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333、带路党

小赤山中有一座庄园遗迹,而孟蕙语发现的地方离那座庄园比较远,在一座山峰的半腰,山下便是石不全曾住过的亭阁,亭阁前有一片莲池。如今山上的植被异常茂盛,曾经的小径也早已消失。

在半山一侧拨开藤蔓,露出一面凿平的石壁,石壁上刻了两首诗——

谁见乘风月殿来,广寒深锁静无埃。青天碧海嫦娥意,枉费星姨几度猜。

一湾流水隔仙缘,满地芝香白鹿衔。寂寂洞天无青使,玉珰密札只空缄。

诗文旁边还留有题款:录白云洞主袁仙子感怀大小赤山作小游仙曲二首。

孟蕙语好奇道:“师父,这是什么人写的什么诗呀?”

丁齐:“这是游仙诗,这位袁仙子姓袁名嘉,是清代乾隆年间的白云洞洞主,人称仙子,也是位才女。那时大小赤山已经发生了变故,袁洞主感怀此事曾作了两首诗,又不知被何人录于此处。

刻写者很可能就是小婷婷的某位祖先,再后来,此人可能就带着两界环离开了这片伤感地,直到你石不全师叔误入此间……这片石刻,最早也是你石师叔发现的。

庄先生曾经摸进过白云洞,不仅留下了一首打油诗,还给人家的控界之宝挪了个位置。白云洞中也有摩崖石刻,刻的也是这位袁洞主的诗作,庄先生见过。”

孟蕙语:“哇,原来是一位古代的才女啊!”惊叹之后却又有些黯然道,“白云洞有这样的祖师,可是如今……”

丁齐:“可是如今白云洞为何在天地秘境里生产假肥皂,搞得乌烟瘴气?你再看看这小赤山,不也是彻底废弃了吗?还有前面的大赤山,假如当初我没有找进来,魏凡婷恐怕就会独自困守此地。如今我们成立方外联盟,又是为了什么?”

丁齐今夜修为突破灵犀境,颇有种脱胎换骨的感觉,所以尝试着查探小境湖的另一道门户,结果从泾阳江里钻了出来,于是再进大小赤山看看,不料却碰到了在此修炼的孟蕙语,便说了一些孟蕙语此前并不了解的情况,顺便给弟子更多的指点。

师徒两人离开了摩崖石刻所在,穿过前后相连的天地秘境边走边聊。丁齐能感觉出来,好不容易有机会能陪着师父单独行游天地秘境并接受指点,孟蕙语心里既激动又有些紧张。

来到大赤山秘境中,月光下但能听见宛如婴儿啼哭的声音,那是小肉肉们发出来的。丁齐问道:“小孟啊,你已经读大四了,明年夏天就该毕业了,毕业后有什么打算呢?”

孟蕙语:“我想考研,而且就考境湖大学本校的研究生,还想征求师父您的意见呢。”

丁齐笑了:“我没什么意见,这是你自己的决定,想考研我当然支持,考境湖大学的研究生最好不过,这样什么事都方便……小毕和小叶呢?”

孟蕙语:“他们和我是一样的想法,都想留在境湖大学读研。”

丁齐:“以你们的成绩,应该问题不大,想报什么专业、找哪位导师啊?”

孟蕙语低下头道:“我想报的专业难度很大,其实是跨专业了,我想考刘丰教授的研究生。”

丁齐微微一怔:“我的导师?”

孟蕙语弱弱道:“是的。”

丁齐:“那跨度确实比较大,也不太好考。”

孟蕙语:“我准备得很认真,还是有点把握的。”

丁齐想了想:“既然如此,我就找机会和导师打声招呼吧,然后给你指定几本需要重点学习的专业课教材。”

孟蕙语:“谢谢师父!”

丁齐:“他们两个呢,不会也想考这个专业吗?”

孟蕙语:“那倒没有,他们都打算考本专业的研究生。”

丁齐在心里琢磨,等忙完这一阵子,确实需要去看看导师了。孟蕙语这丫头居然想考刘丰的研究生,假如真考上了,自己不就得叫她学妹了,这辈分该怎么论啊?丁齐的嘴角不禁露出了一丝古怪的笑意,耳边又听见孟蕙语问道:“师父,您在笑什么呢?”

丁齐:“哦,我想起了初中班主任,她是教语文的。初一开学的时候我爸送我去学校,见到了班主任也恭恭敬敬的叫了一声老师好,原来这位班主任也是我爸当初的语文老师。”

孟蕙语:“师父小时候学习成绩一定很好吧?”

丁齐:“那是当然,经常一不小心就考第一。”

孟蕙语:“嗯,老师都喜欢这样的学生!”然后又小声嘟囔道,“其实我也是。”

丁齐:“你也是什么?”

孟蕙语:“我也是经常考第一。”

说话间已经又来到了另一侧的门户处,丁齐问道:“你带手机了吗?”

孟蕙语掏出手机道:“我带了呀。”

丁齐:“借我用用。”

他们走出门户来到小赤山公园里,四周僻静无人,只有不远处的江水流过。丁齐用孟蕙语的手机打了个电话,拨的是叶宗清留下的一个隐秘的联系方式。只要对方接了电话,无论叶宗清在不在五心谷中,都会第一时间去汇报。

丁齐说的是暗语,别人听不懂,但是叶宗清应该能明白。然后他把手机还给孟蕙语道:“你记住,不要告诉任何人今天见到了我。”

孟蕙语很认真地点头道:“我记住了!”

丁齐又叮嘱道:“还有,你这段时间不要再来大小赤山,回去也告诉小毕和小叶,你们就待在学校里,假如有什么状况千万要多个心眼,注意保护自己……”

孟蕙语:“我回去就告诉毕师兄和叶师兄,师父您就放心好了,我们也不白给,特别是我,不是当初那个小白痴了。”

丁齐又走入了大小赤山,顺原路返回,还是从对岸江边钻出来又进入江中,最终从小境湖中央的湖泊里上岸,谁都不知道他出去过。

卢余洞派驻南沚小区的代表史艺杰,这几天一直随时与芦居子保持着联系,他不是一个人,手下有一个小组还配了各种高科技设备。整个南沚小区都被他严密监控,朱山闲家那栋小楼更是重点监控对象。史艺杰向芦居子汇报,丁齐除了慰问麻晓的那次,这段时间就再没有走出过小境湖。

史艺杰还通过侧面打探得知,丁齐应该一直有伤在身,到现在还没全好,因为有人到小境湖里见过他,观其神气不稳、仍有隐患在身。

芦居子叮嘱史艺杰一定要盯紧了,一旦发现丁齐结束闭关离开小境湖,要立刻向他汇报。与此同时,芦居子又接到另一个消息,五心谷那边的紧急戒备状态终于结束了,也许叶宗清暗中还在堤防,但平日的状况已恢复了正常。

自从掌花使吕肖失踪后,叶宗清就下令五心谷中加强了戒备。首先是门户外总有三名掌花使值守,门户内还派了一百多人专门看守,一旦发现进来的人不对,便会立刻示警并将之拿下,而最重要的防范措施则是在平原北面的那座高峰上。

五心谷中央有五座山峰,就像一只手掌置于大地、曲伸五指朝向天空,大部分村落都分部在掌心平原上。最高的那座山峰形似中指,接近峰顶的位置有一座水潭,岸边有九十九个石蒲团,周围还有十二栋石制建筑,水潭中央就是放置五谷莲的大阵中枢。

叶宗清派了十二名心腹掌花使分成三班轮流在此坐镇看守,并禁止族人擅自登临这座山峰,也就杜绝了外人靠近五谷莲的可能。

但这些临时措施注定不能长久,就像人的神经也不能总是每时每刻都紧绷着。况且五心谷中太平千年,就算叶宗清制定了措施,普通族人恐怕也没有太多的防范意识。比如里面看守门户的那一百多名族人,所谓警戒其实就是做个样子、走个过场。

每周两次都有大宗物资集中运入天地秘境,不少货物包裹体积都很大,藏个把人毫无问题,但这些守门者从来没有想到拆开了仔细检查,或许是那样太过麻烦吧,假如每次都全部拆开谁也受不了。

假如包裹里的东西真有异常,掌花使不用打开包裹也能察觉,所以对货物的检查主要还靠外面看守门户的三名掌花使,而他们恰恰就是芦居子重点收买的对象。

芦居子背后有施良德的支持,可以动用巨大的财富以及人脉资源,而且早就掌握了情报,可以做出针对性的设计,这段时间的行动效率很高,已经成功收买了六名掌花使。

假如不算已失踪的吕肖和外族掌花使,加上谷主叶宗清在内,如今五心谷中共有五十九名掌花使,其中只有五人出生在天地秘境外的仓谷村。其余的都出生在天地秘境中,修成五心谷秘法后才来到外面的世界,而芦居子想收买的就是这些人。

事情比他想象得更顺利一些,这六名掌花使都有各自的原因心怀不满,在外面做得很多事情也不是很干净,都有把柄落在了芦居子手中,威逼利诱之下被收买。

控制了这六名掌花使,芦居子还要求他们在其他的掌花使中散布舆论,暗中宣扬一种思潮,主要是渲染对现实不满的情绪。比如五心谷三万多民众就像一群吸血鬼,需要掌花使们长年累月在外经营产业,将大量的物资运进保证他们舒适悠闲的生活。

总之掌花使们苦修多年,终于在众族人中脱颖而出,他们付出的太多却得到的太少,这种不公平的现状必须打破……

五心谷确实有隐忧,丁齐等人上次来的时候就看出来了,后来丁齐才将陈容派了过来,目的就是想发起一场变革,但积习难改,也需要一个契机去推动。

至于芦居子给掌花使们暗中灌输思想究竟有没有道理,恐怕就见仁见智了。五心谷中并不是没有出产,只是出产的东西运不到外面去,所以无法提供给掌花使在外面的好处。

但是在五心谷中,掌花使的地位高贵、受人尊敬,族人们为他们修建了最好的住所,各种天地灵物尽其所用,平日的生活是非常享受的,几乎什么都不用操心。假如是从外面进来的人,在这方外世界中拥有如此享受,甚至会感觉这就是神仙日子了。

但是在五心谷中出生的人,感觉却是不一样的,他们对这种情况早就习以为常,甚至觉得是理所当然,而且会认为自己得到的还远远不够。成为掌花使是因其自身的天赋与苦修,出去之后却要辛苦打拼为全体族人谋福利,而且任务是没完没了没有尽头。

批判现实,是很多人都喜欢的事情,它可以发泄情绪,又能显得自身更高明或高尚,在酒桌上多喝了两杯,很多人讨论的就是这样的话题,而通常只是说说而已。

需要改变,那么应怎么改变呢?假如按芦居子的想法,五心谷的未来是否就会比现在更好,是不是一个帕累托优化的过程?这些问题在实践中可能太复杂了,那六名掌花使其实也不太清楚答案,他们只是按照芦居子的命令行事而已。

人在做某件事的时候,从心理角度也需要说服自己,久而久之也会认为自己做是正确的。至于芦居子最终的目的是什么、想把五心谷变成什么样子,这六名掌花使其实也不知道,但总之他们会比以前得到的更多吧。

曾有一段令人唏嘘的历史,站在旁观者的角度也可能很有趣。上世纪八十年代,前苏联的一批文化工作者在西方很受欢迎,尤其是一批作家、艺术家,他们的作品被捧到很高的地位,比如一幅画在西方往往能卖几百万美元,但在苏联国内是远远卖不出这个价的。

这批文化工作者就是推动苏联解体、“教育民众觉醒”的生力军。推动苏联解体也就罢了,他们还成了批判自身文化土壤以及文明成果的急先锋,但凡本民族的文化及制度,甚至包括历史习俗、英雄人物中还有值得赞扬的东西,就一定要寻找各种角度批判到底。

结果也很有意思,待到苏联真正解体之后,俄罗斯以及前苏联各国的现状且不谈了,这些人便迅速被遗忘,他们的作品再也无人问津,甚至白送都没人要。

卖国者们往往忽略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以卖国为手段获得的利益,要以他们所卖的国家强大富足为前提。越强大越富足的国家,卖起来好处也越多。假如这个国家已经让他们给卖没了,那么卖国者也会变得一文不值。

但这几位掌花使未必清楚这段历史,就算知道也不会将自己代入这样的角色。因为他们是修成传承秘法的掌花使啊,是真正能改变并掌控这个世界的那批人,说得难听点,他们至少也会成为分赃者。而且一旦他们被芦居子收买控制,就已经身不由己了。

照说芦居子早就可以混进五心谷而不被人察觉,但想真正控制住五心谷还需要掌控五谷莲。那座高峰上的警戒仍是个麻烦,就算以芦居子的修为,也不是拿到五谷莲就能控制天地秘境,还需要一段时间。

芦居子得到了五心谷秘法,但修炼此秘法也必须在相应的天地秘境中,而且控界之宝还需祭炼才能掌握其妙用。叶宗清恰在此时解除了五心谷的紧急状态,则给了芦居子最好的机会。

紧急状态也是不得不解除,除非不想再有新的掌花使出现,因为那处莲池就是五心谷族人修炼秘法的地方,自古以来五心谷从不限制族人去莲池边修炼,而且非常鼓励,登上山峰并留在那里修炼就是艰苦的考验。

五心谷解除临时戒备措施之后,芦居子终于进入了五心谷,通过早就安排好的带路党。他还带了四名手下,在一名掌花使的带领下登上了那座山峰,就住进了莲池边的一间石屋中。

叶宗清也不能总让那十二名心腹掌花使轮流守在千米高峰上,就算他们还守在那里,一旦莲池修炼之地开放后,就会有不少族人陆续前来。三万多族人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大家也不可能全部都互相认识,由掌花使带上去的人,本身就是值得信任的。

不知不觉,又是一周过去了,芦居子躲在五心谷中潜心修炼,而他的手下史艺杰监控着南沚小区,始终没有发现丁齐离开小境湖。到了周二的时候,方外联盟总部的工作例会上,响水峰峰主崔山海又带来了一个好消息。

崔峰主这次亲自来到境湖参加会议,也是为了顺便进小境湖一趟查看仙岛,他在会议上告诉大家,又有一位新成员将加入方外联盟,并邀请丁盟主在方便的时候前往视察指导工作。

想当初在方外联盟的成立会议上,在座的各家发起人列了一份名单,名单上的方外世界可以免审核加入方外联盟,然后分派任务由各家负责去联系。

其中翠饶庄、风津村这两家直接拒绝了,还有流照野原、卢余洞这两家表示需要考虑。卢余洞经过考虑之后决定加入方外联盟,如今已是方外联盟的成员。而流照野原考虑了很久之后原本已拒绝,现在又突然改变了主意。

改变原因的原因也很简单。流照野原当初就是由崔山海负责联系的,他们考虑之后表示拒绝,但崔山海仍然与之保持了联系。最近崔山海告诉了流照野原那边方外联盟的最新消息,包括成立以来的发展状况,最重要的是丁盟主刚刚推出的“小境湖新政”。

不论是当初的拒绝还是现在的同意,都可以理解。对于世代拥有传承之秘的守护者来说,保守隐秘的同时本能地就有一种戒备心理,不希望别人打扰与窥探自家的天地秘境,所以也不愿意加入莫名冒出来的什么联盟。

可是现在的形势情况变了,方外联盟看上去还不错,加入比不加入更好,特别是小境湖推出的新政非常有吸引力。流照野原不仅改变了主意,而且还主动邀请丁齐前往视察。

方外联盟当然欢迎有新成员的加入,流照野原先按规定办手续,成为方外联盟的一员,也可像别家一样派人常驻南沚小区,买不买小楼则请自便。至于邀请丁盟主去视察指导,然后再进入小境湖建设仙岛别墅的事情,下一步再安排。

就是在这天下午五点多钟,境湖大学某栋女生宿舍楼前发生了一件事,引起了众多师生的围观。

PS:借用上章末游仙诗的句尾,送春联一副——

襟怀章卷只爱看

袖裹山河任情游

至于横批,请书友们自行发挥。求月票!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