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325、照猫画虎

麻晓表情带着几分遗憾和歉意:“实在不好意思,有急事,我必须马上过去。”

孟三通:“您是岛主,总得上岛看一眼吧?”

麻晓微笑道:“无论我去不去,静沙岛就在那里,那座岛我从小就上去过,而且我这个岛主其实也就是顶个名头,诸事还得靠大家。有你们操持静沙岛事务,我就不必瞎指挥了。”然后转身道,“六叔,你开车送我去高铁站,我赶时间。”

这就是身为岛主的好处,哪怕只是名义上的岛主,那也是处于领导地位,应该由她来决定自己的行程,而不是让一帮下属随从来决定她的行程,她说不上岛就可以不上岛!

这时游怀界的界主宋苍河插话道:“麻晓岛主,麻元领岛主下落不明,在方外联盟理事会需要指定一位替补理事,您想指定哪一位啊?”

麻晓抬手下意识地就指向了麻老六,麻老六也露出兴奋与惊喜之色,但随即麻晓似乎又想到了什么,手势在空中一转指向孟三通道:“那就由孟师弟替补为新理事吧。”说完话她就带着麻老六上车离开了码头,匆匆逃离了这个令她心悸不安的地方。

始终没说话的芦居子看着麻晓离去,微微眯起了眼睛。说实话,他从一开始起就根本没把麻晓当回事,也不认为这个女人能翻起什么浪花来。但眼下的形势,他还必须用到麻晓,最好的做法就是将麻晓控制在手中。

就算今天麻晓上了静沙岛,芦居子等人也不可能杀了她或者囚禁她,仍然会恭恭敬敬地尊她为岛主,只是换一种方式将去控制她。比如地位诱惑、关系捆绑,使美男计将她搞定也是手段之一。计划原本进行得很顺利,谁也没料到怎么突然来了这一出?

但是麻晓的离去,对芦居子而言算不上计划失败,他的主要目的都已经达到了。静沙岛换了岛主,哪怕只是名义上的岛主,一切也是名正言顺,麻元领的失踪波澜不惊,一切都平稳过度,静沙岛已彻底掌控。

麻晓不想上岛就不上岛吧,她愿意待在南沚小区就继续待在南沚小区,芦居子对待麻晓的态度,完全可以像当初的麻元领对麻晓一样,而且给麻晓的名义上的地位更高、享受的利益更多,这也是一种捆绑控制关系。

在开车前往高铁站的路上,麻康问道:“晓总,您为什么要让孟助理当方外联盟的理事,怎么也不向着点自己人?是不是真的看上他了,想把他招成静沙岛的上门女婿?”

麻老六的心里是有点不满意的,刚才麻晓的手指向他,他还以为是让自己当理事,结果却空欢喜了一场。但现在麻晓成了岛主,取代了原先麻元领的地位,麻老六往后就靠她关照了,所以又不敢把话说得太重,用了半开玩笑的语气。

麻晓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勉强笑道:“看上他?当然没有!六叔啊,我强行把你提拔为仙顶山庄的董事,有人已经会不满了,再让你当方外联盟的理事,估计你以后的工作就更不好干了。咱们现在势单力孤,人家才是投资方的大老板,低调点好。”

麻老六:“是啊,麻家的人就剩我们两个了,岛上的人有几十个呢。”

麻晓:“你明白就好,我们本事没人家大、人也没他们多,有些事情就不要再争了。六叔,记住我的话,就好好在山庄当董事兼保安部经理,舒舒服服得、过自己的日子,别和他们争什么,没事也别上岛,他们叫你去也找借口别去。”

“我明白了。”麻老六点了点头,但还是有些不甘心的说道,“我们麻家的岛子,就这么让外人给占了?”

麻晓宽慰他道:“话也不能这么说,我不还是岛主嘛?不论在岛上还是岸上,反正我就是岛主。想想静沙岛现在和谁做生意?是和方外联盟!我只要待在方外联盟总部,就是掌握了核心业务,是不是?”

麻老六又点头道:“这倒也是,那个破岛也没什么好待的,叫我常住岛上,我还不愿意呢。”

麻晓虽如此告诉麻老六,但心中也在暗暗叹息,有些话真不好说得太明白。如今的静沙岛,可不就是让外人给占了嘛!

麻元领之所以能自称岛主,不需要任何人的认可,因为他掌握了控界之宝以及天地秘境的传承。可如今钓元珠不在麻晓手上,静沙岛秘法也被那些人掌握了,实际上就等于是那些人控制了静沙岛,有没有麻晓都无所谓。

麻晓如今只是顶着一个岛主的名头而已,但这个名头也是有用的。就因为她是岛主,她才能自主决定自己的行程,可以谢绝其他人送行的要求,只让麻老六一个人开车。她还能自己将自己派到方外联盟总部去常驻,并能指定由谁来填补理事的空缺。

麻元领死了,岛上的那伙人没有别的选择,只能继续让她当岛主。但是将来的某一天,假如她也出了意外,那么静沙岛……想到这里,麻晓是不寒而栗,她也不敢把这些话告诉麻康,甚至不敢留在仙顶山庄或宁德市,天下之大,好像只有赶回南沚小区才觉得安全。

快到车站的时候,路上有点堵车,麻晓又想起了一件事,扭头问道:“六叔,这次你见到麻云轩了吗?”

麻老六一愣,反问道:“麻云轩是谁?”

麻晓提醒道:“静沙岛在方外联盟有三名理事,麻元领和我,还有一位叫麻云轩。但我从来没见过这个人,麻元领告诉我他是合作方的代表,业务很忙,不管事情也没时间露面。”

麻老六恍然道:“哦,我想起来了,是他呀!这次也没见到,不知道在不在岛上,我从来没见过这个人,差点都没想起来。”

麻晓不说话了,但心里又想到了另一个可能。麻云轩是谁?以前只有麻元领知道,可能就在那伙外人当中,但方外联盟中的其他人肯定都不认识。

这种情况也正常,方外联盟中有很多理事都是从没有露过面的,但在静沙岛内部,连麻晓都不认识麻云轩,这就不太正常了。麻元领下落不明,于情于理只能是麻晓继任岛主,假如将来麻晓也出了意外,那么由谁来名正言顺的继任岛主?好像就是麻云轩!

因为麻元领、麻晓、麻云轩就是当初静沙岛刚加入方外联盟时的三名理事,前两个不在了,第三个补上顺理成章,谁也不会觉得突兀。可是问题就在于这个麻云轩到底是谁呀,既然连麻晓都不认识,那么他就可以是任何人!

随便找一个人出来说自己就是麻云轩,其他人也无法反驳。静沙岛的隐患,在当初刚加入方外联盟拟定理事名单的时候就埋下了。或者换一种说法,从一开始起,麻元领好像就钻到了某个圈套中,让他迟早将静沙岛拱手与人的圈套。

事实是否真是这样,麻晓也没有办法肯定,她只是越想越不安。

等上了高铁,她就给丁齐发了微信,但是丁齐一直没回,想了想她又直接拨了丁齐的电话,可是怎么也打不通。丁齐如今正在闭关疗伤,想必是躲在天地秘境中。麻晓闭上眼睛沉思了一会儿,咬了咬牙又拨通了冼皓的电话……

对于冼皓,麻晓以前多少是有些看不顺眼的,原因就不必解释了,可能比较微妙。麻晓自己也没想到,她想找人帮忙的时候,却联系了冼皓。

当天晚饭时间,在丁齐那栋小楼的厨房里,冼皓正在做饭,而麻晓在帮着打下手,屋子里并没有别人。麻晓找到冼皓的时候,冼皓正好要做晚饭,那就一块儿帮忙吧。

冼皓一边做饭一边问道:“你说有事找丁盟主,却联系不上,便想找我聊聊,究竟是什么急事?”

已经摘了半天菜的麻晓不知从何说起,想了想才答道:“我这次回到仙顶山庄,已经继任了静沙岛的岛主。”

冼皓淡淡地哦了一声:“意料之中,顺理成章,说恭喜也不太合适,现在应该说节哀。关于静沙岛的情况资料,明天方外联盟总部就需要更新了。”除了丁齐之外,冼皓无论跟谁说话总是很冷淡的样子,大家都已经习惯了。

麻晓又吞吞吐吐道:“我这次原本是要上静沙岛的,可是一只脚刚踏上船的,突然听见了丁盟主的声音,他告诉我不要出海登岛。”

冼皓终于停下了手里的活计,扭头看着麻晓道:“丁齐正在闭关疗伤,你确定不是自己的错觉吗?”

麻晓低头道:“有可能是我自己的错觉,但我确实听到了,还听得很清楚,然后我就突然想到了很多事情,决定暂时不上岛了,立刻赶回了南沚小区。我有很多问题想请教丁盟主。”

冼皓淡淡一笑:“他现在不方便,和我说也是一样的。”

既然已经做了决定,麻晓也就不再保留,她原原本本的介绍了这次回仙顶山庄的经过,见到了哪些人、说了哪些话、发生了哪些事。她并没有把自己臆测的那些东西说出来,也没有说自己在担忧什么,只是介绍事实而已。

但她介绍得很详细,比如突然冒出来一个名叫孟三通的师弟,是位英俊的帅哥,一见面就大献殷勤,对她嘘寒问暖。再比如静沙岛原先有三名理事,那个叫麻云轩的人她根本就不认识,这次也没有出现在仙顶山庄。

其实不需要她猜测什么,冼皓是个老江湖,焉能听不出来问题。无非是麻元领突然失踪,麻晓赶回去之后,发现静沙岛已被一伙陌生人所占据,那些人自称是麻元领新招揽的手下或请来的合作伙伴。

他们推选麻晓继任岛主,但麻晓怀疑麻元领的失踪另有文章,担心自己也会遇到危险,所以感到很不安。

在冼皓看来,这些人的手段并不复杂,比如那个孟三通,不就是钓红线的拆白党吗?那伙人的目的肯定不是想加害麻晓,至少不会在近期加害她,而是想通过种种方式控制她,使其成为一个傀儡岛主,进而名正言顺地完全控制整个静沙岛。

偏偏以麻晓自身的实力,就算她看穿了对方的图谋,好像也无能为力,只能选择暂时躲回方外联盟总部这边来。

等麻晓将这次回仙顶山庄的情况都介绍完毕,两人的饭已经做好,而且在餐厅里坐下都一起吃了半天了。冼皓放下筷子道:“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也清楚你在怀疑什么。可是人家做的毫无问题,你抓不住任何证据,甚至连可以指责的地方都没有。”

这话很对,就算站在方外联盟的角度,能指责孟三通等人任何事情吗?假如麻元领莫名失踪,然后这伙人趁机占据了静沙岛,而将麻晓排除在外,方外联盟倒有理由出来主持公道。可现在他们对麻晓的态度既热情又恭敬,谁又能说什么不是呢?

麻晓咬了咬嘴唇道:“正因为是这样,我才要向冼理事请教。”

冼皓不紧不慢道:“除非真能查出麻元领意外失踪是他们干的,否则就算他们有什么计划,也是人人都能看得见、你无法阻挡的阳谋。方外世界的传承不一定非得落在麻氏族人的手中,这东西也没有产权证书,人家已经得到了传承。

但我可以提醒你一件事,既然他们让你做了岛主,那你就可以做一些岛主能做的事情。麻元领曾经做的决定,在他意外失踪之后,将静沙岛的局面变成了这样。而你也是麻岛主,你可做与麻元领当初一样的决定,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谁也没法反驳你这位岛主。”

麻晓语气迫切道:“我就是这么想的!我想向方外联盟申请,将静沙岛对联盟开放。”

冼皓反问道:“静沙岛不是已经对方外联盟开放了吗?”

麻晓:“不一样的开放形式,我愿意开放静沙岛,把它当成方外联盟的海外基地。方外联盟总部可以在那里设一个分部,只要是工作人员都可自如出入,不收取任何费用。假如方外联盟总部想在静沙岛上建立基地,不仅可以动用办公经费,仙顶山庄还可以提供赞助。

卢余洞洞主、游怀界界主不是自称是麻元领请来的静沙岛供奉吗?我也可以邀请丁盟主为静沙岛的供奉,或者还有什么合适的人选,也请冼理事和丁盟主推荐。我还可以邀请小境湖、金山院、大小赤山、响水峰为静沙岛的合作方,共同开发运营天地秘境。”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