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329、阳谋

岛上的建筑不多,规模也有限,显得既精雅又简朴,最大的地方还是那座水榭,长案上已经摆好了茶和茶点。花昭期坐下后环顾四周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仙家福地,今日得见,实乃三生有幸!”

丁齐:“花潭主谦虚了,想那飘花潭,方外仙境风光应不亚于此。”

花昭期连连摇头道:“比不得,比不得,规模气象远远不如。”

寒暄一番后进入正题,丁齐问道:“因为在此闭关不便远行,所以才请花潭主与田境主来见。请问花潭主,那张古地图的来历,您是否已经查出什么有没有问题?”

花昭期一脸尴尬道:“实在惭愧,简直难以启齿,我原以为并无问题,只是有人利用了这一事件试图设局谋害丁盟主。可是回去之后,却发现果然另有名堂……”

飘花潭有自古传承的天地秘境,在外也有产业经营,数百年来历经乱世,但积累的资财与众弟子身家都得以庇护保全。论规模虽无法与九放离空岛或五心谷相比,其弟子总计百人左右,但也是一方不小的势力。

天地秘境中保存了祖上传下来的很多东西,其中有不少很珍贵,还有很多则是只有纪念意义的无用杂物。加入方外联盟后,花昭期就命人整理历代祖先留下的典籍记录,最好都借助现代科技手段整理成电子版本保存,能够很方便地随时检索查阅。

该事项的负责人是飘花潭长老花万朗。就是花万郎在整理古代祖师手札时,发现了夹在其中的那张古地图,然后专门报告了花昭期。花昭期拿过来一看,再对照手札记载,认为那是另一处未知方外世界的线索,该方外世界就是传说中的枭阳国。

方外联盟有个职能就是探索未知的方外世界,并联合大家一起开发,所以他就将这个线索提交给了方外联盟总部,完全是响应号召、一片好意!

可是花昭期做梦也没想到,后来竟会发生那样的变故,接到消息之后立刻就叫花万朗来询问,结果却联系不上。花万朗失踪了!谁都找不到他,问其家人,只说他打了个招呼声称要外出公干,从上周末开始就不见了,但飘花潭这边根本就没有派他外出啊。

花昭期也意识到不妙,立刻就报了警,但他也没有指望警方,发动飘花潭全体弟子设法查找花万朗的下落,但至今一无所获。

在追查期间,他们也发现了一些情况。花万朗身为飘花潭长老,日子当然过得也不错,至少安稳自在衣食无忧,但在失踪前那段时间却骤然豪阔,这显然不太正常。

可是这个人找不到,飘花潭也没法查到发了什么事,眼见已拖了这么长时间,花昭期也不得不给丁齐一个交待了,于是和田仲络通了个气,两人结伴而来……

花昭期介绍的情况就是这样,假如他说的都是真的,那么此事的隐情已不难推测。有人收买了飘花潭的长老花万朗,让他在古代手札里加了那份地图,然后就变成了枭阳国的线索,通过飘花潭提交给方外联盟总部,最终将丁齐引到神农架中的指定地点。

至于是什么人干的,目前并不清楚,那花万朗想必也是被人灭了口,目的就是为了斩断丁齐等人追查的线索。

听完之后,丁齐很直接地说道:“花潭主如果你所述属实,那么花万朗应当是被人收买,如今恐怕已被人灭口,飘花潭是被人利用了。”

花昭期赶紧点头道:“对,对,对,丁盟主明鉴,事情应该就是这样,飘花潭是被人利用了!”

冼皓冷冷道:“就这样吗?就算是花万朗被人收买,那他毕竟也是飘花潭的长老,对方是通过飘花潭设计阴谋,你可知道丁盟主在神农架遭遇了什么险境?”

花昭期脸色涨红道:“是,是,是,我飘花潭也有责任,愿意竭尽全力道歉补偿,但是这件事真的与飘花潭其他人无关。”

丁齐很平静地看着花昭期,突然叹了口气道:“花潭主,我相信此事与你无关,我也不是想追究无关者,只是想搞清楚缘由。唉,最近方外联盟中,不止一家有人突然失踪啊!”

这话引起了一阵沉默,飘花潭的长老花万朗失踪了,这是刚刚查出来的,而与此同时,静沙岛的岛主麻元领也失踪了,这事大家已经知道。正常人都能想到,这两件事之间或许有关联,但现在没有任何证据和线索,所以谁也不好乱开口。

过了好半天,还是眼圈微红的麻晓率先开口道:“这分明是有人想兴风作浪,针对方外联盟与各家方外世界!”

冼皓没有接话,又看着田仲络道:“此事还有蹊跷之处,就算有人收买了飘花潭长老设下陷阱,又怎能断定丁盟主会去那里呢?事情发生得非常巧,恰好畅乘福地申请加入方外联盟,丁盟主前往审核,然后顺道去了一趟神农架。假如丁盟主遇害,有谁能从中获益,田境主,您说呢?”

田仲络赶紧摆手道:“此事与畅乘福地的杨福主毫无关系!杨福主是我联系的,方外联盟前去审核的时间也是我定的,杨福主那边只是配合而已。而且假如丁盟主出了事,杨福主是半点好处都没有。”

冼皓:“田境主还算够意思!既然杨福主没有问题,那么你呢?”

这话就很重了,须知考察审核畅乘福地的日程,都是田仲络安排的,丁齐就是在这趟出门时出的事。另一方面,田仲络当初倡导成立方外联盟,就有暗中控制局面的企图,这种心思不必说出来,大家多少都知道。

可是如今出了一个丁齐,成了方外联盟主持大局的真正盟主,田仲络再想暗中操盘的难度就大了。假如丁齐失踪了,那么可能田仲络就有重新控制方外联盟的机会,从这个角度来看,他也是有嫌疑的。

田仲络赶紧解释道:“不不不,我对丁盟主早已心悦诚服,而且无冤无仇,怎可能有加害的心思?”

丁齐摆了摆手道:“田师不必着急,我也并没有说此事与你有关,就算有人猜疑,眼下也毫无证据。今天只是想和大家见面沟通,若真有人在暗中搞鬼,我们也好提高警惕,并合力查出真相。”

田仲络:“还是丁盟主英明!这件事真的与我无关,诸位也不应该猜疑我。假如丁盟主真的出了事,我能洗清嫌疑吗?我田某自问还没有那么傻,别说毫无害人心思,就算有心想害丁盟主,也不会把自己扯进去!”

这话其实很有道理,畅乘福地之行就是田仲络安排的,事后麻晓立刻赶回了南沚小区,但田仲络还留在畅乘福地,而丁齐去了神农架。在外人看来,田仲络和丁齐当时都行踪不明,假如后来只有田仲络回来了,而丁齐却失踪了,不找田仲络去要人又找谁呢?

丁齐无恙而回,所以大家才有得扯,假如他真的失踪了,田仲络恐怕有口难辩,至少冼皓这批人不会放过他,不设法把他抓起来拷问都算客气,很可能引起两方势力的一场大火拼。田仲络做事虽然有些上不得台面,但他应该没有那么傻,真想害丁齐也不会选在那种情况下动手。

丁齐点头道:“田师说得很有道理,我叫你来并不是想问罪,只是为了沟通有无,这世上很多误会都是因为沟通不畅而导致。在座诸位今日都是见证,回头也请把这里说的情况转告大家……难得在此一聚,晚上就请大家吃顿饭吧,我借朱书记的地方做个东。”

此番招待进入小境湖的客人们,食材都是取自天地秘境的特产,油盐等调料很多是从外面带进来的,大家热热闹闹一起动手,有去抓鱼捞虾的、有去摘菜掐芽的,还有掌勺炖汤的……下午六点钟左右,就在水榭中开席,美酒佳肴自不必说。

这顿饭吃得香啊,主要是气氛好,完全没有了刚开始那兴师问罪的感觉。推杯换盏间,客人们都在夸赞此地的美景。夕阳中霞光烂漫,远方的水面倒映着一座座如盆景般的岛屿以及四面群山。

酒到酣处,丁齐左手端杯,右手一扫远方道:“我和朱师兄商议过,小境湖将来可向方外联盟开方,各家成员都可在此地择一座岛屿,以为别墅……”

别墅这个词古已有之,墅字上野下土,指的是郊外乡间的田庐,前面加个别字,就意味着田庐之主另有正式的居所。丁齐所说的别墅,就指这种古意,并非现代房地产开发所宣传的联排小楼或独栋房屋。

有前后院的独栋小楼不一定是别墅,平日有正居之所,另建于郊野之中的田庐才叫别墅。按照这个定义,丁齐自己住的那栋二层小楼也不算别墅。而各家方外世界假如在此地选择一座岛屿,平日可供弟子居住修炼,那就是真正意义上的别墅。

这片湿地的规模比杭州西溪湿地大,面积比西湖也不差,远望过去很有点千岛湖的意思了。但它是自然形成的,水流自高处进入这片群山环抱的谷地,形成了一个湖泊,露出水面的山尖则是一个个岛屿,湖水再从谷口流出,蜿蜒流行最终汇入小境湖中央那个大湖。

方圆百米以上的岛屿,在这座半山天湖中有上百座,除此之外,岸边还有不少延伸入水中的半岛。比如他们此刻饮宴所在的岛屿,严格的说起来也是一座半岛,因为有一道长堤与湖岸相连。

不论是四面环水的独立岛屿还是与湖岸相连的半岛,按照丁齐的意思,将来各家方外世界都可以在此地挑选一座以建造别墅。

趁着酒意,丁齐兴致勃勃地介绍了自己的远景计划。每家可以根据自己喜好的风格建设岛上别墅,还可以派驻弟子在此地修炼。小境湖并不收费而且也不干涉各家在岛上的事务,只是人员与资格方面有所限制。

岛可以自己挑,想挑大的还是挑风景好的都随意,先到先得。每家可以派驻十名弟子,停留时间不限,哪怕有人想住十年都可以,只要在这十个名额当中。假如大家都想到这里来怎么办,那就轮流派驻吧。

岛上的事务自理,这片天地秘境平日也可以自行活动,只要守小境湖的规矩就行。小境湖中只有一片禁地,就是那座山庄以及生长月凝脂的药田所在,未得允许不可涉足。

方外联盟总部就在外面的南沚小区,但是南沚小区的规模有限啊,虽然各家都买了至少一栋小楼,但是平日又能住多少人呢?空守着这样一处天地秘境,未免太过可惜!

各方外世界基本都有独特的灵物出产,可以用以交流交换,甚至可以专门建一个仓库,并编制一份兑换表格。比如一斤五花谷可以兑换多少竹节酒,又可以兑换多少火阳柿、灵药鸡蛋、白玉蹄、玉蹄丹、月凝脂、珍珠黄豆等等。

玉蹄丹就是白玉蹄加工的,但毕竟需要高人祭炼,所以也有数量上的换算关系。而五花谷和珍珠黄豆其实都是五心谷所出产,一般情况下不会跑到这里来兑换,但对于大家来说,总得有个参照标准。

说着说着,丁齐就把五心谷还出产珍珠黄豆的事说出来了,也把九放离空岛和金山院出产白玉蹄的事说出来了,而且还弄了一个“一般等价物”出来,就是五花谷。

因为五花谷的产量大、易保存,所以它成了一种计价单位,实际交换时可能用不着五花谷,但能以它为换算标准。

各家把灵物都拿出来,可以在各自的别墅里建库房保存,方外联盟总部也可以设专门的库房,地点就是那座山庄。派驻别墅的各家弟子不仅得守小境湖的规矩,平日也有方外联盟布置的任务,比如轮流派人值守山庄与月凝脂药田,参与小镜湖的公共建设……

执行任务也不白干,感谢朱湖主慷慨赞助,每家可以派至少一名弟子参与轮值任务,报酬是每月一瓶月凝脂。瓶子自备,就是石不全加工的那种二十毫升装制式小玉瓶。

众人都听得都兴致高昂啊!麻晓也听出来了,丁齐这不就是借鉴了她的想法吗?但她又不得不承认,这个想法用在小境湖是再合适不过了,并不是和静沙岛抢生意,因为这个方外世界的大门就开在方外联盟的总部里,如此安排简直是天经地义!

丁齐有自己的企图吗?当然有,但这就是光明正大的阳谋!假如真按他的计划实施,那么小境湖将来就会成为方外联盟的总部、真正意义上的总部,而其他各家方外世界都成为了某种意义上的分部。

一念及此,麻晓也不得不佩服丁齐的魄力与胸襟,或者说丁齐与朱山闲这伙人的魄力,别忘了小境湖的湖主是朱山闲。

丁齐其实就是这么打算的,麻晓能看出来,其他人当然也能看出来,但是有谁又会反对呢?可以想见,只要这个消息一公布出去,大家都会热烈欢迎。假如有谁想效仿,恐怕根本效仿不了,因为谁也没有小境湖这么好的条件,也不是谁都有丁齐这么大的魄力。

丁齐以前怎么没有这个想法呢?因为时机和条件都不成熟,方外门的实力也不够。麻晓的想法是受冼皓的点拨,而且是不得已为之,但她的想法却又点拨了丁齐,人都应该擅于学习嘛。丁齐听了之后便想到方外门完全可以这么做,而且如今的条件已基本成熟。

把小境湖变成真正意义上的方外联盟总部,仅仅凭方外门的力量很难完成基建工作,所以就让让各家在这里自选一个岛屿建设别墅,同时还得完成方外联盟指派的任务,那么很多事情就不用丁齐再去操心了,他只需掌控大局就行。

这可能也是观念上的差异,丁齐以及方外门愿意这么做,其他世代传承的方外世界未必愿意,除非他们被逼到了麻晓那个份上,否则谁愿意打开自家的天地秘境与人共享呢?

等丁齐说完了,太阳也落山了,周围的梁柱上挂起了灯笼。花昭期前倾身体道:“丁盟主,我举双手拥护您刚才的提议,请问什么时候开始实施呢?”

丁齐放下了酒杯,不紧不慢地笑道:“此事不可操之过急,否则容易生变生乱,更何况现在还有人潜伏在暗中图谋不轨。我方才谈的只是一个远景计划,需要分期分批实施,不能一下子全放开。

至于眼下嘛,我打算先邀请响水峰、静沙岛、五心谷、畅乘福地、九放离空岛这五家先来此挑选岛屿建造别墅,各派驻十名弟子。”

花昭期追问:“为什么第一批是这五家呢,请问有何讲究?”这话必须得问清楚啊,因为飘花潭不在名单中,花昭期也想将飘花潭加进去,赶紧在这里先选一座仙岛建成自家地盘。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