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341、大势所趋

见梁腾飞一脸尴尬,叶宗清又摆了摆手道:“此事将来再议,说不定总有机会夺回五心莲,但眼下的事梁老又有什么建议?如今他们控制了门户已实施物资禁运,除非我们决定接受那份白皮书中的方案。”

众人又是一番讨论,最后商议的结果是先不做决定,但有些事情可以试试。那位自称掌花总使的先生不是又提供了一份任务资料吗,就是建造水车和修建校舍,可以先组织族人建造一架水车,看看对方是否言而有信。

假如能按照列表上的规定换到相应的物资,那么就把另外九十九架水车修建起来,将那批物资先拿到手以解燃眉之急。五心谷中有三万多人呢,尽管以前很懒散,但也都是体质极好、基础教育水平扎实的高素质劳动者。

各村落抽调人手专门组织一支施工队,百架水车很快就能完成!物资到手之后,再像以往那样分发给大家……

叶宗清听完之后,感觉头又开始疼了。芦居子肯定言而有信,而且这种事他求之不得,事情只要这么做了,就等于接受并执行了贡献点计划。嘴上说先不着急做决定,但身体已经开始行动吗?芦居子早就应该知道会有这个结果吧,因此才稳坐圣峰。

叶宗清又问道:“梁老,你们想怎么修水车、派多少人?”

梁腾飞:“我早就合计了,开会之前也找大家商量过。先派一百人,修一架水车很快,假如言而有信,再加到一千人,修一百架水车不用一个月。”

叶宗清:“然后呢?”

梁腾飞:“把他们答应物资换过来啊。”

叶宗清:“再然后呢?”

梁腾飞:“发下去啊,就像以往一样,看谁需要,由我们这些人带回村落分发。”

叶宗清:“您老不觉得这样不太合理吗?”

梁腾飞:“有什么不合理的?”

叶宗清:“一千多人出力,得到那所谓的贡献点,换到的物资分给三万多人享用,有没有问问他们自己愿不愿意?这等于是不出力者无偿分掉了出力者获得的贡献点,假如诸位真要造水车,我有另一个建议……”

叶宗清的建议很简单,说穿了其实就是按劳分配以及公共税收与财政支出制度。只有出力者才有获得贡献点的权力,比如一万个贡献点由一千个人分,每人可得九个点,这是属于他们自己的,其他人不可无偿剥夺。

还剩下一百个贡献点是怎么回事?五心谷成立公账,就像税收一样,用于五心谷内部的公共支出。

这些都是很简单的制度,但在这个简单的方外世界里很适合。叶宗清头疼的原因,就是自己眼下不仅无法阻止芦居子的计划,还得想办法配合与完善对方的计划,否则后果可能会很严重。

假如真按照梁老的计划也是族人以往的习惯,芦居子指定一个任务,五心谷就派一批人去完成,然后用所得贡献点换取物资再分配下去。公平合理且不谈,时间一久,恐怕会形成一个新的贵族阶层,就是生产方案的组织者以及分配方案的制定者。

派什么人去完成任务、得到的物资怎么分配?眼下看好像大家都没有私心,但等时间一久,这批说了算的部族首领就会意识到自己手中拥有的权力意味着什么。

假如方案不公平,普通民众可能会对掌权者不满,或要求换掉村落的首领,但是只要是这种形式不改变,所有人可以无偿分配少数人的劳动成果,而决定权又在个别人手中,这个贵族阶层就会始终存在。

在这个贵族阶层上,还会有一批特权阶层,就是那些掌花使,而在掌花使阶层之上,则是世界的掌控者芦居子。

叶宗清眼下虽然无法改变芦居子的计划,但可以适当去修正,首先完善分配管理制度,以后再想办法去补充监督制度吧。至少现在提出来阻力会比较小,否则等这些部族首领将来都回过神来,再推行的话阻力恐怕就会比较大了。

叶宗清的话很有道理,众人琢磨了半天,好像也不好反驳,叶宗清立刻提议大家都举手表决,于是表决通过。接下来众人就开始商谈细节,叶宗清命人记录并制定具体方案,接着便打算实施了。

这次会议的“成果”有两项,一是决定派人去修水车,二是制定了贡献点的分配与管理制度。等到散会的时候,叶宗清反倒不希望丁齐等人进来的时间太早了。芦居子是何居心她当然清楚,但并不是说这个人的手段不高明、做事的方式不合理。

有些事叶宗清早就想做了可是很难推动,如今正可借芦居子之手完成,得给芦居子足够的时间折腾出名堂来。可是怎么通知丁齐呢?掌花使们手中的副器都被收走了,就算没收走,五心莲已被从大阵中取走,他们都是出不去的。

叶宗清想到了陈容,现在唯一能出去的人就是陈容。可是叶宗清想了半天,又决定不去找陈容说这件事,因为那样很容易被芦居子发现,会暴露太多了不该暴露的事情。

叶宗清此时还不知道丁齐等人已做了决定,先等一个月,假如她知道的话,或许会劝丁齐多给芦居子一点时间。

芦居子在圣峰顶上等了七天。五心谷族人为了开大会用了三天,修好第一架水车又用了四天,然后叶宗清便带人来了。见面的情景仍如上次一般,两人隔着水潭相望,芦居子笑呵呵地问道:“叶谷主,今天有什么好消息吗?”

叶宗清面无表情道:“如你所愿,第一架水车已建造完毕。”

芦居子:“很好,你今天就可以派族人去入口处领取物资,按照贡献点和兑换列表,自行选择兑换哪些。对了,将谷口处那片建筑再扩建一下,改造成几个大型仓库。图纸资料在这里,能获得多少贡献点也有标明,你拿回去吧,这是我指定的第二个任务。”

叶宗清:“阁下不愧是高人,来之前把什么都准备好了,我估计十年后要用到的资料,你恐怕都已经带进来了吧?”

芦居子微微一笑:“没那么夸张,外面的世界变化太快,有很多资料未曾准备,只是准备了其中一些。”

叶宗清面不改色道:“我今天来还想商量一件事,总使先生,掌花使议会可以成立了。”

芦居子微微眯起眼睛道:“叶谷主如此着急?据我所知,族人公议大会并没有决定接受我的计划,只想先造水车试试。”

叶宗清叹道:“只要造了第一架水车,与接受计划又有何区别,大势已成,不如索性痛快点,我今天已经把所有的掌花使都带来了!他们在外面都有自己的事,最好早点出去。”

芦居子摇了摇头道:“据我所知,五心谷在外的产业大多是物业类,收收租子就可以。掌花使们忙的事情倒不是经营,主要都是采购各种物资并运送进来,而且他们都经常很长时间不露面,如今耽搁几个月也不打紧。”

五心谷的情况他早就掌握得很清楚了,的确在外面有不少产业,而且大多是物业类的。曾被他挟持的那位掌花使吕肖是大理古城一家客栈的老板,吕肖亲自经营客栈已经算很少见了,五心谷还有好几家客栈,基本上都是修好之后外包给他人经营,每年收一笔租金。

五心谷还有很多房产,基本也都是出租类物业,外聘人员或者外包管理。五心谷的产业在大理市最多,其次是丽江市,最远分布在昆明市。按照他们平常的经营方式,的确不需要这些掌花使每天都在,实际上很多掌花使都是经常不露面的。

叶宗清无奈道:“事情总得早日了结吧?”她内心中的真实想法,其实是在替芦居子担心,担心他的改革计划还没有足够长的时间实施,丁齐那边就已经要动手了。

芦居子点了点头道:“那好,就这么办吧。掌花使议会可以成立,我这里还有一份资料,就是建设掌花使的办公议事场所。这也算是下一个任务,有贡献点可得,你们下山后就组织人把它建好吧。

听说叶谷主提议建立公账,非常好,内部管理事务我不插手,但也给你另一个小建议,五心谷在外的产业将来也纳入公账管理的资产当中。当然了,诸位掌花使在外置办的私产,仍然归私人所有。

既然叶谷主把所有的掌花使都带来了,掌花使议会就算成立了,办公议事场所可以慢慢修建,地点就在这座山峰的脚下。我提议由叶谷主担任议长,我这里还有十个人也一并加入掌花使议会,因为他们和大家一样也能自如出入门户,为五心谷做出贡献。”

芦居子倒也干脆,掌花使议会说成立了就成立,身后薛慕涛等十人热烈鼓掌,叶宗清这边也有人下意识地就想鼓掌,拍了两巴掌又觉得不太合适便停下了,气氛显得有些尴尬。

叶宗清倒没理会这些,指了指水潭边九十九个石蒲团道:“办公楼倒不重要,我看这里就不错,座位也足够,大家不妨坐下来开第一个会。”说着话便上前坐下了。

芦居子微微一笑:“就如叶谷主所愿。”

他带着十名手下也坐下了,其余的掌花使见此情景都纷纷坐好。芦居子能看出来,叶宗清说的话句句属实,真的很着急,就想早日推进芦居子的改革方案、在五心谷内落实新政计划。

芦居子五心莲在手,能与天地共情,在这里谁也骗不了他。人能骗其他人,但是能骗得了天地吗?他能感应到每个人的情志,包括说话时真实的态度与内心中的情绪波动。就算没有五心莲,芦居子也爵门望气术高手,更何况他此刻主宰了这个世界呢。

当然了,他不可能知道每个人心里面真正在思考什么,所体会到的只是那种妙不可言的真实情感,这是一种类似心通的能力。

芦居子坐下后慢条斯理地问道:“叶谷主,你既为掌花使议会的议长,有什么好的提议吗?”

叶宗清:“方案都已经有了,我也没什么更好的提议,既然五心谷已经答应了阁下的条件,那么就快点实施吧。在座这些掌花使,都可以派出去各做各的事情,就像以往那样运送物资进入天地秘境……”

芦居子笑了笑:“叶谷主不必着急,我还要给你们看一些东西,在座众人恐怕大多数都没见过吧?”

芦居子等人的后方,山崖与水潭之间的空地上,不知何时堆了一大堆东西,被彩色的防水布罩住。芦居子说话间站起来转身一挥手,防水布随着他的手势滑落在地,阳光下一片闪烁的反光,显得灿烂耀眼。

那里堆放的竟然都是整块的金锭、金条、金饼、银锭、银块、银砖、银元宝之类,混杂在一起,其中银子比金子要多得多。金锭、金块等物还保留着金灿灿的颜色,而银制品大多已经颜色发暗。

芦居子笑眯眯地问道:“叶谷主,这金山银山从何而来?”

叶宗清已变色起身,但转眼又恢复了平静道:“这些金银,属历代所藏,以应灾劫等不时之需。”

抓走涂至的“绑匪”曾敲诈石不全六百六十七公斤黄金,石不全当然拿不出来,就算找田仲络帮忙恐怕也凑不齐,后来庄梦周便想办法去敲诈施良德。其实他们如果找五心谷帮忙的话,五心谷绝对是能拿出来的。

五心谷不仅能拿出这么多黄金,假如以重量算,还有比黄金多百倍的白银。他们哪来这么多金银?都是历代祖先带进来的。早年先人为避祸进入五心谷,当然把金银财物也带进来了,其目的就是为了等外面恢复太平之后,再出去重新安居乐业。

但是自古以来,五心谷族人进来之后,便留在天地秘境中定居,这些金银终无所用,这个过程累积上千年啊,那可是攒了不少。古玩字画以及各种器皿也就算了,而金砖银锭之类,是可以长期保存的硬通货,五心谷有专门的秘库收存。

秘库和这些金银的存在,如今在五心谷中的知情者不超过十个,除了叶宗清之外,只有四位最心腹的掌花使以及梁腾飞等三位地位最高、资历最老的族老。

这些东西放在那里以备不时之需,其实叶宗清也动用过。如今五心谷在外面有很多产业,分布在大理、丽江、甚至昆明等地。除了投资收购了不少物业,五心谷还注册成立了运输公司与旅游公司、特产商店等,为他们采办物资提供掩护。

这些产业基本都挂靠在仓谷集团的名下,而仓谷集团哪来这么大的资产规模?就是在改革开放之后,前任谷主以及叶宗清动用了秘库中的部分金银,拿到外面一点点置办下来的家业。

芦居子居然将它们运到了此处,叶宗清也明白原因,人家有五心莲在手,迟早会发现秘库的。

只见芦居子微微摇头道:“这些金银窖于深山又有何用?还不如令之流通民间,所以我特意将它们都拿了出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