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328、恭候

魏凡婷弱弱地开口道:“朱师伯,你为什么一眼就能看出来它是小巧,师父事先告诉你了吗?”

朱山闲有些矜持地答道:“那倒没有,但我的修为已破妄大成,小巧的手段影响不了我的感官。”

涂至抓住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追问道:“既然影响不了您的感官,那朱师伯怎么知道小巧变成了一个小姑娘呢?”

丁齐咳嗽一声道:“涂至啊,你恐怕对高人境界有所误解。连你们都能看到小巧幻化成一个小姑娘,难道你朱师伯看不出来吗?在他眼中,想看麻雀看见的就是麻雀,想看小姑娘看见的就是小姑娘。”

这时庄梦周摆手道:“好啦,小巧,你就收了神通吧,总这样不累吗?”

小巧闻言收了神通,朱山闲又说道:“我现在只能看见麻雀了。”

魏凡婷伸手抚摸着小巧的羽毛道:“你还能变成别的样子吗?”

小巧摇了摇头,示意它还变不了别的样子。魏凡婷又说道:“可是你那件羽裙,这个天气穿着有点热,假如到了冬天,看上去又好冷啊!”

小巧开口道:“这个我能变!”随着话音它又变成了小姑娘的模样,羽裙变成了纱裙。

魏凡婷赶紧侧身把它挡住,提醒道:“这件衣服太透了,你得再变一变……”

今夜的方外门聚会因为多了一个麻雀妖怪,气氛变得很欢快。涂至和魏凡婷还不太清楚方外门最近发生的事情,丁齐着重交待了一翻,他今天把众弟子叫来,也是让大家来吃灵药鸡蛋的。

昨天众尊长吃了十个,庄先生指点的新菜式味道还不错,今天又打了十个鸡蛋,让晚辈弟子们尝鲜过瘾,过两天等火阳柿送来,还可以做个炒鸡蛋试试。以给丁齐“坐月子”补身体的名义,方外门一起分享美食。

众晚辈弟子这灵药鸡蛋也不是白吃的,吃完了鸡蛋得干活,趁着月色正好采取月凝脂。小境湖中生长月凝脂的地方,就是山庄南侧相邻的三座山峰阳坡,五名弟子每人都领到了五个小玉瓶和一根小金枝。

石不全声称要在方外联盟总部寄售的小玉瓶,其实他早就加工好了一批。之所以加工的这么小,是因为上好的玉料难寻,越大块的玉料价格越贵,而这些小块的碎玉料则便宜得多。

一支小肉肉每次只能采取三滴月凝脂,总量一毫升左右,想装满这一小瓶,得采取二十根小肉肉上的月凝脂。五名弟子把各自的五个小瓶装满,得找一百支小肉肉,五个人就是五百支,差不多相当于小境湖中所有月灵芝的三分之一。

每支小肉肉被采取三滴月凝脂之后,至少要休养三个月才能恢复,由此可以推算出小境湖中月凝脂的总产量,平均每个月最多只有五百毫升。但这只是理论上的极限,三个月的休养只是最低要求,小肉肉们还需更多的爱护。

大小赤山的“前山”中也有月凝脂,但月凝脂的总产量还不到小境湖的五分之一,也就是平均每个月最多一百毫升。

今夜是方外门一次性采集月凝脂最多的一次,二十五个小玉瓶都装满了。

月凝脂采来之后,丁齐又拿出四个小葫芦。这些小葫芦看上去是一模一样的,以妖王木祭炼,呈淡金色,看上去就和那些小玉瓶差不多大。它们能替代小境湖的控界之宝金如意,用以开启门户,而且各包含一套传承秘法。

赐给毕学成的那个小葫芦,传承秘法中包含的感应之术是册门入微术;赐给叶言行的那个小葫芦,传承秘法中包含的感应之术是疲门观身术,是丁齐通过从陈容那里得到的医家传承自行感悟整理的。

赐给孟蕙语和魏凡婷的两个小葫芦是一样的,传承秘法中包含的感应之术都是要门兴神术。为什么只有他们四个有小葫芦呢,因为丁齐到现在也只祭炼出来这些,暂时先赐给晚辈弟子,涂至和魏凡婷两人共用一个。

上次丁齐在畅乘福地中祭炼出那样一枚桃核,这次闭关无事,按照同样的思路,又为小境湖祭炼境葫芦。但控界之宝金如意就在他的手中,祭炼出境葫芦之后,丁齐也试了一下,假如催动控界之宝,可以让这些境葫芦失去妙用。

这些境葫芦毕竟不是真正的控界之宝,只是在某种情况下的替代品而已,假如掌握了控界之宝也可以让这些境葫芦失效。想必他打造的那枚桃核也是这种情况,难怪杨晨功会放心地将其交给宗飞侠使用。

众弟子本人出入小境湖,是用不着这种东西的,他们修炼了方外秘法又祭炼了景文石,但换一种情况,这些境葫芦就有用了,可以开启门户带外人出入。

众尊长对这些境葫芦都很感兴趣,几名弟子拿到手还没捂热乎呢,又被长辈们拿过去研究了,大家都想要一个,就等着丁齐再慢慢打造了。

第二天早上临出门前,众长辈把境葫芦还给了弟子们,庄梦周把他拿走的那个境葫芦还给小婷婷的同时,居然又从兜里摸出来一模一样另一个,对涂至道:“兔子呀,你师父偏心,这次加工的葫芦不够数,只给了小婷婷。为了弥补你受伤的心灵,我再给你一个吧。”

涂至哭笑不得道:“我心灵没受伤,我和小婷婷住在深圳,这东西平常又用不着,有一个就可以了……但是无论如何,多谢庄先生!您这葫芦又有什么讲究,和师父给的是一样的吗?”

庄梦周摇头道:“不一样,这不是境葫芦,不可取代小境湖的控界之宝,但它却有另一个妙用,你以法力感应试试。”

涂至一头雾水道:“什么法力啊,怎么感应啊?师父都没教过。”

庄梦周皱了皱眉头道:“其实你师父都教了,只是你还没反应过来。这也难怪,方外秘法就是方外秘法,你就以打开方外世界的手法试试。”

涂至手握境葫芦试了试,有些纳闷道:“好像没什么变化呀?”

庄梦周:“你随我来,往前走几步。”

两人往前走了几步,涂至一脸疑惑道:“还是没什么感觉啊?”

庄梦周:“你收了法力试试。”

涂至将法力一收,随即惊讶道:“庄先生,你怎么不见了?”

庄先生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道:“我就在这里呀!”

涂至扭头望去,庄先生根本就没有往前走那几步,身形保持在原地仿佛未动,涂至问道:“庄先生,这是什么神功,您会瞬移吗?”

魏凡婷道:“庄先生站在那里没动啊,你刚才在跟空气说话吗?”

庄梦周呵呵笑道:“不不不,他刚才就在和我说话……涂至啊,你用葫芦的方法不对,在元神中交流即可,否则别人还以为你是神经病呢。”

涂至恍然大悟道:“哦,有了这个葫芦,就像随身带着老爷爷吗?”

庄梦周瞪眼道:“你会不会说话?”

涂至赶紧改口道:“随身带着个神仙!”

庄梦周又笑了:“我其实也是受小巧的启发,这葫芦影响的只是你的感官,你刚才自以为是在和我说话呢。但是我的手段高明一点点,可以直入元神交流,而且只有你才能感应到。”

小巧叫到:“庄先生,我也学会了呢!可以只对一个人施法,让在场其他人看不到我的幻化。”

庄梦周赞道:“你真是一只聪明的小麻雀!”

丁齐却说道:“小巧啊,庄先生的手段比你高明得可不是一点半点。”

众人也都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了,其实那葫芦只是一个载体,携带了庄先生留下的御神之念。涂至以法力催动,就可以与这御神之念沟通,如同见到庄梦周本人。丁齐曾在琴高台世界中见到了陶昕,两人还曾在定境中有一番交流,就是这种情况。

丁齐很感兴趣地把这个葫芦拿过去研究了一番,他能发现这葫芦有问题,但却无法唤出御神之念,就算强行祭炼,结果恐怕也只是将御神之念洗除。能与御神之念沟通的灵引,就是涂至本人的形神,这也包含了惊门灵犀术之妙。

但葫芦毕竟只是葫芦,要想沟通与维持御神之念,涂至每次使用时都需消耗法力。这个东西很有用啊,假如遇到什么问题,涂至等于可以随时向庄梦周请教。但这御神之念毕竟不是庄梦周本人,包含的只是他此时的见知。

待五名弟子已离开小境湖,几名长辈还站在门户前。谭涵川手里拎着一个小包袱,包袱里装着二十五个小玉瓶,扭头问道:“这次谁带出去?”

庄梦周:“我刚刚从畅乘福地拿了一篮子鸡蛋,你们也都吃了,昨天夜里又祭炼了那枚境葫芦,形神颇有损耗,需要好好休养。”

冼皓:“丁齐还在闭关疗伤。”

朱山闲叹了口气,从谭涵川手中接过小包袱,又从丁齐手中接过签字笔模样的金如意,苦笑道:“那只能我来了,刚刚突破望气境,正好试一试。”

待走出门户来到了小楼后院,庄梦周笑眯眯的问道:“感觉怎么样,酸爽不酸爽?”

朱山闲眉头都拧成疙瘩了,倒吸一口冷气道:“感觉整个人都要被撕开了。”

庄梦周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朱书记呀,千万不要因为突破大成修为而自满,你还得继续练啊!你这次拿出来的月凝脂总共只有一斤,我上次可是背了三十斤五花谷出来。”

石不全:“庄先生辛苦了!卢余洞的火阳柿这两天就送到,我们这次给他多少月凝脂?”

庄梦周:“五瓶都给了吧,剩下的一家送一瓶,就像五心谷送五花谷一样。叶宗清那么大方,也不能显得我们朱书记小气。”

尚妮:“瓶子不能白送吧?”

庄梦周:“那就让你去送,顺便帮阿全收一下瓶子钱,反正这钱都是阿全自己的零花钱,不入方外门的公账,别人也做不了主。”

庄梦周、谭涵川当天上午就离开了境湖市。尚妮挨家挨户各送了一瓶月凝脂,通过微信、支付宝面对面收了瓶子钱,然后她转给石不全一半,喜滋滋地也回杭州了。

他们刚走,奇岩境境主田仲络与飘花潭潭主花昭期就来了,按照丁齐的要求,他们是来解释情况的。为什么来得这么晚?因为这两人心里也没底,不敢确定自家手下有没有问题,首先自查了一番,然后约好了一起来拜访丁齐。

他们先到方外联盟总部找到了冼皓,当时石不全和其他人也在。冼皓只是淡淡道:“二位终于来了,丁盟主已恭候多时,随我来吧!其他人都一起做个见证。”

都知道丁齐在闭关疗伤,但没听说他在哪里闭关,许是为了安全吧,所以地点保密,应该是在某处方外世界中。田仲络与花昭期随着冼皓走向了朱山闲家的小楼,石不全也跟随一旁。

同行的还有来自静沙岛的麻晓、奇岩境的于鹏飞、五心谷的晏斌彬、响水峰的李志遥、飘花潭的曹幸民……等。除了曹幸民之外,其他人都是方外联盟总部的工作人员,而曹幸民是飘花潭新派驻南沚小区的理事。

一行十来人穿过屏风与客厅来到后院。后院中是一片杯口粗的竹林,竹林间靠着院墙的地方修了一个三米见方的小凉亭,凉亭内院墙上开了一扇门通往南沚山森林公园。众人走到了凉亭中,只见那扇门直接打开了,门外却是另一番风景。

有一个声音传来道:“田境主、花潭主,诸位同道,请!”

这是丁齐的声音,却好似由这方天地所发出,听不出他人在何处。在场众人都是有见识的,经常出入自家的方外世界,知道这是丁齐在天地秘境某处催动控界之宝打开了门户。大家鱼贯走入,很多人是第一次见到小境湖中的仙家美景,不禁一阵目眩神驰。

冼皓开口介绍道:“这里就是小境湖,丁盟主就在此地闭关疗伤……请这边走!”

其实不用她介绍,大家都不傻,早就猜到这里是小境湖了。方外联盟总部设在南沚小区,各家至少都买了一栋小楼,丁齐这伙人经常在后院中进进出出,就算有意掩饰行踪,在这么多人的关注下也早就留下了很多线索。

在场就有人曾猜测朱山闲家后院那道门就是通往小境湖的门户,今天则亲身验证了。

他们没有从左侧的台阶去往上方的山庄,而是沿着右侧的道路绕过生长月灵芝的山坡,走向湖泊对面的山中湿地。时间是下午两点左右,月灵芝隐迹无踪,阳光正好,二十公里的蜿蜒山路,沿途风光如画。

他们不紧不慢地走了差不多有两个小时,终于来到那座连接长堤的岛屿上。田仲络很惊讶,没想到丁齐会在小境湖中见他,如此大方地就打开了这个神秘的方外世界,这更印证了丁齐和朱山闲等人就是一伙的。

惊讶之余田仲络又隐约有些担心,跑到人家的方外世界中,假如对方有歹意,把门户一关,他可就任人宰割了。这次是登门解释情况的,他也不可能像往常那样带一批个保镖,身边的手下也只有一个于鹏飞。

但再看看一起来的其他人,田仲络多少又放下心来,假如丁齐真想在这里对他不利,肯定不会将这么多人都一起请进来。

其实丁齐将方外联盟总部的这么多工作人员一起叫进来,就是为了让花昭期和田仲络安心,同时也是让大家做个见证,并且有消息要通过他们散布出去。

丁齐站在长堤尽头,大老远就拱手道:“田师,花潭主,我已恭候多日,你们终于来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