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334、学习与进步

有个小伙子在某栋宿舍楼门前的羽毛球场上点了一圈蜡烛,是西餐厅里点缀气氛用的那种粗蜡,还特意摆成了一个心形。他手捧一束玫瑰花站在蜡烛圈中央,眼中有犹豫挣扎之色,还闭上眼睛做了几个深呼吸,好像是在给自己打气。

正是宿舍楼前人最多的时候,有人刚刚下课回宿舍,有人从宿舍出来去食堂,还有人已经吃完饭正在往回走,男生周围很快就聚拢很多人。有认识他的人问道:“焦上直,你这是准备向谁表白呢?还搞得这么浪漫?”

焦上直就像没有听见,深吸一口气似是下定了决心,终于抬头大喊道:“孟蕙语,我爱你!”

正在宿舍中刷手机的孟蕙语被吓了一跳,她刚从食堂回来,进宿舍楼的时候还看见那个男生在点蜡烛来着,没想到此时楼下竟喊出了自己的名字。这楼宿舍楼有六层,孟蕙语住在四层,窗户正好朝向那边。

每间宿舍住四名女生,另外三个也都在,正趴在窗户那儿朝楼下看热闹呢,突然听见了这一句,齐齐回头道:“小蕙,是来向你表白的!”

孟蕙语放下手机站了起来,转念之间又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一沉又坐下道:“我不认识这个人!”

有一名女生道:“你怎么可能不认识他呢他,叫焦上直,工商学院的,我们还在一起上过公共英语课,他一直就对你有意思呀!”

孟蕙语眯起眼睛似是回忆道:“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二姐,公共英语课大二就结束了,你连他的名字都记得,还一眼就能认出来,该不会早就看上人家了吧?”

非英语专业的公共英语课,在大一、大二这两学年开设,而孟蕙语她们如今已经读到大四上学期了,这差不多是一年多之前的事情了。至于楼下的这个男生,孟蕙语只是有点眼熟而已,但不知道对方叫什么名字,也从未打过交道。

同寝室二姐的话一开口,孟蕙语就觉得有问题,她刚才转念间想到了庄梦周曾提过的那个问题,不就是假设了一个类似的场景吗?难道庄先生能未卜先知,算定了她会遭遇这样的事情?

那边二姐悻悻道:“人家现在正在向你表白呢,不论你答不答应,总得露个面吧?”

孟蕙语刚才站起来又坐下了,已经想明白自己不能出现在窗口。她不出现,只是那男生一个人的独角戏,假如她出现了,就成了两个人的互动,她也会莫名其妙的卷进事态中。

而楼下的男生每隔十秒左右就大声呼唤一次,语气越来越情真意切。有些人脸皮薄,做不出一些很夸张的事情,但一旦鼓起勇气开了头,后面也就放开了。那男生的呼唤声情并茂,见迟迟得不到回应,又单膝跪地道:“孟蕙语,就算你不接受我的表白,也要见我一面,当面告诉我拒绝的原因……”

二姐走过来,一把抓住孟蕙语的胳膊道:“小蕙呀,你好歹露一面啊,那么多人围着呢,你不露面就没法收场啊!”

这时宿舍门被推开了,从对面以及隔壁涌进来不少女同学,纷纷很兴奋地说道:“小蕙,你在宿舍啊!楼下有人跟你表白呢,好浪漫啊……你赶紧下去吧。”

二姐继续怂恿道:“不用怕,我们大家陪着你,看着不错就收了,看不上就打发走!”

孟蕙语摇头道:“第一,我根本不认识这个人,他这不是表白而是骚扰。第二,不接受一个人的求爱需要理由吗?二姐,你赶紧去把窗户关上!”

二姐的眼神与孟蕙语有个对视,然后她松开手跑向窗边,不仅没有观赏窗户,反而朝下面大喊道:“焦上直,孟蕙语就在这里。你等着,我们陪她一起下来!”然后又跑回去将孟蕙语拉了起来道,“快下去给个交待吧,要不然就酿成群体事件了。”

说完这句话,二姐似乎有一瞬间的恍惚,发现孟蕙语还坐在那里,自己的手正拉着她的胳膊,姿势和刚才一样根本没变过。其实二姐冲到窗边喊话那一幕只是她自己的错觉,说是错觉也许不太合适,应是某种类似催眠状态下的经历,实际上根本就没有发生。

此时两人仍在对视,孟蕙语抽出手拍在二姐的肩膀上,二姐又是一愣神,然后就听孟蕙语说道:“你一定要把我带下楼。”

二姐答道:“是啊,我一定要把你带下楼。”

孟蕙语:“把我带下楼,到了那个人身边,你的任务就完成了。”

二姐:“是,我的任务就是把你带下去。”

孟蕙语:“你也不认识那个人。”

二姐:“我也不认识他,只要把你带下去就行。”

孟蕙语:“他的名字是别人告诉你的。”

二姐:“他的名字是别人告诉我的,我把你带下去就行,你快跟我下去。”

孟蕙语的话突然有了转折:“你欠了不少钱!”

二姐:“我欠了很多钱,三十多万,毕业前要赶紧还上。”

她说话的时候,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身体已经僵住了,孟蕙语的手捏在她的肩头上,而她的手脚仿佛都不听使唤,保持一个很奇怪的姿势,而屋中的女生们都已经看傻了。

孟蕙语并没有和丁齐吹牛,她的确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小白痴了,那时还差点被人贩子骗去卖了。既然心中已经有了警觉,当然也有应对的手段,别忘了她的方外秘法已修至心盘境。丁齐教出来的弟子,或许不会显弄什么神通法术,但有些手段则令人防不胜防。

丁齐不仅教了孟蕙语方外秘法,还教了她自己整理的要门兴神术。孟蕙语此时施展出的手段不太好解释,换一个角度,也可以说她将二姐给瞬间催眠了,或者将二姐给拍花了。

从瞬间催眠的角度,不能保证每次都成功,需要制造一个瞬间无意识的状态,然后迅速抓住这个状态进入对方的潜意识。以孟蕙语如今的修为,做到这一点并不难,她刚才说的话其实都是提问,但每一句用的都是肯定且强调的语气。

这也是催眠的要点,要给予肯定的暗示而非疑问的提示,然后二姐就在潜意识中将想说的话都说了出来。至于最后那一问的转折很奇怪,需要注意的是,孟蕙语并不是在问二姐,而是直接说她欠了不少钱,二姐居然还答出了数目。

孟蕙语怎会有此一问?其实她是蒙的,但也不是毫无依据的瞎蒙。住在同一个寝室里生活了快四年,彼此的情况基本都有所了解。二姐的家庭条件还不错,可平时的消费水平明显超高,各种新潮的东西买了很多。

前阵子她还听二姐嘀咕过,好像是借校园小额贷欠了不少钱,正发愁呢,还曾开玩笑说要抓紧时间找个有钱的对象。但当时只是开玩笑而已,别人追问的时候二姐并没有多说,好像也不愿意多说。

眼见二姐显然有问题,孟蕙语心中已经有了某种猜测,才突然问出了这一句。二姐回答之后,孟蕙语又说道:“有人会替你还账。”

二姐眼神发直道:“是的,有人要替我还账。”

孟蕙语:“有人告诉你今天楼下会有事,有个叫焦上直的男生会来向我表白,是工商学院四年级的。无论如何,你都得想办法把我带下楼,送到那个人眼前去。假如你做到了,就会有钱还账。”

二姐的神情突然变得挣扎起来,身体也开始不受控制的抖动,口中喃喃道:“不不不,我不能说……不能让人知道……不是这样的!”

孟蕙语适时松开了手。二姐身体一恍差点没摔倒,扶住桌子才站稳,她已经挣脱了孟蕙语的控制,从类似催眠状态中恢复过来,可能是孟蕙语的话触动了她内心中的自我防卫机制,她不想说出自己要保守的秘密。

难道先前的那些话,就是二姐想说的吗?仔细回想,那其实就是二姐此刻在心里想的事情,并没有触动内心深处的隐秘,孟蕙语实际上是将她的心理防卫机制给绕开了,但同样得到了要想的答案,只是到了最后一句,她有点控制不住二姐的意识了。

假如换做丁齐,可能继续停留在二姐的精神世界里,甚至搅乱她的意识将她变成白痴。但一来孟蕙语的修为可能还差点,二来她没有必要那么做,该知道的都已经知道了。

二姐回过神来,她能记得刚才发生了什么,也知道自己说了什么,看着孟蕙语眼神就像看着魔鬼一样,嘴唇哆嗦道:“你,你,你……”

孟蕙语:“你借了校园贷,欠钱还不上,就要更人合伙把我卖了吗?”

二姐并没有完全意识到刚才发生了什么,犹在辩解道:“我没有恶意的,有人喜欢你,我就是答应别人把你带下去……”

孟蕙语:“他的花里藏了一把刀,你知道吗?”

二姐惊恐道:“我不知道啊,这怎么可能,你是怎么知道的?”

就在这时,窗口边有人喊道:“你们快看,他真的抽出了一把刀!”

楼下的焦上直单膝跪地腿都麻了,呼唤良久也得不到回应,又一咬牙,竟然从那束玫瑰中抽出了一把两面开刃的尖刀,用刀脊架在自己的肩膀上,很小心的离脖子远一点,站起身喊道:“孟蕙语,假如得不到你的爱,我宁愿去死!哪怕你要拒绝我的表白,也让我死个明白!”

围观的师生吓了一跳,大家一下子就退开了好远,也有几位老师模样的人上前几步,有人呵斥道:“父母养你这么大、读这么多年书,为了追个女孩子就寻死觅活吗?快把刀放下!”

也有人劝说道:“这位同学,千万不要钻牛角尖,不值得,真的不值得!你还有大好人生,天涯河处无芳草啊,干嘛非得在一棵树上吊死,感情这种事不能勉强,现在她不喜欢你,还有别人呢,你还有将来呢……”

在四楼的寝室里,孟蕙语已经发了几条微信,并且拨通电话报警道:“保卫处吗?有人堵在五号女生宿舍楼前面持刀威胁,楼下还聚了不少师生……”

境湖大学的校内安保工作由保卫处负责,而校保卫处工作人员也有正式的警察编制,同时还管理着校卫队,校卫队成员则相当于协警。保卫处接受校方以及辖区公安分局的双重领导,在校园内报警,首先就是由保卫处出警。

楼下的场面已经越来越热闹了,焦上直把刀架在脖子上,丝毫不理会旁人的指责和劝说,就是抬头望着四楼的某扇窗户。有位围观的女生不知是被吓到了还是被感动了,站在人群中喊道:“帅哥,你千万别乱来!我去帮你把孟蕙语叫出来,让她好好劝劝你……有话好说,没必要这么极端。”

有位老师模样的长者转身喝道:“胡闹!”

但这女生已经跑回宿舍楼了,她刚一进门就被宿管阿姨一把扯住道:“你添什么乱啊!真把人家姑娘叫下来,万一出了事你负责啊?你没看那小伙子手里拿着刀嘛!

就算你不懂事,好歹也看过电视剧吧?碰见这种持刀要挟的,怎么也得等警察来了上谈判专家,就算叫家属来劝,也得让警察保护着……”

这位宿管阿姨懂的还挺多,说着话已经把宿舍楼的大门给关上了,还从里面插上了插销,手拿一根拖布就守在大门后。那女生纳闷道:“阿姨,你在干什么呢?”

宿管阿姨:“那小伙子见不到人,万一再冲进女生宿舍找人,我能拦得住吗?让他冲进来出了事,我能负得起责任吗?保卫处的人不来,这门就别开了!”

毕学成和叶言行已经混到了围观的人群中,保卫处的警官和校卫队已经来了,让大家离远一点。负责现场指挥的副处长上前道:“同学,有什么事想不开啊?喜欢人家女孩,表白不能通过这种方式,这样对方不仅不可能接受,还会被你吓着的!”

焦上直右手的刀紧了紧,左手指着对方道:“你别过来,再往前一步,我就死给你看!”说着话他已经转动刀尖对准了自己的肩窝位置,心中正在犹豫。

按照计划,无论孟蕙语下不下来,他都得受伤,要给自己一刀,分寸自行掌握,总之得见血,场面得轰动。假如孟蕙语真下楼来劝他了,他要冲上前去发生身体接触,然后趁机把自己弄伤。可是孟蕙语并没有下楼,现在就让他给自己一刀,实在下不了手啊。

人群中的毕学成压低声音冲叶言行道:“庄先生真能未卜先知吗?居然早就料到了会出这种事,神机妙算啊!”

叶言行:“惊门前辈嘛,也许只是巧合,但师父也提醒过,最近遇到状况要学会处理……师兄,这个角度行吗?”

毕学成:“这个角度没问题,我出手,你注意盯着其他人有没有可疑的。”

叶言行:“快,对面好像有人也要出手!”

焦上直正用刀尖指着自己在犹豫扎还是不扎呢,当然不能扎太深,然后再往旁边划一下、将伤口弄大点,但会不会太疼呢……突然听见啪的一声,刀身上弹起一溜火星,手腕一震,这把刀就飞了出去。

原来是人群中飞出了一块小石头,速度快得让人看不清,把他手中的刀给打飞了。

紧接着焦上直又唉哟叫出了声,另一块石头不知从何处飞来,正打在他的肩头上,他一个趔趄坐倒在地,左肩都给打脱臼了。假如事先没有第一枚小石头弹飞了刀,将他握刀的手也震开了,这第二枚石头就会打在刀把底端,力量会直接将这把刀插进他的身体里。

保卫处的那位副处长是退伍军人出身,反应倒也迅速,一脚就把落地的刀给踢远了,转身再一脚又把已经坐地的焦上直给踹翻了。然后校卫队的小伙子们一拥而上,将焦上直给摁住,玫瑰花瓣散落一地,摆成心形的蜡烛也东倒西歪。

一场闹剧就此结束,宿管阿姨也长出一口气,放好拖把将宿舍楼大门给打开了。

PS:明月杯中盛海量,水晶盘上捧珍猪。瑶宫长开花万树,送上春华万树福。

大年初一,新春大吉,给全体书友拜年!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