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335、兔子被妖怪抓走了

叶言行已经盯上了刚才打出第二枚石头的人,那是一位三十来岁的男子,穿着运动服戴着一顶鸭舌帽。人群正在散去,叶言行不动声色地逼近,毕学成也绕了个圈子到了远处接应。他们并不想在这里动手,只是想暂时盯住此人,以防对方再搞什么动作。

那男子却突然一捂胸口露出痛苦的表情,随即就一头栽倒在地,身体抽搐着张嘴说不出话来……周围还有很多人呢,大家发出了一片惊呼,校卫队也赶过来看是怎么回事。

叶言行止住了脚步,毕学成也跑回来小声问道:“怎么了?”

叶言行:“这人没救了,心脏出了问题。”

毕学成:“哪有这么巧?”

叶言行:“我是修炼观身术的,看得很清楚,他真是心脏出了问题,似有隐患爆发,看上去就像突发心脏病。”

毕学成:“好狠毒的后手,幸亏孟师妹没有上当!”

这时在四楼的寝室里,孟蕙语仍然盯着二姐的眼睛在说话:“楼下那个人,是不是和你一样也欠了一大笔钱?你们俩是一伙的!”

二姐的心理防线早已崩溃了,背靠着床梯道:“不不不,我根本就不认识他,我只是,我只是,答应别人把你带下去……”

围观的女生皆露出或惊恐或不解的表情,这时又有人推开门道:“孟蕙语,你是怎么回事?”

今天境湖大学宿舍区里出了一件很轰动的事。一名大四男生捧着一束玫瑰花跑到女生宿舍楼下,向另一学院的一位女生求爱,表白不成抽出一把刀对着自己,让那个女生下楼见面。可能是因为太紧张了刀没抓稳,又或者是有围观者实在看不下去丢石头砸了一下,总之尖刀落地,人也被保卫处带走了。

这还不是事件的全部,又有一名围观者不知是过于兴奋还是过于激动,居然突发心脏病,被送到校医院抢救无效身亡。但是这个人的身份却成谜,不是教职员工或在校师生,也没有带着任何证件。

公安机关后来才查出,他叫马卡特,是外省的一位无业游民,离开家乡外出打工已经好几年了,和亲戚朋友早就没了联系。他怎么会出现在境湖大学校园里看热闹,又怎么会心脏病发作死在那里,真是令人费解。

在这起事件中,孟蕙语自始至终都没有露面,甚至都没有站在窗口向外看一眼。假如闹剧不是以这种方式收场,事态可能会变得非常复杂与恶劣。

做一个假设,如果孟蕙语今天真下楼劝说了,焦上直突然很激动地扑上前去与她有身体接触。而混在人群中的马卡特很可能会装做劝说上前动手,孟蕙语就算没受伤,焦上直恐怕也会被他趁机弄死。马卡特只要一动手,接下来也会突发心脏病身亡。

这是一起什么样的恶性事件?在撕扯中孟蕙语有过失杀人的嫌疑,还间接导致了另一人的死亡。就算她自己不死也得脱层皮,绝对会被警察带走调查,无法轻易脱身,而焦上直的家人更不会轻易放过她,很可能会纠缠到底,甚至哭着喊着让她偿命。

但这些意外并没有发生,焦上直被校卫队带走了,只是肩膀脱臼而已,那也是自己作的。有一名围观群众心脏病发作身亡,好像也怪不到别人头上。孟蕙语还在宿舍里揪出了二姐,围观的女生都听见了她们的谈话,感觉是一头雾水。

假如没有孟蕙语在宿舍里让二姐说出的那番话,此事可能就不了了之。但孟蕙语以受害人的身份揪出了二姐,学校当然也会调查,最终查出事件的完整经过是这样的——

本科四年级学生宋文瑛(二姐)与焦上直,借了大量的校园贷用以超前消费,手机里下载了各种小额贷的APP,不停地借新还旧,欠款越来越多。到了毕业前,焦上直欠了二十多万、宋文瑛欠了三十多万,他们两人便想了一个办法,试图从宋文瑛的室友孟蕙语那里搞钱。

孟蕙语有钱,是学生中的大款,存款足有上百万,这个情况被同寝室的宋文瑛知道了,于是出主意怂恿焦上直来纠缠孟蕙语。只要纠缠上了,便能想办法从孟蕙语手里弄出钱来还债,不论是处对象借钱,还是让孟蕙语花钱买平安都是他们的打算……

这个调查结果有点令人目瞪口呆啊,但听上去还真像那么回事!不论大家信不信,反正有结论就行,焦上直和宋文瑛在提示性的问询下也都承认了,不得不佩服校保卫部门的办事能力与效率,总算给了个过得去的解释与交代。

事情的真相其实不复杂,焦上直和宋文瑛确实都欠了钱,毕业前被人逼债不知道如何是好,甚至都感觉走投无路了,恰在这时有人告诉他们,只要帮点小忙、办点小事就可以替他们还了这笔债,否则就让他们混不到毕业……

焦上直的任务就是捧着一束玫瑰花到宿舍楼下去向孟蕙语表白,同时拿一把刀对准自己要挟孟蕙语,并发生身体接触让自己受点伤。他的任务就这么简单,至少幕后指使者就是这么告诉他的。

而宋文瑛的任务则更简单了,就是想尽办法要把孟蕙语哄下楼,来到焦上直的面前。结果孟蕙语根本就没有跟着对方划下的道走,二姐刚一露出破绽,就被她给摁住剥皮了。

这个情况,二姐肯定不愿意承认,不仅说出来很难有人相信,而且错误也更严重。而孟蕙语本人多少也诱导了调查结论的出现,因为保卫处找她了解情况时,孟蕙语只说了三件事:其一是宋文瑛借校园贷不少钱,其二是焦上直很可能也是同样的情况,其三是宋文瑛知道她有上百万存款。

这三个情况就是调查的线索,也是绝佳的暗示,保卫处的工作人员很容易就自行脑补出了事件的真相,然后在问询过程中很利索地就让宋文瑛和焦上直都承认了。

至于孟蕙语这样一位大四学生怎会有那么多存款?说实话,其实不必交待,但孟蕙语还是解释了。她在文玩市场买了几件东西,只是收藏着好玩而已,不料却拣了个大漏,其中一件是很珍贵的古董……。

孟蕙语说这番话的时候,还有人现场为她证明。冼皓就坐在旁边,表示那件古董就是自己买下的,她们还因此成为了朋友。询问的地点就在南沚小区,出了那件事之后,孟蕙语就请假了,离开宿舍而住进了朋友家里。这完全可以理解,可能是受了点刺激吧!

校方的调查以及孟蕙语引导他们做出的结论,这些都是后话了。而出事之后,冼皓就听说了消息,让三名弟子立刻都来到了南沚小区,就暂时住在这里不要去别的地方。就算学校找孟蕙语了解情况,也请到南沚小区来了解。

当天吃晚饭的时候,方外门的尊长只有冼皓和石不全再,这两人听完了学校里刚刚发生的变故,脸色都不好看。叶言行又问道:“师娘,旁边埋伏的那个人是怎么死的?”

冼皓反问道:“你不是亲眼看见了吗?是心脏出了问题。”

叶言行:“怎么能设计得那么巧?”

冼皓眯着眼睛道:“这是一种禁制,也是高人留下的手段。如果此人不动用法力可能无事,一旦动用法力心脏就会出问题。若将疲门观身术修炼到高深境界,你也可能施展出这种手段,说白了,就是给对方留下在某种情况下会突然发作的暗伤。”

毕学成:“什么样的高人啊,能做得神不知鬼不觉,让中了暗算的人自己还不知道?”

冼皓摇了摇头道:“那人不太可能自己都不知道,他是被高人下了禁制,而对方告诉他假如不按照要求做就会死。其实他若按照要求做了,同样也会没命,江湖阴损门道常用这招,只是手法不同而已。”

孟蕙语:“可对方究竟是为了什么呀,算计我又有什么好处?”

一向爱多嘴的石不全难得保持了长时间的沉默,此时才开口道:“他们不是冲你去的,只是想搞出事情来,吸引方外门的注意力,使我们无暇他顾。假如今天你真出了事,估计这段时间我们就没精力忙别的了。”

恰在这时,冼皓的手机震动了,她掏出手机接了个电话,面色凝重道:“好,我知道了!现在你什么都别做,我去机场接你。记住了,下了飞机任何人都不要轻易相信,也不要着急出来,得同时见到我和你石师叔……”

她放下手机后抬头道:“小婷婷的电话,深圳那边出事了,为了掩护小婷婷,涂至被坏人抓走了……小婷婷已经上了飞机,两个半小时后到境湖。我们准备一下,你们三个就留在南沚小区,我和石师弟去接小婷婷。”

孟蕙语站起身道:“我们也能帮上忙。”

毕学成补充道:“其实我们也算是高手了。”

叶言行:“要看跟谁比,对付一般人没问题。”

冼皓也没有多啰嗦,看了他们一眼道:“那好,我带着小孟去接机。阿全,你带着小毕和小叶接应。”

大约两个半小时后,魏凡婷走出了境湖机场的出闸口,停下脚步装做等行李的样子观察四周。外面有很多人在接机,举着各式各样的牌子,她首先看见了冼皓,然后又在另一个方位发现了石不全,快步走了出来。

魏凡婷来到冼皓的面前,压低声音带着哭腔道:“师娘,兔子可能被坏人抓走了,他要我先走,立刻回境湖,还说是庄先生吩咐的……”

冼皓:“回去再说!既然有庄先生关照,涂至不会有事的。”

孟蕙语也迅速靠近过来,三人离开机场驱车而去,然后石不全带着毕学成和叶言行开了另一辆车尾随返回了南沚小区。

今天是周二,但涂至已经连续两个周末都加班了,难得串休一天,于是就带着小婷婷出来玩。原计划去海柴角踩踩沙滩,结果出门没多久,涂至就突然调转方向开车去了机场,在车就用手机给小婷婷买好了去境湖的机票。

魏凡婷当然要问为什么。涂至说他们被坏人盯上了,让小婷婷赶紧脱身。小婷婷当然不愿意,要和涂至一起对付坏人,但涂至说带着小婷婷反而是个累赘,万一两个人一起被坏人抓住那就麻烦了,要赶紧回境湖找师门帮忙。

小婷婷问涂至为什么不一起上飞机?涂至又告诉她,两个人一起走恐怕都走不了,而且这是庄先生当场叮嘱的。

庄梦周当时又不在车上,怎么能叮嘱涂至?因为庄梦周给了他那个葫芦,涂至以法力催动可以触发御神之念,相当于随时能与庄先生交流,小婷婷也是知道的。

车直接开上了候机厅二楼,涂至要小婷婷立刻登机回境湖,上了飞机给他打一个电话然后再给师父打电话。涂至算的时间正好,魏凡婷下车就进了机场,直接过安检便到了登机时间,涂至则驱车而去。

魏凡婷上了飞机给涂至打电话,结果已经打不通了,她意识到不妙立刻给师父打电话,但丁齐也联系不上,于是就联系了冼皓……

这天晚上,冼皓将魏凡婷带进了小境湖,叮嘱她这段时间就留在小境湖中别出去。同时语气很肯定地告诉魏凡婷,涂至没事,只是完成庄先生交待的任务去了。在小境湖的山庄里,魏凡婷又见到了尚妮,原来尚妮也到了南沚小区,这段时间就待在小境湖中。

安顿好了魏凡婷,冼皓穿过小境湖来到丁齐闭关的那座岛屿上,告诉了丁齐今天发生的事情。丁齐皱眉道:“庄先生料得没错,芦居子那边会对五心谷下手。他动手的时候很可能会制造一些混乱和麻烦,转移我们的注意力……孟蕙语那边没得手,涂至那边倒是让他们得手了!”

冼皓:“也不能算得手吧,涂至心里有数,庄先生也盯着呢。”

丁齐叹了口气道:“是啊,假如两边的计划都失败,他们也不能放心啊,现在毕竟抓走了涂至。迄今为止,我们并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是芦居子图谋不轨,一切只是猜测,但这次涂至就可以提供证据了。对方筹划周密,动作也这么利索,我有点没想到。”

冼皓:“谁也不是神仙,能料到所有的细节,对方的脑袋长在他们自己的脖子上。动静已经有了,五心谷那边,他们会在什么时候动手?”

丁齐:“动静就是今天搞出来的,五心谷里里面,也应该是今天动手。你和阿全守在南沚小区,假如晏斌彬与石和玉也接到五心谷有事让他们回去的通知,那就确定无疑了。唉!方外世界就是这一点不好,只要在里面把门户一关,便什么消息都传不出来。”

冼皓:“你什么时候动身?”

丁齐:“现在就出发,老朱、老谭、宗岛主和我一起赶到大理。”

冼皓有点不放心道:“就你们四个,有把握吗?”

丁齐笑了:“我们四个只是去破局的,五心谷中可不止我们四个人!”

冼皓:“涂至那边有庄先生盯着,镜湖大学的事,我们需不需要查一查?”

丁齐:“暗中动手的人已经死了,学校那边是查不出真相的。假如我们去查,线索也只能是那两个学生是欠了哪家平台的钱,我敢肯定,最终十有八九会查出与田仲络有关联。就把这件事私下告诉田老板,让田老板帮忙去查吧,他会明白是怎么回事的。”

田仲络这几年就在搞互联网金融,不仅吸收公众投资,旗下有不少合作平台就是搞小额贷和校园贷的。真要顺着这条线索查,拐弯抹角总能与田仲络扯上关系,对方恐怕也是这么设计的。

其实在孟蕙语他们从刚一入学开始,校方就反复宣传告诫在校学生不要落入校园贷消费陷阱。但是镜湖大学加研究生在内如今学生总数近两万,总会有人陷进去的,有心人不难找到下手对象。至于恰好找到焦上直与宋文瑛,只是一种概率现象。

丁齐当天夜里悄然离开了小境湖,走的就是湖泊深处的那道门户,无人察觉。

与此同时,涂至在一辆闷罐车中,脑袋被一个黑袋子罩住了,双手反绑,双脚也被锁上了,正在和庄梦周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呢。

涂至:“庄先生,我就这么被妖怪抓走了,是不是太没面子?”

庄梦周:“怎么,你还想跟他们比划两下?”

涂至:“您可别小看我,我也不白给啊!”

庄梦周:“你师父又没教过你打架!”

涂至:“可是师父教过我别的东西呀,而且朱师伯教的靠山拳、您教的五式棍击术,我也都练得不错。”

庄梦周:“你那还叫练得不错?”

涂至有些泄气道:“谁叫我工作忙啊。”然后又有些不服气道,“但是应该还能打几个回合吧?”

庄梦周又笑了:“你打几个回合干嘛?最终还不是要被抓住,那样反而暴露了实力。这伙人夹枪带棒的,既然动了手就不会让你逃脱,你弄不好会处事,假如失手造成对方的伤亡就更不好了。”

涂至:“怎么不好了!”

庄梦周:“你傻啊!假如你打死打伤他们的几个同伙,人家还能对你客气?你看看现在不好吗,你配合人家也礼貌,至少抓起来之后没挨揍吧?”

涂至:“那倒是!但我总有点不甘心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