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312、死道友不死贫道

丁齐方才施展的是方外秘法,但进入的并不是一个方外世界,而是大眼的精神世界,听上去虽然神奇,但丁齐当初正是受此启发才创出了方外秘法,如今运用得更是出神入化,哪怕是从要门兴神术的角度,他也算是一位大宗师了。

用普通人更容易理解的方式解释,也可以说丁齐将大眼给瞬间催眠了,然后进入了他的潜意识。丁齐并没有勉强让大眼做任何本不愿意做的事情,只是让大眼自以为一切还在继续,便很自然地继续行事。精神世界中发生的事是大眼这个普通人的推演,而丁齐只是个旁观者。

瞬间随眠也需要前置条件,丁齐从刚下车的时候开始,一些列动作就吸引了大眼的注意力,一直在无形间引导着大眼的意识活动。最后他直接把人堵住了,一番谈话后又用一声喝问让对方瞬间处于无意识状态。

这已经不是寻常意义上的催眠,丁齐如今的修为已经达到了炉鼎境巅峰,用这种手段想对付芦居子那等高人不太可能,但对付这个大眼却很简单。更难得的是,假如这一幕被旁观者看见,或者大眼身上就带了监视、监听设备,外人也看不出任何破绽。

在深度催眠的状态下,催眠师可以让被催眠者不保留催眠时的记忆,丁齐当然也能办到。大眼回过神来什么都没记住,然后去做他该做的事。

丁齐到达红坪镇是周六中午,差不多在同一时间,来自方外联盟的十位访客也进入了金山院。参观过程总是有点惊险,从高崖顶端坠绳子攀援而下,到达岩缝间悬空的小平台进入门户,这次是石不全领的路,看上去一切如常。

根据情报分析,既然金山院正常对外开放,那么丁齐或庄梦周必有一人在此间坐镇,另外还需要几名接待人员。丁齐肯定不在金山院,那么丁齐集团的其他人员大部分应该在那边。

这种猜测是有道理的,但是访客们进去之后根本没有见到庄梦周。庄梦周确实在山上主持大阵,但根本就没有露面。接待十名访客的是五只禽兽,等访客们穿过禽兽国的原野到达宿营地,那五名接待者恢复人形,是谁都不认识的生面孔。

这次开放金山院,除了庄梦周和石不全,方外门的其他人谁都没来,庄梦周特意从五心谷借了五名掌花使负责接待。金山院中的消息暂时是传不出来的,就算能传出消息也要等到二十四小时之后了,而且进去的访客也不一定就是芦居子的人。

星期天一大早,丁齐就背着包拄棍出发了,就像一名经常出来野游的驴友。红坪谷景区因为维护不开放,这当然难不住丁齐,这次他做了一回逃票的野驴子。但在神农架景区当野驴子可是相当危险的一件事,这种行为绝对不可以提倡与效仿。

在神农架参观,一定要走开发好的、正常开放参观的旅游路线,随意乱跑很容易迷路,而且山高林密、地势险要复杂,一不小心就再也找不着了。偏偏总有那不信邪的,每年在神农架都有游客擅入山野失踪,具体数字不太好统计,因为都不知道上哪儿搜救去,很多地方求救信号都发不出来。

甚至还有人开过这样一种玩笑,其实神农架野人就是跑丢的游人,困在山里出不来就只好当野人了。

丁齐走的是画廊谷这条线路,沿途奇峰林立、风光变幻莫测,他还见到了不少游客,景区不开放同样没有拦住这些人的脚步。有人在漫步、有人在拍照、有人在画画、还有人在玩无人机航拍。

无人机航拍是近年来兴起的,随着技术的进步与普及,如今已民用化,最适合在这种风景区玩,因为山势陡峭很多地方靠近不了,只能用无人机去拍去看,说不定还能发现野人踪迹呢。这已经成了很多旅游探险爱好者的标配项目。

丁齐昨天在红坪镇一带就看见不少人在玩无人机,今天来到画廊谷里则更多,前前后后看见了十几架。民用无人机大多遥控距离有限,虽然理论上可以达到五至十公里,但在地形复杂的山区中大多也就在一公里左右。

其实几公里已经很远了,超出了普通人目测距离之外,可以拍到不少平日看不到的风景,换一种思路,在高空跟踪一个行走在山野中的人也更方便。

芦居子也来到了神农架,他在林区深处离丁齐有好几公里远的地方,自始至终根本就没与丁齐有过正面接触。他在感叹有后勤团队支持的好处,这次不仅有无人机,居然事先还在隐秘的制高点安装了一个便携式地面站,扩大了无人机的遥控距离。

有不少其他的游客也在景区里玩无人机,给芦居子的监视提供了最好的掩护。芦居子手下的团队动用了两台无人机,交替飞出,遥控监视的距离可接近二十公里,只要注意位置和高度别被山体阻挡太深就行。

为什么要两台呢,因为丁齐要在山里走很长时间,无人机携带的电池是不够的,得有衔接交换。用人步行跟踪的风险实在是太大了,而且未必能跟得上丁齐还能不暴露,还是现代的最新科技手段好用。

丁齐一出镇子就被人发现了。昨天大眼离开之后,还有另一名同伙老精留在这里,远远的看见丁齐走出镇子,他便汇报了情况,并发动无人机升空。老精单独包下了一个小院子,在这里干什么事也没人打扰。

大眼走后,三哥那边又派来了另一个人帮忙,他俩轮流负责无人机的遥控操作,时刻注意无线遥控信号以及电源使用的情况。一架无人机的电量用得差不多了,就赶紧飞回来换电池,同时另一架无人机已经到达位置接替。

而在另一个地方,看着平板电脑,操控着遥控手柄的崔山海嘟囔了一句:“干这活还是让阿全来更好!”

石不全今天没来,许是因为人手不足,许是需要更谨慎,方外门居然把崔山海叫来帮忙了。他的任务就是负责监视并搜集后方情报,不需要真正的露面动手。有一句话叫英雄所见略同,或者说聪明人总能想到一块,方外门这边也动用了无人机。

崔山海并未发现有人在跟踪丁齐,但他做了另一件事,刻意观察天空中其他的无人机,终于发现了总有两架无人机交替飞回红坪镇再飞出,应该就是在跟踪监视丁齐。

芦居子并不在老精租的院子里,他在山野中另一个地方,但手中拿的平板电脑可以接收到无人机的监控信号,丁齐的行踪一直就在他的掌控中,麻元领则跟在他的身边。

麻元领这些年秘密训练了二十名“死士”,说是死士可能有点夸张,但都是替他卖命的精锐手下,早年也和他一起干过杀人越货的勾当。按芦居子的要求,这次带来了十五人,另外五个因为丁齐早就认识、知道他们是静沙岛的人,所以就没有参与这次行动。

崔山海只发现了老精租下的院落,并没有发现芦居子和麻元领,而芦居子和麻元领也没有发现他,这好像是一场暗战。但在丁齐心中,战场已经挑明了,因为他在大眼的潜意识中看到了对方下一步的动作,只是尚不清楚对手究竟来自何方。

不论是传统的催眠术还是要门兴神术,或者是丁齐根据自创方外秘法施展出的手段,归根结底还是进入另一个人的潜意识世界,并不能强迫对方做本不愿意做的事情、暴露不想暴露的秘密。

大眼确实暴露了很多秘密,但丁齐只是顺势引导,大眼自己并没有意识到,他只是在潜意识中自然而然那么做了。从他和三哥以及杠子哥的谈话中,丁齐并没有听出这伙人是来自哪一方的势力。

这伙人显然也经过相对专业的训练,在行动中不该说的话绝对不会说,哪怕是在自己人面前也很注意保守秘密和身份,所以丁齐没有打探到更多的东西,但知道对方埋伏在哪里、想干什么就足够了。

丁齐并没有把大眼抓住审讯,因为那样做可能毫无结果而且容易打草惊蛇。被派出来做肉眼跟踪的人,可能只是一个收了好处的小喽啰,大眼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对付谁,也不知道同伙的真正来历,事成之后说不定还要被灭口。

丁齐沿着红河谷画廊的旅游线路行走,穿山越岭脚下的速度极快,一般人根本追不上。游客已渐渐稀少,前方到达的景点叫神农天梯,这里还有个地方叫一线天。

很多地方都有名叫“一线天”的景点,它是岩层在地质运动中发生了垂直方向的错位开裂,从而形成了一条很窄的缝隙通道,往往只容一人通行,两旁都是陡峭的岩壁,抬头只见一线天空。丁齐走到这里便停下了脚步,似是想了想,然后拐弯离开了旅游线路。

因为一线天这种地势简直就是绝境,假如在这条狭窄的岩缝中走到一半,突然有人堵住了路偷袭而且手中还有枪械,丁齐再大的本事也是插翅难飞。尽管丁齐自己以及崔山海操控的无人机都没有发现这一带有埋伏,但丁齐还是没有涉险,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丁齐离开了旅游线路,进入了危险的山野。正在平板电脑上看着监控画面的芦居子脸色就变了,扭头问麻元领道:“这次行动,有没有人走漏风声?”

麻元领:“不可能有人泄露消息,他们来之前就根本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到了之后也不得与外界联系,除了我们配的对讲设备,连手机都给收了。只是昨天放出去的风筝,被丁齐扯了线,那个叫大眼的家伙被丁齐发现了,还堵住他试探了一番。”

芦居子:“丁齐此人很谨慎,已经怀疑这是个陷阱,但他还是去了,你怎么看?”

为什么说丁齐已经怀疑这是个陷阱?他昨天没有住在事先订好的画廊阁酒店,而是又找了一处农家乐,这种行为就不正常。今天在旅游线路上走得好好的,到了一线天前面突然进入了荒野山林。须知神农架的荒野中很危险啊,有现成的路不走,就说明他在防备别的事情。

麻元领皱眉道:“他可能已经起疑了,但也不敢确定,所以就尽量小心。反正走旅游线路也到不了目的地,迟早得进野林子,许是艺高人胆大吧。据我观察,这个人自负得很,认定的事情就会做。他那次出事弄死了一个神经病,事先就跟谁都没打招呼,哪怕知道自己会闯祸。”

芦居子:“也有另一种可能,他知道这里有埋伏,顺势设了另一个陷阱,去埋伏那些想埋伏他的人,用自己做诱饵把人引出来。”

麻元领:“这怎么可能,这次的事情一点破绽都没有啊!”

芦居子:“可能只是习惯性的谨慎而已,在他看来,这里没有埋伏当然更好,假如有埋伏就顺势反手一击。假如换做我,可能也会这么安排的。具体是不是这样,很好确定,就看接下来他有没有别的同伙出现。

他是一个人来的,假如这里还有别的同伙出现,就说明我们被反算了。如果出现这种情况,我们就不要露面了。因为他认识你,千万不要让他在这里看到你。”

麻元领:“芦洞主,您难道不准备亲自出手吗?”

芦居子:“如果自始至终都是他一个人,到最后还收拾不了的话,我当然会出手的。但如果他有同伙,你我就不能再露面了。谁知道暗处还有没有人,我们一旦露面被认出来、消息被传出去,事情就彻底失败了。”

麻元领:“自始至终都是他一个人,到最后还没收拾掉,您才会亲自出手?那么杠子他们岂不是……”

芦居子冷着脸道:“这么多人事先做好了这么多的准备,还收拾不了一个丁齐,留这种废物还有什么用?”说到这里发现麻元领的脸色不太好看,又语气一转道,“其实你大可放心,假如一切顺利,甚至都不需要近距离动手,远程狙击就搞定了。”

麻元领赶紧点头,似是给自己打气道:“对,我们安排了狙击手,就算他有同伙出现,也全能收拾掉。”然后拿起一个对讲机道,“麻柳子,你进入预定位置了吗?”

对讲机里传来的声音道:“我已经到达预定位置,但还没有发现目标。”

麻元领:“目标才走了还不到一半的路,估计下午才能到达你那里,你要注意,目标可能会有同伙出现。假如出现这种情况,一并解决掉。”

麻柳子就是麻元领安排的所谓狙击手,此人当过兵,枪法非常好,最近又抓紧时间突击训练了一番,此刻正埋伏在预定位置附近的一个制高点。他拿的枪也不是很多谍战片中那种专业的狙击枪,就是一杆加装了瞄准镜的五六式半自动步枪。

在中国内地省份,枪械非常难弄,子弹更难弄,而且就算弄到了也绝不能轻易使用。在中国的治安环境下,假如听见了枪响、发现有人受了枪伤,作案者要面对的就不是普通警察了,很可能是紧急行动的武警部队。

假如作案者动用了步枪,那他面对的则可能是携带了重武器部队。也只有在神农架林区深处这种环境里,才可以动用枪械。那支五六式半自动步枪还是好不容易才搞来的,至于剩下的人只拿了三杆猎枪、两支手枪,这些都是违禁物品。

芦居子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亲自动手,上次一不留神被丁齐察觉并追到了那条巷子里来了一场斗法,他还受了伤,那是迫不得已。谁叫他当时只是一位光杆洞主呢,手下一个人都没有。

如今他已有了行动团队,还有了大好前景,当然要更加爱惜自己,真正有身份的人哪有亲自出手干黑活的?再说了,假如这么大的阵仗都收拾不了丁齐,他出手恐怕也没用。芦居子寻思假如是自己一头扎入这样一个陷阱里,估计也得送命。

只有在一种情况下,他本人才会亲自出手拣个便宜。那就是丁齐没有同伙或者同伙都已经被收拾了,而丁齐本人身受重伤逃亡……当然了,这些话不可能都告诉麻元领。

已经有了身家地位,正该享受大好生活,谁还愿意亲身涉险?麻元领估计也和芦居子同样的想法。而且都是现代社会了,想暗杀一个人难道还要自己冲上去斗殴吗,眼下的布置已足够狠了,怎么可能弄不死一个丁齐。

丁齐的身影消失茂盛的山野丛林中,麻元领下令让无人机离开,不必再追踪。无人机在高空找不到他,假如去山野中的低空搜索不仅不好遥控,而且容易暴露。看丁齐的去向,应该就是他们设好埋伏的地点。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