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313、以身涉险

穿行在原始丛林中的丁齐,并不知道对方还埋伏了狙击手,因为大眼这个小喽啰并不了解这个情况,丁齐从他那里当然也得不到情报。

但丁齐却莫名想起了一支五六式半自动步枪,更确切的说他是想起了一个人。这个人叫陈传香,是这里赫赫有名的打豹英雄,在一九七五年的时候,陈传香还是一个年仅十九岁的姑娘,曾赤手空拳打死了一只成年金钱豹。

武松打虎的故事,只是《水浒传》中的文学虚构,而陈传香打豹可是真人真事,在那个年代曾一度家喻户晓。

陈传香当年是神农架林区生产队的社员,在社员们集体上山刨洋芋的时候,有同伴突然遭到了金钱豹的袭击。陈传香从侧面冲了上去一个跨步骑到了豹子的身上,从后面抱着金钱豹的下巴连扭带踹,将被豹子扑倒的同伴救了下来。

其实陈传香冲过去骑在豹子身上,就已经把豹子的给腰椎坐断了。豹子受了重伤动弹不得,然后又被她一顿拳打脚踢,竟被活活打死了。

陈传香打豹的事迹迅速流传开来,她受到了各级军政部门的嘉奖,并被授予打豹英雄的称号,还被奖励《毛泽东选集》一套、五六式半自动步枪一支、子弹一百发。

陈传香打豹发生在丁齐出生的十六年前,丁齐当然没有看到这样的新闻,但在乘车赶往红坪镇的半道上,他在路边看见当地政府立的纪念雕塑,特意下车参观了一番,旁边有这一事迹的介绍文字,而陈传香已于二零零八年因病去世。

这个故事至少说明了两件事,神农架一带有猛兽出没,而民间曾经也有枪支,最多的制式枪械就是五六式半自动步枪,当年生产队的民兵都背这个。丁齐在大学参加军训时用的也是这种枪,操练了将近一个月,但最后只打了十发子弹过过瘾。

这款半自动步枪的射击稳定性和精度都非常好,稍微改造一下加装瞄准镜,也可以在要求不高的场合充当狙击枪使用。它一度是中国生产数量最多、装备最广的一款轻武器,甚至配发到每个生产队的民兵组织。

至于后来嘛,这些枪支则收到各地县武装部统一保管了,包括民间的猎枪也都按规定上交了。丁齐的老家也是山区,那里的人其实还有私藏猎枪的,偶尔上山偷偷打些野味,有时候还下捕兽夹子、安装绊线土雷。

绊线土雷主要是用来对付野猪的,这东西皮糙肉厚,普通的猎枪一下子很难放倒,而如今民间已经很难搞到步枪了。说起野猪这种东西,在村庄附近曾一度很少再见到,是因为生态环境的恶化,但近年来又越来越常见,据说又是因为生态环境的恢复与改善。

而在丁齐的感受中,这也反应了经济的发展与时代的变化。老家的山村年轻人大部分都外出打工了,很多耕作不便的山中小块田地都抛荒了,山林中的草木当然也重新茂盛起来,但假如倒退二十年可不是这样。

在丁齐小的时候,老家的山地都被各户承包,还因此经常发生各种摩擦和口角,谁越界砍了谁家的毛竹、谁又偷了谁家的板栗这种事屡见不鲜。可是如今这种事几乎绝迹了,一根毛竹才几个钱,要你偷你都不会去偷,因为要从深山里把它背出来,还不够受累的呢。

山里面就有不少板栗树,假如你愿意爬山受累,都不用上山去摘,到了季节拎着篮子去树下拣剥就可以,很容易就能拣满一篮子。板栗在山里面不值钱,假如拿到外面去卖,交通运输和人工成本才是大头,而且占的比重越来越大。

丁齐怎么走路时想起这些事情来了?因为他看见了野猪,不远处一只大野猪正带着一群小野猪趟过溪流,他很小心地并没有惊动它们。虽然以丁齐的身手未必会怕野猪,但也犯不着跟它们去较劲啊。

虽然从大眼的潜意识中得知了对方的计划,但丁齐也不敢完全相信自己所见。这不倒是担心大眼会欺骗他,因为那只是大眼一厢情愿的潜意识推演,未必就与接下来发生的事实完全相符。

但可以确定的是,对方至少有十几个人,还有三杆猎枪和两支手枪,这阵仗够大的,保不齐还埋伏了其他的人手和武器,假如丁齐真的是毫无防备的一头扎进这个陷阱,估计这次就很难脱身了。

丁齐不知道有狙击手埋伏在他的目的地附近,但冼皓却发现了,更确切地说是小巧发现的。

这次方外门的行动中,身为诱饵的丁齐应该是最危险的,但绝不是最辛苦的,他看上去只是一路在游山玩水。但朱山闲、谭涵川、冼皓这三人可是提前两天就来了,而且进了山,这两夜就在山中宿营。

最舒服的也许是请来的外援崔山海,他就像一位纯粹的游客,只需要操纵无人机监视外围的情况并负责接应即可。

涂至、魏凡婷、毕学成、叶言行、孟蕙语这五名晚辈弟子并没有来,丁齐甚至都没有告诉他们这回事,就连这次开放金山院都没让他们去,只叮嘱众弟子这个周末好好待着。尚妮同样不知情,否则以她的性子非得来不可。

小巧上次跟踪芦居子时受了惊吓,被一枚飞石擦身而过毛都掉了好几根,后来丁齐就把它带进了小境湖,因为不知道对手是谁,怕这只麻雀到处乱飞又遇险。这次行动时他本不想带小巧来,但冼皓还是决定把小巧带在身边。

在神农架林区深处,小巧可比无人机好用多了,既没有遥控距离限制也不需要更换电池,冼皓还喂了它一枚玉蹄丹。但有了上次的教训,冼皓叮嘱小巧要时刻保持警惕,就算发现什么异常也不要靠近,回来报告情况即可。

冼皓还告诉小巧,无论如何都不能飞得离她太远,有什么危险就立刻回来。神农架山野中也有不少猛禽,比如金雕。小巧叽叽喳喳地告诉冼皓,猛禽它才不怕呢,小境湖里的那些猎隼都让它挨个给揍过,假如不碰到上次那种高手,它就是山林天空中的霸主。

话虽这样说,但小巧也是很谨慎,它一直没有离开冼皓太远,是一名称职的斥侯。小巧并没有发现芦居子和麻元领,那两个家伙离这一带还隔了好几座山呢,但它却发现了麻柳子。

鸟儿就属于山林,小巧在这一带出现根本引起不了特别的注意,因为林区里各种各样的鸟很多。虽然从丁齐那里了解了对方设伏的大概情况,但还要实地摸清楚,到底来了几个人、埋伏在什么位置、抄着什么家伙……这些任务大多都是小巧完成的。

小巧最重要的发现就是找到了麻柳子,然后冼皓便悄悄摸向了麻柳子所在的藏身地,在接近麻柳子不远的地方她停下了动作、静静地潜伏,因为天空中突然飞来了一架无人机,绕着谷地的外围盘旋了一圈。

丁齐至少要过两个小时才能到达这里,无人机不再跟踪丁齐后,麻元领又派来了一架看情况,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发现无人机不再追踪丁齐之后,崔山海也收拾了自己的东西,拿出一个对讲机告诉谭涵川他也会赶往预定地点增援。谭涵川让他别来,但崔山海却执意要出发,那边老谭也劝说不住,只得叮嘱他如何汇合、要注意什么。

崔山海虽在国防部门工作,但平时也是坐办公室的,像这种事情从来都没有参与过,此刻也有些心潮澎湃啊,既然来了就不能只待在后方看热闹。他们所用的对讲机信号覆盖范围有限,山中很多地方信号都联系不上,但崔山海知道该去什么位置,他要抄近路抢在丁齐之前赶到。

丁齐进入山野后速度明显就放慢了,他是故意的,一方面是给谭涵川等人足够的准备时间好摸清情况,更是要让对方多等一会儿。在神经紧绷的状态下被动等待,是挺折磨人的经历,对体力精力的消耗也很大,这就像一场心理战。

丁齐也带了对讲联络设备,到了高处发现有信号能联系的时候,他和谭涵川联系上了。谭涵川告诉了他那边的具体情况,包括还有一位狙击手埋伏,但狙击手由冼皓负责解决掉,还让他速度再放慢一些,因为崔山海也赶过来了。

丁齐想了想,和老谭约定了一个具体的时间。目的地已经确定,丁齐就很好控制自己的行程了,他会在下午四点半准时出现在对方埋伏的地点。

谭涵川等人心里有数,所以不会着急,但对于麻柳子等人来说这却是一场漫长的煎熬,从下午一点多钟开始,他们就打起精神在观察丁齐可能出现的方向。四点半的时候,丁齐的身影终于出现在谷口处,拄着一根长棍神情有些疲惫,经过长途跋涉好像已经很累了。

仅凭一张宋代的地图和图中一个红点,照说很难找到准确的地点,其偏差范围往往会很大。可是地图上标了不少山峰的位置,再对照如今的高清卫星地图,红点就在三座山峰环抱的一片谷地里,只要到了地方就很容易确认。

麻柳子率先在瞄准镜里发现了丁齐,立刻汇报道:“目标已经出现,但尚未进入射程。”

麻元领:“先不要乱动,待他进入射程后有把握再开枪。假如没有把握开枪击中,就等其他人先动手,你找机会补枪,注意周围是否有对方的同伙出现。”

麻柳子:“明白!”他刚说完这句话,就突然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

假如冼皓刻意潜行突袭,连丁齐恐怕都会中招,更何况这山野地形又提供了极佳的掩护环境,麻柳子还没反应过来就让冼皓给打晕了。冼皓很利索地剥掉了他身上穿的迷彩服还有帽子,虽然大了一号,但也连着通讯设备一起换到了自己身上。

她将昏迷中的麻柳子丢在了隐蔽处的岩缝里,以枯骨刀补了一记,算是活生生地毁尸灭迹了,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对方拿着步枪在这里埋伏丁齐,她还有什么好客气的。

她并没有制服麻柳子审问,因为这样一来动静就太大了,说不定会引起其他人的警觉,换装之后迅速取代了麻柳子的位置,端着枪瞄准远处走来的丁齐。假如有人就来到附近看一眼,也不会发现什么破绽,而麻柳子已经化成渣了。

丁齐眼前是一片林间空地,前方的山脉呈环抱状,正中以及左右两侧有三个山头。人迹罕至的野外,像这样的谷地是土壤层堆积最厚也是最肥沃的地方,基本上都会长满植被,眼前却出现了一块空地,很可能就是人工活动留下的痕迹。

空地中央有一座以碎石堆成的塔状物,大约半人多高,顶端放着一个造型奇特的石雕,很是古朴抽象,样子好像是一个团坐的人。难道这就是枭阳国的遗迹?假如是来寻找枭阳国的探险者,来到这里首先就会发出这样的疑问。

就算是误闯此地的野驴子,看见这种明显带着人工痕迹的东西也会很感兴趣,首先走过来仔细观瞧,丁齐穿过丛林就向着那一堆碎石走去。

麻柳子原先埋伏在他正对面的山上,离那堆碎石是四百多米,狙击需要事先较对瞄准基线,瞄准镜的标尺准心就定在这个位置。

麻柳子早就试过枪了,假如丁齐跑去观察那堆碎石,他有把握首发命中。打不中也没关系,只要枪声一响便有别的后招,丁齐再大的本事也躲不开。当丁齐进入射程范围后,持枪人已换成了冼皓。

看似山野无人,丁齐却知道这附近埋伏了三组此刻,每组四人,分布在碎石堆的左前方、左后方以及正右方,距离都是五十米左右。他们藏得可真好,至少丁齐走进谷口时并没有发现,恐怕要等他走到石堆附近展开神识才能察觉。

丁齐看见林间有一块空地,空地上有这样一个碎石堆,也露出诧异之色,就朝这个方向走了过去。暗中埋伏的十二名刺客都很紧张啊,纷纷在心中暗道:“再走近些……”

左前方负责指挥的头目杠子哥也在心中暗暗呼喊:“麻柳子,多好的机会,一枪撂倒就完事了!”

丁齐神色如常的走向石堆,却在十几米外的从林便停下了脚步,手中的棍梢抖出了一朵棍花,山中随即传来了一声枪响。他突然附身贴地往后急掠,一个闪身就躲进了旁边的一棵大树下的乱石丛中。紧接着就听见一声巨响,那堆乱石猛然炸开了!

火光崩射、烟尘四起、碎石乱飞,场面一片混乱。那碎石堆中面居然埋着炸药,按照原定计划,假如麻柳子开枪没打中,杠子哥随即就引爆炸药,无论如何都会要了丁齐的命。

丁齐当然不会傻到真的走到那个位置,对方至少有三杆猎枪、两把手枪,到那里就进入三面夹击的射程范围了。手枪在这个距离可能打不准,但丁齐也不敢赌,更要命的是那种猎枪,打出来的是一蓬铁砂子,非常不好躲。

他走到林木环绕的空地边缘时,已展开了神识发现不对经,乱石当然是人工堆起来的,可是那里面还埋了东西,他的第一反应就是炸药。

炸药和雷管虽然也是管制物资,但很多工程都要用到,所以比枪支子弹好弄多了。简单的近距离遥控起爆装置,也并不是很难做出来。既然是定点设伏,连步枪都弄来了,有炸药也不令人意外,就像老家乡村的偷猎者对付野猪的那种绊线土雷,丁齐来的路上还想到了呢。

别看丁齐站的位置离那堆碎石还有十几米远,可是等到炸药引爆后再跑,飞射的碎石杀伤力极大,根本来不及躲开。所以他打了个暗号让冼皓开枪,自己转身回掠,闪进了一个早就看好的躲藏位置。

丁齐转身飞掠前抖动长棍挽了个棍花,就是动手的信号,冼皓随即开枪了。而枪响同样是刺客们动手的信号,杠子哥看见丁齐转身往回闪的同时枪响了,好像是没打中啊,不管打没打中,他立刻就引爆了埋在碎石中的炸药,但还是慢了半拍。

丁齐已经闪到了一棵参天古树后面,两旁是乱石丛,爆炸在山谷中激起层层回音,碎石打在了树干上、从旁边的林间嗖嗖飞过,简直比子弹还厉害。他也惊出了一身冷汗啊,从大眼那里并没有获得这个情报,本以为做足了准备、摸清了情况,没想到还有这一出。

无论是朱山闲等人还是小巧,都是从外围的丛林中向这片空地包抄潜近,他们摸清楚了刺客埋伏的位置以及人数,但不可能到达刺客的身边,也不可能进入被刺客包围的这片空地中,因此也不知道炸药的情况。

丁齐既然以身涉险,那就必然会遭遇危险,就看他有没有那个本事能抗得住了,生死格杀之局,什么样的意外都有可能发生。

爆炸声响过,山谷回音还在荡漾,丁齐突然放声喊道:“注意,不要靠近,说不定还有炸药!” 他的声音也极富穿透力,于爆炸回音中清晰地传出很远。

丁齐虽然闪身后掠躲起来了,但这么喊也容易暴露位置,目的只是为了提醒谭涵川等人。既然空地中央的碎石堆里埋了炸药,那么刺客潜伏点周围也可能预埋了炸药陷阱,所以绝不能轻易靠近,还要注意落脚点周围的土石是否有异常。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