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317、新境界

等到正式开会的时候,陈容和毕学成等人坐在了一起,静静地听各位长辈说话。丁齐首先以神念介绍了一番此次张家界之行以及在神农架中的遭遇,未参与这次行动的方外门成员惊叹不已!

尚妮一把揪住石不全道:“这么重大的事情,你怎么不通知我一起参加呢?”

阿全苦着脸道:“连我自己都没去!假如方外门全体出动都不见了,别人早就能想到我们有所准备……再说了,你当时不是要开学报到吗?”

尚妮不满道:“多个人多份力嘛!这次我没去,你们看看有多惊险?”

石不全嘟囔道:“你去了才更惊险,之所以没告诉你,就是怕你非要去凑热闹。”

尚妮瞪眼道:“我是那种人吗?以前或许是,但是现在……”

庄梦周打断她道:“行了,我都没去,你在这里争什么?”话刚说到这里,又突然失声叫道,“哎呀,丁老师,你这也太厉害了!妙,实在是玄妙啊,我怎么就没想到呢?”

尚妮和石不全拌嘴的时候,庄梦周和丁齐也有一番私下的神念交谈。庄梦周首先带着炫耀之意告诉了丁齐,自己没有要五心谷的副器,却将景文石也修炼出副器的妙用,并介绍了这番祭炼景文石的全部过程。

这既是在炫耀也是在指点,丁齐回以神念,大大夸赞了庄梦周一番,并告诉庄梦周,自己在畅乘福地中也祭炼了一枚桃核。此物并非五心谷的那种副器,虽然不是控界之宝原件,但在绝大多数情况下却可以取代控界之宝的妙用,而且自含一套传承。

庄梦周被丁齐发来的神念内容惊到了,忍不住就叫了出来,众人也吃了一惊,纷纷询问是怎么回事,怎么说得好好的突然冒出这一句惊呼?丁齐微微一笑,也没有开口说话,给众人都发送了一道神念解释。

这道神念的内容就很复杂了,既有刚才他和庄梦周的交谈经过,也有庄梦周在五心谷所悟以及他在畅乘福地所悟。方外门众人都能明白丁齐在说什么,但想做到同样的事情,还得等到他们方外秘法修为达到炉鼎境巅峰才行。

见大家都在解读感悟神念,丁齐开口道:“庄先生,我有一事想请教,方外秘法修为超越炉鼎境之后,又是什么境界呢?”

庄梦周看着他笑道:“这不是废话吗?江湖八门秘术,名字已经让你用掉了七个,下一个当然只能叫灵犀境了!”

方外秘法已有的七重境界,分别叫观身境、入微境、隐峨境、兴神境、心盘境、望气境、炉鼎境。丁齐就是借用了江湖八大门秘术之名,但这不是随便借用的,每一重境界的感悟与八门秘术的玄妙都相关。

其实在畅乘福地入定境三月炼制出那枚桃核后,丁齐的方外秘法修为就已经到达了炉鼎境巅峰,隐约可以看见下一步前行的道路,故而有此一问。

听见庄梦周的回答,丁齐笑着反问道:“庄先生,我说的是废话,您这难道不也是废话吗?”

丁齐想问的是方外秘法的下一层究竟是怎样一种境界,而不仅仅是起一个名字。庄梦周高深莫测道:“佛说废话,即非废话,是名废话。既然叫灵犀境,那就不是白叫的,灵犀天成嘛!”

丁齐:“庄先生能不能再说明白点?”

庄梦周瞪眼道:“我明白什么呀明白!方外秘法是你创的,我也等着你再前行一步,然后好跟着学呢。”

这时陈容却突然插话道:“师父,我怎么觉得您的状态好像有点不对,难道真的受伤了吗?”

朱山闲也是一怔,扭头道:“陈容,你也看出什么不对劲了?”

陈容是医家丹道传人,或者说就是修炼疲门观身术的,而朱山闲是修炼爵门望气术的。按照传统的江湖八大门说法,观身术是给人看病的,甚至能一眼断人生死,而望气术是观人气运情志的,能判断一个人处于什么样的状态中。

他们俩都觉得丁齐不对劲,那么丁齐可能就真有问题了。

丁齐不紧不慢地答道:“你们二位眼力都挺好,看出了我有问题。其实我没有受伤也没有生病,只是方外秘法又到了一个关口。在畅乘福地祭炼出那一枚桃核,炉鼎境就已经修炼到极致。

每一层境界的极致,仿佛是一条永远没有尽头路,除非能够感悟到如何蜕变。方外秘法突破炉鼎境后,视世界为形神,也是在重新凝炼自我,如此修炼的终极又在哪里?

从神农架回来,我一直有些恍惚,也在思考一些问题。你们能察觉到我的状态不对,实际上我的形神需要经历一场蜕变,至于能否成功我亦不知,所以才会在小境湖中闭关。

经历与见证了世界种种与种种世界,那么凝炼了怎样的身心?方外秘法就为探索未知方外世界所创,我探索的究竟是什么、然后得到了什么?”

庄梦周摇头道:“既然只可意会,那就不必勉强言述。可是丁老师啊,你从神农架回来,究竟在想什么呢?”

丁齐:“我没有找到枭阳国。”

石不全:“那本就是有人故意放出来的消息,引你去的一个陷阱。”

丁齐:“那张地图有问题,但枭阳国的传说是真实存在的,他们提供的祖师手札记录也是真的。枭阳国可能存在也可能不存在,假如我们找到了,又会是什么样的世界?”

尚妮:“野人嘛,那里面有好多野人。”

丁齐反问道:“何为野人?”

大家心里都有一个大概的答案,但也没法给出明确的结论,因为没有真正的样本去分析,只是一些概念上的定义。从生物学角度来看,野人可能是与人相近的另一个物种,外形与习性与人相近,却没有发展出文明社会,那跟大猩猩啥的也没啥区别。

从社会学角度来看就复杂了,野人也可以说未经教化之人,就是完全脱离文明社会以及知识体系的人。如今就有现成的例子可以推演,比如若将五心谷完全封闭,再经历足够长的时间,那里又会变成什么样子?

可能进化成琴高台天国中的那种社会结构,拥有自己独特的文明体系,但这种概率非常小,最大的概率是倒退到原始部族社会状态。

还有一个现成的例子就是石不全啊,他一个人被关在小赤山秘境中长达八个月,等众人找到他的时候,阿全差不多就变成野人了。

但阿全并非真正的野人,他是一个接受了现代社会教育的人,而且还是江湖册门高手,利用自己所学的知识以及掌握的记忆,想尽办法改善生存以及生活的环境与条件。

但是换一种假设呢,假如就是完全没有接受过文明教育的人呢,又放到一个完全接触不到文明社会的环境中,那又会怎样?也许在非洲或南美的丛林深处,有一些原始部族可以参照。

其实在神农架深处,有些地方如今还保留着古巴人的遗迹。所谓古巴人不是南美那个古巴国的人,而是古代的巴人部落。那些人要么早已走出深山成为现代人的祖先,也有可能躲进某个天地秘境中繁衍至今。

现代文明知识从哪里来?天地所本有,以智慧去发现,而智慧诞生于意识。一个没有意识的世界,是永远不会诞生文明体系的。如此看来,世界本身也会自我认知并自我孕育吗?

丁齐这句提问,问的并不是野人的定义,其实就反应了他现在的身心状态。最终还是崔山海率先开口道:“我刚才想到了飘花潭祖师手札中的那句话,‘路房山夜雨,感枭阳之国,人为禽兽兮,禽兽为人兮?’

这次去了一趟神农架,枭阳国没找到,野人也没找到,却碰到了那些刺客。我到现在还有点没回过神来呢,平生第一次杀了人。他们肯定来自方外联盟内部,这么做究竟是图什么呢,怎么就能下得去手?依我看,这就是人为禽兽、禽兽为人啊!”

谭涵川:“崔师弟,你还没缓过来呢?难怪没回去,又跟着我们跑到小境湖来了。”

崔山海:“我没什么事,就是心里总是觉得不是滋味。”

丁齐:“心理医生碰到这种情况,一般会采取认知疗法。”

朱山闲笑道:“能看出来崔师弟一直有些紧张,总是找些事来转移注意力。”

丁齐点头道:“大脑需要寻找新的刺激源,才能使自己忽略掉所受的刺激,这也是潜意识中的自我调整。”

崔山海不解道:“你们在说我吗?我啥也没干啊!”

朱山闲语气一转道:“崔师弟,你一直是坐办公室搞科研管理的,根本没想到自己会杀人,从内心深处也不愿意杀人。突然遇到这种事情,始终觉得难以接受,这些我都理解。你知道我第一次杀人,是什么样一种情况吗?”

众人皆追问道:“什么情况?”

朱山闲就是本地人,假如看履历其实平淡无奇,和日常接触到的绝大多数普通人没什么区别。小镇居民,读书上学,毕业后参加工作,从城建局的一名科员一步步当了副科长、科长、副局长、局长,然后被提拔为区长,最近成了区委书记。

很难想象朱山闲杀过人,他又会因为什么事情杀人?在神农架绝不是他第一杀人,丁齐能看出来,但也没有追问,谁又没有自己的秘密呢。朱山闲今天却主动讲述了一段往事。

那是很多年前了,不仅南沚小区还没有修建,就连南沚镇还没有整体动迁、南沚山尚没有划为森林公园。朱山闲还很年轻,已经和师父学了靠山拳,身手练得挺不错,但他当时还不知道师父是江湖爵门传人,只当师父是一位乡下孤寡老人。

除了靠山拳,师父也教了他内养功夫,朱山闲平日时长习练亦觉神清气爽、耳聪目明,但还不知道那就是望气术的入门功夫,师父并未明说。

南沚山中过去也有村庄,后来才整体规划为森林公园,里面的村民都迁到外面来了,开垦的田地也退耕还林。

想当年,南沚山中就有一个村庄,朱山闲有个姑姑还嫁到那个村去了。那一年姑姑过八十大寿,朱山闲借了单位的车带了礼物去看姑姑。姑姑家在村里面摆的流水席,拐弯抹角的亲戚很多,反正大家都来吃饭。

就是在宴席上,发生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朱山闲喝得有点多,感觉好像是醉了,但知觉却变得格外敏锐,他突然邻桌有个人在嘀咕:“好死不死,买什么房!进了城还不够,发了财也没够,已经买了房还要买房,炫给谁看呢?”

刚才有亲戚给朱山闲介绍过此人,他年纪比朱山闲大十来岁,论辈分朱山闲还得叫他粟六叔,但并没有什么血缘关系,应该是姑夫家那边的远房亲戚。听见这番话,朱山闲便转头看了过去,居然发现六叔身上有个影子从座位上站起了。

这是一种很奇妙的体验,粟六叔明明还坐在那里,朱山闲却“看”见另一个“他”走了出去,回家拿了一把扳手和一把钳子,那扳手和钳子也是虚影状。然后粟六叔去了村外,做了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朱山闲打了个激灵,然后就突然清醒过来了。刚才哪一件瞬间,他仿佛是看见了粟六叔的意识离开了身体去做了什么,而他的意识好似也离开了身体跟着观察,否则坐在酒席上也不可能看见粟六叔回家以及去村外的场景。

朱山闲以为自己是酒喝多了,但心中难免疑惑,便稍微打听了一下,搞清楚了粟六叔在骂什么。

这位粟六叔有个姐姐嫁到了城里,两口子一起做生意日子过得还不错,他们本来就有房子住,如今打算再买一套大的,既是改善条件,将来也可以留给女儿结婚。这次姐姐、姐夫回村参加朱山闲姑姑的八十寿宴,便提到了这件事。

粟六叔这种抱怨,在乡村中并不罕见,同桌还有人在小声附和。这种事情本来并不值得朱山闲特别关注,可是因为刚才的“幻觉”,朱山闲一直很不安。酒席很热闹,过了一会儿六叔真的离开了,朱山闲也借口上厕所悄然跟在后面暗中观察。

朱山闲发现粟六叔回家取了工具到了村口外,趴到一辆车底下企图做手脚……情形就和刚才看见的一样。

朱山闲及时喝止了粟六叔,问他在干什么?六叔吓了一跳,把钳子揣起来求朱山闲换个地方说话。待两人到了附近僻静的山林中,朱山闲把事情“审问”明白了。那辆车就是六叔的姐夫开来的,朱山闲亲眼看到他想破坏刹车管,也就是液压制动软管。

粟六叔已经知道姐姐、姐夫参加完酒席当天就会赶回去,没打算在村里住。他先把刹车管破坏一部分,刚启动的时候还可能感觉不明显,但是刹车用过几次再猛踩时就会突然失灵。村子在山里,出去的简易公路很窄、急转弯很多,肯定会出事的。

粟六叔曾经去城里当过汽修工,所以他能想到这个主意。可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因为他叔跟姐姐、姐夫借过三十万,今天听说姐姐家要买新房子,就心生恶念。

朱山闲问他,姐姐、姐夫提还钱的事了吗?粟六叔回答,虽然他们还没提,但是肯定会提的,说要在城里再买一套房子,就是让他还钱的意思。在六叔的逻辑中,假如姐姐、姐夫出意外死了,他也就不用还钱了——动机就是如此简单。

朱山闲警告了粟六叔,让他绝不能再有这么歹毒的心思,并且声称自己会把此事在酒席上公诸于众。六叔哀求他不要说,朱山闲则回答:“你已经这么做了,我没有任何理由包庇你,假如不受教训,你还会下毒手的。” 说完话朱山闲转身就走。

朱山闲讲述的时候,也向在座的众人承认,他当时是故意的,就是在测试粟六叔的反应。因为那时他已感觉到粟六叔对自己也起了杀意,就像对其姐姐、姐夫一样。而且朱山闲习练靠山拳有成,也对自己的身手很自信。

果然等朱山闲看似毫无防备的一转身,见四下无人,粟六叔抽出扳手朝就他的后脑打来……

朱山闲的故事讲到这里就结束了,众人寂静无声,甚至感到不寒而栗呀。朱山闲如今还好端端地坐在这里,事先又声明这是他第一次杀人的经历,故事的结局其实已经不用再说了。又过了好一会儿,偏偏毕学成还用有些发颤的声音追问道:“后来呢?”

朱山闲苦笑道:“后来啊?后来村民们发现他喝多了跑树林里去撒尿,一不小心栽到沟里摔死了。这是我第一次杀人,其实我给了自己一个不杀他的机会,但他却没给自己机会。而我当时的确是喝多了,人也很年轻,酒容易上头。”

谭涵川接话道:“换成我也一样会杀了他,老朱虽然酒喝多了,但手尾还算干净。”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