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337、天兄重现

电话那边的“绑匪”听得有些发懵,一百斤黄金?还白送!他下意识地几乎就想答应了,还在心里盘算这差不多值一千五百万,简直没法不动心啊!可惜,打电话的人自己也没法做主,他不过是执行命令而已,只得硬着头皮呵斥道:“别动什么歪脑筋,赶紧去准备,等我的通知!”

石不全的碎嘴劲一旦上来,那是谁都拦不住,又以央求的语气道:“你也知道的,六百六十七公斤黄金,哪有那么容易筹齐?我们绝对是有诚意的,分期付款行不行?所以我才要多给一百斤黄金,就算是经手人的辛苦费!”

那所谓的绑匪仿佛听见了自己内心中的一声哀鸣,他真的很想答应啊!原本按照计划,所谓的绑架索要赎金只是一个幌子,两个亿的现金,那不是开玩笑吗?就算折合成黄金,谁又能拿得出来?就算能拿得出来,谁又会愿意拿呢?这些钱,够买多少条人命了?

在这种情况下,可以想到丁齐等人是什么反应,肯定会找借口先拖延时间,而这么多黄金一时难以搜集就是最好的借口。他们讲一边装作筹集黄金,一边抓紧时间查找线索,设法将涂至给救出来,至少也要查到是什么人干的、涂至给带到了什么地方。

就算拖到最后要交赎金换人,丁齐等人也不会真的把这么多黄金交出来的,而是要借着交易查出绑匪的底细……这就是芦居子的判断。

所以在芦居子的计划中,开口要一个不切实际的天价,让丁齐等人讨价还价并拖延时间,精力全部牵扯到这件事当中,便无暇关注五心谷中发生了什么。绑匪让石不全等通知,其实假如真到了他们通知石不全交赎金的时候,五心谷中大局已定。

芦居子的计划如此,但是替芦居子干活的手下未必没有别的心思。一百斤黄金啊,是在那两个亿的赎金之外白送的,假如这么多外快落到了自己手里,好像也不用再干别的了,有机会卷款跑掉,顺便找哪个小地方躲着不能过舒服日子?

石不全能听出来,电话那边的呼吸声都变得粗重了,可是对方终究没有敢自作主张,只是喘了几口粗气道:“我可以给你们时间准备,但是你们不要轻举妄动,更不能报警……”

石不全仍在努力说服:”绑架不就是为了要钱吗,我多给还不行吗?”

“绑匪”终究还是松了一点小口:“多给可以,人我们不会为难,时间也可以宽限点,但就算想多给也得等我们的通知。”说完这句话,电话就挂了。

挂完电话的“绑匪”心中是无限惆怅啊,仿佛看见了一笔巨款就在眼前漂过,却没办法伸手捞起来,尽管知道想捞这笔外快是不切实际的,但还是忍不住做出种种设想……

电话挂断后,石不全也是一脸苦笑,他刚才是故意的,也可以说是一种习惯性的套路。假如对方真敢要了那一百斤黄金,他就真敢给,有交易有接触就有线索,接下来就有办法去追查。可惜打电话的人虽然动了心,却并没有真正上套,可能是这个套路太简单了吧,兴许是被看穿了。

石不全又换了部手机给庄梦周打了个电话,接通之后道:“庄先生,刚才有人自称绑匪绑架了涂至,联系不上魏凡婷,就打电话给我要赎金。我抛了个饵,对方有点动心,但是还没有咬。”

庄梦周:“涂至被带到静沙岛去了,理论上没人能把他救出来,因为根本找不到。”

石不全:“您是怎么知道的?”

庄梦周:“我现在就住在仙顶山庄呢。我给涂至的那个葫芦,我自己当然能感应到,他曾经到过这一带,但后来就感应不到了,只能是被带到静沙岛去了……你就不用操心了,我盯着呢。”

石不全:“您盯着我也得操心啊!刚才话还没说完,您猜猜对方要多少赎金?”

庄梦周:“一个亿?”

石不全:“您也有猜错的时候啊,实话告诉你吧……两个亿!”

庄梦周有些诧异道:“是有点考验想象力啊!这分明就是让我们拖时间谈判的意思,好想办法去查线索,正常情况下是不可真打算付这笔赎金的。”

石不全:“对方还说了,可以用等额的黄金交付……”他介绍了与绑匪交谈的全过程。

庄梦周:“既然这样,我们也得做出配合的样子,想办法去筹集黄金。”

石不全:“上哪去弄这么多黄金,总不能动大赤山那些黄金古董吧?那些东西的价值绝对不止两个亿,但是分量嘛,未必能凑出六百六十七公斤。我看可以通过方外联盟想想办法,未必筹足数,但做出个样子来给人看。”

庄梦周:“不用那么麻烦,交给我好了,我去敲诈施良德八百公斤。也只有施大老板有这个实力了,找田仲络都凑不上。”

石不全:“您这脑回路有点……”

庄梦周:“施良德让人又联系邹宝了,鲜华告诉我,施良德想买月凝脂以及方外世界中的各种灵药,让我开个价。我就回他一句,灵药有的是,先拿八百公斤黄金来,朱大仙人有用。”

石不全:“我说多给一百斤就是下个饵,你一下子却多要了二百六十六斤,这是想干啥呢?”

庄梦周:“八百公斤都是我们的,难道你还真要交给那帮人吗?就算交出去也得拿回来啊。假如施良德的黄金真给了,做买卖的讲信誉,我们也得给灵药,到时候就让丁老师开个价吧。”

石不全:“施良德不是没钱,但筹集这么多黄金恐怕也不容易。”

庄梦周:“那就让他们自己给我们拖时间吧,我估计什么时候五心谷的事搞定了,施良德的黄金也就筹齐了,反正他和芦居子是一伙的。对了,你和冼皓带小婷婷回深圳一趟,报个警。”

石不全:“报什么警?”

庄梦周:“让我怎么说你好呢,是不是从小不务正业,忘了正经工作是怎么回事儿?一个大活人哪能说没就没了,单位不找他吗?小婷婷不报警你不觉得奇怪吗?就说他们去海边玩,涂至带着游泳圈被一个大浪卷走了,将来人找回来也好有个解释。”

石不全:“还是庄先生想得周到……他们怎么偏偏就抓走了涂至呢?”

庄梦周:“因为涂至就是最软的柿子啊!”

涂至这颗“柿子”确实是最软的,就算芦居子手下的情报组能查出涂至的各种情况,但也不会认为他又多大的本事。在方外门开放金山院的过程中,涂至也从未在外人面前出现过,丁齐这边其实很缺人手啊,这只能说明涂至的修为不足——至少外人会得出这种判断

这种判断既对也不对,涂至确实是方外门最软的那颗柿子,但他的方外秘法修为也有兴神境,这谁能想得到呢?

就在涂至从深圳被带走的这一天,五心谷三万多族人的脑海中同时响起了一个声音。这其实是一段意念,在脑海中出现便化为每个人心目中最威严的那种声音——

“幸有天地秘境,自古可避乱世之祸,在此可安享太平。然千年以来,族人已忘天道之本,饱食终日、无所事事,唯有众掌花使辛劳忙碌,历代于世间经营供养全族。如今数万族人全无感受之心,以为一切皆是天赐,五心谷已成无心谷。殊不知天道无私,不忒与人……”

这番话当然是芦居子说的,半文半白有点神神叨叨。在普通族人听来,这是天地所发出的声音,也是天地的不满与指责,大家不论在干什么,纷纷都愣在了原地,很多人当场就跪下了,下意识地朝天叩首。

在那座高峰顶上,水潭中央的五心莲已消失不见。一座石屋中,芦居子闭目端坐,手托一品莲花,就是控界之宝五心莲的样子,但已化作了碗口大小。

芦居子终于祭炼五心莲成功,以其修为能变化其大小,并将它取出大阵捧在手中,仿佛执掌了天地的意志,在一瞬间将自己的意念传到每个人的脑海中。

声音响起的同时,只要在这片天地秘境中的掌花使,身边都飞出一物,便是他们随身携带的副器。这些副器就像长了眼睛一般,穿窗出户飞向世界中央的那座峰顶,在众人的视线中消失不见。

叶宗清随身携带的副器也飞了出去,她并没有设法阻止,只是发出了一声长叹。能执掌控界之宝发挥出这样的妙用,她是做不到的,然而芦居子却做到了,所以不得不叹息。

在天地秘境的某处,陈蓉也在叹息,嘴角却露出一丝冷笑。她想到的事情比叶宗清更多,不仅是今日的五心谷,还有上古时代的琴高台。此地族人皆以为是天地发声,而她当然清楚是怎么回事,上古时期的琴高台中也曾不止一次出现过这种声音、这种人,那时他们的称呼叫天兄。

琴高台世界的天兄时代,三千年前就结束了,传说中的圣人陶昕就是末代天兄,后来丁齐等人进入琴高台,虽然被误认为是天兄降临,但他们也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天兄。可眼前的情景,却像历史在不同世界中的穿越轮回,仿佛又回到了一万年前的琴高台。

须知琴高台世界中的天兄时代曾持续长达七千年,但在今日的五心谷中,芦居子恐怕折腾不了多长时间,且看他怎么折腾吧。

当掌花使们的副器都飞走之后,三万多族人的脑海中又出现了一段意念,这回没有声音,就是单纯的意念,含义是——天地已收回权柄,让所有人思过三日。

照理说芦居子可以再嘚瑟几句的,为何这么简单就收场了呢?因为他累了,刚才玩得有点大,神气法力过度消耗。动用控界之宝将话语传到每个人的脑海中,虽耗法力但还不算过分,但将副器全部摄走,实在太费劲。

此时那座峰顶上已经戒严了,闲杂人等都被一阵狂风卷了出去,却神奇地落在了下山的道路上没有受伤,天地传来的意念是要赶他们下山。

峰顶上除了芦居子之外,还有他早已收买的六名掌花使、偷偷带进来的十名手下、甚至还有一队全副武装的雇佣兵。

芦居子原先是个孤家寡人,没什么手下,后来收编了游怀界的人占据了静沙岛,这次带来了其中十人,都是可以出入方外世界并保留记忆的。另外三十六名武装分子,大多长着一副东南亚的面孔,携带着各种枪械。

此地离混乱的西南边境不远,芦居子通过施良德花了很大的代价将这些人弄到了大理郊外,然后又弄进了五心谷中。这些人并不会神通法术,但热武器同样是威慑。

虽说掌控了五心莲就等于主宰了这一方世界,但芦居子毕竟也是一个人,他也有累的时候,不可能时时刻刻于定境中运转神器,还需要这些手下协助。

芦居子开了个大招,然后让五心谷族人“思过”三日,自己也趁机休息休息。这是他的套路,所谓天地收回权柄,门户就等于封闭了,他要制造的就是恐惧与不安,但不会立刻提出自己的要求,而是等着当地族人主动来求他。

惊慌失措的族人以及那些不明内情的掌花使回过神来的第一反应,都是来找谷主叶宗清询问,究竟是发生了什么、或者是他们做错了什么引发了天地之怒?

叶宗清神情落寞,很平静地告诉大家,这并非是什么天地之怒,而是有一批掌花使出卖了五心谷,勾结图谋不轨的高人窃取了五心莲,才搞出这样的事情来。叶宗清劝大家稍安勿躁,叛徒的奸计终究不会得逞,且看看情况,然后再想对策。

叶宗清的回答并不能安抚所有人,她只是告诉大家这是人为并非天意,但也没有提供什么解决的办法,身为谷主好像对此也无能为力。

芦居子其实并不担心谷中这些人能闹出什么幺蛾子,大阵已失效,副器也全部收回,便没有人能离开这方世界,他先晾所有人三天再说。但就在第二天黄昏时分,有一个人却悄然进入了五心谷,见到了陈容,此人就是丁齐。

陈容是被叶宗清带进五心谷的,以苍谷村村民的身份,就算在外面,也无人知晓她是方外门弟子。芦居子运转五心莲,能感应到五心谷中每一个人的存在,但他也不可能时刻关注每一个人,更不清楚陈容的身份。

丁齐出入天地秘境,不需要控界之宝,假如恰好在芦居子催动控界之宝的同时,芦居子便能感应到他进来。只是芦居子也不能每时每刻都催动控界之宝,丁齐趁机悄然而入,见到陈容了解情况后又悄然离去。

有意思的是,施良德虽然见到了“朱大福”并得到了方外秘法,却没有把这件事告诉施良德。但芦居子对此并不是没有防备,他也听说过朱大福的“事迹”,虽认为那可能是田仲络在故弄玄虚,但控制了五心谷之后,仍然派人在门户内外守护。

所以丁齐此时进入五心谷也有点冒险,算是艺高人胆大吧。朱山闲、谭涵川和宗飞侠都跟在后面打算随时接应呢,假如被发现了,他们就提前动手。所幸丁齐既没有惊动门户内外守卫,也没有惊动芦居子,悄悄进去一趟又出来了。

当天夜里,大理市郊外的喜洲古镇,丁齐、朱山闲、谭涵川和宗飞侠正在谈论五心谷中的最新情况。丁齐亦长叹道:“有人果然是想当天兄啊!”

宗飞侠:“琴高台世界我还没去过,有机会一定要领略一番,好好看看天国风貌,学习那里的人文历史。”

朱山闲问道:“能确定那人的身份吗,是不是芦居子?”

丁齐摇头道:“陈蓉确定不了是何人所为,只听见天地发声,并没有见到操控之人。”

谭涵川:“虽然我们谁都没见过芦居子,但麻晓见过他,丁老师在麻晓的精神世界里经历了有他出现的场景,我们也算都见过了,届时自可确认。”

朱山闲:“猝然发难,众人恐反应不及,他也不可能尽数控制三万多人,说不定会激起民变。给三天时间则很聪明,让大家都冷静下来认清处境,回头好去求他,他再想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宗飞侠:“搞了那么大动静,估计消耗也不小,他也需要缓口气,否则丁老师这一趟会被发现的。”

丁齐:“我们现不必着急,他让五心谷中所有人都等三天,我们也多等几天,如今火候还不足呢。”

朱山闲点头道:“是啊,芦居子到底想怎么干,我也很好奇呢。至于谷中民众,谁是什么样的人,遇事才好看得清楚。”

宗飞侠:“那我等多长时间合适呢?”

丁齐:“朱师兄,您是最精的老江湖,还是您来把握这个分寸吧。”

朱山闲想了想:“我们需要再等一个人,假如此人来了,就说明芦居子自以为大局已定。假如此人不来,我们就等一个月。”

丁齐:“就按朱师兄的计划,朱师兄和谭师兄可以先回去上班了,周末开放金山院也由朱师兄坐镇。你们正常露面,动手的时候再来,我与宗岛主在这里盯着。”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