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309、吃鸡

惊呼之后,麻晓瞪大眼睛又问道:“丁老师吗,怎么一夜之间您就变得这么沧桑?”

丁齐下意识的摸了摸脸,才发现胡子已经很长了,再摸了摸脑后,头发也长了不少,而且指甲也不短了……他曾在妄境中度过了三年,破妄之后并没有发生这种状况。

突破大成修为后,他首次运用定境中“穿越时空”的神通,而且一夜就消耗了三个月的寿元,完全炼化了那两枚灵桃的药力,将一枚桃核祭炼成功,却没想到头发、胡子、指甲也像生长了三个月一般,方才心里在想事情,因此没有注意。

听见声音其他人也出来了,看见丁齐的样子都吃了一惊。田仲络语气惊疑道:“丁院主,您这是修炼什么神功去了,不会是因为那桃子的灵效吧?”

丁齐苦笑着解释道:“我在村中那棵大桃树下入定,定境中经历了三月时光,今天早上就变成了这个样子,让诸位见笑了!”

大家都没有笑,看着丁齐都是一脸震撼之色。假如换个地方说这种话,别人可能只当个故事听。可是这里不一般啊,它就是一个方外世界,在场众人早已见证了人所不知的玄奇,多少也能理解丁齐这番话是什么意思。

这番话也显露了丁齐的修为,这世上不仅有神奇之地,亦有神奇之人!

丁齐进屋找东西刮胡子修指甲,头发倒没剪,先找了根细绳于脑后扎了一个短短的小辫。麻晓赞道:“这么看,丁老师更潇洒了!”

丁齐:“先别说这些了,吃早饭吧,这煎鸡蛋好香啊!”

这里也有柴米油盐和各种日常用具,基本都是杨晨功从外面带进来的,他这些年有空时也会来到畅乘福地中小住,物资当然会准备齐全。杨晨功解释道:“这就是当地的土鸡蛋,今天早上刚下的,我们几个找鸡窝掏出来的。”

畅乘福地中有鸡,丁齐今天凌晨就听见了鸡叫,也看见了鸡在村庄中溜达。在他的定境中带领族人迁居的时候,狗都跟着走了,鸡能带走的也带走了,但还有一些留了下来,成了无人饲养的野生土鸡。

鸡本是古代人工驯养的家禽,在这里又重新回归野生,看品种很像农家芦花鸡,但体形稍微小一点,而且会飞。虽然这些鸡无法飞得太高太远,但扑腾着翅膀过河上树还是没有问题的。杨晨功显然对这一带的情况很熟悉,天刚亮就带人把新下的鸡蛋掏回来做早饭了。

这鸡蛋真好吃,丁齐莫名就想起了庄梦周。假如庄先生来到这里,看见这些重新回归野生的农家芦花鸡,会不会流口水啊,第一念想到的应该就是将这鸡炖了该有多香吧?今天已经是周四了,庄先生也快离开五心谷了吧,因为这周末又到了开放金山院的日子,他得去主持大阵。

见他有些走神,麻晓凑道旁边又问道:“丁老师,想啥呢?”

丁齐:“我在想……既然鸡蛋都这么好吃,那么鸡汤的味道会不会更鲜美呢?”

杨晨功笑道:“这个简单,我们待会儿就抓几只鸡炖了,也不管它是早饭还是午饭了。”

田仲络击掌赞道:“这个主意不错!”

丁齐又叮嘱道:“再弄些黑木耳放进去,村里就有,去枯木头上铲。”

抓鸡用不着他们几个动手,另外还有四名保镖呢。丁齐问道:“杨福主,请问畅乘福地的传承中包含的感应秘术,是否就是风门心盘术?”

杨晨功并没有感觉太意外,点头道:“丁盟主果然好见识,来到此天地秘境修炼一夜已经感觉出来了,畅乘福地传承秘法中的确包含风门心盘术。我原先对所谓江湖八大门并不是很了解,后来还是田师对我做了详细的介绍。”

丁齐:“您的师父,也是畅乘福地的前代福主,是否姓武,文武的武?”

杨晨功:“这您也知道啊?嗯,我早就告诉过田师,可惜他老人家已经不在世了。”

丁齐:“他老人家在宋代是否有一位祖先叫武秋声,家住索口寨小武庄?”

杨晨功:“这我哪知道啊!师父也没告诉过我,丁盟主是从哪里听说这些的?”

丁齐只得解释道:“我读过一段本地的历史演义,其中提到过这样一个人,所以就问一声。”说话间他又有些恍惚,自己在定境中的经历,究竟是否也在现实里发生过?但它肯定在某种意义上与现实是谙合的,因为那就是他根据现实中的见知运转心盘推演出的场景。

派出去的四个棒小伙很快抓来了三只鸡,除去昨晚出去打招呼的那两名保镖,这里还剩八个人,赶紧收拾收拾炖鸡。鸡汤滋味的确相当鲜美,大家都赞不绝口。吃鸡的时候,丁齐又问杨晨功,除了千年灵桃之外,此地还有哪些特产?

此地还有一样东西与那桃子拥有类似的灵效,而且更易保存,就是桃花蜜。桃树依靠虫媒授粉,此地也有蜜蜂。但蜜蜂采蜜可不分什么花,在桃花盛开的季节,这个村庄附近的蜂巢产的便是桃花蜜。其产量当然不可能太高,每年也就十斤左右。

除了桃花蜜,此地数量最多的灵物就是千年灵桃留下的桃核。虽然这二十八株千年古桃树已经很少结果,每年顶多产桃百枚,但这么多年的桃核积攒下来已有很多,历代畅乘福地之主都会注意搜集。

将桃核简单处理一番便可长期保存,这东西又带不出去,已积攒了数万枚之多,装了满满一口小缸。此物有何用?假如做成配饰随身携带,也有润肤除疮之效。丁齐仔细看了看杨晨功本人,皮肤确实很好很细嫩光滑,只是肤色稍微黑了些。

杨晨功还向众人展示了自己平日没事加工的十八子手串,就是用十八枚野桃核穿出来的,这里已经攒了不少串,都是好东西呀!

看见这些手串,丁齐就想起了五心谷。为啥呢,这是可以带出去交换的特产啊。杨晨功没本事带出去,但是他丁齐有啊!

丁齐倒能沉得住气,没有主动提这茬,回头可以让五心谷也送畅乘福地一斤五花谷,顺便告诉杨晨功是怎么把东西带出来的。杨晨功若有想法自会来求,不用丁齐上赶子说什么。高人嘛,讲究的就是高深莫测!

吃完了鸡,丁齐等三名理事代表方外联盟的审核工作就算完成了,众人砸着嘴离开了畅乘福地,又顺原路回到了五号山谷民宿。好不容易来了一趟,也不能拍拍屁股就这么走了,在杨晨功的陪同下,当天下午和第二天,他们又参观了张家界风景区。

早年有一部很出名的电视连续剧叫《乌龙山剿匪记》,就是在张家界取景,但真正让这个风景区火爆起来的,却是后来的另一部好莱坞大片《阿凡达》。那外星球上看似很玄幻的浮空之山,也是在张家界取景,然后再进行特效制作。

张家界风景区很大,靠近五号山谷这一侧叫杨家界,从民宿步行两公里就到了收费口,再前走不远便是索道站。若谈风景,其实张家界里面比畅乘福地要优美壮观多了,当云层飘荡只露峰尖的时候,那真是一片浮空仙岛景象。

张家界的地势极险,很多地方只能远远的观赏,却无法走过去,除非会飞。丁齐在感叹啊,琴高台世界中很多山野也足够险峻,但还远远无法与张家界相比。假如琴高台中的很多地势也像张家界这样,以他当初的本事,恐怕很难涉足全境。

杨晨功专门请了三天假假,全程陪同他们游玩,那六名看似保镖的属下也始终跟着。丁齐其实早就看出来了,那六个人恐怕不是杨晨功的属下,而就是田仲络带来的,扮做杨晨功的手下以充门面。

看来畅乘福地如今比响水峰更加人丁稀落,响水峰好歹还有崔山海一家三口加一个李志遥,估计畅乘福地只剩杨晨功这么一个光杆福主了。

丁齐虽然看出来了但也没点破。田仲络将杨晨功介绍入方外联盟,并派人扮做杨晨功的手下帮忙,就是想把畅乘福地拉拢成他的势力。

丁齐一直在张家界待到周五下午才离开,麻晓还问他接下来要去哪里,是回境湖还是去金山院?丁齐答道:“我到别的地方办点私事,这周开放金山院我就不去了。”

周五傍晚,杨晨功又亲自将他们送到了机场,田仲络暂时不走,据说还要在这里度个周末。临别握手时,杨晨功莫名发现手心里多了一枚桃核,他正要开口询问,元神中又印入丁齐发来的一道神念……等他回过神来,丁齐已经走进候机厅了。

丁齐没有带走那枚桃核,最终还是把它留给了杨晨功,同时以神念传授了那一套畅乘福地秘法。杨晨功有些发懵啊,因为畅乘福地的控界之宝就是一枚桃核,而他所得的传承秘法,与丁齐所授极为相似,可以说玄理基本相通。

丁齐还在神念中告诉杨晨功,这套秘法就是在畅乘福地中形神与天地交感所悟,桃核也是在此过程中祭炼成功。杨晨功不必将此事告诉他人,但东西可以留着以备不时之需。这是多大的人情啊,简直没法形容,但丁齐也知道杨晨功不可能拒绝。

同样是在周五这一天,庄梦周也离开了五心谷前往机场,这次他没有再背五花谷出来。但前天宗飞侠刚刚背出去一袋,不多不少正好三十斤。庄梦周还劝他不要逞能,结果宗飞侠非要跟庄梦周比一比,因为庄梦周上次也带出去三十斤。

结果嘛……看宗飞侠的脸色就知道了,肯定非常不好受,还强挺着装做若无其事的样子。叶宗清问宗岛主什么时候再来?宗飞侠赶忙说最近事情实在太多,等忙完了再说,至少得忙好几个月呢。

宗飞侠前天走的时候,不仅带走了按承诺给他的十五斤灵谷,还带走了另一枚副器,他也成了五心谷的另一位外族掌花使。

机场告别时,叶宗清忍不住欲言又止道:“庄先生,您并没有接受副器,为何也能……”

与丁齐、宗飞侠不一样,庄梦周并没有成为五心谷的掌花使,那它是怎么把那三十斤五花谷带出去的呢,难道他的方外秘法修为已如此高超了?叶宗清也得到了方外秘法传承,而且据她所知,就算以丁齐如今的修为若不凭借控界之宝,也无法做到这一点。

见叶宗清欲言又止的样子,庄梦周手中掂着他那枚景文石得意地笑道:“很简单,我将此景文石已修炼出五心谷副器之妙。下次见到丁老师的时候,你就告诉他,问他佩不佩服?”

原来庄梦周自行祭炼了一枚副器,就是他那枚景文石,或者说景文石还是景文石,却增添了五心谷副器的妙用。庄梦周的方外秘法也是和丁齐学的,但到了如今的境界,丁齐本人仍然在探索中,通往更高境界的道路尚不明晰,庄梦周能做到这一点,算是先行半步了。

所以庄梦周很得意,等着丁齐回过头来向他请教呢。说出这番话的时候,庄梦周尚不清楚丁齐在畅乘福地中已祭炼出那么一枚桃核,还创出了一套专门的秘法。他若算又走出了半步,丁齐算是走出了一整步吧,谁该请教谁还说不定呢。

至于庄梦周是怎么将景文石祭炼出五心谷副器的妙用,他倒没有详细向叶宗清解释。假如叶宗清没有突破大成修为,庄梦周也说不清楚,估计是用了与丁齐类似的方法尝试吧。

将桃核交给杨晨功之后,坐在飞机上的丁齐又在思索一个已困扰他很久的问题,那就是方外世界究竟从何而来,或者说控界之宝从何而来?祭炼出那枚桃核后,丁齐心中已有两个可能的答案。

第一个答案,方外世界是人为开辟的,甚至就是形神所化,就像盘古开天辟地那样,这也是响水峰祖师曾经的猜测。这个答案有些匪夷所思,但既已见证了这么多方外世界,开什么样的脑洞都无妨。那么控界之宝便是世界开辟者留下的神器,包含了这个世界的信息。

尽管脑洞开得有点大,但如此推测并非没有道理,至少丁齐已有所印证。他在没有得到传承的情况下,用自己的方式去祭炼控界之宝,比如禽兽符,就是遵循这样的假设,结果成功了。

第二个答案,方外世界原本就存在,只是被人发现,然后打造了控界之宝这样的神器。这个脑洞也非常有道理,很符合丁齐今日的经历,他不是也打造了那样一枚桃核吗?虽然尚非神器,但那只是因为修为不足。

丁齐的切身经历同样印证了第二个答案,所以才更令他疑惑。人们摸索世界的道路,往往是先提出一个假设,然后做一系列实验去验证,如果验证成功了则说明假设是正确的,至少指出的思路方向是对的。

但是丁齐对这两种假设的初步验证都成功了,那么到底哪个答案才是正确的?看来还是修为境界太低,如今仍然远没有到发现真相的时候。

丁齐离开了张家界,中途转机去了神农架。其实直线距离并不远,但是山区的路弯弯绕绕很不好走,坐飞机反而更省时间。下了飞机再雇车,第二天中午他到达了神农架景区内的红坪镇,入住已订好的酒店。

而在同一时间,田仲络与杨晨功又回到了畅乘福地,他们坐在桥头的古桃树下聊天。田仲络道:“老弟呀,恭喜加入方外联盟!”

杨晨功:“这次要多谢田师替我张罗了,否则我就一个光杆福主,只是空守传承而已,什么别的都干不了。我原先的想法,加不加入方外联盟都无所谓,真难为田师劝了我这么久,还对我介绍了那么多情况。”

田仲络:“怎么无所谓呢?众福主世代传承守护此方外世界,如今终于有了方外联盟,这大有意义啊!”

杨晨功点头道:“是的,的确太有意义了!令我感觉在这世上并不孤独,甚至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觉得修为又到了破关之时。”

田仲络:“杨主席好有诗意!其实当初我找到你的时候,你就应该知道在这世上并不孤独,守护天地秘境至今,也到了该有收获的时候。”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