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310、神奇的鸡蛋

说话间杨晨功却有点走神了,他的很多感触田仲络能体会,畅乘福地与其他方外世界不同,拥有这个方外世界的到这一代只有他一人,独自守护这样一个秘密,有时候也憋得慌啊。

其实像杨晨功这样的人,是最适合也最应该加入方外联盟的,至少他在这世上找到了可以交流的同类人,不必顾忌暴露秘密、不必担忧被人当成精神病,拥有了畅乘福地这么多年,终于也可以去见证其他的方外世界。

还有一种感受是无法描述的,他成了畅乘福地之主,就有义务将畅乘福地继续传承下去,这个无形中的背负是很沉重的。现代社会,想找合适的秘法传人是越来越难了,而且平时有很多别的事要忙,这些年始终没有找到合适的弟子,心中的紧迫感越来越强烈。

田仲络所不知道的是,丁齐用一枚桃核让杨晨功有了一种解脱感。那枚桃核的存在意味着杨晨功就算没有培养出合适的弟子,畅乘福地的传承也不会断绝。杨晨功与田仲络的关系很好,很感谢田仲络,但他也知道分寸,并没有把这件事说出来。

杨晨功犹在发愣,田仲络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老弟,想啥呢?”

杨晨功抬起头道:“我听说方外联盟是在田师的倡议下成立的,您这么做真是有大功德啊!”

田仲络开心地笑了:“话也不能这么说,我只是倡议者和发起者,方外联盟有六家创始人呢……如今畅乘福地已经正式加入了方外联盟,老弟打算做些什么?”

杨晨功:“当初是您找到的我,也是您劝的我,这些事都是您帮我安排的,我当然就听您的。其实我最感兴趣的还是别的方外世界都是什么样子、有什么东西。

人能变成禽兽的金山院、喝酒会做美梦的响水峰,还有那海外仙山静沙岛,我想在有生之年多见识见识,就是费用有点贵啊……”

杨晨功是一名国家干部,当地的工会主席,收入就是那一份工资,日子虽然还算小康,但绝不是大富大贵。这些个方外世界,去一次就得花十万,假如感觉不过瘾想多去几次,以他的经济实力肯定是承受不了的。

田仲络笑了:“杨福主可以不花钱啊,而且还可以赚钱。”

杨晨功:“我明白您的意思,以畅乘福地的参观名额与其他家交换,但是……”

田仲络:“先别说但是,除了交换参观之外,你也可以收钱,方外联盟虽然没有正式规定,但大家约定俗成,都是每人每次十万。”

杨晨功看了看周围道:“虽说就像传说中的桃花源,可这里也没什么好参观的呀,只有一个废弃的古村落遗迹而已。”

田仲络:“话可不能这么说,你可以问问丁齐,假如让他花十万来一次值不值?这里毕竟是方外世界,假如季节合适的话,还能吃到千年灵桃。就算在其他季节,也可以品尝桃花蜜,参观天地秘境嘛。”

杨晨功苦笑道:“田师知道我的情况……”

田仲络摆了摆手道:“你的情况我清楚,我就帮人帮到底,不就是缺人吗?我派人给你,让他们当你的下属,专门成立一个旅游公司。我看也不需要太多人手,只要能搞好日常维护和接待就行。”

杨晨功:“那就太感谢田师了,但还得我自己有空啊。”

田仲络可以派人来帮忙,让自己的手下加入畅乘福地,但开启门户者要拥有控界之宝并修成畅乘福地秘法,目前还只有杨晨功。也就是说每次开放畅乘福地的时候,杨晨功都要亲自在此坐镇,否则大家进不来也出不去啊。

田仲络:“你们工会又不忙,假如杨福主还不想辞职尽管接着上班,你可以参照金山院或响水峰的模式,只在周末开放,他们是两周一次,需要提前预约。你每两周抽出一个周末过来应该没问题,假如临时有事也可以通知改期,找时间再补上就是了。

金山院开放是每次十人,响水峰是每次最多三十人,你看看你这边是十个还是八个合适。来的人第一天就可以住五号山谷,第二天参观畅乘福地,想在这里住一夜也行,我回头派人再收拾出一个院子来。假如他们还没玩尽兴,可以接着去张家界旅游嘛。

再适当宣传一下这千年灵桃的功效,其他时间不敢说,桃子成熟的时候,估计大家为了预约都会挤破头的。只可惜这灵桃太少,每年不超过百枚,不太够啊……其实也可以另外组织拍卖,买下灵桃的人可以在桃子成熟的季节来。”

畅乘福地里的灵桃很难带出去,而且这东西也有保存期限,但可以让别人进来吃啊,假如杨晨功同意,一切都由田仲络来操办。田仲络还可以再找两个人给杨晨功做副手,去当方外联盟的理事,顺带送一栋南沚小区的小楼,这在如今也成了“标配”。

杨晨功:“田师这么帮忙,我不知道该怎么感谢才好。也不能让您白帮忙,这就算你我的合作吧,收益三七分,我三您七。”

田仲络摆手道:“既然是合作,那就一家一半五五分账。你也别再客气了,我其实不缺这点钱,只是派来的人需要报酬,跟着杨福主干活才会踏实。”

杨晨功:“报酬我付啊!”

田仲络:“钱就不用你付了,其实你给他们最好的报酬,就是天地秘境中的修炼环境,还有平时能吃到的那些灵药,每年多吃几颗桃子就赚了。”

杨晨功想了想,似是觉得自己应该对合作伙伴更坦诚一些,凑近了压低声音道:“田师,其实畅乘福地中最好的、一年四季都能吃到的灵药,并非那千年古桃。”

田仲络:“哦,那是什么?杨老弟你还打了埋伏?”

杨晨功:“我没有打埋伏,这次大家都吃到了,就是鸡和鸡蛋啊。不是我吹牛啊,这里的一碗鸡汤,外面花多少钱都买不着,不仅可以改善体质,还可以大补气血。

你知道我爱人吗,当年体质很弱,三天两头住院,得了场感冒就要挂掉。后来跟我搞对象,我有空就把她带来炖一锅鸡汤,不到一年时间,身体就棒得很了,转年结婚就给我生了个大胖小子,八斤重呢!”

田仲络笑出了声:“你到底给她炖了多少只鸡啊?”

杨晨功:“没多少,总共也就十几只吧,吃得更多的是鸡蛋。但她都不记得了,只知道我带她来五号山谷这边玩,走小路看桃花、摘野桃啥的……”

田仲络纳闷道:“这里的鸡为何有如此灵效,我看品种也就是古代的土鸡嘛,又经过了八百年的野化会到处乱飞,但仍然是农家芦花鸡啊。”

杨晨功:“其实刚开始我也纳闷,后来是师父告诉我的,并不是山野中所有的鸡都有这等灵效,只有栖息在这个村庄里的鸡才行。”

田仲络:“难道和这二十八株千年古桃有关?”

杨晨功:“田师果然有见识,我师父也是这么认为的。桃树很容易招虫啊,很多虫子都喜欢吃桃树的浆,而村子里的鸡则吃这些虫子,不仅在地上啄,而且还飞到树上去啄。虫子吃桃树、鸡啄虫子,等于是在保护这些树,我师父认为这也是汲取了千年古桃的灵效精华。”

田仲络:“不仅在树根底下吃虫子,还飞到树上啄虫子,这到底是鸡还是啄木鸟啊?”

杨晨功:“你就把它们当成啄木鸡,这些鸡本身就相当于难得的灵药,下的蛋灵效更佳。当然了,只有在村庄里啄虫的鸡才有这等灵效,此地其他的鸡就不行了。”

田仲络:“这个村庄废墟里到底有多少只鸡?”

杨晨功:“我没有仔细数过,现在那些废墟就成他们的窝了,几百只总是有的吧。它们不仅在村庄里啄虫子,也会飞到外面去找吃的。”

田仲络:“我是指一年最多能抓多少,别把这个鸡群给抓绝,得讲究可持续开发。”

杨晨功:“鸡繁殖很快的,村庄里的鸡群,每年抓一百只应该都没问题。而且村庄外的山野里还有很多鸡,它们也会飞到村庄里来做窝。

更重要的是鸡蛋啊,每天拣十几个蛋没问题,不会影响什么的。鸡蛋也不可能都孵出小鸡,小鸡也不可能都长大,鸡蛋吃了也就吃了。

您知道我师父是怎么说的吗?这里的鸡吃树上的虫子长大,在这个过程中就等于一点点炼化了千年古桃的灵效,鸡肉天然就是灵药,甚至吃了之后无须再特意行功炼化,对普通人是最好不过。

他老人家还说了,尤其这些鸡下的蛋,那就相当于炼制出来的灵丹啊,有辅助修行筑基之妙。也就是说这里的煮鸡蛋,简直相当于仙侠小说里写的筑基丹……”

田仲络:“但是您夫人吃了那么多鸡蛋,也没见修成畅乘福地秘法啊?”

杨晨功叹了口气道:“修行也不能只靠吃鸡蛋啊,她不合适,脑子有点笨,就当补身体吧,这东西的好处就是普通人当鸡蛋吃就行了。丁盟主这次对这里的鸡蛋赞不绝口,还主动要求炖鸡尝尝,想必是吃出感觉了。”

田仲络一拍杨晨功的肩膀道:“原来如此!那这个项目定会大受欢迎,我们算算,假如一年开放二十五次,每次十个人,给他们炖两只鸡,每人再给三个鸡蛋,这待遇已经很好了吧?”

杨晨功:“每年五十只鸡、七百五十个鸡蛋而已,绝对没问题……这是不是有点小气了,我们还有不少呢?”

田仲络:“剩下的我们自己吃不行吗?平日还能用来招待特别邀请的客人,至于每年出产的灵桃,那就看大家的机缘了,假如季节正好就能尝到。其实最有价值的还是鸡蛋,假如这东西能带出去,绝对比五心谷的灵谷更受欢迎。”

杨晨功:“五心谷的灵谷是怎么回事?”

田仲络:“我还没有对你说呢,方外联盟最近的大新闻,五心谷从方外世界中运出了灵植五花谷,送了每家一斤,并说这东西将来用于交换各方外世界的特产灵物。”

杨晨功:“他们是怎么运出来的?”

田仲络压低声音道:“据说是丁齐理事长帮的忙,但我还有另一个私下的消息,其实卢余洞的洞主芦居子也可以帮忙。但这么做的代价好像有点大,每次带出来的东西不可能太多,具体需要怎么办,可以私下找他们询问商量。假如杨老弟感兴趣,我可以帮你问问。”

杨晨功:“我和那位芦洞主不熟,但已经认识了丁盟主。回头我可以找丁盟主问问,看他能不能帮忙、怎样才能帮忙。所得好处我们仍然是五五分,至于具体该怎么操办,还得您派的人去经手。”

田仲络:“听说有人能把东西运出去,杨福主的样子并不是很吃惊啊?”

杨晨功:“那位芦洞主我不了解,但听说丁盟主有这等本事,我并不觉得意外。”

田仲络之所以告诉杨晨功这些,因为畅乘福地加入方外联盟后,杨晨功自己迟早也会知道的,不如干脆先卖个消息人情。两人又商量了一番畅乘福地将来的开发计划,总之杨晨功除了定期开启门户基本上可以当个甩手掌柜,一切都由田仲络来操办。

与此同时,已到达神农架风景区红坪镇的丁齐,发现了有人在暗中监视自己。

其实丁齐的没告诉任何人自己的行程,在张家界的时候,麻晓特意问时他也没说,杨晨功等人只知道他离开张家界飞到武汉去了。到了武汉便是丁齐独自一人,转机去了神农架,机票是他自己事先订好的。

从机场到红坪镇,丁齐是随机在当地找了一辆车,还让司机宰了一小笔,然后入住了镇上的画廊阁酒店,这也是他在网上提前预定的。

假如有人想一路跟踪他,几乎不可能,除非在他身上装了卫星追踪器,那难度比耗子往猫身上挂个铃铛差不多。但是另一方面,假如有心人早有准备,未尝不可掌握丁齐的行踪,不需要跟在他本人后面盯着。

首先航班预定信息通过某些渠道可以查到,酒店也是,只要在神农架红坪镇等着便是,但这样做的人目的就不简单了。假如有人已经在这里等着,丁齐用脚后跟都能想到,所谓方外世界枭阳国的线索,恐怕就是针对他设的埋伏。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