋藤的根茎有易筋洗髓之效,其实只有千年以上的龙筋藤灵效才是真正精纯。以芦师的修为,其实方才那些汤剂或根茎对您的帮助已经不大,但千年龙筋藤应该还是有些用处的,我已特意给您准备好了一份礼物。”

他将芦居子带进了一座洞府。洞府不大只有前后两进,外间凿壁为墙,还利用天然山石打造了一个隐蔽的前院,里间则是静室,有各种陈设外间的桌上放着一个盒子,打开盒子则是一截半尺长、酒杯粗的根茎嫩芯。

东方静将盒子递给芦居子道:“这是千年龙筋藤的根,我已取出了根芯精华,再告诉芦师如何炼制加工。您可以在这里享用此物,也可以带出去加工服用。”

芦居子:“这礼物太珍贵了,如何使得?芦某人恐受之有愧!”

东方静:“芦师太谦逊了,这是我的一点谢意,请您千万要收下。”

东方静也是个讲究人,芦居子这边为了跟他合作投入了很大的人力、物力、财力,也给他带来了巨大的利益。仅仅是今天一次性就给他带来了一千三百万的收入,这样的好事上哪去找?未来还指望芦居子更多帮忙呢,总之要尽量搞好关系。

芦居子将礼物收下了,东方静又说道:“其实我还有一事想相求,您能否试试进入第三关山?假如成功的话,将那边的情形告诉我,也算了却心中遗憾。

千年龙筋藤在第一关山中极罕见,在第二关山中也很少,我不知第三关山中是否还有。假如芦师见到了,若是超过百株,您不妨顺便取两截根茎带出来给我……”

千年龙筋藤的根茎精华,东方静咬牙送给了芦居子一根,其实也很心疼啊。但假如第三关山中有更多,而芦居子又能到达那里,顺便帮忙取出来几根,那么这件礼物送得也不亏。

芦居子本来就想去,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便欣然点头。先挑选一座洞府休息了大约一个时辰,待精气神都涵养至相对的巅峰状态,又来到了那条山路前。芦居子在东方静的关注下一步迈出,然后就在他眼前凭空消失了!

芦居子并非迈出的腿先消失,而是整个身体在同一瞬间忽然不见。这情形有点像进入方外世界,要么就根本进不去,要么就直接全进去了,不存在先进来一半还留一半的情况。

东方静吃了一惊,找了块山岩坐下等候,不禁发出一声叹息。眼前这条山路,对他和他师父而言始终可望不可及,但芦居子一步踏出便不知消失于何地,想必是已经进去了,不得不承认修为就是有差距啊!

芦居子踏出的那一步绝不简单,首先以神念感应到了落脚之处,紧接着仿佛天地陡然一空,略有些晕眩,等恢复正常之后又来到了另一片天地。他已经站在了山脊上,回身望去有一条笔直的道路通往山脚,运足目力还能看见东方静就坐在山脚下等候。

他能看得见东方静,东方静却看不见他。

芦居子再转身向前望去,发现越过这道山梁前方还有一座秀美的山峰,连绵起伏风光无限,他举步走去,习惯性地舒展元神感应这方天地,又突然发现了一个人!

由于起伏的山势和茂盛的植被影响,普通人当然是看不见,芦居子是在神念中察觉。诸次关山传承单薄,当代仅有东方静这一名弟子,怎么这里还有其他人,难道是某位祖师仍隐居在此?

仔细想想也不是没有可能啊,东方静和他师父从来就没有进入过第三关山,但他们的某位祖师有可能在很多年前就隐居此地不问世事。既然来了,芦居子无论如何是要看看的,他绕过坡上的矮丘,前方树木掩映间出现了一座小院。

小院依山势而建,前院中还保留了一块山石,有人就将这块天然山石凿成桌椅模样,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正站在院中,从院门看过去只是他的侧影。芦居子赶紧上前行礼道:“这位前辈,请问您是诸次关山某位仙隐的祖师吗?”

老者转过身来道:“我也不知自己是谁,假如你一定要问,就把我看作这诸次关山吧。”

这句话给芦居子带来的冲击实在太大,他一时间怔住了。而在第二关山中,守候在山脚下的东方静此刻也是震惊万分,就在方才,他袖中的控界之宝关山鞭竟突然不见了!

这根四尺长的短鞭,东方静已经随身携带了十年,平日都是藏于袖中缠绕在右臂上,熟悉得就像身体的一部分,只要手轻轻一抖就可以握住鞭柄将其挥出,闭着眼睛都能指哪儿抽哪儿,此刻却莫名不知去向。

这是被谁偷走了吗?但此时此地只有他一个人啊!东方静尽量稳住心神尝试着感应它,就像在感觉自己身体的某一部分,似是松了一口气,神情又充满疑惑。

他还能隐约感应到关山鞭的存在,这件东西既没有消失也没有被偷走,只是天地秘境发生了某种变故,导致控界之宝也出现了变化。但这种变化只是暂时的,待恢复正常后关山鞭又会重新出现在他的袖中,就像从未消失一般。

别问东方静是怎么知道这些的,其实他并不清楚原因,只是一种说不清楚的感应,仿佛是这片天地告诉他的。东方静推测,这可能与芦居子进入了第三关山有关,得等芦居子出来之后再好好问问,不知他在第三关山中都遇到了什么。

尽管东方静号称诸次关山之主,但这片天地秘境对他而言仍然充满未知。其实在方外联盟中,各位所谓的方外世界之主,其实从来并不是方外世界真正的主人,他们更像是寄宿者或外来者,只因为得到了方外世界的传承。

PS:求月票,《方外》这本书求完本前最后一个月的月票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