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320、逍遥游

众人皆散去,只留下了丁齐、庄梦周、朱山闲与陈容,他们谈话的地点并不是在那座明代的庄园中,而是与庄园隔着大湖相望的半山腰。之字形的水流从这里经过,在山谷形成了一片湖泊湿地,那一座座露出水面的山尖就是岛屿。

有一条高低起伏、宽窄不等的长堤连接湖中一个占地几百亩的大岛,其实这条长堤就是露出水面的一条山脊线,那大岛也是一座峰顶,方才他们谈话的地点就在这座岛上。

远望这片湿地湖泊,一座座岛屿以及形状各异的植被,就像点缀在群山环绕的水面上的盆景,云霞飘荡宛如仙境。方外门在小境湖中经营已久,也在此处修建了一些亭阁房舍,就地取材的竹木结构,并开采石料为地基。

除了那座山庄,这座湿地中的岛屿已成了众人在小境湖的第二个据点,大家经常穿越山野来到这里行游、闲坐、品茶、问论,当然也可以钓鱼、喝酒、品尝野味。岛上的厨房是最先建成的,油盐酱醋锅碗瓢盆都齐全。

庄梦周提议,既然天色已晚,那就弄点宵夜吧,酒嘛,有琴高台带出来的陈年老茅台,菜就是现场弄的新鲜食材。一盘香煎小石蟹,可以连着酥壳一起吃下去;一盘辣炒石鸡,都是鲜嫩的蒜瓣肉;还有一盆银鱼羹,配菜都是此地特产的草蔬,取嫩掐尖用料。

陈容这位晚辈下厨,而新鲜食材则是丁齐和朱山闲弄来的。别看是晚上,以高人神识找这些东西还是很简单的。庄梦周主要负责动口指点,比如该吃宵夜了、去弄点啥,可以怎么做云云。

就在亭阁中摆好席面,点上几根此地特产的树脂蜡,九月初的天气吹着夜间清凉的微风,品尝美酒佳肴。庄梦周一边吃一边夸赞陈容的手艺,比当年在琴高台中进步太多了,简直就跟脱胎换骨一般。

陈容笑道:“这可不是我的手艺好,只要不出差错谁都一样。该找什么东西是您说的,该怎么做也是您说的。”

庄梦周:“不出差错这四个字,就很不简单啊!我说找什么东西,假如换别人,这大晚上的能说找来就给找来吗,我说可以怎么做,立刻就能做出来吗?”

朱山闲举杯道:“庄先生,我敬你一杯。”

庄梦周:“一起一起!”

众人干了一杯,朱山闲感慨道:“庄先生啊,您可真会享受。”

庄梦周笑了,用三根手指托着酒杯道:“难道你不愿意在这里喝酒,反而愿意跑到神农架去杀人吗?”

朱山闲:“这话说的,但世上偏偏就有那样的事、样的人,有时候是不得不为。”

庄梦周:“不得不为,那么所为又为何呢?”

朱山闲笑了:“就是为了能够安心的品尝这美酒佳肴,好好享受这仙境美景啊。”

庄梦周:“那朱书记就吃好喝好吧!对了,丁老师说有事想私下聊,究竟什么事啊。”

丁齐:“被宵夜一打岔,我还没来得及说呢,的确有问题想请教。庄先生曾经推荐我看了好几本书,都是小说。后来我修炼方外秘法,并且以各门秘术为参照,所谓一境、二境、三境的总结,其实就是采用那些书中的说法。

那些小说里写到了修行,还有各种神仙法术与神仙世界,我想问一问,那样的世界真的存在吗?”

庄梦周反问道:“丁老师是不是觉得即将突破八境,但是感觉跟书里写的不太一样?”

丁齐:“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

庄梦周:“书中的世界,你不是去过吗?”

丁齐:“那是妄境。”

庄梦周还是用三根手指托着杯子,却好半天不说话。陈容好奇道:“庄先生,您这个动作是什么含义?”

庄梦周:“倒酒。”

陈容:“呃,我怎么给忘了。”她赶紧拿瓶倒酒,但丁齐已经抢先一步把酒给斟上了。

庄梦周美滋滋地喝了一口酒,看着丁齐道:“那是书里的世界,这是你自己的世界,其实你都见识到了呀!五心谷中凌波微步,九放离空岛飞天遁地,难道不是你? 但你创立方外秘法所求为何,难道是当一个人形自走飞剑法宝遥控器?”

这个比喻有意思,朱山闲差点把酒给喷出来了,插话道:“那书中的世界存不存在呢?”

庄梦周:“你可换一种问法,是什么样的存在,或者在什么情况下存在?丁老师的问题并不是他的问题,他很清楚自己是什么人,今天主要是问给你们俩听的。

但是丁老师啊,我倒有个问题想问你。你看那些书,书中有那样的世界、那样的人,但你有没有换过来想?在他们看来,这时另一个书中世界,你也是书中的人。”

丁齐又笑了:“我想到心理学上的一个问题,跟庄先生的提问类似,人是通过感官来认知世界的,假如一种幻境能给人所有的感官反馈,人如何分辨自己不是生活在幻境中?”

陈容:“答案呢?”

丁齐:“答案恐怕会让你失望,分辨不了!”

陈容:“既然是幻境,一切都是假的呀。”

丁齐:“这是另一种意义上的真实,我可以再告诉你一个答案,其实你不需要去分辨。”

陈容:“我有点没听明白。”

庄梦周摆手道:“丁老师,你还不如把话直说了吧,这就是破妄的意义。世上有一种境界,如果你没有达到,就无法去想象、无法去体会,再怎么描述也都是空谈。

丁老师其实并不在意,为何他修成了秘法,感觉却和书中所说不同?他也不在意自己是两一本书中的人物,因为他已无需在意。”

陈容:“我好像有点听明白了。”

朱山闲则沉吟道:“我也需要闭关了。”

丁齐看着朱山闲道:“只要境界到了,方外门的入妄之法非常简单。以景文石为引开启门户,你可以进入任意一个既存在又不存在的世界,可以穿越到古今中外,甚至是各种幻想世界。”

朱山闲:“当初丁老师拿的是哪本书?”

丁齐:“名字叫《神游》,庄先生推荐的。”

朱山闲:“那我用《地师》试试,也是庄先生推荐的,那个江湖世界我更感兴趣。”

庄梦周又说道:“别光顾着说话,喝酒喝酒!”

众人又共饮一杯,庄梦周问道:“你们喝过最好喝的酒是什么?”

陈容:“最好的酒,不就是现在喝的陈年老茅台吗?”

朱山闲却道:“最好喝的酒,应该是响水峰用梦生花加工的竹节酒,可以满足一切梦想。”

庄梦周一拍桌子道:“说得不错!我恰好又弄了两瓶,就放在岛上厨房呢。老朱,陈容,你们一人拿一瓶走。竹节酒之效,并不是真正的妄境,只是一场幻醉而已,或可称为伪妄境。

方外门的入妄之法如此简单,则更须谨慎,不要轻易尝试。最好的办法,就是用竹节酒多体会几番伪妄境,好好洗练心境,等有所明悟之后再正式入妄。老朱,你可千万别忘了!陈容,你到了五心谷之后也需注意。”

丁齐:“庄先生,你啥时候又跑到响水峰顺出来两瓶酒?”

庄梦周很不乐意道:“啥叫顺出来?我跟崔山海打了招呼,崔山海让我自己去拿,反正他又拿不出来。”

陈容起身去厨房,果然找到了响水峰的竹节酒,分给了朱山闲一瓶。朱山闲呵呵笑道:“多谢庄先生了,我这两天就喝几杯试试。”

丁齐:“朱书记,你的假期到什么时候结束?”

朱山闲:“工作这么多年,好不容易请了两周的公休假,今天是周二,到下周一才上班呢。稍微离开一段时间,也给新上任的区长放放权,看看他是怎么主持工作的。”

陈容建议道:“朱师伯,其实您可以去琴高台。”

丁齐点头道:“好主意!朱师兄可去琴高台闭关,而我也要在小境湖闭关一段时间了。陈容到了五心谷更好生修炼,别忘了今天大家说的话。”

庄梦周摆了摆手道:“既然已经拿到了酒,就各做准备去吧,我和丁老师再喝两杯。”

朱山闲起身道:“您可别喝多了。”

丁齐:“放心,我不会让庄先生喝多的。”

朱山闲和陈容走了,丁齐问道:“庄先生,您还有什么事,要单独把我留下来?”

庄梦周反问道:“就是喝酒不行吗?”

丁齐笑道:“我知道您喝酒喜欢热闹,昨晚带着老谭、崔工去喝花酒,可没叫上我和阿全还有朱书记。”

庄梦周瞪眼道:“这事你知道?你我可不敢叫!至于老朱是区委书记,总不能叫他犯错误吧?阿全嘛,还是算了吧,这小子嘴不严。”

丁齐笑出了声:“确实就是阿全告诉我的,因为你没叫上他,他跑来看我去没去。”

庄梦周一挥手:“不说这个!你是不是打算就在这里闭关?”

丁齐点头道:“是的,这段时间我不会离开小境湖,你也看出我的状态了。”

庄梦周:“那可不行,至少明天你得出去一趟,给畅乘福地的杨地主打个电话,就说我和九放离空岛的宗岛主想过去一趟。”

丁齐:“畅乘福地下个月才开放呢。”

庄梦周:“开放之前先过去呀,不在乎他们的客舍修没修好,就我们两个。丁老师一定有这个面子,打声招呼就行,我可不想自己摸进去偷鸡蛋。”

丁齐苦笑道:“好吧,我明天就帮你和宗岛主跟杨福主打声招呼,还有什么事情吗?”

庄梦周:“你还记得吗?上次去黄田古村旁边的黄子山拣到了一个金葫芦,如今研究明白了吗?”

丁齐:“我当时怀疑吗是一件控界之宝,但那时修为尚浅,并未发现方外世界的门户,等有机会可以再去一趟黄子山,那金葫芦我一直没怎么研究,也没研究太明白。”

庄梦周:“你就闭关吧,把那金葫芦给我琢磨琢磨。”

丁齐:“放在山庄里了,回头就拿给您。”

庄梦周干了杯中的酒,起身道:“已经喝得差不多了,我自己去拿。明天早上你别忘了出去给杨晨功打电话。“

丁齐也站起身道:“我不会忘的,您就这么馋吗?”

庄梦周瞪眼道:“什么叫我馋?我这不是想着弄一篮子鸡蛋回来,好给你补补身体嘛!”

丁齐哭笑不得道:“您自己想吃就得了,我这又不是坐月子!”

庄梦周:“你这比坐月子还坐月子呢!知道那些仙家传说中是怎么形容从七境突破到八境吗,灵胎化婴!丁盟主啊,你得好好整理各方外世界特产的灵药资料了,以你的修为,它们的灵效对你而言可能已经帮助不大,但多少还是有的,尤其是现在。”

丁齐:“帮助我的修为突破吗?”

庄梦周:“想嗑药就突破,那你是走错片场了。但它们能帮你不那么难受,闭关过程更顺利些,你现在是真的需要滋补。”

丁齐现在确实很难受,而且是一般人体会不到甚至是想象不出的那种难受,有的典籍中将他如今这种状态形容为脱胎换骨,而脱胎换骨哪有那么容易?他的形神都很柔弱,就像一个将要出生而尚未出生的婴儿。

现在的丁齐某种意义上仍然很强大,修为境界仍在,但同时形神又很脆弱,很容易受到各种伤害,所以他才决定躲进小境湖里闭关。一方面是这里安全,环境又好,另一方面是也是因为这里有仙家饵药月凝脂。

以他如今的修为,月凝脂辅助修行的作用已经微乎其微了,但现在却可以帮他护持形神。听见这番话,丁齐追问道:“其他的灵药对我也有帮助吗?”

庄梦周:“从你修行至今,曾经体会过辅助之效的灵药,现在都有帮助。老飞侠上次从五心谷带出来三十斤灵谷,他自己拿走了十五斤,叶宗清手里还剩十五斤。你明天最好顺便也联系她一下,把那十五斤灵谷都要来,它的灵效比玉蹄丹更温和,对现在的你更合适。”

丁齐:“玉蹄丹我这里就有,可以拿出一部分交换五花谷。那么驻颜果呢?”

庄梦周咳嗽一声道:“当然也有用了,但你也知道它有什么用。难道是嫌上次投胎的时候生得不够标致吗?你已经可以了,不用再臭美了!倒是黄金枣,假如老朱这次去能突破大成修为,可以托他捎点回来,枣脯或者枣糕也行啊。”

丁齐仍然追问道:“那么竹节酒呢,难道也有用吗?”

庄梦周:“竹节酒对老朱和陈容来说,可以体会梦生之境,这个效用对你来说已无所谓。但竹节酒对现在的你还有别的用处,适当少饮,亦可滋养神魂。既然你问了,我就再告诉你一声,我还藏了几瓶就在这岛上,你有空自己去找吧。”

丁齐:“庄先生,您怎么这么喜欢藏酒?”

庄梦周:“当然是为了喝,这次就便宜你了。”

丁齐:“其实小境湖中也有梦生花出产,我们可以自己试着加工啊,取花蕊泡酒,就用您藏的这些陈年老茅台试试。”

庄梦周撇嘴道:“你以为我没试过呀?没太大效用,还是响水峰中特产的野生竹酒灵效最佳。其实还有一种东西叫火阳柿,是卢余洞的特产,我在五心谷祖师留下的记载中见过,对你现在休养元神帮助更大。”

丁齐:“它的灵效也是滋养神魂吗?”

庄梦周:“还是有区别的,竹节酒普通人不能多喝,而火阳柿是普通人绝对不能吃的,体质弱一点的人就会送命。”

丁齐:“我现在就很弱呀。”

庄梦周:“竹节酒是滋养神魂的,而火阳柿是壮大元神的,但对体质的要求很高,所以我才给你去弄鸡蛋啊。你可以用灵药鸡蛋炒火阳柿下五花谷饭,那样能靠谱点。”

丁齐:“我怎么听着不是那么靠谱?”

庄梦周:“西红柿炒鸡蛋,这不是下饭的家常菜嘛,有什么不靠谱的?对了,既然你在畅乘福地祭炼出了那枚桃核,这段时间又要留在小境湖中闭关,就没打算给小境湖祭炼出类似的东西吗?”

说完话庄梦周大踏步走了,身影很快消失在连接岛屿的长堤尽头。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