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314、战绩为零

冼皓在第一时间开枪了,她瞄准的就是杠子哥,从她的角度视野正好,但是第一枪却没打中。假如她打中了,杠子哥恐怕也来不及引爆炸药。不是冼皓瞄得不准或手不稳,而是瞄准镜的准心位置不对。

这把枪是麻柳子校准的,冼皓刚刚拿到手中,假如不试射的话,她也不知道麻柳子把瞄准镜准心定在了什么距离。第一枪不知道打哪儿去了,在炸药的轰鸣声中,甚至连杠子哥都不知道这一枪是打向他的。

冼皓随即摘掉了瞄准镜,因为它影响视野,而且以冼皓的目力,在这种距离完全能够瞄准,她直接用枪械自带的标尺准心又朝杠子哥开了一枪。这一枪仍然瞄得很准,打在了杠子哥身下的泥土中。

步枪此刻的准心标尺挂的是三百米射击距离,而冼皓与杠子哥的距离接近四百米远,尽管瞄准了也不可能打中,枪口压得太低了。

假如是一位有经验的优秀射手,且对所使用的枪械很熟悉,通常不会犯这种错误。冼皓是一位顶尖的刺客与杀手,快、准、稳等要求都没有问题,但她以前极少使用枪械,实际射击远不是吃鸡游戏那么简单,她也需要熟悉调整。

第二枪让冼皓看清了子弹打在什么位置,随即调准了瞄准点开了第三枪。此刻空地中仍然烟尘飘荡、碎石崩飞呢,杠子哥没有注意到又有一枪打在了他身下,随着第三声枪响,杠子哥应声滚了一圈,左肋中枪,右肋下爆出碗口大的血花。

校出瞄准点之后,冼皓又接连开了两枪,放倒了杠子哥身边埋伏的两名同伙。这个位置共有四人埋伏,但最后一人的藏身处有植被和山岩阻挡,冼皓打不到,她随即调转了枪口。

但那第四名刺客并没有躲过一劫,另有人出手带走了他的生命。随着一声尖利的哨音传来,空中似有什么东西飞速划过,他的前胸到后背突然出现了一个血窟窿。

冼皓开了三枪,而这尖利的哨音其实已是第四次响起,前后带走了五名刺客的生命,它似是什么东西在空中高速飞行的激波声。这东西好像是一种暗器,共有两枚,在后方山林间来回穿梭,不断划过刺客藏身的地点。

从丁齐走来的方向看,三拨刺客分别埋伏在碎石堆的左前方、左后方和正右方,假如想描述得更清楚些,可以分别标注为A点、B点、C点,每个点的位置各有四人埋伏。此刻A点和B点的八名刺客都已经了账,只有C点还剩下四个。

杠子哥那四人就在A点,而从冼皓的方向看,A点位于她的右侧,她随即调转枪口对准了左侧的C点,那边也埋伏了四个人,她能看见的是其中两个。

冼皓朝C点的第一枪也没打中,距离不一样,需要重新校正瞄准点,第二枪便补中了。另一名刺客发现同伴中枪,而且好像就是从麻柳子埋伏的方向射出的子弹,惊恐地跳出埋伏位置想躲藏,但冼皓的枪很快,随即又是一枪把他撂倒。

步枪里有十发子弹,冼皓开了八枪,打空了三发,放倒了五个人,在她的视线所能瞄准的范围内,已经找不到其他目标了。麻柳子埋伏的位置是为了狙击丁齐而不是对付同伙,同伙不会防备他,但从他的位置也不可能看见所有的同伙。

剩下的刺客也用不着冼皓操心,在她调转枪口之时,又是一声尖利的哨音飞过,埋伏在C点的另一名刺客身上同样出现了一个透明的血窟窿,发出一声惨叫扑倒在地,正是丁齐在红坪镇见过的大眼。

又是那暗器从空中飞来,透过大眼的身体飞入山林中,在空中划出的居然是一道弧线。大眼身边还有最后一名活着的刺客就是三哥,三哥刚才拿着一把猎枪朝着空地对面的A点方向放了一枪,也不知道在打什么。

丁齐在大眼的潜意识精神世界中所见的场景,果然与事实并不完全相符。在大眼的精神世界中,他是接到三哥的命令独自跑到这里与杠子哥等人汇合,而在现实中,三哥本人也来了。

三哥听见了尖锐的哨音,看见大眼身体被洞穿,露出惊骇欲绝之色,咬牙抓起一个东西用力一摁。哨音再度响起,飞入山林间的暗器又飞了回来,从三哥的胸侧穿入,后肩胛位置穿出,但三哥的手指终究还是摁了下去。

又是轰然一声巨响,A点位置突然发生了爆炸,杠子哥等四具尸体都被炸飞了,附近碎石横飞草木摧折。这是现场最后的战斗动静,待山谷中的回音平静之后,枪声和哨音都不再响起。

只听几声咳嗽,朱山闲从A点上方的山坡中钻了出来,有些灰头土脸,样子略显狼狈。他显然是受了爆炸的波及,但还好位置离得比较远,及时趴到一块山岩后并没有受什么伤,就是把衣服弄破了,身上也弄脏了。

包括麻柳子在内的十三名刺客,此刻已没有一个活人。麻柳子提前让冼皓干掉了,冼皓开枪又打倒了五个,那么另外七个是怎么回事呢?

冼皓开枪、埋伏在石堆中的炸药被引爆,潜入到B点附近的谭涵川也在山林中出手了。老谭挥手打出一根东西,就是师传奇门兵器小镢。小镢划出一条弧线飞过B点,一次就穿过了两名刺客的身体,去势未尽飞入A点附近的山林。

朱山闲就在那个位置,伸手接住这根小镢打了回去,小鐝带着哨音又穿过B点一名刺客身体飞回到谭涵川手中。

谭涵川有两枚短镢,同时打出了第二根,穿过B点第四名也是最后一名刺客的身体又飞到朱山闲手中。

这两人就像小孩玩游戏一样,互相向对方扔东西又分别接住,不仅手法娴熟,而且配合得默契无比,不愧是从小一起穿开裆裤的老铁。

B点埋伏的四个人根本没反应过来,在爆炸尚未完全平息时就全交待了,朱山闲接过第二根小镢换了一个方位又挥手打出。A点那边此刻已被冼皓开枪放倒三个,最后一人则被这根小镢透体而过。

而对面的C点的三哥则察觉了这一幕,他倒没有看清楚朱山闲的身形,他只是感觉那个方向有敌人,凭感觉开了一枪,随即身边的大眼就被什么东西洞穿身体倒地……然后他引爆了A点的炸药。

他们不仅在一个地方埋了炸药,除了那个碎石堆中,A、B、C三个地点的下方也都埋了炸药。难道他们想炸死自己吗?这还是为了在极端情况下对付丁齐。

据说丁齐极擅近战,假如让他冲到了身边,那个位置的人恐怕就凶多吉少。万一丁齐没有走向空地中央的乱石堆,而是直接冲向了他们的埋伏地点怎么办?假如某个地点埋伏的四个人没有干掉丁齐反而全被丁齐干掉,那么其他人就可以引爆炸药,让丁齐同归于尽。

A点炸药的引爆器放在C点、C点炸药的引爆器放在B点,B点炸药的引爆器放在A点,也就是说无论是谁引爆炸药都不会炸死自己。杠子哥手里还多拿了一枚引爆器,可以引爆空地中央碎石堆中的炸药。

如此安排不可谓不狠毒,三哥是最后一个死的,他临死前已发现了A点附近有敌人,引爆炸药让朱山闲吃了一个不大不小的亏。

那么大眼和三哥又是怎么死的呢?谭涵川接住飞回的第一枚小镢后,反手又朝C点方向打了出去。小鐝带着哨音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洞穿了大眼的身体,飞入山林被C点附近的崔山海接住。

这时朱山闲那边的第二枚小镢也飞了回来,杀了A点的最后一名刺客。随即崔山海也把小镢打了回来,洞穿三哥的身体飞回谭涵川的手中。

这边整个战场的核心是谭涵川,老谭先朝朱山闲扔了两次小鐝,然后又朝崔山海扔了一次小鐝,对方接住后又都打了回来。一对小鐝在空中总共飞过六次、杀了七人,待谭涵川最终收回这一对小镢时,战斗已全部结束。

这一系列过程令人眼花缭乱,假如从头到尾描述一番,听的人恐怕都被绕晕了,但实际上却纹丝不乱、干净利索,从冼皓打响了第一枪到战斗结束,前后时间还不到10秒钟。

第一个走出丛林现身的朱山闲高喊道:“注意还有没有活口,可能还有炸药没炸,别又让人引爆了。”

丁齐提着棍子背着包终于又走到了空地边缘道:“这里已经没有活口了,但不知道周围的情况怎么样。”

这里可是神农架禁区的深处,山高林密地势复杂,他们虽然把这片山谷里的对手都给清干净了,但谁知道周围高处的山峰上还有没有躲着人观望呢。

谭涵川道:“我们不要走进空地,就在林子里检查战场,所有能找到的东西都拿着,尸体留下让冼皓处理。”

这时冼皓在耳机里又听见了麻元领的声音:“柳子,怎么回事,得手了没有?”

冼皓压低声音对着耳麦道:“得手了。”

麻元领:“怎么有两声爆炸,对方那么难缠吗,有没有同伙?”

冼皓:“有,目标有两个同伙出现,都搞定了,但我们这边也死了八个人,还有三个人受了伤,需要支援,否则我们自己回不去。”

麻元领倒吸了一口冷气,半天说不出话来,过了好一会儿才带着哭腔对身边的芦居子道:“丁齐已经除掉了,他还有两个同伙也被搞定了,但我们的人也是伤亡惨重,接下来该怎么办啊!这代价也太大了吧?”

伤亡的可都是麻元领这些年秘密培养的精锐手下啊,为了除掉丁齐竟然在这里死掉八个还伤了三个,麻元领怎能不哭?

芦居子面色阴沉道:“确定丁齐还有两名同伙,都是什么人?”

麻元领:“的确有两名同伙,具体身份还没确认,但是都已经被干掉了。芦洞主,我们这边的人……”

芦居子打断他道:“丁齐还有没有别的同伙了?”

麻元领:“应该没有了,连丁齐本人都已经被干掉了。那边我们的人还剩五个,其中有三个受了伤,我们是不是要过去接应,把老精他们俩也叫上。”

芦居子:“先别着急,你通知老精派无人机过去看一眼确认,通知麻柳子原地待命。你就把这里当成战场,不能感情用事,所有事情都要考虑周到。”

他们离事发地点还有好几公里,因为山峰的阻隔,很多声音也传不到这里,但是爆炸的动静实在太大,他们还是听见了,而且是间隔不到十秒钟的前后两声。附近的风景区内肯定也有人能听见,但想赶过去看却不太可能,估计会以为是什么地方在修公路搞爆破吧。

埋伏方案是芦居子亲手制定的,他很清楚这些手段有多狠,丁齐是绝对跑不掉的。最顺利的情况,就是丁齐一出现便被麻柳子干掉了。可是现场居然有人引爆了炸药,而且是接连两次。

这说明麻柳子的狙击恐怕没有得手,至少没有在第一时间把丁齐当场放倒,对手至少冲到了一处埋伏点附近。想想对方也有两名同伙出现,这也是可以理解的,这说明丁齐也早有防备。

就算有防备又怎样,他恐怕做梦也想不到会是这么大的阵仗吧,最终还不是被干掉了吗?芦居子很谨慎,只相信眼见为实,所以先要派无人机去确认一下情况。

冼皓收到了麻元领让麻柳子原地待命的指示,回答了一声:“明白!”便提着麻柳子的东西在丛林中走下山坡与众人汇合。

冼皓并没有和麻元领面对面打过交道,她没有参加方外联盟对静沙岛的审核,也没有参观过静沙岛,麻元领本人更没有来过南沚小区总部。假如她和麻元领接触过,说不定能听出麻元领的声音,也有可能听不出来,毕竟对讲机中的声音总有些变形。

可是麻元领在通话时居然也没有发现麻柳子已经变成了另一个人,而且连性别都不同。这其实是冼皓的本事,她当时说话的声音酷似麻柳子本人。冼皓能模仿另一个人的声音,只要她听过对方说话,这是江湖飘门的秘传技艺。

就连丁齐都不知道冼皓还有这个本事呢,冼皓也不想让他知道,一个大姑娘家的能以男人的声音说话,而且说得还那么像,未免会在情郎的心目中影响形象。丁齐知道她精通潜行刺杀、曾经杀过很多人也就罢了,还有些小秘密就不必清楚了。

众人打扫战场之后,将所有能收集的东西都堆到了一起,并没有发现任何能证明这伙刺客身份的物件。冼皓说了一句:“你们都转过身去,不要看……丁齐,说你呢!”

已将方外秘法修炼到炉鼎境的丁齐想“看”什么东西,用得着转身吗?但在冼皓看来,某些场面能不让丁齐亲眼看见,那就最好不让他看见,她倒忘了回避一直跟在身边的小巧。

不论刺客的尸体完整还是不完整,她拔出枯骨刀都处理了一番,全都化成了渣。尸体处理了还有东西,比如步枪和手枪,他们还找到了另外两个遥控引爆器。

崔山海问道:“这些东西怎么办,好像不太容易带走啊,收到什么地方藏起来吗?”

朱山闲摇头道:“全部炸了吧。”

丁齐:“他们埋伏的地方都埋了炸药,这两个东西应该是引爆器,也不知道是引爆哪一边的,反正一起炸了总没错。”

冼皓:“那就快点抹干净,他们待会儿会派无人机过来确认情况,我们谁也别暴露。”

统计今日的战绩,连同麻柳子在内冼皓干掉了六个,假如按谁打出的小镢来计算,谭涵川干掉了四个、朱山闲干掉了两个、就连凑热闹的崔山海也干掉了一个。在众人中修为最高,号称已将方外秘法修至七境、身为方外门门主的丁齐战绩居然为零!

不是丁齐不想出力,他走出来的时候战斗已经结束了,当时也是目瞪口呆啊。他早就知道老朱这些江湖高手很厉害,修习方外秘法之后,原先的八门秘术境界也大有精进,那么手段当然更厉害了,但没想到厉害到这种程度。

本事大倒是其次,更重要的是出手干脆,毫不拖泥带水,不动则已,一但动了手就毫无保留,根本不给对方任何喘息的机会。

朱山闲等人在山中潜伏了两天,前前后后的各种筹划准备自不必多说,到头来几秒钟就搞定了。这就像某种不可描述的运动,各种前戏加正餐可以很久,但最后的高潮好像也就是几哆嗦。

但是换个角度想一想,和这一伙手持枪械、埋好炸药的凶徒动手,假如乒乒乓乓僵持不下,那结果恐怕就难以预料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