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327、妖怪

五枚火阳柿,是成熟后灵效最佳的那种,卢余洞用以换取五杯月凝脂,交易方案在现场就定了下来。卢余洞先把火阳柿送来,而小境湖可以分期分批交付月凝脂。

接下来就成了自由讨论时间,石不全介绍了月凝脂的灵效、使用以及保存方法。其实在场不少人以前就听说过月凝脂,但还是第一次知道真有地方出产这种东西,皆大感兴趣。传说中的仙家饵药,谁不想弄一点试试呢,大家纷纷提出了交换或求购要求。

石不全并没有给月凝脂开价,只说待丁盟主出关之后,便可以考虑向方外联盟全体成员酌量提供月凝脂,首先用于交换各家所产的天地灵物。

至于想用现金买嘛,需要往后面排,而且到时候不会给一个固定的价格,而是组织卖场拍卖,还是按照老规矩,联盟总部收取成交价的百分之十为经费。

为什么要等到丁盟主出关才正式开放交易呢?石不全没有解释,众人也没有追问,但大家心里都有数。在五心谷给各家送灵谷的时候就已经打了招呼,丁盟主可以帮忙从天地秘境里往外带东西,那么往后也应该是丁齐出手将月凝脂从小境湖中带出来。

会议现场只敲定了与卢余洞这么一笔交易,尚未公开发售月凝脂。石不全却宣布,将提供一批东西放在联盟总部中寄售,就是保存月凝脂的专用容器。

采取月凝脂之后要立刻使用,否则会在当天就失去灵效化为净露,除非以备特殊妙用的器皿封存,而石不全可以加工这种器皿。

他将专门制作一种小玉瓶,采用上好的玉料并以法力祭炼,每瓶容量二十毫升,和滴眼露的包装差不多大小吧,可以保持月凝脂灵效一月甚至更久。

这玉瓶也不贵,主要就是收个材料费和加工费,联盟成员优惠价三万一个。除了装月凝脂,还可以装其他的东西,作用都是封存灵效。二十毫升容量是基本款,假如谁家还需要别的规格的这种容器,可以通过方外联盟向石不全专门定制,价格另议。

月凝脂还不知能交易多少,但石不全已经开始卖瓶子赚零花钱了,听上去这一刀宰得还挺狠。在座却有人点头道:“嗯,石山主简直太实在了。如今玉雕工艺大师,连上刀的雕工都不止这个价啊!”

石不全竖大拇指道:“麻岛主,还是你懂行啊!”

卢余洞不是私下里找上门,而是公开提出交易月凝脂的请求,算是摆了丁齐等人一道,暴露了小境湖中出产月凝脂的秘密。但小镜湖方面也不好说卢余洞的消息来源有问题,所以干脆连问都没问,很坦然地应承了此事。

另一方面,鼓励交流合作本就是方外联盟倡导的宗旨,尤其是通过联盟总部公开见证监督这种的方式,卢余洞同样也介绍了自家的特产。

卢余洞此举还有另一个作用,或许是丁齐愿意看见的,就是加深了所有人对方外联盟的认同感。有人甚至在感叹,假如方外联盟成立的更早就好了!能交换到月凝脂这种传说中的仙家饵药,还可以与各个世界的交流。

当天晚上,小境湖中,朱山闲、庄梦周、谭涵川、石不全、尚妮、冼皓等 “长老”齐聚,他们围绕水榭中的一张长桌而坐,桌上还放着一篮子鸡蛋。这鸡蛋的颜色非红非白,蛋壳竟然带着淡淡的金色光泽,就像一枚枚金蛋,只是个头比普通鸡蛋要小得多。

只听庄梦周得意洋洋道:“这次畅乘福地真没白去,一篮子鸡蛋,就把宗飞侠那等高手诓进了方外门!”

尚妮反问道:“这是一篮子鸡蛋的事吗?”

石不全打趣道:“庄先生这是以鸡蛋为引……”说着话又吸着口水道,“挺好吃吧?”

庄梦周:“当然好吃!为了庆祝朱书记方外秘法修为突破望气境,我们今天晚上就一起尝尝。别每次有什么好东西就丁老师一个人能吃着、以盟主的名义到处占便宜。”

丁齐苦笑:“我什么时候占便宜了?”

庄梦周:“静沙岛的椰子蟹是你吃的吧,畅乘福地的鸡汤你也喝了吧?”

谭涵川很厚道地说道:“丁老师那也是工作任务,审核新的方外世界成员,人家总不能不管饭吧?”

尚妮又问道:“这鸡蛋怎么吃啊,煎小银鱼怎么样?”

庄梦周咂了咂嘴:“煎小银鱼还不错,但是换一种做法更好。这里的水域中有一种蚌,三指长的壳,捞出来对着光一照亮闪闪的。将新鲜的蚌肉剁成丁,打鸡蛋一搅,不论是做汤还是做蒸蛋羮、煎蛋饼,味道都可鲜了。”

谭涵川纳闷道:“我倒是知道此地有这么一种河蚌,但还不知道它能这么做菜,庄先生已经试过了?”

庄梦周:“我没在这里试过,但在别的地方见过这种蚌,也见别人这么做过,但当时用的是普通的土鸡蛋,今天可以弄个升级版……。”

朱山闲:“这一篮子有三十个鸡蛋,我们今晚先干掉十个,回头等卢余洞的火阳柿送来,还可尝尝鸡蛋炒柿子。”

朱山闲是周一一大早从琴高台世界出来的,赶时间直接去政府上班了,他请了两个星期的公休假,积攒了很多工作要处理,当天晚上甚至都没回来,到周二夜里才赶回小境湖与大家汇合。他在琴高台中待了差不多有一年时间,假如计算妄境的话,恐怕又有五、六年。

总共六、七年没和大家见面了,感觉当然十分亲切,但是话也不能这么说,谁知道他在妄境里经历了什么、有没有丁齐等人参与呢?总之朱山闲有一种形容不出的变化,这个年纪也不能说他更成熟了,气质仿佛有点沧桑,但容貌似乎又更年轻了。

朱山闲也突破了大成修为,算上丁齐、庄梦周,还有新加入的宗飞侠,方外门如今已有四位大成高手。而派驻到五心谷的晚辈弟子陈容到了突破关口,但这种事情谁也没法打保票。

大家今夜在小境湖中摆酒庆祝,除了灵药鸡蛋煎蚌肉丁,还做了很多别的菜,美酒佳肴不亦乐乎。可惜宗飞侠没赶上啊,这位岛主拎着一篮子鸡蛋赶回九放离空岛了,休养形神的同时参悟方外秘法,暂时还没有来得及拜见丁门主及诸位同门。

席间当然谈到了白天会议上发生的事情,冼皓皱眉道:“卢余洞的理事史艺杰,公开提出交换月凝脂的请求,这也是一道门槛啊。按照常理,他只要这么说了,我们必然会猜疑这个消息是谁泄露出去的、方外门内部是否有人已被收买?”

朱山闲皱眉道:“我们还会猜疑,就算方外门弟子没被收买,他们身边亲近的人可能也有问题。”

丁齐:“这是阳谋啊,我们的注意力必然会被吸引,会在内部清查。但别忘了当初我们是怎么知道月凝脂的,那时候可没有进入小境湖,是通过各种典籍记载查出来的。”

庄梦周揉了揉下巴道:“其实也没错呀,我们内部确实有人泄密,这个人好像就是我吧?但我没想到卢余洞会来这一招,公开说出来,这样大家都会对小镜湖感兴趣了。”

丁齐:“这也是好事,只要方外联盟还是我想见到的方外联盟,迟早会有这一天的。既然想要月凝脂,那就以天地灵物交换,他们必须请人帮忙把天地灵物带出来,也正合我意。庄先生这一篮子鸡蛋拿得妙啊,就算卢余洞现在想抢生意,恐怕也抢不了了。”

朱山闲又皱眉道:“月凝脂倒是小事,但是小境湖的门户之秘,我看迟早也是保不住的。”

丁齐苦笑道:“不是迟早,而是已被人察觉。方外联盟总部设在此地之时,这个秘密便已经保不住了,除非我们不来往出入,否则猜都能猜出来。既然如此,我倒有个想法,莫不如顺水推舟……”

众人又商量了一番宗门事务,有些事情他们以前不会去做,说到底还是因为自身实力不够、底气不足。但以如今方外门的实力,很多麻烦其实都不必在意了,小境湖出产月凝脂的消息,大家知道就知道了吧,反而可以大大方方的拿出来交易,成为一种非常有价值的资源。

酒宴之后众人散去,丁齐开口道:“小巧,你留一下!”小巧在冼皓的肩膀上扑扇着翅膀刚想飞走,闻言又落回了桌上,瞪着一双小眼睛看着丁齐。

冼皓问道:“你是想指点它的修行吗?也许金山院是更好的地方。”

丁齐笑道:“就算在这里,我也能把它带回金山院,但现在有个更好的去处,它或许能够得到想要的指点。”

冼皓微微动容道:“难道是苏州万变宗,让它去找妖宗成天乐?”

丁齐点了点头,看着小巧道:“你是禽兽国中的麻雀,却诞生了清晰的自我意识,然后我才能告诉你什么叫修炼。可惜我不是一只麻雀,也许我教的方法并不合适。

方外秘法直修心性,是为了发现与探索未知世界,对人和麻雀来说没有区别,只要你能够入门,就可以和诸同门一样修炼。但是对你来说,这一步的蜕变实在太难,我带你去一个地方,让你学会自己思考与总结……”

丁齐为何说在这里就把能小巧带回金山院?假如他精神世界显化的是金山院,再把小巧引入自己的精神世界,那么对于这只麻雀来说,它就相当于回到了金山院,一切经历与感受都真切如常。

丁齐很久之前就会这种手段了,如今当然更加高深莫测,他要把小巧带到另一个地方去,或者说另一个世界中。

这个世界不存在于现实,也不是某个方外世界,而就是丁齐精神世界所展现、元神照映所显化,也包含在他曾经历的妄境中。丁齐看过庄梦周推荐的一本书,名字叫《惊门》,书中有个人名叫成天乐,其人在苏州成立了一个万变宗,专门指点妖物修行,号称妖宗。

在丁齐的妄境中,还特意寻访到苏州万变宗的宗门道场,与成天乐等书中人物一起喝过酒。这次他就打算把小巧带到万变宗,接受妖宗成天乐的指点……

但实际上,这个妖宗成天乐是不存在的,至少在丁齐所生活的现实世界中不存在,当初不过是心有所感、境有所现而已。一切都是心境的演化,他就算把小巧引入自己的精神世界,让它进入万变宗修习,其实也超不出自身的见知。

但还有一点很重要,那就是小巧的见知,这是谁也无法替代的。小巧的修炼岁月,在方外门中比所有人都长,甚至远远超过了陈容,已诞生了清晰的自我意识。在这样一种“模拟”的世界中,小巧所得到的指点,是它自己的思考与总结。

丁齐的手段,就是传说中的点化,给了它一个蜕变的契机,或许能有所悟。

小巧入境的时间并不长,大约只有一盏茶的功夫,然后丁齐眨了眨眼睛,小巧也突然抖了抖羽毛清醒过来,样子有些发蔫,眼神有些迷离恍惚。丁齐喂它吃了两枚玉蹄丹,然后以神念道:“一梦三年,可有所悟?”

小巧趴在桌子上好像睡着了,微微闭上眼睛但还保持着清醒时的姿势。丁齐对冼皓打了个手势,两人悄然离开了凉亭,走到岛屿的最高处看着山中湿地的夜色。冼皓悄声问道:“小巧能成功吗?”

丁齐:“其实火候差不多了,它只是受到了自我意识的限制,所以我才想了这么个办法,如果这一关能迈出去,它的方外秘法也可以直接突破到兴神境。”

冼皓:“它参悟的秘法并非成天乐所教,归根到底你教的还是方外秘法,那海会不会像书中那样修炼成妖怪呢?”

丁齐笑了:“那就看它的造化了,我也没有见过妖精,很想看看妖精是什么样子、怎么回事呢?”

第二天是周三,黄昏时分,毕学成、叶言行、孟蕙语来到了南沚小区,入夜时分,涂至和魏凡婷也赶回来了。丁齐这次是召集晚辈弟子回宗门,一是考评他们最近的修行,指点不足之处并留下针对性的神念心印,二是叮嘱他们一些事情。

别人都好说,唯有涂至还特意请了一天的事假。众尊长也都在,大家一起进入了小境湖。

如今的小境湖从入门处专门开辟了一条道路,绕开生长月凝脂的山坡右侧,穿行于环绕大湖的山脉半腰,直达对面山谷中的湖泊湿地,全长约二十多公里。道路蜿蜒但并不陡峭崎岖,基本是沿等高地势开辟,路面很平整。普通人可能需要走很久,但这些人很快就到了。

走在通往岛屿的长堤上,丁齐突然停下脚步对孟蕙语道:“方外门又多了一名小师妹,你过去看看认不认识。”

话音未落,只见前方有个女孩碎步跑来,蹦跳之间脚步轻盈,身穿一件很特别的灰白花羽裙,眸子乌黑发亮,小鼻子尖尖的,模样长得很是俊俏,年纪大约十四、五岁。这是夜间,但是月光皎洁,众人也都能看得清。

那小姑娘跑到孟蕙语面前道:“孟师姐,你认识我吗?”她的声音很好听,清脆宛若鸟鸣。

孟蕙语一愣:“好可爱的小妹妹,你是师父新收的弟子吗,叫什么名字?”

小姑娘却一脸调皮道:“你猜!”

这怎么猜啊?孟蕙语回头看向了师父,朱山闲在后面却呃了一声道:“这不是小巧吗?小孟,你应该能看出来啊!”

孟蕙语闻言回头凝视望去,哪有什么小姑娘啊,再一低头,就是那只麻雀站在地上呢,发出声音道:“是我呀!”

这声音不是鸟鸣,传到耳中就是清脆的话语。只听毕学成怪叫道:“哎呀,小巧居然变成人了!”

朱山闲又摇头道:“它并没有变成人,只是心相所现。假如元神清明,便可以不为所惑,但迷惑普通人是足够了。”

众人都走到了岛屿上的水榭中,这里也是他们平日品茶喝酒的地方,不仅有桌子和长凳,立柱间还修了美人靠。大家都坐了下来,叶言行就盯着小巧在看,一会儿眨眼睛一会睁眼睛,然后甩了甩脑袋道:“不行不行,我有点迷糊了……师父,这是怎么回事?”

假如就以平常的状太去看,此刻的小巧分明就是一个小姑娘,但运转元神去看,又变成了一只麻雀。叶言行来回这么切换,把自己搞得有点晕了。

丁齐不紧不慢道:“你们听说过精神异常病症中,有一种妄想症状吗?”

毕学成反问道:“难道我们都得了精神病?”

丁齐笑了:“那倒不是,这是一种被动性妄想症状,小巧影响了你们的感官。”

叶言行又问道:“你们有没有发现小巧长得像谁?”

再仔细看小巧“幻化”的样子,五官形容有那么几分像冼皓,同时也有些尚妮和孟蕙语的影子。冼皓答道:“那就是它的心相。”

尚妮谭道:“传说中的妖怪,就是这么来的吗?”

丁齐摇头:“传说中的妖怪是怎么回事我也不知道,但是我方外门的小妖怪……嗯,就是这么回事,你们也都看见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