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324、忽然的觉悟

心事重重的麻晓带着两名属下在宁德市高铁站下了车,迎接她的也是三个人,一名四十出头、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还有一位三十多岁的女士和另一位高大帅气的小伙。

麻晓看见那名中年男子就叫了一声:“六叔!”同时眼圈已经红了。

六叔名叫麻康,是当年静沙岛留下的唯一的老伙计了,曾跟随在她父亲身边打下手。当年的渔村早已无存,村民们也都迁居各处。麻康是麻元领的本家堂叔,排行第六,为人老实憨厚,而且有一身好功夫,麻元领便把他留在身边当司机兼贴身保镖。

上次丁齐来参观静沙岛,接站的司机也是麻康,当时他自称麻老六。

麻康初中毕业之后就缀学了,当过几年渔民又当了几年兵,后来就一直跟着麻元领干活。他的功夫是麻晓的父亲教的,参军的时候还立过三等功,但静沙岛秘法的始终未能修炼入门,只是身手还不错。

与许多大领导有不少私密都掌握在司机手中不同,麻元领并不让麻康参与自己的核心机密事务,甚至都很少带他上静沙岛,只把他留在仙顶山庄干些迎来送往的活。

麻康心中多少也是有怨言的,因为他并不受麻元领的重视。但如今麻元领突然失踪,麻康同样感到伤心与茫然,这些年来他的生活毕竟都是受麻元领照顾的,现在靠山突然倒了。

其实麻晓和麻康如果知道真相,绝对应该感到庆幸,也该感谢麻元岭。麻元领把他们排除在静沙岛的核心机密层之外,使他们不必知道很多事情也不必参与很多事情,否则今天恐也不能活着站在这里见面。

麻元领不是个好人,他对待麻晓和麻康的态度也许不太公平,但这些年毕竟可以让他们舒舒服服过自己的小日子,没有让他们参与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反而是保护了他们。

那名三十多岁的女士叫魏育兰,是仙顶山庄的财务总监,有传言说她与麻元领关系暧昧,至于是真是假如今只有她自己清楚了。但魏育兰绝对是麻元领的人,否则也不会被安排到这个位置上,她并不知道麻元领那些私下的勾当,只是对麻元领言听计从,按照麻元领的指示做账目。

那位二十出头高大英俊的小伙子,麻晓并不认识,经过介绍之后才知道他叫孟三通,是仙顶山庄新上任的总经理助理,来自合作方新元投资。

施良德当然不可能以个人名义直接给麻元领投资,新元投资是占守业间接控制的企业,表面上查不出它和施良德以及博慈集团有任何关系。但田仲络当时还是查出来了,不得不承认这位田师也是很有手段的,只是如今有些落魄了,好像上了有关部门的黑名单。

其实孟三通并不是新元投资的人,他只是以这个名义来到仙顶山庄担任了总经理助理,他真正的身份是游怀界弟子,如今已被芦居子收编,又号称是麻元领的师弟。

但是麻晓并不知道这些,她只是明显能感觉出来,这位帅哥好像对自己很感兴趣,从见面开始就对她特别热情,言行中很是关心。

其实孟三通来之前,芦居子就给他布置了任务,要他尽量取得麻晓的好感,能趁机拿下是最好不过。在麻晓伤心无助的时候给予关怀抚慰,是趁虚而入的最好时机。孟三通心里本来还很抵触这个任务,但是见到麻晓本人之后,他的想法就变了,非常自觉自愿。

几人坐了一辆商务车赶往仙顶山庄,魏育兰并不知道方外世界的事情,因为有她在,众人不好谈论静沙岛的情况,麻晓只是问了麻元领是怎么出的事?

魏育兰主动开口道:“麻总说他要出海,我还提醒他很快就要来台风,他跟我说没事。这些年麻总经常出海玩,大概是国外的影视剧看多了吧,外国那些有钱人没事都喜欢坐个游艇度个假,他也跟着学,其实那有什么好玩的……

原先还有人劝麻总,麻总总是不听,后来也就没人再劝了。麻总经常一出海就是好几天,反正从来没出过事,可是这一次……唉!” 她说的都是实话,麻元领确实经常出海不知道干啥去了,这次参与芦居子的行动,离开时也是以出海的名义。

孟三通坐在麻晓身边宽慰道:“也许麻总还活着,只是船在风浪中不知漂到什么地方去了,设备坏了也联系不上,目前我们只是报了失踪,还应该怀有希望……”

麻晓也点头道:“是啊,说不定他在哪个荒岛上等待救援呢。”

魏育兰:“但愿麻总没有事,吉人自有天相。晓总您赶回来真是太及时了,麻总不在,很多事情都需要您拿主意呢。”她叫麻晓为晓总,因为叫麻总的话实在不好区分。

魏育兰现在也发懵,她就是麻元领的人,麻元领失踪了,她也担心自己的职位不保啊,所以见到麻晓就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希望麻晓能够站出来取代麻元领掌控仙顶山庄,继续重用她这样的老员工。

终于到了仙顶山庄,孟三通又说道:“晓总,还有很多人都在等着您呢,都是麻总那边的亲朋好友,听到消息赶过来的,您要不要先见见他们?”

麻元领的亲朋好友?麻晓一听就明白过来了,应该是静沙岛的那批人。这时麻老六开口道:“晓总坐了这么长时间的车,先得洗漱休息一下,待会儿再说吧。”

孟三通先下车伸手为麻晓扶住了车门,另一只手还垫在门框上方很贴心地防止她碰头,然后又主动打开后备箱道:“那好,晓总先休息一会儿,我来帮您拿行李。”

麻老六却用身子挡住他道:“我来拿就行,孟助理,你先去跟他们打声招呼。”

麻晓在宁德市区也买了房子,但平时并不住在那里,这次回到仙顶山庄给她安排了一处两层的独栋别墅,就是丁齐上次来住的地方。终于把闲杂人等都支开了,麻晓与六叔进了别墅关上门,刚放下行李她就问道:“六叔,究竟是什么情况?”

麻老六叹息道:“大概的情况,你在车上也听魏经理说了。元领自己说上周末要出海,然后就走了,他这些年经常出海,还总是联系不上,别人也不知道他去干什么了,只有我们清楚他是去了岛上。当时预报说周末有台风登陆,但是他待在岛上应该没问题,我也没太在意。

可是到了这周二,台风已经过去了,岛上的人也回来了,坐的是另外一条船,他们说没有见到麻总、约好的补给物资也没送到,我这才意识到不妙。他不在岛上又联系不上,我就报了警……海事搜救部门说他很可能是在风浪中翻船失踪了,生还的希望渺茫。”

麻晓:“明知道要来台风,他还出海?”

麻老六:“当时台风还没到呢,从岸上过去只要五个小时,他应该是去送补给物资的,但海上的天气实在太难测了,这次他大意了。”

麻晓:“岛上的情况呢?”

麻老六:“岛上新修了很多设施,都是合作方投资,山庄这边也新添了两条游艇,专门接待那些特殊的访客。岛上当然也多了不少人,据元领说都是新加入静沙岛的弟子,也有合作方请来的高人坐镇。

具体情况我并不清楚,你知道的,元领一向不喜欢我打听太多岛上的事情,他做什么也从来不和我商量。但如今元领不在了,你得拿稳主意,岛子毕竟是我们麻家祖上传下来的天地秘境,你得把它控制住。”

麻晓:“岛上那些人在哪里?”

麻老六:“除了留守的,重要人物都在旁边别墅里等着见你呢。”

麻晓露出疲倦之色道:“六叔,我洗把脸稍微歇一会儿,然后我们就过去吧,过去之前你先跟他们打声招呼。”

麻晓简单梳洗了一番换了套衣服,走出别墅大门的时候,孟三通正站在门外等她,英俊帅气的脸庞在下午五点多钟的阳光下带着温暖的微笑。虽然到旁边那栋别墅只有十几米远,孟三通还是特意过来领路。

别墅大厅里有二十多个人,座位不太够,有一半人都是站着的。见到麻晓走进来,大家都起身躹躬道:“麻岛主好!”

跟在麻晓身后的麻老六当场就愣住了,其实他最担心的就是在麻元领失踪后,静沙岛如今已被外人占据,原先麻氏宗族传承的天地秘境也将落到外人手中。但看眼前的场面,这些人还是承认麻氏传承的,主动称呼麻晓继任岛主,他也微微松了一口气。

麻晓却微微皱眉道:“我不是麻岛主,麻岛主是我哥。”

孟三通温言道:“师兄如今下落不明,师妹您如今就是唯一能继承静沙岛的麻氏传人,于情于理,您都应该站出来代掌岛主的位置。”

麻晓没说什么,也没法说什么,她总不可能能反驳吧。在众人的簇拥下来到正中间坐好,孟三通又给她介绍了一番在座众人,居然有卢余洞的洞主芦居子、游怀界的界主宋苍河。这两位的名字,麻晓以前都听说过,但还是第一次见到真人。

芦居子表示了哀悼,并主动解释了自己和宋苍河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卢余洞和游怀界都是静沙岛的合作方,麻元领经营开发静沙岛需要资金和人力,尤其缺乏了解方外世界并能自如出入天地秘境的人才,所以找到了卢余洞和游怀界合作。

宋苍河则吹捧了芦居子一番,他说芦洞主是麻岛主特意请来的高人,帮助布置岛上的大阵以及指导静沙岛弟子修炼。厅中其他的人都是如今的静沙岛弟子,有的拜在麻元领门下,另一些人则是麻元领的师弟,比如孟三通就是其中之一。

麻元领的师父也就是麻晓的父亲早就过世了,怎么还能收徒弟呢?麻元领觉得与他们很投缘,大家平辈以友论交,所以代师传法收了这些师弟。这也是江湖上的方便手段,短时间内增加门派势力的一种方法。

其实这些不论自称是麻元领的师弟还是弟子,某种意义上来讲并没有错,因为他们如今都修习了静沙岛秘法,这些秘法就是麻元领及其师父传下来的。

见到眼前突然冒出这么多人自称静沙岛弟子,麻晓也不感到太意外,她早就听说麻元领秘密训练了一批手下,只是不清楚具体情况而已,如今看来应该就是这些人了。麻晓在心中暗叹,麻元领这么做,等于是将宗族传承变为宗门传承了。

宗族传承或许能保证天地秘境不会落到外人手中,始终为麻氏嫡系族人所掌控,但是挑选继承人的范围实在太狭窄。家族总是有合格的继承人是非常难的,有时候从小培养了很久到最后仍然不能成功。

而宗门传承则可以吸收宗族之外的弟子,挑选的范围可就大多了,但这样一来则很难保证天地秘境始终掌握在同一个家族手中。目前看来,静沙岛正在从宗族传承往宗门传承转变的过程中,至少眼下,名正言顺的岛主继承人好像只有麻晓。

麻晓的内心深处,当然还是希望祖上世代传承的岛主之位能回到自己手中,但没想到是在这样一种情况下。她暗暗做了几个深呼吸,觉得心里很没有底,但又不想让别人看出自己没有底气,尽量先进入岛主的角色。

等众人都介绍完毕后,麻晓尽量以镇定的语气问道:“岛上现在是什么情况?”

好几个人站起来分别向麻晓汇报了情况,态度十分恭敬认真,还展示了大量的图片以及视频资料。静沙岛的开发建设进度很快,已经修建了两处建筑群,比原先的条件改善多了,既可接待游客也可平日供弟子修行,还新添了两艘豪华游艇。

静沙岛如今有弟子二十名,除了麻晓和麻康之外,其他人都是麻元领新近招揽的,还有两位供奉,就是麻元领和宋苍河,他们也是静沙岛的合作方,各派出一批弟子在岛上参与建设,同时也受邀在静沙岛中修炼。

其实新增的人手都来自于游怀界。游怀界如今共有弟子五十三人,除去在方外联盟中的三名理事,剩下的五十人被芦居子划成三部分,分别以游怀界弟子、 静沙岛弟子、卢余洞弟子的身份出现。其实他们都是一伙的,但至少在麻晓面前是这么介绍的。

芦居子又取出一枚静沙宝珠交给了麻晓,同时给她发送了一道神念,介绍了这枚宝珠的来历——

麻元领在开发静沙岛的过程中潜入深海发现了这些宝珠,然后请芦居子帮忙,在静沙岛中布置大阵,并以控界之宝钓元珠设置阵枢,将静沙宝珠祭炼为副器。副器有个好处,那就是携带它便可开启天地秘境的门户,不必每次都拿着控界之宝。

控界之宝只有一枚,每次往返时都带在身上既很不方便也不安全。如今静沙岛已对方外联盟开放,迎来送往的次数非常多,岛上也需要运送各种补给物资,每次只需派人携带一枚静沙宝珠即可,就算出了意外也不怕遗失传承。

如今幸亏有了静沙宝珠,否则这一次麻元领意外失踪,他假如还把钓元珠带在身上,那么天地秘境的传承就等于断了,外面的人再也进不去、里面的人也困住了出不来。

由于钓元珠已固定放置于山巅用以布置大阵,所以出入天地秘境都得用静沙宝珠,麻晓身为岛主也得掌管一枚。

麻晓拿到静沙宝珠之后没多说什么,只是代表静沙岛向芦居子这位高人表示了感谢。她多少也被芦居子给镇住了,神念手段可不是一般人能掌握的。

静沙宝珠这种副器的出现,对静沙岛而言当然是好事,出入天地秘境更方便了,但从另一个角度,好像门户的控制权也被分散了。

众人一致公推麻晓继任岛主,掌管静沙岛宗门事务。麻晓点头道:“在麻元领没有回来之前,我就暂时代掌岛主之位。假如我哥有幸能够逃生回来,岛主还是他。”

对这个说法大家并没有异议,哪怕从法律角度,麻元领也只是失踪并非死亡,真实宣告死亡要等到两年后。看事情谈得差不多了,孟三通说道:“岛主,您该吃晚饭了,明天是不是就安排您上岛指导工作?”

麻晓:“明天先讨论一下仙顶山庄的事情吧。”

孟三通:“晚饭后假如您不累,我们内部先开个小会,商量好结果,明天直接宣布就行。”

大家一起吃了晚饭,,在饭桌上其实就把仙顶山庄的事情安排得差不多了。

有些情况外人不清楚,但在座的人都明白,当初之所以有新元投资为代表的合作方给麻元领投资建设仙顶山庄,主要就是因为可以共同开发与分享静沙岛这处天地秘境,所以麻元领一分钱没出,便享有了仙顶山庄一半的股份。

如今麻元领下落不明,由麻晓继任岛主,那她就应该代掌这些股份。单这么做从法律角度是有问题的,因为麻元领名下的股份应该由他的法定继承人来继承,麻元领有老婆还有三个孩子呢,其中老大是前妻所生,老三和老二则是现在的老婆生的,如今还在争遗产。

孟三通却说这些不算麻烦,他拿出了一份麻元领已经签字盖章的协议。原来麻元领早就把股权抵押给新元投资了,从新元投资那里借走了一笔款项,约定两年内归还。麻元领如今失踪了,没人能够代他偿还这笔款项,理论上其名下的股权就会落到新元投资手中。

麻晓从未见过这份协议,但她认识麻元领签的字,好像并不是假的。如今只需再办一道手续,新元投资将这百分之五十的股权再转让给麻晓,而且转让的价格很低,麻晓也不需要直接付款,协议里从她应得的分红里逐年扣除一部分就可以了。

这份新协议,麻晓最终还是签字了。当静沙岛对方外联盟开放之后,仙顶山庄每年的利润大增,因为从方外联盟所得收入也是通过仙顶山庄走账,持股回报相当丰厚,而且这项业务她是能够掌控监督的。

表面上看她好像是占了个大便宜,实际上她心里清楚,这是以分享静沙岛这个方外世界为代价换回来的。

然后众人又推选麻晓为仙顶山庄新的法人代表兼总经理。这次麻晓拒绝了,她感觉自己既无精力又无兴趣,身为静沙岛岛主,只要掌握核心资产和核心业务就够了。在她的一再推辞下,最终还是新元投资新委派了一位总经理兼董事长,麻晓继续担任副总经理,孟三通仍然是总经理助理。

还有两件事麻晓坚持做了决定,一是继续留魏育兰为财务总监,二是麻康担任保安部经理并且进入董事会成为一名董事。这个安排很奇怪,保安部经理向来不算真正的高层,怎么还能进入董事会呢?但麻晓就是坚持了这个意见,众人也都明白原因,所以也通过了。

第二天山庄开董事会,只缺席了麻元领这么一名董事,高层内部做了决议,员工当然也只是听从安排而已。

到了第三天,孟三通又要安排麻晓上岛视察,麻晓却又没去,她去看望了麻元领的家人,好言劝慰了一番。结果麻元领的老婆抓住她的袖子不撒手,希望她出来主持公道,主要是为了遗产的事情。

麻晓突然觉得心很累,她没说什么,只说依法处理就行了,找她也没用。到了第四天上午,终于该登岛了,一艘漂亮的新游艇就在码头边等候。孟三通亲自开车送她去码头,一路上不停的找话题聊天,尽量在逗麻晓开心。

孟三通说自己的名字是有典故的。他的老家也在福建沿海,当年他出生的时候,当地的报纸电视上都在宣传海峡两岸的关系,或者说大陆这边单方面持续发出大量的善意信号。

“三通”是当时最常提到的一个词汇,指的是“通邮、通商、通航”而不是现在很多人以为的“通水、通电、通气”。

他还开玩笑说,仅看这个名字,就能猜出他大概出生在什么地方、什么年代,按照他父母起名的思路,假如再早出生二十几年,可能就会叫卫东、继红、爱军之类了。

大家都笑了,坐在后排的麻六叔与芦居子也笑了,麻晓笑道:“你不应该叫‘三通’,干脆直接叫‘统一’得了。”

孟三通居然很认真地点头道:“嗯,这个思路不错,我就起个别号叫统一吧。”

麻晓前两天的心情很忐忑,昨天又有些压抑,到了今天终于变得开朗起来,有了欢畅的笑容,这当然和孟三通有关。不论男女,很多人都是看颜值的,有这样一位英俊的帅哥总是跟在身边嘘寒问暖,感觉当然会很舒服。

就算是晴朗无风的天气,海面上也总有一层层浪涌冲向岸边,时而轻柔退去,时而溅起一片浪花。麻晓下车上船的时候,一只脚刚刚踏上甲板,恰好有个较大的浪涌打来,船身起伏晃动。就在这时,麻晓清晰地听见了一个声音对她说:“不要去静沙岛。”

麻晓下意识地望向周围,除了自己这一车四人,昨天见的其他人都已经在船上等候,皆露出温和的笑容、保持着恭敬的姿势。

丁齐不可能出现在这里,这声音是她脑海中响起的。有可能是丁齐前几天在南沚小区慰问麻晓时,悄然留下了神念心印,到了符合触发条件的时候,麻晓自然就会听见,也有可能只是麻晓自己的错觉。

抓着栏杆就站在旁边的孟三通赶紧伸手去搀扶,这个动作很亲热,几乎就相当于把娇小的麻晓从侧面搂进怀里了,口中还叫了一声:“小心!”

接连几天无微不至的关怀,恰好上甲板时船身晃动,伸手搀扶发生点亲密的身体接触,就似是水到渠成,能在无意间增添两人之间的好感。按照正常的剧本,麻晓应该低声说谢谢,面露娇羞之色——孟三通对此已很有经验。

不料麻晓根本就没被晃到,她出生在世代渔民之家,什么样的风浪没有见过,就这么点小小的浪涌而已,虽然走了神,但下意识的动作反应也不至于站不稳。孟三通的手指尖刚刚碰到她的后背,她一扭身就闪开了,然后退步回到了码头上。

从外人的角度看过去,就像一个浪涌过来,船的甲板突然升高,将一只脚已经踏上来的麻晓又给掀了回去。孟三通刚喊了声小心,伸手没扶着人,又赶紧关切地问道:“师妹,你没事吧?”

麻晓的脸色却微微一变,她似是从一种始终迷迷糊糊被人往前赶着走的状态中清醒过来了。清醒过来后再看孟三通,麻晓心里突然想起了三个字——美男计。

想当初麻元领也使过美人计,所谓的美人就是麻晓。在丁齐第一次来静沙岛审核考察的时候,麻元领就叮嘱她,一定要想办法取得这位丁理事长的好感,与之多接近、多亲近。麻晓当时心里多少是有些抵触情绪的,可是见到丁齐本人之后,她自己就对丁齐有好感了。

平心而论,麻晓当时施展美人计并不算成功,显得非常稚嫩。她又不是干这个专业的老司机,在一位素未谋面的陌生男子面前,想刻意做出一些亲近的举动,总是放不开。她对丁齐有好感,就更有点莫名的害羞了。当然了,丁齐也没有趁机占她便宜。

可是面前这位高大英俊的小伙子,显然是位很有经验的老司机了,在一位刚刚认识的陌生女人面前,亲近的举动就能做得那么自然……

视线看向身边的孟三通,又看向眼前的游船以及船上的众,再往向远方的海面,忽然觉得这一切都有些不对劲,麻晓莫名有了一种恐惧感,她忽然有点不敢登岛了,暂时也不想再登上静沙岛。

当恐惧感袭上心头的时候,麻晓也明白过来,为什么来到仙顶山庄好几天了,她总是推三阻四找借口没有登上静沙岛。身为新任岛主,按照正常情况,其实她应该在当天就登上静沙岛的,然后再处理其他的事。

她之所以没有这么做,说明在她的潜意识里始终有担忧和疑虑。人们在做出可能对自己不利的错误选择时,在很多情况下,潜意识中是能感觉到不对的,但由于外部环境的影响以及自身的欲望膨胀,使其忽略了这种感觉。

麻晓想不想成为静沙岛的下一任岛主,继承与掌控从父亲手里传下来的方外世界?她当然想!她想不想得到仙顶山庄一半的股份,也就是开发静沙岛一半的收益,还可以舒舒服服不操心?当然也想!她想不想静沙岛势力强大,所有人都对她恭恭敬敬 ……

人都是有私心的,麻晓也不例外,自从来到仙顶山庄,她的私欲就一步步被勾起,那一颗小小的虚荣心以及正值茫然无助的情感需求都得到了满足。

麻晓来之前在担心什么?麻元领突然失踪,她担心失去祖上传下来的天地秘境,也担心麻元领的合作方以及新吸纳的静沙岛成员根本不认可她的身份与地位。

可是她所担心的任何事情都没有发生,眼前的场面就是预想中的最佳结果。但这一切是否来得太过顺利了,怎么可能一点波折都没有?

如今静沙岛的“老人”,只剩下了她和一个上不得台面的麻康,这两人都不是什么实力与背景强大的人物。而再看看孟三通等所谓的师弟、师侄们,拥有强大的资本背景,再加上合作方游怀界、卢余洞,还有芦居子这样的高人供奉。

凭她一个麻晓,能指使得了这些人吗?她确实做了岛主,但她是真正的岛主吗?麻晓已明白自己不可能是真正的岛主。其实就连她的父亲也从来不是一位真正的岛主,只是得到了祖上留下的天地秘境传承而已。

麻元领倒是想成为一位真正的岛主,掌控天地秘境、致力于开发经营,但最终没有真正的成功,甚至连自身的命运都无法真正的掌控。想到麻元领,麻晓又突然明白自己的恐惧感是从何而来,又想起揣在兜里的那枚静沙宝珠。

静沙宝珠的样子酷似静沙岛的控界之宝钓元珠,但它毕竟不是真正的钓元珠。麻晓在父亲手中见过钓元珠,也知道它的用处。

钓元珠除了是静沙岛的控界之宝,它还有一个名字叫做静海神珠,虽然有点夸张,但其妙用的确能够在一定范围内平定风浪,这也是父亲经常出海但从未出过事的原因之一。

当然了,假如风浪实在太大,超过了钓元朱所能控制的极限,或者持续的时间太长,耗尽了持珠者的法力,钓元珠也是不管用的。

麻元领是一位经验丰富的老船民了,他一般不会冒险出海,而且当时还没有携带钓元珠。钓元珠被他请来的高人供奉芦居子用亦布置大阵,往来开启门户之物变成了芦居子祭炼的副器静沙宝珠。无论是海外的静沙岛还是岸上的仙顶山庄,实际的控制者都换成了一批素不相识的外人。

麻晓来之前本打算要尽量保住麻氏传人的地位,或者说尽量争取自己的利益,假如发生争执,她还可以请方外联盟来主持公道。可是根本不需要她争取,这些人就满足了她的愿望,而且还对她这么尊敬、这么热情。

这是感念麻元领的旧情或者留下的恩德吗?麻晓从小就是和麻元领一起长大的,她很清楚麻元领是哪种人,远没有那个人格魅力。

那这些人的目的又是什么呢,答案已经呼之欲出了!他们就是想控制住她,进而彻底控制整个静沙岛,至少在方外联盟内部得这么做,不好直接公然劫夺。因为静沙岛已经加入了方外联盟,而且对方外联盟内部成员开放,大家都知道它是麻氏族人世代传承的方外世界。

假如这些人公然占据了静沙岛,那恐怕所有人都会怀疑麻元领的死因,傻子才看不到其中的疑点呢!麻晓来之前也对麻元领的失踪有所怀疑,到了仙顶山庄之后,怎么就迷迷糊糊地把这事给忘了呢?一阵海风吹来,她暗自打了个寒战。

丁齐的声音在她的脑海中响起,只说了一句话,觉悟过来的麻晓脑筋飞快地转动,刹那间就想到了这么多,耳边又传来孟三通关切的声音:“晓师妹,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麻晓再看向孟三通时,莫名又想起了丁齐。女人往往喜欢将所接触过的、令自己动过心的男人放在一起比较,对相比之下不是那么优秀的男人往往就会生出遗憾或不满之心。这是一种很有意思的心态,与男人是不一样的。

已经意识到这是美男计,又有了这样一种微妙的心态,她忽然感觉眼前的帅哥也就是那么回事了。

三十六计中的美人计,虽然很老套,但自古以来屡试不爽。有人明明已经怀疑,但往往依然会选择将计就计。可是麻晓心里清楚,自己并没有那个将计就计进而掌控形势的本事啊,看看眼前的这些人,她自己根本不是对手。

麻晓已经定住了心神,露出笑容道:“没事,就是刚才手机突然震动了好几下。”

跟着一群大男人上船,她是其中唯一的女人,当然不适合穿裙子,手机也没有放在坤包里,而是揣在了长裤的侧兜中。她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又用手指划了几下,然后突然揣起手机皱眉道:“不好意思,境湖市那边有急事找我,我今天连夜就得赶回去,这次就不上岛了。”

孟三通也皱眉道:“这都到码头了,有什么急事呀,一天都等不了?”

PS:这一篇的内容实在不好断章,所我写了三天,攒成了四合一超超长篇大章节!求月票!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