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330、飘花春芽

此话一出,大家也在琢磨,为什么是这五家?假如是知晓内情者,对响水峰、五心谷、九放离空岛自不会感到意外,这三家方外世界之主如今已是方外门弟子,都是自己人。至于静沙岛和畅乘福地,则是他们已经开放或者承诺将开放自家的天地秘境。

丁齐则答道:“原因很简单,因为我对其他方外世界还不够了解。响水峰、静沙岛、畅乘福地、五心谷、九放离空岛,我皆已去过,对他们的情况很熟悉。”

这话说的,大家一听便全明白了,原来是要通过丁盟主的亲自认证!或者话说得好听些,就是通过方外联盟的认证,但实际上还是丁齐本人的认证。其前提条件就是——无论对不对联盟其他成员开放天地秘境,至少要让丁盟主“熟悉情况”。

田仲络的内心很有些小激动啊,已经下意识地望向黄昏中的百岛天湖,心里在琢磨选哪一座岛屿、建设成什么样子、可以派谁来、将来能获得什么好处等等。

奇岩境虽然不在丁齐方才说的名单中,但畅乘福地在啊!杨晨功只是一个光杆福主,加入方外联盟后的各种杂项事情,都交给田仲络合作操办,杨晨功可能没人力和财力去建设仙岛别墅,但他田仲络是没有问题的。

麻晓也觉得很意外、很震惊,她来之前并不知道这件事。丁齐又不是不了解静沙岛如今的情况,已被芦居子、宋苍河等人鸠占鹊巢,但他仍然把静沙岛放在了名单中。

因为这是光明正大的阳谋,他自己制定的标准,在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芦居子等人有问题的情况下,他就得遵循这样的标准,这才是堂堂正正的盟主所为。

麻晓忍不住小声问道:“请问丁盟主,静沙岛派驻此地的十名人员,由谁指派?”

这个问题有点白痴啊,冼皓答道:“当然是由麻岛主您来指派,方外联盟不会干涉。”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听说麻元领岛主失踪前收了不少新弟子加入静沙岛,麻晓岛主也可以这么做。”

麻晓已经明白了什么,终于放下心来,又笑着问道:“那我么可不可以常居仙岛别墅呢?”

丁齐笑道:“欢迎之至,只要麻岛主能将静沙岛事务安排妥当,别耽误什么。”

静沙岛的人员由岛主麻晓指派,岛上如今的那一批人自称是麻元领新吸纳的弟子,那么麻晓完全也可以搞一批人吸收入静沙岛啊。就算换一种情况,假如芦居子手下的人也要派驻小境湖,麻晓又不好反对怎么办?

这个问题丁齐早就考虑过了,来就来呗!反正只有十个人,在小境湖里也翻不起浪花来。假如芦居子真的图谋不轨,吃错药了才在这里搞破坏,那样不仅完全暴露了面目,而且只会被关门打狗收拾掉,还会被方外联盟各家成员群起而攻之。

见花昭期端着酒杯若有所思,也不知道正在琢磨什么呢,石不全捅了捅他的胳膊道:“花潭主,我敬你一杯!”

花昭期回过神来,与石不全干了一杯,又主动举杯道:“来来来,我们主动敬丁盟主一杯,也敬今天不在场的朱湖主一杯!如此胸襟眼界,令人不得不佩服啊!”

晏斌彬开口道:“我不喝酒,就以饮料代酒……能不能多问一句,丁盟主方才说了五家方外世界,为何不包括大小赤山与金山院呢?”

丁齐坦然答道:“大小赤山与金山院不着急!而且就算我不说,大家恐怕也早已看出来,小境湖、金山院、大小赤山其实是一体的,已建一座仙岛别墅,就是我们现在喝酒的这座岛屿。呵呵呵,不好意思,最好的地方我们已经先占上了。”

花昭期:“应当,应当,理所应当!丁盟主,我再敬您一杯!方外联盟以您为首,真乃莫大幸事!”

石不全又插话道:“花潭主,你别光喝酒啊!能不能冒昧问一句,飘花潭有没有什么特产的天地灵物啊?假如事属隐秘不便回答,就当我没问好了。”

花昭期放下酒杯道:“没什么不方便的,就算石师弟不问,我也正想向诸位介绍呢。关于飘花潭朱特产灵物,我还有事想向丁盟主请教……”

飘花潭中有一种特产灵植,名叫春芽,听上去有点像某种茶叶的品牌,说起来跟茶叶还真有点拐弯抹角的关系。

在云南普洱一带的茶山上,有很多几百年甚至上千年的古茶树,树身上有一种寄生植物,当地人称之为螃蟹脚,它的形状还真有点像螃蟹脚,植物学名称比较奇怪,叫枫香槲寄生,也是一味中药材。

飘花潭中也有一种很类似的植物,不是普通的螃蟹脚,但应该也是槲寄生属的植物,它就寄生在枫香树上,名叫春芽。与其说是寄生,还不如说春芽与那些枫香树是一种奇特的共生关系。

飘花潭有一座水潭,长约千米,宽约六百多米,一侧紧邻高崖,上方有数道细细的飞瀑水流,环绕着高崖下的另外三面,生长着一片枫香树林,有很多已经是千年古树。

枫香树是落叶乔木,可以长到几十米高、几人合抱那么粗,其树脂、树叶、根茎、果实皆是药材。飘花潭的这一片枫香树在每年春天发芽之前,树身上就会长出很多翠绿的如螃蟹脚一样的东西,这就是春芽,远望还以为是一树树巨大的海底珊瑚呢。

等到枫香树叶长出来的时候,春芽就开花了,节状茎的顶端开出绒球形粉红色的小花,有点像蒲公英,会随风被吹起四散飘飞,飘花潭也因此而得名。

春芽的生长周期很短,从冒尖到花朵飘飞只有两个月左右,然后就会从树身上枯萎脱落,等到来年初春再发。而等春芽消失之后,枫香树才开始开花。

春芽的采摘时机十分讲究,要在它刚刚结出花骨朵但还没有开花的时候。经过多年的摸索,飘花潭弟子也总结出规律,从其刚刚冒尖抽芽开始往后数第二十七天,采摘的效果最佳。此物加工起来挺麻烦,整根植株需要在避光通风处阴干,有一个自然发酵的过程,至少需要五年以上。

制好的春芽如何服用?以清泉煮之,汤色黄金如琥珀,而且会出现一个奇异的景象,已经干缩的春芽会在水中渐渐舒展开,变成翠绿如新的样子。先将药汤服下,再将那翠绿的春芽吃掉,口感竟十分脆嫩。

此物的灵效也十分惊人,据花昭期介绍,它能提升人的各种极限。这听上去就有点不太靠谱啊,各种极限算哪种极限呢?比如有人眼睛不好想提升视力,另有人体力不好想提升耐力,难道春芽还有智能靶向作用、可区别对待?

说起来这就与锻炼或修炼有关了,它对人的各种能力极限提升是分阶段的,人处在哪种能力的提升阶段,春芽就会放大这方面的极限。普通人可能听不懂,但丁齐却听得很明白。

比如丁齐在创立方外秘法的过程中,初境修为往往增强一个人的感官,那么此时服用春芽就会使感官更加敏锐。再举一个可能不太准确的例子,假如有人就是练铁砂掌的,在修炼期间服用春芽,可能会感觉自己的掌力大增……

花昭期刚介绍到这里,丁齐突然抬头道:“朱师兄来了!”

众人起身望去,果然见朱山闲沿着长堤走向了这座岛屿,大老远就招呼道:“不好意思啊,我来晚了,区里的工作实在太忙!”

大家都吃喝半天了,朱山闲这才刚刚下班回来,也赶到了此地相见。众人赶紧走出水榭相迎,又重新摆好杯盘落座,道一声朱书记辛苦了!大家七嘴八舌地介绍了刚才的情况,又轮流敬酒向朱湖主表示敬意,热闹了一圈下来,天已经完全黑了。

朱山闲大致已清楚刚才发生了什么,而丁齐的提议就是方外门早就商量好的。其实不用大家介绍,丁齐以一道神念就能把事情的经过完全说明白。朱山闲亦以神念道:“这春芽,对心盘境修炼圆满很有帮助啊!”

这话很有见地,丁齐自己也有深有体会。心盘境是方外秘法的第五境,其修炼过程就伴随着各种能力极限的突破,想当初丁齐是在琴高台世界中,跋山涉水用了半年时间来磨砺自身,最终凝炼心盘成功。

有人可能会说琴高台世界太大了,而且很多地方山川险要,所以凝炼心盘才那么困难,假如换个小点的地方,比如说卢余洞,可能凝炼心盘就要简单得多。

其实不然,凝炼心盘是一种境界,就算是一个很小的世界,修行未足也很难成功,而且凝炼心盘成功并不意味着心盘境修炼圆满,要将这一层秘法修炼圆满,就要突破自身固有的各种极限。

春芽的灵效其实对每一层境界的修炼都是有用的,但朱山闲结合自己的切身经历,觉得此物辅助心盘境修炼圆满的效果尤其明显。

神念中说了这一句,朱山闲又开口道:“我不打岔了,请花潭主继续介绍。”

花昭期刚才话只说了一半呢,接着介绍春芽灵效。此物能提升各种能力的极限,其实是一种短期刺激作用,药效根据个人体质三到九天不等,然后又会恢复平常的水平。

听到这里,众人才露出恍然的神色,其实大家早就有疑惑了,假如不听后面的介绍,那么春芽简直就是神药了!如此情况才正常,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它相当于一种兴奋剂,对人的神经、内分泌以及各个器官系统形成短期刺激作用。

在座的都是明白人啊,清楚这种短期刺激作用在某些特殊情况下,可能非常重要。比如在修炼时迟迟无法境界圆满,总感觉就差那么一点点,这时可以服用春芽试试。这是一种难得的体会,假如善加把握与感悟,便可能更进一步。。

它可能让你体会到想达到的某种状态,虽然这只是一种暂时的假象,但修士可以借假修真,因为你已经有了切身的感受。

由此亦可知,这东西不能随意服用,更不可能频繁服用。假如就是一个普通的成年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服用了春芽,可能会出现什么情况呢?他会精神旺盛、体力充沛,仿佛全身有使不完的劲……但是药效消退之后,又会觉得疲倦衰弱、消耗极大。

身体上的消耗倒是其次,注意休养恢复过来并不难,重要的是那种感觉上的落差,可能会对心理造成负面影响,进而也影响到身心。

待春芽的灵药介绍完了,麻晓问道:“这东西有没有成瘾性?”

花昭期叹了口气道:“只要服用有度,春芽本身没有成瘾性,也没有什么毒副作用。但从其灵效可知,人或许会对它产生依赖,内心中迷恋那种效果,暴饮暴食还伤身呢!更别提春芽加大了人的精力与元气消耗,若不节制使用,自然对身心有损。”

田仲络沉吟道:“老夫也略通药理,听花潭主的介绍,此物有强烈的生发之效,固而名为春芽。其实这种东西,可以成为很厉害的春药啊?”

花昭期苦笑道:“田师不愧是行家!的确如此,假如以春芽为君药,再配以几种普通药材为臣辅复方,确实可以配成了一味非常有效的春药,服之令人生龙活虎,药效可持续一周至半个月。”

石不全:“伤不伤身?”

花昭期有些尴尬道:“若遵医嘱,理论上并不伤身,甚至可以提升功能,但是……”

但是什么他没有说,其实也不必说。丁齐适时咳嗽了一声,大家打住了这个话题。在座的还有晏斌彬这样的大姑娘,屋顶上也有小巧这样的小萝莉,老司机就不要乱开车了。

田仲络压低声音说:“花潭主,假如你能把春芽弄出来,我有很多渠道,保证市场前景大好,也不必宣传声张,销量根本不用发愁。”

花昭期:“总共才那点产量,宣传什么,只能走私下的渠道……但是我也得有办法把东西弄出来啊,这正是我要请教丁盟主的问题。”

晏斌彬插话道:“对呀,你可以找丁盟主帮忙啊。上次的五花谷,就是丁盟主帮忙带出来的。”

花昭期:“不瞒诸位说,也曾有人私下找我打过招呼,说是可以帮忙把天地灵物带出飘花潭。但我心中总有疑虑,想做到这一点,不仅修为要足够高,且得掌握控界之宝与天地秘境传承。但自古祖训,秘法非飘花潭弟子不可传。推及其他各家,这也是最大的隐秘啊!”

丁齐今天在小境湖中待客,其实每一步都很有讲究,从下午到现在一步步铺垫气氛和环境,很多以前不太好开口的话题,大家在这个场合也都说了出来。

朱山闲突然一拍桌子道:“原来花潭主在担心这个?你早说呀!谁告诉你从飘花潭往外带东西,就需要拿到你的控界之宝还要得到漂花潭秘法?”

花昭期一愣:“难道不需要吗?”

朱山闲起身道:“你等着,我拿样东西给你看。”说完话他去了岛上的厨房,拎来一个篮子,篮子里有十枚蛋壳呈淡金色的蛋,个头比普通的土鸡蛋小一圈,也不知道是什么蛋。

朱山闲把篮子放在花昭期的面前道:“这就是畅乘福地的灵药鸡蛋,花潭主也应该听说过。它们是金山院的庄梦周前辈前两天刚从畅乘福地里带出来的,你可以问问畅乘福地的杨福主,庄先生有没有问他要控界之宝,有没有让他传授畅乘福地秘法?”

花昭期看着篮子里的鸡蛋还没回过神来,田仲络已经开口道:“没有,都没有!这我可以作证,来此之前,杨福主都告诉我了。我今天本想找机会私下问问这件事,没想到朱湖主已经说出来了,那我也就不必保密了。”

朱山闲不紧不慢地又补了一句:“庄先生的这个本事,就是和丁盟主学的。只要你打开了门户,丁盟主就能帮你把春芽带出来。”这句话其实还打了埋伏,就算花昭期不打开门户,丁齐也有办法把春芽带出来呀。

花昭期目瞪口呆道:“原来是这样啊!这和别人告诉我的不同,还是丁盟主的手段更高明,不愧是我们方外联盟的盟主!”

冼皓问道:“究竟是谁跟你打的招呼?”

花昭期讪讪道:“我答应过对方,为此事保密,既然有承诺就不好说出来了。”

田仲络却冷哼一声,他身边的于鹏飞心领神会,一撇嘴道:“不就是卢余洞的洞主芦居子嘛!”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