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331、老家的事

丁齐不动声色地观察田仲络,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这只自称田师的老狐狸有时候也挺可爱的嘛!芦居子派人向飘花潭和奇岩境都打过招呼,宣称可以帮他们从天地秘境里带东西出来,这两家都很感兴趣,已经私下里询问过,得知了前提条件。

芦居子打招呼的时候曾有叮嘱,就是不要把这件事说出去,看上去很神秘也很隐秘,但是和这么多家都说过同样的话,也算不得什么秘密了。

丁齐也通过五心谷送灵谷之事和各家打过招呼,花昭期和田仲络今天来,未尝不是存了询问比较的心思,在琢磨是否找人帮忙、假如需要又找谁帮忙?所以丁齐干脆借着酒席把话说开了。

花昭期还算个厚道人,他答应过卢余洞保守秘密,就不好说出来。田仲络可以没有帮卢余洞遮掩的想法,而且他自己不说,让于鹏飞开口了。

丁齐闻言没什么表示,朱山闲则笑呵呵道:“你们可以自行考虑请不请人帮忙、又请谁帮忙,丁盟主的规矩对谁都是一样的,带出来的东西分一半,因为那么做的代价比较大。”

花昭期一脸决然道:“我早就考虑好了!丁盟主,能否请您光临飘花潭视察并指导工作?还有小境湖、金山院、大小赤山的诸位同道,只要谁有空,我也一并邀请陪同丁盟主前往飘花潭作客。假如丁盟主心情好状态也好,那就顺便帮忙带些春芽出来!”

丁齐笑了,笑得挺开心,扭头冲朱山闲道:“朱师兄,挑选岛屿建造别墅的第一批名单中,把飘花潭也列进去吧。其实大家也不必那么着急嘛,先好好设计规划一番才是正理,这里合适的地方有上百处呢,慢慢挑没问题。”

花昭期也笑了,举杯敬酒道:“多谢丁盟主!请问丁盟主何时能光临飘花潭视察工作?”

丁齐:“我正在闭关养伤,等没事了再安排,会和花潭主及时联系的。”

今日在众人面前,丁齐看不出有伤的样子,谈吐举止如常。但在座的都是明眼人,或多或少都有修为在身,至少精通一门感应之术,也能发现丁齐的目前形神不稳、似有隐患在身,应该是伤势还没有完全恢复。

酒喝到这里,正经事就聊得差不多了,接下来就是互相吹捧和联络交流感情的话题了。丁齐来了兴致,指着篮子里剩下的最后十个鸡蛋道:“把这些灵药鸡蛋也炒了吧,添个菜,大家都尝尝鲜!”

庄梦周带回来三十个鸡蛋,说是拿给丁齐补身体,结果没有一次是丁齐自己吃的。还是灵药鸡蛋煎蚌肉丁,滋味那是没得说,分了两盘装上来,每人几筷子就全吃光了,丁齐似是回味道:“假如用灵药鸡蛋炒春芽,不知滋味如何?”

冼皓在一旁皱眉道:“你这表情、这语气,还有说出的这种话,很像庄先生啊!”

丁齐:“就是和庄先生学的。”

石不全也喝嗨了,高举酒杯道:“来,敬我们大吃货盟一杯!”

花昭期端杯喝酒,但心思已经飘回了飘花潭,正在琢磨如何去迎接到来的方外联盟新时代,心里想到了很多。丁盟主的伤还没好,但他可以先在这里挑一座最满意的岛嘛,再赶回去清点春芽的存货,找机会与田仲络深入交流一番,落实将来的销售渠道。

春芽在飘花潭中还有一批存货,可惜不多。这东西虽然灵效独特,但飘花潭本门弟子每年的需求量也就那么大,所以每年只会加工一批以备不时之需。春芽的制备周期很长,至少需要五年以上,想大规模提产恐怕要等到五年以后了。

飘花潭究竟能生产多少春芽,花昭期从来没计算过,总之他们每年只采取了一小部分,因为这东西弄多了没用,反正也带不出去。如今的形势变了,但能带出去交易的数量也不多,因为付出的代价比较大,就看丁盟主的帮忙有多给力了。

眼下能够拿出来的春芽,都是飘花潭历年加工的存货,数量不多,主要可用于方外联盟内部的交换。

俗话说物以稀为贵,假如春芽的供应量太大,那么其交换价值恐怕就会大打折扣,所以拓宽渠道很重要,不能仅限于方外联盟,假如能通过田仲络打开外销渠道,那么飘花潭就算大规模增产,那点产量也是供不应求的……

就是几杯酒的工夫,花昭期已经在心中草拟了第一个五年计划。

酒喝得差不多了,丁齐并没有留众人在小境湖中过夜的意思,客人们起身告辞,心里都想着赶回去汇报今天听到的情况,并且通过方外联盟总部将消息宣传出去。石不全起身道:“我送诸位出门,今天月色不错,大家可以顺便参观一下月灵芝。”

大家都跟着石不全走了,冼皓也起身离去,朱山闲却坐在那里没动,丁齐又开口道:“田师请留步,我也有些话想私下请教。”

刚往外走的田仲络站住了脚步,于鹏飞也停下脚步以询问的目光看向他。田仲络摆了摆手道:“你先陪着大伙去参观月灵芝吧,出去的时候也不用等我。”

于鹏飞小声道:“田师,这……”

田仲络背手故做大气道:“放心吧,丁盟主和朱湖主看来是有重要的事情找我商量,我也想在这里多坐一会儿,欣赏一番水光月色。”

水榭中只剩下了丁齐、朱山闲、田仲络这三人,撤去杯盘又换上了一壶茶。假如换成今天下午之前,田仲络未必敢孤身一人跑到这里来坐着。但此时的气氛已经到了,丁齐开口邀请,他不留下来都不太合适。

朱山闲笑呵呵地给田仲络倒了一杯茶:“田师,您觉得丁盟主今日的提议如何?”

田仲络感慨道:“大气,实在太大气了,我举双手赞成!不知二位特意将我留下,还有什么事商量?”

丁齐看着茶杯,不动声色地开口道:“确实有几件事事想打听打听,不知田师认不认识张望雄这个人?”

田仲络心里咯噔一下,这话问得太突然了,但转念一想,该来的终究还是会来啊,对方特意找机会私下询问,应该还不至于要和他翻脸,于是尽量保持着镇定,叹了一口气道:“就算丁盟主不问,我也想找机会告知。张望雄我的确认识,于江湖中结识。”

丁盟主:“对这个人的事情,田师又了解多少?”

话都到了这个份上,田仲络也只好有啥说啥了,又叹了口气道:“我确实和他打过交道,这个人很有一套,身在公门掌握着很多消息渠道,借此收服了好几个团伙,专门替他干黑活,我也通过他收集了一些稀奇古物。

江苏徐州老顾家的事,我听说过,他曾经拿过两件东西来请我掌眼,应该就是金山院的法器,他一直在打金山院传承的主意,也曾找我合作。说实话,我当时也动心了,但是并不是很信任张望雄。

可是后来,张望雄突然失踪了,连同那批最心腹的手下都不见了。他的身份敏感,有关部门还成立了专案组调查,怀疑他是外逃了,但始终没查出他的下落,到现在还没撤案呢。

不要小看国家机关的调查能力,他们虽然没有找到张望雄,可查出了他以前做过的很多事、曾交往过的社会关系,我都受到了一些牵连,被调查人员找去谈过话。

既然丁盟主今天开口问了,有些话我也可摊开说了。当初我就判断,张望雄和他手下那批人应该是折在了你们手里,因为后来丁盟主成了金山院的院主。这些年来我一直在搜集各方外世界的消息,有些事情一直都是知道的,有些情况也一直在关注……”

朱山闲点头道:“是啊,要不然田师当初也不会找到南沚小区来,倡议设立方外联盟。明人不说暗话,张望雄想寻找金山院是他的自由,可是不该设毒计针对无辜,他已死在禽兽国中,如今连尸首都找不着了。”

田仲络脸色有些不自然:“我知道的情况,从来没有对任何人提起,也就是今天在这里说说。”

丁齐笑道:“假如不是信任田师,今天也不会提到这些,有些话说开了就好,免得将来再有误会。张望雄的事说起来与田师无关,这一页就揭过去了,今天将田师单独留下来,主要有三件事,刚才只是第一件。”

田仲络:“第二件呢?”

丁齐:“第二件当然是关于静沙岛的……”说着话发送了一道神念,介绍了静沙岛的最新情况,就是从麻晓那里得知的。

田仲络今晚是叹气不停啊,又叹息道:“我和麻元领是什么关系,丁盟主应该早已知晓。那家伙就是一头喂不熟的白眼狼,只记打不记吃!但我也知道,他的失踪肯定有问题,未免太巧了,相当于被人一锅端!”

丁齐:“田师在麻元领身上投资多年,明知道他是什么人,不会只信任这么一位岛主吧?我不信您没有在他身边安插其他的眼线,如今眼线还在吗?”

田仲络:“唉!我给麻元领的只是一些小恩惠,就当留着一条暗线吊着他的胃口,却没想到这人的胃口是那么大。他有一批心腹手下,都很难被收买,这一次也全部失踪了。但我的确收买了一个人充当眼线,只是给点小钱而已,让他有情况随时向我汇报。”

丁齐:“这个人还活着吧?肯定不是麻晓。”

田仲络:“当然不是麻晓,我当初收买的是麻元领的司机,也是他的本家堂叔,名字叫麻康,人称麻老六。原以为麻老六能掌握很多核心情况呢,不料却失算了,麻元领有很多事情都不让麻老六参与,但这条眼线我一直留着。”

丁齐:“所以不用我说,田师早已知道静沙岛现在的情况?”

田仲络点了点头道:“当然清楚,安插了眼线毕竟是有作用的。”

丁齐:“麻元领失踪前找来了芦居子这批人合作,田师认为他有本事摆平芦居子吗?”

田仲络:“他哪有那个本事,是谁摆平谁显而易见!麻元领的幕后金主是博慈集团的施良德,我估计芦居子根本不是在和麻元领在合作,而是与施良德合作。”

丁齐:“所以我也要多谢田师,当初是你告诉了我谁在幕后经营静沙岛,否则很多事情我也不会想明白。我们都怀疑麻元领的失踪有问题,但做事情得讲究证据,这件事也暂时不提了,等有了动静再说。”

田仲络:“第三件呢?”

丁齐:“第三件说起来有点尴尬,是我老家的事情……”

丁齐老家的事,能和田仲络有什么关系?近两年中央开展打黑除恶专项行动,也打到丁齐的老家了。丁齐的老家在泾阳县的山区,很多年轻人都外出打工了,而近年来主要在搞特产经营。

有那么一户人家,弟兄四个,当年也因为超生被罚了不少,可是后来却抖了起来。四兄弟都没有外出打工,成了乡中一霸,聚合一批游手好闲的无业人士,甚至垄断了那一带的好几种产业。

当地人采集的特产山货,必须由他们指定的商贸公司收购,然后再转卖出去。附近一呆好几个村庄以及集镇上的小超市,也都是他们这伙人开的。像这种商业网点,主要就是图个便利,总不能买块肥皂还特意跑趟县城吧?

他们只卖自己进的货,不仅品种有限而且价格虚高。假如谁家也开个小超市和他们竞争,就会受到各种骚扰甚至被打砸,当地很多人都敢怒不敢言。去年的时候,这伙人也被扫黑除恶打进去了,抓了几十个最终判了十几个……

丁齐介绍了一番老家山村的事情,最后道:“说来惭愧,那兄弟四个都姓丁,我还得叫他们一声堂叔呢!我最近给大伯打电话,才听说了这件事,然后又特意去查了查情况。”

田仲络不解道:“此事与我有什么关系?那伙人不是已经被打掉了嘛,难道丁盟主的家乡需要投资?能帮忙的我一定帮忙!”

丁齐苦笑道:“田师误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刚才提到那一带乡村的小超市曾经都被他们那伙人垄断,他们卖的日用品,有专门的进货渠道,很多都是产自白云洞。我在想,那几位堂叔横行乡里谋求不法之利,是否也有白云洞的人在背后纵容?”

田仲络微微变色道:“有这回事吗?我回去之后就好好问问翟洞主,假如他们中有人真与此事有关,一定严惩不怠,怎么祸害到丁盟主的家乡去了?但我觉得吧,此事与白云洞的关系不大,他们应该没有参与。”

说白云洞的人跑去祸害丁齐的家乡,田仲络是不信的。区区一个小乡村,几个小超市而已,田仲络哪会把目光关注到这上面来,白云洞也没有兴趣跑到那里去捣乱啊。可是丁盟主既然说了这个情况,他回去之后就得查。

朱山闲摇头道:“田境主啊,你误会丁老师了!他是想问你,白云洞的假肥皂生意还得继续做下去吗?你这是何苦又何必呢!其实我也想问问你,你自己的将来是怎么打算的,做一辈子见不得光的白手套吗?”

丁齐补充道:“你当初想给白云洞那些人一个营生,好让他们为你所用,也多掌控一处天地秘境。可如今方外联盟已是这个局面,有很多事情可做,缺的就是可用之人,何必再用天地秘境造假肥皂呢?包括田师自己,以您的聪明才智以及资本人脉,干点正事也是大有可为啊!”

这三人有一番彻夜长谈,田仲络一直到天色微明时才告辞,离去之前丁齐特意给他发送了一道神念,神念的内容就是这片山中湖泊的三维立体景象,各座岛屿的情景都很清晰,然后笑道:“畅乘福地的情况我清楚,杨福主什么事情都委托田师打理,那你就帮杨福主先选一座岛屿吧。”

田仲络心中感慨万分啊,想当初他并没有把丁齐放在眼里,唯一有些忌惮的就是朱山闲。但时至今日,他是不服都不行啊,这位丁盟主看似待在天地秘境中不动声色,但心里什么都明白啊!

丁齐看着田仲络离去,心中也很感慨,其实这位田大老板不是没有聪明才智,做事也很有手段,但是嘛……此人更适合的角色其实是传说中的狗头军师,总是不站在台面上用心思,久而久之也就上不得台面了。今天把话说开了也好,田仲络也需要自己做个选择。

朱山闲在一旁道:“丁老师啊,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夸你了!”

丁齐:“师兄夸我做甚?”

朱山闲:“各种江湖门槛我都明白,可是从来没见过有谁能够将穿珠局做得这么堂堂正正!每一步都好像没什么,谁都能一眼看穿,可是回头看下来,简直了不得。”

丁齐:“朱师兄过奖了,我也都是和你们学的。我以前是个医生,就是给人治病的,病症千奇百怪,但万变不离其宗,所谓治就是让它们变得正常。”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