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323、幸运的麻晓

有一些话芦居子没有直接说出来,那就是他自己的野心,或者是那一颗始终不甘的心。身为江湖爵门传人,当年曾官居副市长,结果因为站错了队、犯了错误被一撸到底,侥幸没进班房只能回乡隐居。

假如芦居子真的甘心只做一位隐逸高士,又怎么可能勾搭上施良德,还搞风搞雨搞这么多事情?他有很大的官瘾,或者说极想证明自己,只要拿下了五心谷,他就是掌控一个世界的上帝,这个诱惑太大了!

芦居子笑着对施良德说:“施先生,您从无到有一手创建了博慈集团,这是一个庞大的商业帝国,您就像是一位帝王,但终究不是真正的帝王。如今的博慈集团已经发展到极致,您甚至无法再完全控制它,已经退居幕后。

您眼下能享有的一切也已经到了顶点,追求的已是更高的人生目标。五心谷就是一个将完全属于您的世界,假如您掌握了它,就可以改变它,给民众带来新的生活,给世界带来新的面貌,皆如您所愿。”

五心谷的现状,芦居子多少也了解。在他看来,那三万多人简直是浪费资源,掌握着现代文明的知识,却过着接近原始部族的生活,所有的物产都运不出来,每年还要从外界补充大量物资,简直和寄生虫一般。

芦居子不仅要掌控这个世界,还要改变这个世界,不仅要让天地秘境实现最大程度的自给自足,还可以从外界运生产资料进去,将这些人口转化成真正有价值的资源,创造一个属于他的新世界。

他对施良德的这些话,实际上正反应了自己的心声,他最后问道:“施先生,难道您不感兴趣吗?您可以成为一个世界的主宰,还可以成为一位理想中的治世仁君。”

治世仁君?这个比喻太有意思了!对芦居子而言,这是对野心的自我美化,但他可能真是这样的想的。假如真的成为世界的君主,谁又愿意承认自己不是明主呢?他没去过琴高台,而在琴高台世界的历史长河中,曾有很多所谓的“天兄”恐怕也曾是这么想的。

施良德也笑了:“卢洞主想做一位仁君,那就去做吧,但你应该知道我对什么感兴趣。虽然早就问过,但我还想问一句,这世上真有神仙吗,或者说真有仙家秘法与灵药吗?”

芦居子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很认真地想了想才开口道:“我小时候很愿意相信这些,总是幻想着山上住着神仙,他们会种种神通法术。后来我得到了卢余洞的传承,知晓了世上还有这样的神奇之地,也修炼了传承秘法,却反而不太信了。”

一直坐在旁边当陪衬的王助理忍不住问道:“哦,为什么呢?”

芦居子:“因为成年人要面对现实,会思考更多的问题。卢余洞是祖上时代所传,号称世外仙隐福地,可是我的祖辈并不是神仙。将卢余洞传承给我的祖父,他老人家也只是享寿百年而已,我见到的事实就是如此。

但我可以确定两件事,第一就是这世上真有秘法传承,第二便是这世上真有常人所不知的世界。我自幼习练卢余洞秘法,当年从市长的位置退下来回乡隐居,修为反而更进一层,远远超过了我的祖父。”

陈木国也开口道:“您到底是什么意思,信还是不信?”

芦居子:“在好几年前,我就想通了这个问题,其实无所谓信与不信,一切就看你自己怎么去争取,能发现什么样的世界、活出什么样的人生。神仙我没见过,但我见过了方外世界,得到了秘法传承,还得到了灵药火阳柿。

假如在古代,我可能就是乡野村夫眼中隐居世外的仙人,我或许还可以做到更多、活出精彩的一世,假如真有那么一条登仙之路,那么就自己走出来。

认识施先生之后,我认为这个世界还可以更精彩!有了方外联盟,我们见到了更多不可思议的方外世界,不同的秘法传承,各种灵丹饵药。施先生,我们不如谈眼前能得到什么、将来又能得到什么,不论最终的目标是什么,这也许就是实现它的过程。”

施良德欠起身亲自给芦居子倒了一杯酒,然后端杯道:“芦洞主不愧是当世高人,就以此酒以示敬意!”

芦居子站起身干了这杯酒,很谦逊地说道:“施先生太客气了。”

施良德:“我还有件事想麻烦您,不知卢余洞中此刻有多少枚火阳柿已成熟,希望你能够联系一下小境湖那边,提出以火阳柿交换月凝脂。假如能够换取,不论多少,你留一半,给我一半。”

芦居子很痛快地大营道:“好的,我立刻就去办。不过我听说丁齐身受重伤,他现在未必有本事把月凝脂从小境湖里拿出来。”

丁齐是金山院院主,而小境湖的湖主是朱山闲。但如今方外联盟的各家成员都已清楚,金山院、小境湖、还有后加入的大小赤山,这三家其实是一伙的,而且响水峰也是丁盟主这一派系的盟友。至于丁齐与九放离空岛、五心谷的结盟关系,外人倒是尚不知晓。

五心谷给各家送灵谷的时候都已经打过招呼,说丁盟主能帮大家将特产从天地秘境中带出来,而小境湖中有什么特产施良德已经调查清楚。

但是丁齐对外宣称在神农架受了伤,按冼皓的说法只是点小伤已经不碍事,她越这么强调,众人就越怀疑可能这伤很重,芦居子也是这么认为的。

芦居子并没有亲眼看到那场激斗,但他布置了那么大的阵势,就不信丁齐能够安然无恙的脱身。听说丁齐受伤的消息,他稍微感到有些安慰,宁愿相信丁齐伤得很重。

施良德:“这没关系,只要他答应了就好,你不必亲自出面,可通过方外联盟完成这次交易,先把火阳柿给他们便是,月凝脂迟早也会拿到的。”

说完这番话他好像还有点不放心,想了想又以劝慰的语气道,“神农架的行动失败就失败了吧,还好你及时斩断了所有的线索,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此事是你所为。

既然如此,不妨换一种思路,也可以寻求合作,这不就是方外联盟的宗旨吗?一个有用的人,不论他是不是我们自己的人,也要懂得怎么发挥他的用处。”

芦居子想干掉丁齐,如今丁齐身受重伤,理论上倒是个好机会,可惜根本没办法下手。事实证明丁齐这个人不好对付,施良德劝他可以改变一下思路,把注意力放在别的地方,既然干不掉,就尽量合作与利用就是了。

芦居子点头道:“施先生,请放心,我不是不明事理的人,假如没有绝对的把握,我不会再去主动招惹他的。对付这种人确实应该随机应变,能利用就利用,假如能收买则是最好不过。”

吃完这顿饭,芦居子甚至都没有在新加坡过夜,立刻启程赶回静沙岛,眼下要先处置好麻元领等人的“后事”。“施良德—芦居子集团”目前的发展方针已定,经营静沙岛、吸纳游怀界的人手、促成与诸次观山的合作,重点则是攻略五心谷。

芦居子这个人确实很能干,原先只独守一个小小的方外世界卢余洞,但是趁着方外联盟的出现,借助了施良德的势力,短短时间内就迅速地控制了静沙岛,收编了游怀界弟子,而且基本上也将控制诸次观山。

他做的很多事情,其实都借鉴了田仲络的思路,但他的个人实力更强,手段更直接,也足够心狠手辣。

田仲络是成立方外联盟的倡导者,假如方外联盟中没有芦居子也没有丁齐,田仲络是不是也有可能一步步整合与控制整个方外联盟为己所用呢?有倒是有这种可能,但是很显然,田仲络是斗不过芦居子的,更何况芦居子背后还有财雄势大的施良德。

可不论是田仲络还是芦居子,在丁齐面前都有一种挫折感。如果说丁齐当初只是被众人推出来的一位名义上的理事长,但如今已真正成为了“丁盟主”。方外联盟是一个天然就带有松散属性的组织,各家都守着自己的秘密,但现在却越来越像一个真正的联盟了。

说起来这好像都是丁齐的功劳,但是仔细想想,丁齐又好像没做什么呀?一切都发生在潜移默化之间,在关键的时间点上,做出最适合的引导推动。尤其是在联盟背部派系如此如此复杂的情况下,这种看似不经意间的变化实属难得,绝不是随便换个人就能做到的。

在小境湖中“闭关养伤”的丁齐,这段时间也不太清闲,总有事情让他不得不露面。静沙岛的噩耗终于传来,令众人大吃一惊,大家都感到惋惜与哀痛。

麻岛主多好的人啊,不仅愿意开放天地秘境,每次接待大家都是安排得那么热情周到,还给方外联盟总部提供了五星级的食堂,怎么说没就没了呢?

早有天气预报说近期有台风登陆东南沿海,所以静沙岛这一周并没有对访客开放,已经预约的参观日程都向后顺延。在台风来临之前,麻元领率领一批手下出海去了静沙岛,从岛上返回的途中消失于大海,可能是遇到了风浪——这是仙顶山庄那边传来的消息。

出了这样的变故,静沙岛继续对外关闭,具体开放时间待定。

各家方外世界都委托派驻南沚小区的代表,向静沙岛的理事麻晓表示了慰问,丁齐身为盟主当然也得露面。他走出小境湖亲自看望了麻晓,对麻元领的不幸失踪表示了惋惜,还安慰麻晓,麻岛主未必回不来了,眼下只是在大海中失踪而已,说不定还有生还的希望。

麻晓很伤心,差一点就扑到丁齐怀里痛哭了,但最终还是忍住悲痛稳住了身形。伤心的同时麻晓也很忧虑,麻元领不在了,仙顶山庄和静沙岛又该怎么办,而她又将何去何从?

丁齐看出来麻晓可能在担忧什么,他又告诉麻晓,假如静沙岛有什么需要,方外联盟会尽可能提供帮助。有了丁盟主的这番话,麻晓才感到心下稍安,带着两名工作人员返回了仙顶山庄。

麻元领是在大海中失踪了,没什么后事好处理的,而仙顶山庄的经营状况很稳定,并没有受到影响。麻晓知道麻元领建仙顶山庄的钱都不是他自己的,而是另有合作的投资方,包括开发静沙岛都是如此,但麻元领一直没有让她过问这些事。

如今看来,是合作方及时接管了一切事务、稳定了形势。

麻晓是麻元领的堂妹,但并非麻元领的心腹,她在静沙岛的地位一直很尴尬,始终被麻元领排除在掌握机密的核心层之外。对于自己这位堂兄,麻晓的感觉一直很复杂。

麻晓的父亲是静沙岛的上任岛主,但他只是一位普通的渔民,许是修炼秘法的关系吧,体格比普通人更强、精神头也比一般人更足,水性也非常好,但也仅此而已。

拥有一座海外仙山,并没有给父亲带来什么,那只是几百公里外的一座无人荒岛而已,天地秘境的传承反倒到了一桩心事、一个负担,是一种背负的责任。麻晓小时候就去过静沙岛,曾在那里修炼秘法,但是没几次,谁没事跑那么远干嘛呢?

静沙岛的岛主传给了麻元领,因为麻元领最先修成了静沙岛秘法。麻晓后来也修成了静沙岛秘法,至少可以凭借钓元珠开启门户了,但那已经是父亲去世之后的事情了,麻元领早就坐稳了岛主的位置,培养了一批心腹手下。麻晓不可能与他争,而且也没心思争。

她知道麻元领背地里在做很多事情,但是麻元领都不让她过问。

想当年,近海渔业资源越来越枯竭,交通不便的小渔村生活越来越清苦,后来就整体迁居了,连村庄都不复存在。麻元领很能折腾,麻晓也一直在他手下帮忙,眼见着麻元领的生意越做越大,不仅搞了一个仙顶山庄,又开发静沙岛并加入了方外联盟。

麻元领不让麻晓参与核心机密事务,但表面上又很照顾她,给了她一个仙顶山庄副总经理的名头,派驻到方外联盟总部的理事也是她。其实自从麻元领与人合作开发静沙岛开始,麻晓就没有怎么去过静沙岛了。

加入方外联盟之后,麻晓一直住在南沚小区,静沙岛上发生的事情她一概不清楚,只听说麻元领又招募了一批手下,仍与合作投资方一起搞开发,好像搞得还不错。

麻晓觉得麻元领一直在防备着她,许是因为从她父亲那里继承了岛主之位,以此为资源才有了后来的开发与收获,不想这些东西再被麻晓拿回去。但是碍于亲缘关系,麻元领又必需做出很照顾她的样子,多少是做给别人看的。

但是麻元领突然失踪了,麻晓又感觉心里空落落的,就像陡然失去了最大的依靠。这些年来,麻元领虽然不让她参与任何机密事务,但也等于不让麻晓操心任何事情,只需要舒舒服服的过日子就行了……那么现在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