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307、丁齐的桃源记

杨晨功进屋给丁齐拿来了一个果盘,形状很不规则,像一朵打开的花瓣,壁很厚入手非常沉,约有二尺长一尺宽,竟是用砗磲壳磨制而成,感觉很有些年头了。这里又不是南海,怎么会产砗磲呢,想必是古人带进来的,迁居时却没有带走。

丁齐将桃子放了进去,左手托住这个沉重的古盘,右手朝着天空一指,又飞下来五枚桃子很轻巧地落入盘中。院墙外恰好就有一棵古桃树,树冠张开遮住了大半个前院,今年恰好结了果,刚才那枚果子就是从上面掉下来的。树上还有七、八枚桃子,但尚未完全成熟,丁齐就没有摘了。

盘中只有六个桃子,这里却有十个人,丁齐又端着盘子走出院子,在黑暗的村落里小逛了一圈,寻找其他结果的桃树。等他把盘子端回来的时候,里面总共有二十枚桃果。丁齐放下盘子道:“我也没多摘,一人两枚,都尝尝鲜。”

拿起桃子咬一口,比外面的野桃更饱满多汁,口感也更香甜。吃完桃子剩下椭圆形的桃核,其壳致密甚至接近于骨质。核也别扔,留下来还有用,杨晨功每年都会搜集,众人又将之放回盘中。

吃完了第一枚桃子先尝尝味道,丁齐拿起第二枚桃子问道:“此物也算畅乘福地特有的灵植了,请问有何灵效?”

杨晨功嘴角微翘道:“丁盟主感觉出来了吗?灵效当然是有的,此物可以改善体质、排毒润肤,还能消肿止痛、去疮除恶。”

假如只听前面的功效,丁齐还以为是驻颜果呢,但此灵桃改善体质的效果是最主要的。所谓体质的好坏和体格的强弱是两个概念,就比如九放离空岛中的很多人,其实身体很健康,但是大多筋骨不强,却不能说他们的体质不好。

而在大多数情况下,体格和体质都是相关的,体质好的人体格一般都不错。五心谷中的灵植五花谷,有补益元气、强身健体之效,相当于弱化版的白玉蹄,但胜在数量多且没有什么毒副作用,普通人甚至可以当主食服用,但它的灵效与这千年古桃还是有区别的。

人的体质是由成长环境以及基因决定的,有长期性、先天性的因素,想改变起来很不容易。由此就能看出此地灵桃的不凡了,居然有改善体质的效果,丁齐又问道:“那么如何服用灵效最佳呢?”

杨晨功又笑道:“丁盟主应该知道的,您一定有自己的方法。”

丁齐笑了笑:“那倒也是!”

各种灵药的服用都有其讲究,而各门秘术都有其修炼形神之法,无外乎两者相结合。怎么服用灵药可使其效果更佳,丁齐是跟谭涵川学的,讲究入境运转法力,感应其灵效如何运化吸收,假如是服用这种灵桃,甚至能感应到体质的改变以及改变的趋势。

谭涵川所教都是火门的讲究,与其所修炼的炉鼎术有关,而丁齐服用灵药时,还结合了自身所修秘法的特点,他会放开形神如一方天地世界,在这种状态下去运化灵效。假如是在特定的方外世界中,他还会尽量与生长这种灵药的天地互生感应。

想到这里,丁齐便没有追问杨晨功是怎么服用灵桃的,拿着第二枚桃子起身道:“如此灵桃可不能浪费了,刚刚吃了一枚,找个合适的地方入境行功再吃第二枚,我打算就留在这里过夜了。”

杨晨功:“正房有四间屋,后院还有两间屋,丁盟主自己挑合适的地方。”

丁齐:“屋子就让给你们吧,我刚才已经挑好了地方,就在村中一棵古桃树下。”

田仲络:“既然丁老师吃了桃子要在这里过夜,我们也留下来吧,派两个人回民宿打声招呼,就说我们出来玩通宵了,省得以为我们在山里跑丢了。”

田仲络心思还挺细腻的,杨晨功派了两名随从出去回五号山谷打招呼,其他人便留在这里过夜。丁齐拿着一枚桃子出了院落走向村庄的中央,那里有一片空地,空地旁也有一棵千年大桃树,桃树下有一块石头,表面已被磨得很光滑,恰似一人之座。

丁齐就在这块石头上坐下了,杨晨功等人也跟过来看了一眼,田仲络还笑道:“丁老师就坐在这里过夜啊?真是古有柳下惠,今天有桃下齐!”

畅乘福地中并没有什么危险,这黑灯瞎火的众人也不好在这里待着,都走回了方才的院落不再打扰丁齐。丁齐将第二枚桃子缓缓吃掉,又将桃核扣在手心,凝神入境运转神气。

畅乘福地的千年古桃就算有改善体质的灵效,也不是吃了两枚就会那么明显的,而且普通人也没有掌握如何运化吸收灵效之法,只有经常服用才行。以丁齐如今的修为境界,吃这种灵桃改善体质的效果其实已经微乎其微了,他主要是为了体会。

丁齐运转神气的同时亦放开形神体会另一种境界,他在感应这一方天地,并运转心盘结合推演神通……天地间桃木发芽生长,化做他身后的那株参天大树,恍惚看见了村落里古时的人烟景象。

所谓心盘,凝炼的不仅是空间景物也包括时光痕迹,结合推演神通可见过去未来,这过去未来可以很真切,但是否真实就与见知有关了。丁齐不可能在短短时间内将这片天地世界凝炼为心盘,但他方才已经在村庄里转了一圈,展开神识将这个村庄粗略凝炼入心盘。

黑暗中的丁齐端坐于树下,定境中的另一个丁齐却站起身来。他身后的那株古树枝叶摇曳,树上桃花朵朵盛开,明显细了一圈,但仍然很高大。周围的村庄也变得鲜活起来,放眼望去,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

一切景象恰如《桃花源记》中的描写,只是人们的衣着有些不伦不类,说不清是哪个朝代的样式,披麻系葛非常简陋。

桃花开在春季,天气还不是很热,但这里的成年人大多衣衫都很单薄,还有不少小孩身上挂着用鸡毛编的帘子,应该是当地特色的保温服饰,也有老人穿着狗皮坎肩。

时间是中午,村庄里的人不多,男人们在田地间劳作,妇人们去送饭了,只有老人和孩子还留在村里吃午饭,空地上并无他人,因此谁也没有发现丁齐出现在这里。

这是丁齐的元神世界展现出的场景,说是妄境也可以,但并非完全虚幻,比如眼前这个村庄的轮廓就是齐所见的废墟所化,是他运转心盘结合推演所看到的一切。这一幕在历史上可能真的发生过,也可能并没有。

很难描述突破大成修为后的修行,普通人甚至都理解不了。丁齐是以另一种方式走进了这个方外世界,他还定坐在树下,手中拿着那枚桃核。以桃核为引,感应生长出它的这方天地,运转心盘推演出这个世界曾经的景象,而本人如穿越般回到了过去。

从某种意义上讲,大成境界可能并无外显的神通法力,但已能自如穿越时空,只是此穿越非彼穿越。

丁齐站在桃花盛开的树下,看见有个人从村口方向走了过来,此人应该是此地衣着最正常的一位,脚蹬一双布鞋,包着头巾,身穿棉布衣服,看样式像是宋代的服饰。丁齐原地一转身,也换成了差不多的服饰迎面走了过去。

这里似妄境非妄境,一切都是按照推演显化,不会超出见知之外,但丁齐本人出现在这个场景中显然是一个意外的因素。那人看见丁齐,惊讶的手中的耙子都掉了,快步赶过来行礼道:“这位小哥,您从何而来?”

丁齐差点脱口叫出陈谷主,因为此人的相貌与五号山谷那位陈老板实在太像了,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年纪大约四旬出头的样子,只是衣着打扮不同。丁齐答道:“我当然是从外面来的,机缘巧合来到贵宝地。请问这里是何处,您又是谁?”

那人很激动地一把扯住丁齐的袖子道:“果然是外乡来客,您也只能是外面来的!历代祖先有灵,终于有外人来了!”

丁齐拍了拍他的手背道:“您先别激动,还没有告诉我这是哪里呢。”

“这里是畅乘福地,我姓陈,是本地的族长,请问小哥贵姓?”这位陈族长已拉着丁齐的袖子向空地外走去,惊喜之色溢于颜表,口中不停低说道,“先上我家坐坐,我把这里的情况细细说与您听……”

丁齐:“我姓丁……不用这么着急,可以慢点走。”

来到这位陈族长家中,见到他的妻子和五个儿女。其家人也很惊讶,族长介绍丁齐是外来的贵客,并以先生呼之,又吩咐妻子和大女儿赶紧去杀鸡做饭。这里做饭用的是陶锅,刀也是石头打磨的,金属器皿非常少,烹饪以最简单的煮炖为主。

鸡汤很香,里面还放了从院子的木栅栏上采的鲜木耳,很入味,鸡肉也非常鲜美,就是感觉淡了些。族长问丁齐吃得可好,丁齐如实回答。陈族长叹道:“滋味确实寡淡了些,以往炖鸡不是这样的,实是村中的存盐已不多。”

丁齐追问道:“此地不产盐,盐应该是从外面运进来的,难道如今已经运不进来了吗?”

陈族长面露忧色,唉声叹气地向丁齐解释了原因。畅乘福地的族人是古时为躲避战乱而迁居于此,最早是怎么进来的、什么时候进来的,如今已没有人知道。上任老族长十年前就将新族长的位置交给了这位名叫陈安谷的后生,但直至三个月前他才离去。

陈安谷起初并不是新族长的满意人选,老族长用了差不多三十年的时间,也始终没有选定一位满意的继任者,年事已高后无奈地将族长之位交给了陈安谷,又花了近十年的时间培养他,因为实在挑不出别人了,陈安谷已是所有族人中相对最优秀的。

老族长给了陈安谷一枚特殊的桃核,这枚桃核砸不碎也烧不坏,并以银钮包裹挂在丝绳上,丝绳既可多缠几圈系于手腕,也可以将桃核就当坠饰戴在胸前。这是畅乘福地的传承之宝,只有凭它才能打开通往外界的门户。

陈安谷用了十年时间还没有完全学会怎么使用这枚桃核,老族长已仙去了。此地族人等于被完全困在了这个不大的山谷中,谷中所需又不能自产的很多东西,以往都是老族长带人从外面背回来的,包括陈安谷现在穿的这身衣服都是,其中最重要的物资就是盐。

老族长去世后,没人再有这个本事,表面上大家还能安居乐业,但实际上处境却越来越艰难,只有那些没心没肺的家伙才没有意识到危机。

听到这里,丁齐插话问道:“老族长在去世之前,就没有想过带着你们迁居到别处吗?”

陈安谷:“老族长说过好几次,可是大家自古生活在这里,谁也不愿意出去啊,听说外面的世界很险恶。”

丁齐:“怎么险恶了?”

陈安谷有些尴尬道:“不是我说的,大家都是这么议论的。往年老族长也曾带人出去背东西,但人们回来之后都不记得在外面的事情,有人还变傻了。后来老族长只带那些憨子们出去背东西,反正他们本来就是傻的。”

丁齐:“所以族人们都不愿意走?”

陈安谷点头道:“对,大家谁都不愿意走,而且老族长还说了,出去了之后就不能再回来了。有些事情从来就没有发生过,所以谁都想不到,等老族长真的离开了之后,大家才渐渐觉得不妙。”

丁齐:“那位老族长安葬在何地,我想去祭拜一番。”

陈安谷摇头道:“老族长没有安葬在这里,他自己走出去了。”

丁齐:“你不是说他去世了吗?”

陈安谷:“是的,他老人家应该已经去世了。他告诉我自知天年将尽,并不想死在这里,所以就自己走了,将桃核落在门户前。他这些年经常出去,在外面也有家有业、有子孙后代……这些事他只告诉了我。”

丁齐:“哦,那么他老人家还有何遗言,你为何见到我会这么激动?”

陈安谷:“他老人家临走前还给了我一幅地图,说假如有一天我能够掌握传承宝物开启门户,就可以把族人带出去,有一个地方可以重建村寨,我也可以去找他的后人求助。他还说假如我没有这个本事,那只能祈求历代祖先显灵,有外人进来帮我们。”

丁齐:“他老人家早就知道我会来?”

陈安谷摇头道:“不不不,老族长并不知道。只是自古传说,这里曾经有外人来过,不知道是怎么进来的,也不清楚是怎么出去的。但既然有人能出入此地,假如足够幸运的话,遇见外人可能就是我们最后的机会,没想到今日真的见到了丁先生!”

丁齐:“上一次有外人来此,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陈安谷:“好几百年前了吧,只是传说而已。今日见到丁先生,方知传说是真的,您一定要帮我们……”

丁齐笑了:“我出手帮你们没有问题,但老族长劝你们迁居,很多族人尚且不愿,我这个外人劝也没有用,需要你挨家挨户讲清楚道理,到时候谁走谁留全凭自愿。对了,你们的存盐还够吃多长时间?”

陈安谷:“差不多三个月。”

丁齐:“那我就在这里待三个月,也给你们三个月的时间。迁居是大事,需要好好准备,把能带的东西都带上,你也需要耐心劝说族人。先把老族长留下的地图给我,还有那枚宝贝桃核。”

陈安谷是朴实人,根本就没有多想别的,立刻就把东西都拿给了丁齐。果如丁齐所料,那桃核就是畅乘福地的控界之宝,拿在手中需要好好研究一番。再打开地图一看,老族长标注了外面的山势地形,并且画出了一块可以迁居的地方。

图上虽然没有标距离,但丁齐就是从外面进来的,古今地势变化还不算太大,基本还能辨认出来。从畅乘福地的门户出去,穿过一片桃林可以见到水流,沿着水流行走大约两公里,高坡上有一个村庄。

从这个村庄旁边穿过去,大约再走一公里出头,便是老族长画出来的区域,正是如今的五号山谷所在。老族长还在图中标注了一段文字,告诉陈安谷假如带着族人假如迁居出去,往后有什么事情,他还可以到索口寨外的小武庄找武秋声求助,武秋声就是老族长在外面的孙子。

图上并没有索口寨与小武庄的位置,可能是距离比较远,假如陈安谷能出去便要自己去打听了。这里识字的人没几个,陈安谷算一个,也是当年老族长教的,因此他还能看懂这张图。

饭已经吃完了,碗筷收拾好,陈安谷的妻子又端上了新鲜瓜果,竟装在一个砗磲壳打磨成的盘子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