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339、这又是为何

成为掌花使是改变命运的唯一机会,这种说法也许并不完全对,在芦居子的白皮书中,三项主要计划的最后一项,也给不能或尚未成为掌花使的普通人提供了另一种机会,就是执行外派任务。

普通人也可以离开五心谷,但再回来后会忘记外面经历,这是一个大麻烦。然而有两个办法可以解决,其一就是本人将最主要的事件经历记录下来,回到五心谷中再查看。

以一个具体的场景为例:张三执行外派任务,协助某位掌花使出去运送物资,他出门的时候可以带着个小本,对于他而言是记不住外面的事情的,感觉瞬间之后转身就回来了,然后掏出小本,上面却已经有了记录,内容包括出去完成了什么任务、可得到多少贡献点等等。

第二个办法更简单,可以同时使用,就是由负责带队的掌花使把每个人完成任务的情况都记录在案,大家事先都核对好了,回来后可以彼此交叉证明。

上述的例子可能只适用于短期外派任务,若是在外界停留太长时间,再回到五心谷中因为记忆的缺失,人的神智或许会受到某些影响。

五心谷也提供长期外派的任务,所得的贡献点更丰厚,长期外出后再回来,神智可能会受到某些影响,但这是说不定的,表面上好像也没有太大的问题。假如有人出去后不想再回来,也可以就在外界定居为五心谷提供服务。

芦居子不勉强任何人执行外派任务,无论是长期还是短期,是否接受全凭自觉自愿,而且任务也不是那么容易申请的,需要经过培训、考核达标后方具备资格。

至于有哪些具体的外派任务,白皮书中当然没有说,这只是对将来的规划而已。其实天地秘境中的居民大多懒散惯了,并不愿意出去,但是贡献点制度推行之后,他们若想获得更多的贡献点,除了完成天地秘境内的工作,更好的选择就是接受外派任务,如此也弥补了掌花使人手的不足。

这份计划书终于看完了,叶宗清长出一口气,合上了最后一页。水潭对面的芦居子主动开口道:“五心谷中村落部族事务还是由你们自己说了算,我承诺并不插手,我所要的,就是推行新的规则,不知叶谷主与诸位意下如何?”

这时又有一名掌花使插话道:“你能告诉我们一个名号吗?”

芦居子笑了笑:“虚名于我如浮云,在此地我也是一名掌花使,或许可称掌花总使。”

那名掌花使追问道道:“总使先生,你想让我们现在就作出决定吗?”

芦居子:“不不不,我没有任何逼迫的意思,你们可以考虑任意长的时间,哪怕十年后再告诉我也可以。”

这时又有人小声冲叶宗清道:“谷主,这么大的事情,应召集族人共商。”

叶宗清望了望周围道:“你们也是这个意思吗?”

大家纷纷点头道:“对对对,还是下山后全体族人一起商议吧。”

叶宗清朝芦居子道:“这位自称总使的先生,你也听见了,我们需要召集全体族人共商。”

芦居子很有风度的微笑道:“叶谷主请便,如此大事当然要尊崇民意,我不着急。”

叶宗清:“还有一事我想问问。今日有三名掌花使缺席,他们本该在外面看守门户,可是门户如今已被你所夺,对于他们的安危我甚是关心,请问他们还好吗?”

芦居子:“他们当然无恙,每一名掌花使都是五心谷珍贵的资源,皆需善待珍惜。”

叶宗清:“那我没什么事了,告辞。”

芦居子:“叶谷主请稍稍留步,我也突然想起一事。假如你们商议的太久,外界的物资迟迟运不进来,恐引起此地日用诸物短缺,令民众受苦。我将此地近年来所需最主要的几十种物资列了一份清单,明日就派人陆续运来一批。”

叶宗清还没说话,又是方才那名掌花使问道:“总使先生,这些物资您打算怎么分发?”

芦居子淡淡一笑:“当然是以贡献点换取。我这里有几套图纸与相关任务资料,薛使者,你拿去给叶谷主,也让大家都看看。很简单的任务,首先是在指定的地点建造水车,如何建造、每架水车可以换取多少贡献点,资料中都有详细列表。

除此之外,还有修建学堂的任务,既有新建之外,也有改建扩建,每完成一项,都有相应的贡献点可领取。

我这次提供的物资,每种物资分别可用多少贡献点兑换,也有列表。鉴于掌花使议会尚未成立,这次的物资定价暂且就由我做主了,做个范例。大家也可以不接受,但不妨先拿去让看看。你们可以组织人手去完成任务,领到物资之后再像以往那样无偿分发给各村民众……”

十套图纸资料送到了叶宗清等人手中,有些是打印的,但最重要的地图却是手绘的。

在这份地图上,简要但准确地标注了五心谷的地形地势以及山川河流走向,在其中五条最主要的河流旁边,芦居子总计标注了一百个点,他计划在这些标注的位置修建水车。水车的图纸以及建造方案都有,大部分材料需要五心谷民众就地筹集,有些从外面定制的核心部件则由芦居子提供。

水车的结构不算复杂、技术含量也不太高,五心谷也有,只是数量不多。假如当地三万多民众组织起来,建造这一百架水车确实不难,可以在短时间内完成。每完成一架水车,可以获得多少贡献点、每个贡献点又可以换取多少物资,资料列表中都介绍得非常清楚。

芦居子显得很善解人意,他没有逼迫五心谷民众接受自己的计划,更没有给出让大家做出决定的时限,仿佛是担心当地民众拖延时间太久而缺乏物资供给,已经提供了一批物资和两个任务,至于愿不愿意完成则随意。

这一手很厉害啊,表面上并不强迫,但是已经把具体任务抛出来了,就是结合贡献点制度的推行。接不接受由五心谷民众自行选择,但他们有选择的余地吗?

更厉害的是,这也是在提醒在场的所有掌花使,就算没有他们,“总使”同样也能把外面的物资运进来。假如这些掌花使不愿意合作,那么其地位就和普通民众没有任何区别。芦居子可以让这些掌花使变得很重要,也可以不需要他们。

资料中的另一个细节,更让在场的掌花使心里泛起了嘀咕。白皮书中的内容只是总体规划,并没有具体方案的实施细节,这里面却有了。

芦居子只是指定了任务,并规定完成每项任务可以得到多少贡献点,却没有规定这些任务由谁并以怎样的方式来完成,更没有规定这些贡献点换取的物资如何分配。假如这是一种生产活动,如何组织生产以及分配报酬,仍由本地族人或者本地族人中的掌权这决定。

叶宗清与众掌花使带着白皮书以及这套资料离去,场面看似平静,但几乎所有人心中都已翻起了惊涛骇浪,也可以想见,整个五心谷又会掀起怎样一场风暴。

当天夜里,叶宗清点着灯笼仍在翻看白皮书以及任务资料。众掌花使本想连夜开会商讨对策的,可是叶宗清说:“仓促之间,再多空谈又有何用,大家都需要时间好好琢磨。再说了,这些事情也不是我们几十人可以决定的,当务之急是把详细的情况告诉所有人。”

叶宗清下了道命令,要在三天内将消息传达到每一个村落,使大家都清楚地知道发生了什么,三天后派出代表共商。

芦居子提供的东西确实需要反复仔细研究,站在叶宗清的角度,心思当然与普通的掌花使不一样,她早就知道此事会发生,甚至是故意放松警惕让芦居子窃取了五心莲。如此做一方面是出于对方外门及丁齐的信任,另一方面也是出于无奈。

五心谷的危机,她比任何人体会得都清楚。现状还能维持多久谁也说不清,或许是三、五年甚至几十年,但也有一点可以肯定,注定不会太长,就算尽全力维持,恐怕也难以再超过一代人的时间,甚至撑得越久,将来所面临的困境就越大。

所谓的放松警惕,不过是让五心谷恢复了平日的状态,她并没有任何配合与纵容芦居子的举动,甚至事先还给所有掌花使都提了醒。在这种情况下,芦居子仍然得手了,就说明五心谷如果自身不作出改变,这种事情恐怕迟早会发生,但凭她也阻止不了。

尽管心中有数,早已知晓大概,但叶宗清仍然很好奇,不知道芦居子具体会怎么做?当事情真的发生之后,叶宗清也不得不佩服芦居子确实很有手段,不愧是高人,不仅拥有大成修为,且是江湖爵门出身,还在外面做过领导啊!

白皮书中的三项主要内容,贡献点制度、人才培训计划、外派任务计划,可谓环环相扣,从现实的改革方案到将来的发展趋势都在掌控之中。前两项内容且不谈,最后一项外派任务计划让叶宗清看出了一身冷汗,这是针对普通族人的。

五心谷中的普通民众离开天地秘境主要有两个麻烦,其一是回来后不能保留记忆,但大部分人还忽略了另外一点,他们在外面是没有合法身份的。户籍制度与身份登记制度现在已非常完善,身份证识别系统早已实现全国联网,这些人出去之后不太可能正常的生活与工作。

假如只是个别人,还可以想办法解决身份问题,通过一些灰色渠道,比如那些新晋掌花使。但是大批量的人员被派出去,就无法解决这个问题了,那么芦居子会用这些人去干什么呢?

打开脑洞想一想,送到黑窑去挖矿?性价比好像太低了!其实最适合芦居子派给这些人的任务,就是各种非法勾当与黑帮交易,甚至还可以通过云南边境把人派到东南亚去。

他们在外面就是无根之人,很多事情都不懂,芦居子说什么他们就会做什么,甚至还可以提前进行专业培训,更重要的是,警方查不到这些人的身份,他们回到五心谷之后,也不会记得自己在外面都干了什么。

如此一来,芦居子就可以通过外派任务的方式,拥有源源不断的手下替他去干非法的黑活。而另一方面,通过掌花使培养制度,他还可以培养出一批得力的精英干将。

芦居子的目的并不是想洗劫五心谷一波就走,他对这个方外世界有着长远的规划,甚至几十年后的事情都想到了,就是要按照自己的意愿将五心谷改造成他的世界。假如没有其他力量介入破局,叶宗清甚至可以预见,芦居子完成可以养成大势。

芦居子想达到目的的前提,就是按照他给出的构架推行贡献点制度,而且具体任务已经有了。芦居子看似不给期限也不强迫,实际上五心谷是没有选择的,就看以怎样一种方式去选择。

而芦居子真正厉害之处,就是能让支持他的人得到显而易见的好处。至于反对他的那些人,在五心谷中恐怕也不会拥有发言权,哪是通过族人公议的方式。

思忖间,叶宗清又打开了那份建造水车与校舍的任务资料,她首先看到的是那幅地图。白皮书和任务资料的出现,说明芦居子谋划五心谷已久,事先做足了准备。任务资料芦居子共给了十套,大部分内容是在外面就打印好的,但那幅地图应该是他进入五心谷后才绘制的,而且是亲自手绘。

叶宗清大体也知道,芦居子潜入五心谷后就直接去了那座峰顶,如今他将那座山峰称为圣峰,然后便没有再下来。也就是说芦居子并没有在五心谷中四处游历,却绘出了这样一份精确的地图,而且短的时间内就用手画了十份。

这当然是因为他修成了五心谷秘法并祭炼了控界之宝,控界之宝的妙用之一,掌握它就像掌握了整个世界,通过它足不出户就能感应到世界的每一处。二越广大的世界,催动控界之宝想感应清晰就越难。

换成其他人可能主要关注修建水车的任务本身,叶宗清却先注意到修建水车的地点,大部分并不在现有村落聚集的地方,而主要分布在平原外侧五座山峰的周围,甚至还往北延伸到更远的本无人居住的地方。

五心谷现有的三万多民众,基本都聚居在天地秘境中央偏南、五座山峰围绕的平原地带,而这个方外世界很广大,绝大部分地域都没有人。村落中当然有水源,可是平原上并没有完善的灌溉系统,大家基本都是抛撒种子然后靠天收,这样也完全能满足需要。

但是水车建造在平原上就不太合适了,它不仅需要河流,而且对流量和流速有要求。所以这些建造地点表面上看不出问题来,但是随着工程的展开,很多人就需要离开居住的村落到很远的地方去工作,久而久之,还不如就在工作地点附近定居呢。

芦居子建造水车肯定有其目的,总不会是为了闹着玩,水车可以提供动力,将来无论是配套手工作坊或是小型工厂都很方便。这样一来,就打破了五心谷现有的格局,不仅从地理位置上,也从产业分布上,将所有民众划分成了不同的群族。

原先此地民众基本上都居住在中央平原上,早已融为一体。可是分化不同的群族之后,假如再有人刻意于暗中引导,久而久之就会出现差异与矛盾,产生分歧甚至分裂,而芦居子以及他控制的掌花使阶层便可分而治之。

搞分而治之,是很多殖民主义者的老套路了,往往都打着鼓励民族自决的旗号,其实就是为了挑起内乱,没有矛盾也要制造出矛盾来,更何况五心谷本就有内患。叶宗清并不缺乏外界的见识,对此也看得明白,她最终又叹了一口气,似乎已料到了将来的某些结果。

圣峰顶上,芦居子也正在与心腹手下薛慕涛聊天。芦居子此刻是志得意满,迄今为止,他的一切计划都近乎完美的成功,也需要有个听众说几句。薛慕涛以请教的语气道:“所谓的外派任务的确高明之至,弟子佩服得五体投地!可是那掌花使培训制度,弟子却有一点不解。”

芦居子:“哦,你又什么地方还不明白?”

薛慕涛:“卢师的大体用意,弟子是明白的,只是有一点点小疑惑。您打算选拔品学兼优者重点培养,当他们成为掌花使后还想在外面继续深造,您也会大力支持。假如真有这样的人出去读了大学,然后又考了硕士、博士甚至跑到国外去留学,不再为五心谷服务,这不是白白浪费了资源、损失了人才吗?”

这话虽有质疑的意思,却让芦居子感到很受用,因为恰好问到了关键,他笑道:“慕涛啊,你虽然很出色,但还有很多东西需要学。此地半数以上的掌花使都对现状有所不满,只是不知如何去改变,其中六位已明确向我投效。

那么这些人为何不愿放弃掌花使的身份呢?五心谷并没有限制他们的自由,他们出去后大可自行离去,不再与五心谷有任何关系。可是你应该也能看出来,尽管他们心怀不满甚至怨望,却根本连这种念头都没动过!我且问你——这又是为何?”

PS:非常抱歉!过年事多,过几天又要去鲁院学习,最后二十章可能更新比较慢。但是可以肯定,本书会在三月完本,多谢大家的关心!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