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344、上天梯

眼前还是来时的那片深山谷地,四周林木茂盛,近处的野草有齐腰高,有一片践踏倒伏的痕迹,那是众人留下的。再放眼望去,哪有什么鸟语花香的世界,小河和木屋更是不见踪影,方才的经历就像是一场梦。

但众人清楚那不是梦,只因眼前这位神秘的东方大师打开了那样一道门户,门户的彼端是另一个世界,人们难以理解也发现不了的世界。大家再看向东方静的眼光,都充满震惊与崇敬,而东方静尽量做出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暗自抓紧时间喘息调整。

孟三通又鼓着掌将这群目瞪口呆的老外们集合到一起,有些兴奋地大声开口道:“现在注意听我讲,有些事情一定要记住!待会儿我们将再度进入神奇的东方秘境,今天晚上就住在那里,在无人知晓的另一个世界中过夜。

明天再出来的时候,你们将保留不了这一段记忆,所以注意事项很重要。你们都可以选择在自己的住所附近拍一张照片,可以是自己与房屋或某个景物的合影,也可以在空地上弄一个只有自己才懂的标志。

拍下照片后存到手机里,还可以给照片加个备注。充电宝都带了吧?神奇世界中没有其他电源,想要手机不断电只能用充电宝,我事先已经通知了大家。等明天上午出来后,我会提醒大家看手机照片……”

众人回到外面停留的时间并不长,孟三通叮嘱了一番注意事项后,稍微缓过一口气的东方静就打开了门户将众人带回了诸次关山。这一次东方静没有再施法护住众人的形神,让游客们自由活动,反正这里也没有什么危险,大家要在此地过一夜。

游客们不再受拘束,自行在这个神奇世界里四处探险。东方静则休息了大约一个时辰,然后带着芦居子、孟三通、施良德及其他四名随行人员向远处的山脉走去,一边走一边亲自讲解这个方外世界的情况。

诸次关山因何而得名?它的地域比目前看到的要大得多,总共有三重关山,大家此刻在的地方是第一关山;越过远处的那条山脉,那边便是第二关山;再越过另一条山脉,方可到达第三关山。

东方静虽身为诸次关山之住,但所涉足的地方也只有第一关山和第二关山,至于第三关山以他的秘法修为尚无法到达。

东方静少年时跟随师父修习诸次关山秘法,最重要的辅助手段有两种,首先是服用此地特产的灵药龙筋藤,其次就是服用龙筋藤后攀登远方的那条山脉。

龙筋藤是诸次关山中的特产灵植,据说有易经洗髓之效,生长百年以上的植株方可入药,主要是用它的花蒸晒之后煎成汤剂服用。因其药性过于猛烈,服用之后形神有撕裂之感,精神上的痛楚也会影响到身体,人很容易受伤。

经过历代祖师的长期摸索,终于掌握了更稳妥的服用方法,就是用花谢之后的果实来中和药性,而且果实必须是新鲜的。为什么施良德今天要亲自来到诸次关山,不仅是为了考察天地秘境,也因为恰好到了龙筋藤果成熟之时。

但是芦居子却不太敢让施良德冒险,因为施良德毕竟年纪大了,就算最近修炼了静沙岛秘法,体格恐怕也算不上太强壮。龙筋花果汤的药力对他而言可能仍过于猛烈,不妨等到修为突破三境以后再试试。

这里给施良德准备了更好的东西,就是龙筋藤的根茎,这才是诸次关山中真正的灵药,龙筋花与龙筋果其实都替代龙筋根之物。平常用它们替代的原因,就是花和果可反复采取,可一旦将根茎挖出来,整根植株就会枯死。

东方静虽然不知道施良德的具体身份,但是从芦居子对他的介绍以及态度能看出来,此人定是一位了不得的大人物。更何况这位施先生还是这次参观团的担保人与组织者,一次能让东方静赚一千三百万,将来更多这样的生意还需要仰仗他。

芦居子让东方静挖一块百年龙筋根出来供施良德享用,东方静没有任何犹豫地就照办了,经过祖传手法精心炮制,今天就可以服用,而且是免费提供。

施良德对此表示由衷地感谢,听了东方静方才的介绍,他问道:“东方山主,您少年时跟随师父修炼,也经常服用龙筋根吗?”

东方静摇头道:“哪能经常服用,龙筋藤生长不易,百年以上方可入药,须好生保护。我每年只服用两次龙筋根,其他时间都是服用龙筋花果汤。那时龙筋根虽然吃的不多,但是到了秋天果实成熟的季节,几乎天天喝花果汤,都快喝恶心了!”

施良德笑了:“天天喝?东方先生腻了,其他人却好生羡慕呢!”

东方静也笑了:“那倒也是。”

施良德又问道:“山主少年时服用花果汤,那时应该也没有三境修为吧?”

东方静:“当然没有,那时修炼刚刚入门,但还没有掌握诸次关山秘法,所以我师父有点急了,才催我那般修炼,真是被累坏了,成天只想着有时间就好好休息,结果到现在没人管了,反而养成只愿意宅在家里的懒毛病……”

芦居子赶紧插话解释道:“施先生,我建议你突破三境修为后才服用龙筋花果汤,并不是说只有达到三境修为才能服用,而是您的情况特殊,最好不要冒险,毕竟药性过于猛烈,而您的年纪又大了,更何况还有更稳妥的龙筋根可服用。

而东方山主情况不一样,他是从小修炼秘法之人,身体底子好得很,就是为了辅助修炼相应的诸次关山秘法……东方山主,你小时候每次服用了龙筋花果汤是什么感觉?”

东方静苦着脸道:“疼啊,简直是惨无人道的疼!就像有无数双手要把你的皮从肉上撕下来、把肉从骨头上撕下来、再把骨头一节节拆开,偏偏表面还看不出任何异状,冷汗是一身一身一身地流啊,得不停补水,不是白开水,相当于现在的功能饮料或生理盐水吧。

服用龙筋花果汤后不是打坐练功,而是得出门登山,就是登前面的山路,尽量把身体活动开,在攀登过程中运转诸次关山秘法化解吸收药性,真至全身的感觉消失才算达到效果……每年入秋后,我就相当于天天要受酷刑折磨。

后来我才知道,我师父多少也是故意的,他往汤里放的龙筋果份量明显不够,就是要让我的感觉深刻一点,每次才能更卖力地去攀登山峰化解痛苦,修炼起来也更勤奋。后来终于被我识破了,师父还得意洋洋地说这样不用鞭子抽却比抽鞭子的效果更好!”

芦居子揶揄道:“你这是怎样的童年啊!”

施良德却夸赞道:“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否则哪有今天的东方山主?对了,东方山主,我今天服用龙筋根之后,会不会有同样的感觉?”

东方静:“那倒不会,龙筋根的灵效精纯,再经过我的祖传手法调制便更加温和。但您服用之后也不能坐着不动,否则全身还是会有一种很难受的胀痛感,需要适当尽量活动开,最好的办法也是去登山。您老也不必担心,能爬多高算多高,我们大家陪着您。”

说着话终于他们来到了山脚下,这条山脉中布满嶙峋的青色岩石,很是陡峭,岩缝中生长着各种花草杂木。东方静特意领着他们往旁边走了几步,指着崖壁上一株杯口粗的藤条道:“这就是龙筋藤,刚好生长了百年以上,你们看已经开花结果了。”

施良德:“百年古藤才有这么点粗?”

东方静:“是的,生长非常缓慢,千年古藤才有碗口粗呢。”

施良德:“东方山主怎么分辨它们的生长年限?”

东方静:“很简单啊,只有到百年以上,它才会开花结果……而到了千年以上,便几乎不会在开花了。”

施良德:“原来如此!”

面前的这株古藤,虽然只有杯口粗,但扎根岩缝攀行山崖,藤皮呈金黄色鳞片状,藤身弯曲虬结宛若蛟龙,藤叶是翠绿色的,开的花不大亦呈黄色的单层小瓣,结的果实有点像金桔。它只生长在山体岩层裸露的陡峭处,附近其他的植物不多。

沿着山壁来回走了一段路,又看到了好几株龙筋藤,但显然还不够百年。众人又回到了来时的地方,抬头望去,有一条山路笔直向上,就似在山脉间切出了一条缺口。山路的起点旁有一栋建筑,不是河边那种木屋,而是青砖碧瓦很精雅的小院。

东方静介绍道:“这是历代山主的招待贵客之所,后堂还供奉着历代祖师的牌位,第一关山中,只有这个地方不对普通访客开放,我们就在这里让施先生服用龙筋汤吧。”

不对其他普通访客开放的地方却用来招待施良德,也是给足了面子,东方静虽然有点宅,但并非不通人情世故。走进小院在厅堂中坐下,东方静亲自去了厨房,时间不大,他用一张托盘端来了四个碗,盘中还放了九枚金黄色的龙筋果。

东方静首先将其中一碗端给了施良德,这碗和其他三碗都不一样,是龙筋根灵药。

所谓龙筋根灵药当然不是拿着一截树根直接啃,施良德也没有那好牙口,早就经过了加工调制,将龙筋藤的根茎嫩芯部分切碎,于水中揉出纤维,过滤后晒干得到黄白色粉末,有点像葛根粉或藕粉,再用滚水冲泡晾温后服用,是一碗半透明的糊糊。

施良德将这碗龙筋根灵药服下,咂了咂嘴道:“感觉不错,有一股药香味,还有一点点甜。”

东方静笑道:“对,就是这个味道!您稍坐一会儿,等身体有了感觉我们就出发。芦先生,孟经理,我们也喝一碗龙筋花果汤吧。”

用蒸晒后的龙筋花熬成汤剂,新鲜的龙筋果不是直接放进去的,而是将汁液挤进汤中,每碗汤里挤三枚果子的果汁,他可不像当年师父那样捉弄人,用量是刚刚好。三人端起汤慢慢地喝,孟三通又问道:“这龙筋果可以直接吃吗?”

东方静:“可以倒是可以,除了可能会拉肚子之外也没什么副作用。但是它的味道太酸涩,会涩得让舌头都失去知觉,还是不要尝的好。”

芦居子:“汤里倒喝不出来涩味,味道也不难喝,有点柴胡汤的感觉。”

东方静:“天天喝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这时芦居子活动着肩膀道:“我感觉骨节有些发涨,浑身好像不得劲。”

东方静:“那我们出发吧。”

众人走出小院,门外还站着四名随行人员,就是施良德这次带来的保镖,能带到这里来当然都是他的心腹,而且体格绝对棒、身手也非常好。四名保镖刚才就跟在众人身后,却没有进入院落就在门外守着,此刻都是一脸痛楚之色,咬牙强忍着,额头已冒出了冷汗。

孟三通惊讶道:“东方山主,你也赏了他们龙筋花果汤吗?”

东方静:“顺手的事,我多弄了几碗,刚才进屋前每人也给了一碗。”然后招呼那四名保镖道,“不能站在这里,把身体活动开了才会有效,否则只会有害。”

一行八人开始登山,这条笔直的山路坡度看上去并不是那么陡峭,四名保镖下意识地越走越快,因为全身有种撕裂般的痛楚,只有活动身体才能得到缓解。

东方静又说道:“你们不要走太快,保持正常的节奏很重要,否则在这条路上走不远。诸次关山的山路,越往上越难行。”

这条路很奇怪,起初好像没什么感觉,但是走了一段距离后,就渐渐感到一种无形的阻力,走得越高,这阻力还在渐渐的增强。在这种情况下,保持一个固定的节奏节奏很重要,而且时间长了会很累的,

但如果停下来就会感受到浑身那种撕裂般的痛楚,所以只要还有体力,那是宁愿累也不愿意疼啊。

很多人不知道有没有这样的一种经验,上山的时候由于视觉的误差,总觉得前方不远就可以到顶了,但走到你方才看见的地方,却发现山还更高,总不知尽头在何处。这条路便是如此,走了大约十几分钟,阻力是越来越强,而龙筋藤的药性也完全发挥开了。

后面的四名保镖面色挣扎,内衣已经汗透了,从背囊里取出来事先准备好的饮料不时喝上一小口。孟三通和施良德脸色也涨红了,但步履还相对轻松一些。只有芦居子和东方静面不改色,仿佛没事人一般。

东方静赞道:“芦先生不愧是当世高人,修为深不可测啊。”

芦居子:“山主过奖了,您不也一样吗?”

东方静却摇头道:“不一样,不一样,我是从小就习惯了,今天招待贵客,所以陪大家才喝了一碗瓜果汤,否则平时都不爱喝。若真论修为,我比孟经理也强不了多少。”

孟三通赶紧道:“不敢与东方山主相比,倒是施先生令我惊讶了。”

施良德却说:“你们不用夸我,我吃的药和你们不一样。”

就这样顶着压力走了大约半个小时,山路旁出现了一座凉亭,这是在山崖间凿出的平台上修建的亭子。有一名保镖好像是累得不行了,却以关切地语气道:“施先生,您需不需要歇一歇?”

东方静却摇头道:“假如大家还能往上走的话,我建议就不要停下来休息,这样才能将龙筋藤的灵效完全吸收,直到身体的痛楚感完全消失。”

众人越过亭子并没有休息,施良德又问道:“东方山主,既不休息,为何要修那样一座凉亭?”

东方静答道:“听师父说,那个地方,是体格最好、身体健康的普通人,在没有服用龙筋花果汤的情况下所能达到的最远位置。”

孟三通笑道:“服用了龙筋花果汤当然能走得更远,因为停下来浑身就更疼啊。”

众人又继续往上走了大约二十分钟,有一名保镖终于坚持不住了,腿一软坐在了旁边的石头上大口喘着气。东方静回身问道:“还疼吗?”

那人喘息着答道:“不疼了,但我也实在挺不住了。”

东方静:“那好,你可以在这里休息了,待会儿慢慢下山,就在方才那座凉亭中等候。”又朝另外三名保镖道,“你们坚持不,也不用跟在后面了,能走多远算多远,浑身不疼了自然就走不动了,然后休息一会儿就慢慢下山吧,都到方才的凉亭中等着施先生回来。”

四名保镖坚持的时间不等,两、三分钟后,最后一名保镖也停下了。孟三通从那名保镖手中接过背包,陪着众人继续往上走,还小声问道:“施先生,您的感觉怎么样?”

施良德擦了擦汗,从孟三通手中接过饮料喝了一口:“龙筋藤的灵效真不错,我觉得还可以坚持一会儿。”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