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315、开风气之先

比丁齐更震惊的是崔山海,谭涵川不必他帮忙,他自己非要来,结果就是他出手干掉了最后一名刺客,也算是给整场战斗收了尾。但崔山海也看得清楚,其实有他没他并无两样,难怪谭涵川叫他不要过来帮忙。

轮到崔山海出手的时候,十三名歹徒死得就剩最后一个了,最后那一下交给崔山海,算是老谭给他面子。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也是老谭让他共同参与此事,因为大家毕竟杀了这么多人,崔山海既然来了,就不要仅仅只做一个目击者。

崔山海是谭涵川的朋友,两人因为都修炼过火门炉鼎术而结识,后来崔山海还在丁齐的“蛊惑”下加入了方外门,是一位值得信任的同伴,但以前打的交道毕竟不多。

经过这一次,情况就不一样了。俗话说人生有三大铁:一起同过窗、一起扛过枪、一起嫖过娼,那么如今一起杀过人、点过炸药,那又是怎样的交情呢?

见崔山海问完话后一直在那里发愣,谭涵川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崔师弟,这是你第一次杀人吧?”

崔山海点了点头。谭涵川又问道:“什么感觉?”

崔山海:“当时没什么感觉,根本来不及多想,就是把你打过来的小镢打回去,用同样的手法,你当初切磋的时候教过我的……现在反应过来才觉得头皮直发麻,他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了什么要这样做?”

丁齐苦笑道:“其实我与这些人都素不相识,不知道他们是谁,又是为了什么,仅凭猜测是没有用的。但我知道他们想杀人,故意设局把我引到这里,布下了这么一个埋伏。”

崔山海喃喃道:“这也太可怕了!”

朱山闲:“崔峰主虽然修炼了火门炉鼎术,又得到了天地秘境传承,但你从来不是真正的江湖人,就算不是活在象牙塔中,其实也差不多。你可千万不要高估了很多江湖人的底限,良心都让狗给啃干净了,为了达到目的完全不择手段!”

冼皓插话道:“崔峰主,我只问一句,这件事情做得该不该?”

崔山海:“世上最好不要有这样的人,越少越好!”

芦居子让麻元领通知老精,派一架无人机去山谷那边确认情况,无人机还没到达指定地点,远处又传来一声轰然闷响,居然又有炸药爆炸了。丁齐及其同伙不是全被干掉了吗,怎么那边还要引爆炸药,肯定是出了状况!麻元领的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

丁齐等人潜伏在半山密林中,看着山谷中的烟尘升起又渐渐散去。又过了一会儿,有一架无人机从空中飞来,在谷地上空盘旋良久越飞越低,最终摇晃着失控坠毁。

不是无人机没电了,而是飞得太低了。麻元领就在平板电脑上看着无人机的航拍画面,埋伏的四堆炸药全部引爆了,林间空地及其周边一带面目全非,但看不见任何人影,别说丁齐及其同伙的尸体,他派去的十三个手下也全都不见了。

芦居子命令无人机尽量飞低些、近些,企图找到一些痕迹、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但无线遥控也不是万能的,无人机能飞到这个位置的上空,但是再往下飞,由于山脉的阻隔失去了遥控信号,然后失控坠毁。

麻元领已经傻了,满头冷汗一脸惊恐道:“芦,芦洞主,您,您看这是什么状况?您是不是要亲自过去看看,或者让老精再派一架无人机?他们到底出什么事了!”

再想通过对讲机联系麻柳子,那边已经没有回应。有回应才怪呢,麻柳子带的对讲设备都已经被炸毁了。

芦居子面色阴沉道:“不要再派无人机了,这次行动失败了,麻柳子他们恐怕全栽了!你立刻通知老精他们俩,收拾好所有东西,按照撤离计划立刻离开红坪镇,到指定地点与我们汇合,途中不要再有任何联络,一切等见了面再说。”

麻元领通知了老精与另一名手下,这次带来的人就剩他们两个了,然后有些魂不守舍的收拾好了随身带的东西,低着头道:“芦洞主,我们现在就走吗?”

“你就不必走了!”芦居子的声音从背后传来,麻元领的身体陡然一僵,然后艰难地转过头去,张口想说什么,却没有发出声音,而是流出了鲜血。

芦居子的右手放在他的后背上,就像是轻轻地抚摸,但已经震碎了麻元领的内脏,他也无法再呼吸说话,充满不甘的眼神分明在问——为什么?

“兄弟情深,你也陪着他们一起吧!”这是麻元领在世上听见的最后一句话。然后芦居子便拿开了手,看着麻元领的尸身萎顿于地,眼中似有几分惋惜之色。

看着无人机坠毁于空地中央被炸出的大坑中,朱山闲道:“我们撤!”

崔山海:“难道不埋伏在这里等着,他们说不定会派增援,正好抓来问问。”

朱山闲摇头道:“不会了,至少暂时不会了。冼师妹刚才冒充狙击手汇报了这边的情况,让他们自以为得手,结果对方还是没上当。无人机来了,与冼师妹汇报的情况不同,傻子都会知道有诈,这边埋伏的人已经全交待了,再来人也是送死。”

崔山海叹气道:“居然一个活口都没留下,好歹抓一个人审问啊。”

冼皓:“方才那种情况没法留活口,只有他们死绝了我们才安全。”

确实没法留活口,动手时这样的问题想都别想,对方既有枪械又埋了炸药,假如没死透冷不丁来一下,这可是谁也受不了的事情。

崔山海:“我知道他们的无人机是从什么地方飞出来的,就在红坪镇,现在赶过去也许还能堵住人。”

丁齐:“崔师兄能认出是什么人吗?”

崔山海摇头道:“我也是通过无人机从远处观察的,只知道对方的无人机从那个院子里飞出来,那院子里有两个人,但不可能看清楚。”

冼皓:“试试吧,但现在去恐怕来不及了。”

时间是下午五点左右,阳历八月末时节,天当然还没有黑。可是在他们往回走的途中,太阳就落山了。崔山海再一次领教了这伙人的厉害,在黑暗中行走几乎丝毫不受影响,大家都刻意照顾他,否则还可以走得更快。

崔山海也是有修为在身的,但独自一人穿行神农架的山野,夜里恐怕也得停下来休息宿营,至少不会走得太快。他不知道,身边这伙人可是在琴高台世界中历练过,经常在那伸手不见五指同时危机四伏的黑暗中溜达。

为了补充体力,他们每人还吃了一枚玉蹄丹,待赶到红坪镇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半了。丁齐一大早出门,到现在才回来,爬了一整天的山啊。众人在镇外的山野中散开,从不同的方向进镇,丁齐直奔那座院落,但还没有翻过后院墙就停下了脚步。

那个小院是空的,早就没人了。丁齐并没有翻墙进去察看,领教了在山野中对方埋炸弹的手段,还是万事小心更好。虽然在镇子里埋炸药太过丧心病狂,但目前尚不了解对方的底细,那伙人未必做不出来。

小院没炸,最后两名刺客也没找到,这次行动没有抓住任何活口。丁齐并没有上帝视角,他是真不知道对方的来历。对方的目的当然是想要他的命,可是杀他的目的又是什么呢?无人能回答这个问题。

庄梦周找到了游怀界,发现游怀界的传承已断,而以游怀界的名义加入方外联盟的那伙人就是混事的。他在游怀界中以朱大福的名义“接见”了施良德,并将方外秘法卖了一个亿,回头便提醒丁齐要小心、说不定有人会对付他。

这种提醒看似很有必要,但其实也是废话。自从五心谷的掌花使吕肖出事后,丁齐就已经很小心了在防备着意外状况的出现。可是丁齐究竟要防备谁呢,在大街上出现的每一个人?就算去问庄梦周,庄梦周也不可能知道啊。

飘花潭提供了疑似方外世界枭阳国的线索,又得到了其他几家方外世界提供的资料印证,丁齐就想来确认一番。但这个地方太险恶了,他担心会遇到埋伏,所以才做了一番准备,然后果然遇到了埋伏。

吕肖出事之后,丁齐也曾怀疑过卢余洞,但他没有任何证据。至于静沙岛的麻元领,同时受田仲络和施良德的幕后控制,丁齐也是知情的,但这也不能说明什么。直至在神农架遭遇了这一场袭击,丁齐才感觉不寒而栗,什么人的手段竟会如此狠毒?

丁齐并非上帝,他并不知道芦居子已和施良德合作,而且彻底控制了静沙岛。芦居子自居世外高人,隐忍或者说憋屈了这么多年,终于有了施展的机会,不论是从私仇角度还是从野心角度,首先就要除掉丁齐。

丁齐不仅曾经打伤了他,而且还妨碍了他的大计。至于芦居子有什么大计,恐怕只有他本人清楚了。芦居子唯一庆幸的是,他自始至终都暴露身份,哪怕曾经在境湖市面对面动手,他也是隐藏了面目,没有证据就无法指认。

芦居子并不想再一次与丁齐面对面动手,亲自撸袖子上去干,那是小混混才会做的事,以他的手段以及所掌握的势力资源,略施小计就能把丁齐给玩死了,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但这一次却玩砸了。

老精等两人赶到了位于神农架林区松柏镇附近的汇合地点,芦居子已经在那里等着了。见到只有芦居子一个人,老精纳闷地问道:“麻总呢?”

芦居子:“出了点状况,麻总已经去处理了,我们随后赶过去,跟我来。”

最后两名刺客跟着芦居子走入了山林,便再也没有走出来,他们和麻元领一样失踪了,消失在茫茫的林海深处。至此再也没有人知道这一次行动,没有任何参与者留下,除了芦居子本人,他立刻就赶回了静沙岛。

事情发生在周日,方外联盟一切如常,只是静沙岛这几天没有对外开放,因为根据天气预报,近期将一场台风经过台湾北部,并在浙江、福建两省沿海地带登陆。芦居子不得不感叹,虽然这次行动失败了,但老天爷还是挺给面子的。

麻元领从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早年秘密培养训练了二十名心腹手下,或者说成立了一个黑帮团伙。这些人是专门干黑活的,曾跟着他一起走私,也在海上瞅机会杀人越货。麻元岭后来经营静沙岛用的也是这批人,也因此让芦居子拿住了把柄。

这次去神农架带了十五个人,其中也是有高手的。比如那位三哥,在那么混乱的场面下也能察觉到朱山闲藏身的位置,至少也有三境修为。有修为的还不止他一个,可惜根本来不及一展身手,几秒钟内就全部交待了。

剩下的五个人则全部留在了静沙岛上,因为他们不是生面孔,丁齐上次与田仲络、水若一起参观静沙岛时见过。既然麻元领已经不在了,这批人也应该处理干净。如今不论是静沙岛还是仙顶山庄,都已经不再需要麻元领以及他手下的这批人。

几天后,仙顶山庄的员工们听说了一个不幸的消息,总经理麻元领带领几名员工驾船出海,未能及时躲避台风,不幸遭遇风浪失踪。仙顶山庄这边已经报了警,海事搜救部门也组织了搜救,但连船带人仍下落不明。

在远离陆地的茫茫大海中,假如遇台风翻船沉没上哪儿找去?仙顶山庄的大部分员工虽然觉得遗憾,但也没有太过伤心。麻元领这个人待普通员工的态度很一般,只对他的那些心腹手下好,有些人不干活只拿钱,早就有不少员工看不惯了。

没了一个总经理,但仙顶山庄还在正常经营,员工待遇甚至比以前更好了,日子还不得正常过嘛。与麻元领合作的投资方及时稳定了形势,又派了一名总经理并补充了一批高管,仙顶山庄似乎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至于麻元领为什么会遭遇海难,难道他出海就不看天气预报吗?这就谁也说不清了,很多熟悉他的人居然都不感到太意外。反正在大家的印象中,麻元领是经常带着心腹出海的,也不知道是去了什么地方,总是搞得神神秘秘,经常遇到风浪天气也不回来。

有人甚至认为,麻总这种习惯迟早会出事的,如今果然出事了!山庄里还有员工谈及此事长叹道:“我早就劝过麻总,可是麻总不听啊!”

麻元领有三个孩子,与前妻生了个女儿,二婚之后又生了个儿子,最近居然又要了二胎也是个儿子。小儿子还不满周岁呢,而大女儿已经上大学了。几位继承人机器监护人之间为争家产、争股权还闹了一阵子,但都没有影响到仙顶山庄。

麻元领的私人存款有不少,还有几处房产,那就让法定继承人去争吧,其他人也懒得管。最重要的是,麻元领从法律角度还没死呢,只是失踪而已,确认死亡得等两年,现在就处置遗产有些早了。等到两年后,仙顶山庄会是怎么一种状况,那可是谁都说不准的事。

麻元领出事的消息过了好几天才传到方外联盟,至少在方外联盟周二开例会的时候,大家尚不知情,理事麻晓还是正常的参加了会议。

比较反常的是,理事长丁齐这次没有按惯例出席并主持会议,他有事打招呼请假了,副理事长于鹏飞终于捞着了坐在正中间主持会议的机会。参加会议的又多了一副新面孔,是一位二十五六岁的妙龄女子,名叫舒窈,是畅乘福地的理事,如今也被派来常驻境湖市。

会议的第一个议题,就是由副理事长于鹏飞宣布方外联盟又增添了一家新成员。丁齐、田仲络、麻晓等三名理事已实地考察了畅乘福地,审核通过,畅乘福地正式加入联盟。按惯例畅乘福地有三名理事入群,分别是杨晨功、王星毅与舒窈。

除了杨晨功之外,王星毅与舒窈其实都是田仲络的人,王星毅负责在畅乘福地中修建新的接待点,并助杨晨功经营畅乘福地。而舒窈则是常驻方外联盟总部的代表,眼下还住在附近的酒店里,正准备在南沚小区也买一栋小楼。

众人热烈鼓掌表示欢迎,舒窈起身表示了感谢。舒理事还代表畅乘福地来了半个小时的演讲,介绍了畅乘福地的各种情况,包括所在位置与桃花源的传说,以及千年古桃、桃花蜜、芦花土鸡、大补鸡蛋等等好东西,听得不少人都快流口水了。

方外联盟成立至今,这可是前所未有情况,甚至可以说是开风气之先。以往有成员加入,都是提交一份公开级的资料和一份保密级的资料,其中保密级资料的查阅还有设定的条件,而且还不一定介绍了敏感信息。

畅乘福地同样按规定提供了上述资料,但是人家多大方、多坦荡,在会议上公开介绍的情况,就比很多家成员提供的保密级材料内容都要详细具体,可以说几乎没什么保留。

舒理事最后宣布,畅乘福地也将在一个月后对外方联盟其他成员开放,开放时间定在周末,具体是每两周一次、每次不超过十人,恰好与金山院的开放时间错开、与响水峰的开放时间相同。

舒理事还公布了开放接待的具体安排,访客们可在周五下午到周六上午入住五号山谷,周六中午集体进入畅程福地,在方外世界中过一夜,周日中午出来。畅乘福地每次都会炖两只大补灵鸡招待客人,每名客人还可以吃到三枚灵药鸡蛋。

如果恰逢千年古桃成熟季节,每名访客还有可能品尝到一枚灵桃,但这一点无法保证,要看千年古桃的结果情况,但是鸡和鸡蛋是可以保证的。唯一美中不足的地方,就是畅乘福地中的住宿条件可能差了点,是在宋代古村落废墟中修复的两座院落。

这番谦虚的话中也能听出高大上的格调,上哪儿能找到这种地方住?

之所以要等到下个月才开放,就是因为院落的修复工作仍在进行中。假如访客参观完畅乘福地,还想在张家界景区继续参观游戏,畅程福地这边也继续提供服务。按惯例,每人每次收费十万元,上述所有费用全部包含在内,不可谓不优惠。

畅程福地所产灵药鸡蛋、千年灵桃以及桃花蜜,除了免费提供给访客享用的部分,其他的也可以出售,重点推出的特产是鸡蛋。眼下只能是访客自己去畅乘福地中购买享用,假如将来有办法运出来,也可以在方外联盟中出售、交换甚至组织拍卖。

会场上的气氛热烈得几乎都快沸腾了,能明显改善体质的大补灵药啊,而且普通人也可以正常服用。谁家还没有体弱多病的亲朋好友啊,拿来给孩子补身体或者孝敬父母也行啊,对于秘法修炼者而言,这东西也是突破二境的绝佳辅助之物。

每次都把人带进去享用比较麻烦,但将来假如畅乘福地能把东西拿出天地秘境出售,这简直太方便了。有人甚至已经在打主意,假如确认了鸡蛋的灵效,可以设法重新加工包装一番,再找可靠的渠道转卖出去,那也是大赚啊,而且潜在客户就不局限于方外联盟内部了。

这是方外联盟有史以来气氛最热烈、现场交流最热闹的一次工作例会,与会者纷纷询问各种关心的情况,舒窈理事一一耐心地回答,大家不时响起一阵阵掌声。假如不知道情况的,还以为又是卖高价保健品的骗子团伙,跑来忽悠跳广场舞的老头老太呢。

于鹏飞住在主持的位置上看着这一幕笑而不语,这一切都是田师安排的,田师果然会做生意,将这个项目的优势开发到了极致,眼前就是田师想看到的场面。田仲络能这么敞亮、这么痛快,其实也是慷他人之慨,因为那是杨晨功的畅乘福地。

但是这就是合作嘛,畅乘福地在杨晨功手中,杨晨功根本没意识到它的巨大价值,而交到田师手中去开发,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看看在场众人,对此是多么地拥护与支持,田师做到了丁齐都没有做到的事情啊!

并不在在场的丁齐事后听说了情况,也不得不摇头苦笑。那杨晨功看似憨厚,言语中好像并不清楚畅乘福地究竟有多大价值,但他心里岂能意识不到?只是以前在没有方外联盟的情况下,他独自一人根本没法去开发。

现在好了,反正就交给田仲络去折腾,他自己不用操心,只需坐镇天地秘境收取分成即可,反正田仲络最擅长这种事情。田仲络慷他人之慨的同时,何尝不也是在为他人做白手套呢?

站在丁齐或者整个方外联盟的角度,对这种情况当然是举双手欢迎。丁齐唯一担心的就是田仲络的人品问题,千万不要搞出什么假冒伪劣的东西来糊弄事。

因为在畅乘福地中,也不是所有的土鸡和鸡蛋都有灵效,只又那些在村庄废墟里做窝、吃千年古桃树上虫子的鸡以及它们下的蛋,才有改善体质的大补之效,一般人还真难分辨。所以有必要提醒杨晨功一声,要同时这种行为也要接受方外联盟的监督。

其实这个情况,舒窈在会议现场已经介绍了,也不必太多担心,而且方外联盟的圈子很小、很封闭,田仲络虽然很会算计,但做事并非不靠谱,也知道信誉的重要性。

庄梦周听说消息后则笑道:“听说老田最近上了有关部门的黑名单,今后很多生意不好做了,幕后的人曾经用他赚了钱,但也不会再找他合作,这手套算是脏了,他能保住自己抽身而出已经不简单。

可是白手套就是白手套,他这么做事养成习惯了,那就给方外联盟服务吧,不必再干那些绝户买卖。”

PS:今天又是二合一超长章节。明天就是元旦小长假了,在此祝全体书友新年快乐、假日开心!

顺便求几张月票,并汇报一下情况。《方外》自2018年1月上架以来,从一月到十一月,在诸位的支持下,连续十一个月月票第一。

只是这最后一个月,再想得第一几乎不太可能了,因为我突然发现前面有本书居然已经一万多张月票。但就算不求本月第一,也求一个全年的好成绩,求您的月票,多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