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336、身价

庄梦周语重心长道:“兔子啊,你今天表现得已经很有面子了!至少在小婷婷面前那是临危不乱、举重若轻、运筹帷幄……安排得明明白白!被坏人抓起来的时候,你也面不改色、镇定自如,颇有大将风范,这些我都可以作证。

再说了,假如你真动了手、露了底细,对方发现你是一位传说中的隐藏在民间高手,会惊慌失措的,场面混乱起来就难说了。他们人多,也不是没有本事,还带着各种家伙,本来只是想抓你,结果乱中出错伤到你甚至误杀了你怎么办?你本事虽大,但毕竟双拳难敌无数手啊。”

涂至:“这话好像有点道理啊……他们究竟想把我带到哪里去?”

庄梦周:“且等着看吧,你就当是免费旅游,我估计是个好地方,平时想去还得花不少钱呢。”

涂至:“这帮傻妖怪,以为弄个黑袋子把我的头套上我就看不见了。”

庄梦周:“是啊,他们都小看你了,这就是你的底牌,不到关键时刻不能轻易暴露。”

算上陈容在内,方外门晚辈弟子中涂至排行第一,算是大师兄,可修为差不多也是垫底的。但架不住丁齐这位师父教得好啊,涂至的方外秘法目前也修至兴神境,勉强也算是一位高手了,只是他擅长的东西和其他高手不太一样。

就算闭上眼睛,也能用元神感知周围的事物,脑袋后面的东西都能“看”见,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头上套个黑袋子对他确实没什么用。就比如此刻吧,他就“看”得很清楚,这是一辆封闭的厢式货车,车厢里有四个人在看守,其中两个还带着手枪呢。

由于涂至手被绑上了、脚被锁住了,头上还套着黑袋子,看上去完全失去了反抗能力,所以那四名歹徒也没什么警惕心,都坐在那里刷手机,枪也揣起来了。涂至自忖假如此时突然发难,也是有把握将这四人制伏的,但庄梦周劝他稍安勿躁,便只好在这里闲聊。

他和庄梦周的交谈是在元神中,别人既听不见也察觉不了,但对涂至而言,元神中的视线是完全清晰的,他就靠坐在车箱的一角看着那四名歹徒,而庄梦周则懒洋洋地坐在他的身边。

涂至又问道:“他们把我身上的东西都搜走了,怎么把葫芦留下来了?”

庄梦周:“也没都搜走啊,衣服、鞋子、裤腰带不都在嘛!”

涂至:“我是说您给我的那个小葫芦,他们把景文石都拿走了,葫芦怎么会留下呢?”

庄梦周:“很简单,因为他们根本看不见这个葫芦。其实把葫芦拿走也没事,只要还在这个车厢里,你的神识能触及就新。但假如他们把葫芦拿到很远的地方,离开你的神识感应范围,那就有点麻烦了……”

涂至打断他道:“他们为什么看不见这个葫芦?”

庄梦周又露出笑眯眯的神情道:“一点障眼法而已,我岂能没有准备、不在葫芦上做些文章?”

涂至:“这么神奇!您教教我呗?”

庄梦周:“你的方外秘法修为已有兴神境,其实不用我教,好好琢磨一下自己就能琢磨出来,你师父其实已经教过你了。不说别的,就说最简单的手段,让人注意不到某些东西,或者在大脑处理信息形成意识的时候,忽略掉某些信息……”

涂至:“哦,我明白了,找机会可以试试,原理如此,但还需要好好练习才能掌握。”

庄梦周:“这就对了,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也不能什么都要师父教。方外秘法本不讲究这些,该怎么用需要你自己去动脑筋。刚才说的小法术可以对付普通人,但你左前方那个家伙恐怕糊弄不了,我看他至少也有三境修为,枪法也应该很不错。”

两人就这样说着闲话,涂至还趁机学了一手,路途倒也不显得无聊。

不知过了多久,车停了下来,这里是个简易的渔船码头。涂至又被押上了一艘改装过的渔船,被关进了船舱里,手铐松开了,但是脚镣还带着。舱门关上之后,涂至把头套摘了下来,窄窄的舱室中亮着昏暗的灯光,旁边还有一个很小的盥洗室。

没过多久,整个舱室开始 摇晃,原来是船已经驶离了码头。涂至苦笑道:“庄先生,这是一间牢房啊!桌上还有方便面,看样子没人会给我送饭了。”

桌上放着五桶方便面,旁边还有固定在地板上的饮水机,饮水机上有半桶水。庄梦周笑道:“不用担心,他们只给你准备了五桶面,说明航程不会超过两天,你就老实呆着看海景吧。”

涂至:“连张床都没有。”

庄梦周:“要什么床?是不是还要两个丫鬟暖床啊?你现在是被抓起来的人质,有方便面就不错了,要么睡地板,要么坐着练功,这不还给了你一张凳子嘛。”

这艘渔船沿着海岸线向着偏北方向航行,涂至被关在船舱里,身上的手机等杂物都被收走了,在外人看来,他无法计算时间,更确定不了身在何处。但涂至能“看”见,他甚至能够看到船舱外以及海面上的情景。

涂至就这么看了一会儿,突然长叹一声道:“哪有什么海景啊!”

庄梦周:“那是因为你的修为还不够!”

涂至运转元神能感知周围事物,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哪怕是在绝对黑暗的环境里、哪怕先前头上套了一个黑袋子。但他的这种神通也是有局限的,只能感知到神识所能及之处,神识透过船舱只能达到外面几十米的范围,除了这艘船也就是海水而已。

至于远方的风景,什么蓝天白云海平线之类,通通都是感应不到的。涂至问道:“那要修为多高才可以啊?”

庄梦周慢条斯理地解释道:“一个普通人站在船头,都可以看见海天一色。而你这样一个高手以元神感应,却只能察觉几十米外的海水而已。这是因为原理不同。

看风景是天边的光线自动投射到你的眼睛里,哪怕宇宙中的星星都能看得见;但以元神感应,需要你自己展开神识,神识能触及多远,你就能感应多远。”

涂至也是个心大的,此刻也不琢磨自己要被带到什么地方,反而颇有兴致地追问道:“那么修为到底要有多高,才能关在船舱里看星星?”

庄梦周:“假如仅凭元神感应,修为再高也不可能,你知道那些星星有多远吗?但是你的修为若能达到灵犀境,自可在神识所能及的范围内转化五官延伸出去。比如星光能照到外面的海面,你的元神也能延伸到外面的海面,那么眼睛自可以看见星光。”

涂至:“有意思啊!我师父有这瞪本事吗?”

庄梦周:“是的,你师父就有这个本事,而你还差得远呢!现在是不是感到头很晕,手脚也没力气……你把手抬起来试试,什么感觉?”

涂至软绵绵地抬起手臂道:“好像有点抬不动啊,不是身上没劲,就好像很懒,很难提起这个念头。”

庄梦周:“你自从被抓起来就一直在和我聊天,这也是需要动用法力的,运转元神四处观望更消耗神气法力。我就纳闷了,你难道不累吗?人都被抓起来了,还不抓紧时间养精蓄锐?”

涂至:“哎呀,我给忘了!现在确实累了,需要好好休息休息。”

渔船在海上航行了大约一天一夜,方便面涂至一桶都没吃,只是喝了点水。他在船舱中定坐行功,还抽空向庄梦周请教了辟谷之法。第二天下午。涂至突然喊道:“庄先生,渔船穿过了海中的一道门户,这是什么方外世界?”

庄梦周:“目前已知的方外世界,远在海中的只有静沙岛。”

涂至:“我被抓到静沙岛来了?您看见岛了吗?”

庄梦周:“来的又不是我本人,只是一个葫芦而已,你看不见的东西,我也是看不见的。但是别着急,假如真是静沙岛,等会儿你就会被带上岸了,那里的沙滩很特别,一眼就能认出来。”

还是刚才那个原因,涂至呆在船舱里,“看”不见前方的岛屿。他看不见,与他聊天的“庄梦周”当然也就看不见。时间没过多久,船停了,舱门打开,两名拿着枪的蒙面大汉进来,告诉涂至跟他们走,然后又拿黑袋子把涂至的头给罩上了。

将涂至的脑袋罩上之后,那两人才摘掉了面具,很显然是不想让涂至看清他们的样子。涂至很想告诉他们,真不必这么麻烦,他们的相貌他早就知道了。

涂至被带上了陆地,踏上沙滩后感觉很奇怪,远处的声音仿佛消失了,只能听见近处脚踩沙滩的动静,而且很干涩没有回音,黑袋子里自己的呼吸声则显得异常清晰。涂至嘀咕道:“确定无疑,这里就是静沙岛了!我虽然没有来过,但是看过详细的资料。”

庄先生:“我说得没错吧,你就当免费旅游了,省了十万块呢!”

涂至:“有这么当游客的吗?”

庄梦周:“你就好好呆着吧,食宿全免费,你师父会来接你的。”

涂至有些担忧道:“他们会不会严刑拷打我,要我交代方外门的秘密?”

庄梦周:“那你得先告诉他们有方外门的存在,他们才会逼问方外门的秘密,你不会这么傻吧?”

涂至:“他们不知道方外门?”

庄梦周:“只有方外门的人,才知道有方外门这回事。”

涂至:“那他们抓我干什么?”

庄梦周:“当然是为了给你师父捣乱啊,让他没工夫去管别的事,到了关键时刻,还能拿你的性命来要挟你师父。为了掩人耳目,我估计这会变成一起绑架案,有人会联系小婷婷索要赎金的,你猜猜你自己值多钱?”

涂至:“庄先生,您就开个价吧……”

庄梦周道:“我估计会很值钱,值钱到一下子无法准备出来的程度,这才能够把我们的精力都牵扯住。”

涂至被押入静沙岛深处,密林环绕间有一座小楼,楼上有一间套房窗户被封死了,涂至就被软禁在里面。从理论上来讲,他接触不到任何人,也不会知道自己被关在什么地方。就算以涂至的修为,也只能“看”见这栋小楼里的情景以及楼外不远处的树林。

庄梦周料得没错,果然有人自称绑匪联系魏凡婷索要赎金。涂至的身价有多高?说出来吓人一跳,绑匪开口就是两个亿,而且还要现金!

曾经有这样一个笑话。某部小说中写到坏蛋绑架了女主,敲诈男主五亿。男主带着五亿现金开着玛莎拉蒂就去了,到了地方拎着装了钱的箱子上楼,大发神威干掉了坏蛋救出了女主。至于那些钱嘛,则在混战引起的爆炸中和坏蛋一起化为了灰烬……

这里只有一个小问题,五亿现金,以人民币最大面值一百元计算,其重量是五点七五吨,以最紧密的方式码放,体积也有六立方米。玛莎拉蒂肯定是装不下的,得开一辆货斗车,而且无论是霸道总裁还是美国队长都拎不起来,就算力量够了身高也远远不够。

绑匪开口索要两亿现金,那也是重达二点三吨、体积二点四立方米的一大堆,这上哪儿给他们准备去?别说魏凡婷没这些钱,就算有也提不出来,而且就算魏凡婷没报警,一下子要提出这么多现金,也绝对会惊动银监部门以及警方。

绑匪给魏凡婷打电话拨不通,发了短信也没人回,因为魏凡婷呆在小境湖里联系不上。后来他们干脆冒着暴露某些线索的危险,联系了石不全,因为魏凡婷和涂至在方外联盟中都是大小赤山的理事,而石不全是大小赤山的山主。

绑架了涂至,却把勒索电话打到了石不全那里,很容易让人猜测作案者可能来自于方外联盟内部。但绑匪实在是没有办法,只能姑且一试了。

石不全接到了一个电话,对方恶狠狠地说:“涂至在我们手里,现在联系不上魏凡婷,假如你能联系上就帮我转告——让她拿两个亿现金来赎人!”

石不全的第一反应也是愣住了,愣了好半天才哭笑不得道:“大哥,您知道两个亿现金是什么概念吗?这里是中国大陆,我也不是李嘉诚。”

那边倒也不是很难说话,随即道:“很难准备是不是?我再给你指点一条明路,用等额黄金赎人也行。一克黄金就算你们三百块吧,准备六百六十七公斤。”

石不全:“这也太多了!能不能打个折?”

“没门!”

石不全:“那也得多给点时间让我们准备啊,我得挨家挨户抢银行、金店啥的,否则上哪儿凑得齐?”

“我不管你上哪儿弄,抓紧时间准备好,否则我们就撕票!”

石不全:“就算我们准备好了,上哪儿交接呢?”

“这你就别管了,我会定期和你联系的,等通知就是了。”

石不全:“你看这样行不行?我先送给你一百斤黄金,就算是利息,也算是涂至在你们那儿的招待费。你就多宽限点时日,也把涂至给招待好了,住宿啊、伙食啊,标准都尽量高一点,别让他受什么委屈,毕竟是也两个亿的身价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