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306、桃无古树

丁齐等人沿着山沟行走,前行不远便听见了水声,这是两山之间自然形成的一条溪涧。溪涧蜿蜒水面越来越宽,渐渐已可行船,两岸山坡陡峭,众人尽量行走在高处相对平缓的地带。

走了大约两里多路,丁齐突然停下来跺了跺脚道:“这下面明显有地基,周围还有一片废墟遗迹被植被盖住了,这里曾经有个村落吗?”

杨晨功解释道:“晚上看不太清,但白天应该还能发现痕迹,这里的确是个古村庄遗址,我也不知道是多少年前留下来的,早就没人住了。武陵山区里过去其实有不少村落,后来陆陆续续都迁了出来,尤其近几十年都是政府组织的迁居。”

丁齐:“这一处明显不是近几十年的遗址,几百年恐怕都有了。”

杨晨功:“这里风景虽美,但在古时就是穷山恶水,生存条件十分恶劣。战乱年代有人可能迁到山中避祸,太平年间外面有更好得地方,基本上又都迁出去了,这应该是个废弃的古村庄。”

田仲络笑道:“这里离五号山谷那边不远,直线距离也就一公里,但那边明显更适合居住,至少地势平缓多了,可以开更多的梯田种粮食。我估计古代这里有个村庄,后来就迁居到五号山谷那边了,到现在嘛,又被陈老板改造成民宿度假村了。”

杨晨功也笑道:“很有可能啊!”

沿着溪流的方向又走了差不多两公里,这可不是外面的平路,在这种山区的走两公里就已经很远、很深了。黑暗中道路难行,丁齐刻意放慢了脚步好照顾其他人,差不多用了一个半小时到达了这条溪涧的尽头。

山中的溪流往往找不到从何而来,它的源头可能只是一个泉眼,或者是下雨时从岩隙中汇流至某处成潭。丁齐又停下脚步道:“拿电筒往周围照照,这些都是桃树吗?”

随着强光手电向周围扫过,众人发现已置身于一片野桃林中,麻晓惊呼道:“哇,有果子耶!” 她顺手就摘下了一枚桃子。丁齐提醒道:“你摘的那个上面长虫了!”

借着强光手电仔细看,那枚桃子果然生虫了,接近蒂部位置还挂着黏液。麻晓甩手把桃子扔了,而杨晨功有些惊讶地看着丁齐道:“丁理事长好强的感官!”

田仲络打了个哈哈道:“要不怎么是丁理事长呢!”

丁齐弯腰从地上拣起一枚桃核。这是山桃核,不大,呈椭圆形,壳很厚,文玩市场中能看见这种东西,有人喜欢用这种桃核串串把玩。众人又寻了一些完好成熟的桃子都尝了尝,口感酸甜略涩。

田仲络:“这是纯天然绿色无污染野生品种啊,还挺好吃的。”

麻晓怎实话实说道:“我怎么觉得没有外面水果店里卖的桃子好吃?”

丁齐解释道:“谁说野生品种就一定口感更好?果园里的品种经过了上千年的人工培育,就是挑选更符合人类口感的植株去繁育。这野桃汁不够多,很涩,只是桃子本身的野味更足。”

麻晓:“这一片不会是千年古桃林吧?”

丁齐摇了摇头道:“你看这些树也不像啊,顶多十几年到几十年。”

麻晓:“既然是野桃林,为什么没有千年古树留下来呢?”

丁齐:“有一句俗话叫桃无古树。如果人工管理得当,桃树的长势在十来年树龄是最好的,但很少能长到几十年以上,四、五十年的桃树都很少见,更别提百年桃树了。至于野生的山桃,树龄则更短,基本都长不了太大。”

丁齐的老家在泾阳县山区,那里的山村也有桃园,他知道一些桃树的讲究。桃树浆多,用小刀在树枝上划一道就会溢出很多半透明的汁液,很多虫子都爱吃,极易招至病虫害。桃树的生命周期通常只有几十年,植株会因为各种原因老化枯死。

人工种植的桃树不论打理得再好,也很难长到几十年以上,产果量最高的树龄就在十余年,然后结果渐渐便少了。不论是人工种植还是山中野生的桃树,四、五十年就是生长极限,几乎没有见过百年以上的桃木,因此才会有桃无古树的说法。

有很多生长千年的古木,要么本身有很强的抗病虫害能力,要么生长在病虫害很少的极端环境中,比如松、柏、银杏、龙血树、高山杜鹃等,而桃树显然不在此列。

这一片桃林虽然树龄不长,但也可能就是自古有之,不断有树木枯死,但落下的桃核又重新发芽生长,至今仍然。

听了丁齐的介绍,麻晓赞道:“丁老师真的好有学问啊!”在这个场合,她的称呼又从丁盟主变成了丁老师。而杨晨功听了这番话却笑而不语,好像另有看法却未开口。

谈笑间穿出了这片桃林,前方一道山梁石壁挡住了去路。杨晨功笑道:“前面就快到了,需要钻一个山洞,有点窄,注意别碰着脑袋。”

哪有洞口啊?强光手电扫过也没发现什么,但丁齐已经“看见了”方外世界的门户。随着杨晨功伸手一指,石壁上出现了一个洞口,由于是夜间,里面黑乎乎的什么都看不清,他拿过一把手电率先走了进去。

山洞果然很窄,勉强只容一人通过,时不时还得注意低下脑袋,走了大约几十步,空间豁然开朗,他们从另一端的洞口中钻了出来。

静谧的月光下是一个山谷,前方是一条很平整的小路,应是以熟土夯实不生杂草。远处谷地中央影影绰绰是一片树林,树木稀疏高大,树下仿佛有一个村落的轮廓。

有两名小伙子已经打着手电快步向前跑去,杨晨功颇有些不好意思的解释道:“没想到你们今天夜里就会进来,这里事先也没做什么准备,就是简单收拾了一下。”

丁齐:“我们只是来看一眼,确认畅乘福地这个方外世界的存在,用不着杨福主做什么准备。”

这时麻晓又有些疑惑的问道:“杨福主,我怎么感觉这一路走来,就像是《桃花源记》里的描述啊?”

她这么一说丁齐也突然回过神来,惊讶道:“对呀,难道这畅乘福地就是传说中的桃花源?” 《桃花源记》中的文字随即已浮现在丁齐脑海中——

晋太元中,武陵人捕鱼为业。缘溪行,忘路之远近。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渔人甚异之,复前行,欲穷其林。林尽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仿佛若有光。便舍船,从口入。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

这段文字的描述,像极了他们此刻的经历,只不过他们是天黑后来的。他们顺着河流旁的高坡行走时还路过了一个古村庄的遗迹,而陶渊明所记的那位武陵渔人,完全有可能就是古时那里的村民。

杨晨功叹了口气道:“别说你们,我也一直有所怀疑,可惜找不到人去问啊。而且那只是一篇文学作品,也无从考证。”

丁齐:“你师父呢?畅乘福地的前代福主呢?”

杨晨功:“不瞒丁盟主说,我师父就是区里的一位退休老干部,他不知道怎么就看中我了,教我习练秘法并把我带到了这里……他也怀疑此地就是陶渊明所说的桃花源,但同样找不到人问啊。”

麻晓:“这里早就没人住了吗?”

杨晨功:“村庄遗迹还在,但恐怕已经荒废了八百年,一个人都没有,你们走过去仔细看看就清楚了。”

山在左右两侧稍远的位置,道路两旁的土地平旷,还有一些沟渠的痕迹,明显经过人工的开垦,但如今早已荒废生长着杂草树木。有一条河流从前方的村落旁绕过,谷地平原上还有好几处水湾形成的湖泊,他们走过一座石桥进了村子。

在石拱桥桥面的正中心,嵌了一块方石,上面有两个楷书的刻字——畅乘。

丁齐跟石不全在一起厮混得久了,多少也算是有点鉴赏眼光,辨认出这应该是欧体字。欧阳洵是唐代人,那么这块石刻的年代只能是唐代或唐代之后。而陶渊明是晋代人啊,远在唐代之前。这说明在陶渊明写下《桃花源记》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这里都曾有人居住。

这两个字是刻在桥面中央的石板上的,这是供人行走的道路,时间久了字迹就会被磨平难以辨认。但如今看这个两个刻字的磨损程度却很小,就说明这块刻石留下之后不久,这座桥就很少有人再走了。

桥头有一株高大的古树,目测主干胸径超过了一米,树冠张开完全盖住了桥面。桥面显然有人清理过,否则落叶早就积得很厚了,不可能还看见石板刻字。像这样的大树村里还有几十株,散落分布在房前屋后。

这是一个废弃的村庄,四处可见断瓦残墙,大多数房子的屋顶早就不见了,但轮廓还保持得很清晰。在刚进村的地方,却有一座完好的院落,草顶砖墙,看那墙显然是搜集村落废墟里完好的砖块砌出来的,前后都有院子,前院里还有一口井。

刚才两个跑在前面的小伙已经进了院子生起一堆篝火,杨晨功举手示意道:“条件简陋,我们就在这里歇脚吧。”

他们没进屋,就在院中搬来桌凳坐下,丁齐问道:“这个院子,就是畅乘福地的历代福主居所吗?”

杨晨功:“是的,我师父领我进来的时候就住在这里。”

畅乘福地能一直传到杨晨功手里,说明自古传承未断,但古时的村落居民早就不知迁居何处,只有方外世界还在传承。不论是杨晨功的师父还是杨晨功,平时也很少到这里来,而历代福主只是收拾打理了这么一个院落充当暂时落脚的地方。

丁齐又问道:“虽然村庄已荒废,但整理遗留的杂物,基本也可以判断被废弃的年代吧?”

杨晨功:“是的,我师父也有大致的判断,这里遗留的古物最晚是北宋年间的,说明此地居民大概就在那个时候都迁出去了,只是在外面一直有人保留着方外世界传承。”

丁齐已在心中勾勒出一段大概的历史,就像这古村庄依稀的轮廓。古时有人世代生息于此,也有人执掌控界之宝传承此天地秘境,但是到了北宋年间,这里的居民便集体迁出去了。

住在方外世界好好的,为什么要迁居呢?因为他们有选择。这里并不是一个生存环境很好的地方,与外界的交流往来太过艰难,几乎不可能有物产的交流与交换,看似安逸太平,其实却相当于画地为牢。

就算是自给自足的农耕社会,也是有社会化生产存在的,一个或几个村落不可能生产出所需要的各种东西,还是要依靠产品交换,而天地秘境的特质又决定了他们很难与外界交换。

五心谷如今不就存在这样的困境吗,还好历代都有一批掌花使维系,而畅乘福地显然连这个条件都不具备。假如为躲避战乱迁居于此,久而久之,文明就会退化,想发展成琴高台那样都不可能,因为他们的族群规模不够大,这里的地域也有限。

武陵山区在古代很偏远,假如是为了躲避乱世根本没必要一定要住在这里,外面的五号山谷是更适合定居的地方。每逢战乱之后人口锐减,大量的土地抛荒,这里的族人出去自能找到适合安居之地,估计也就没有再回来。

畅乘福地究竟是不是陶渊明所说的桃花源,或许是……见丁齐好半天不说话,仿佛若有所思的样子,杨晨功终于忍不住提醒道:“丁盟主,您注意到周围都是什么树了吗?”

丁齐回过神来,震惊道:“居然是桃树!”

杨晨功哈哈笑道:“这里共有二十八棵千年古桃树,我们进村时从树下走过,此刻亦坐在树下。”

他们在外面路过了一片桃林,丁齐还特意向麻晓介绍了“桃无古树”的讲究。结果事实很打脸啊,进了畅乘福地,村子里居然就有二十八棵千年古桃。不是丁齐不认识,而是连想都没想到,他进村时被那座石板桥以及村子里的建筑物吸引了注意力,在想此地的历史。

有很多植物的叶子都很像桃叶,而桃树的品种很多,桃叶也有好几种形状,丁齐一时没注意也很正常。经杨晨功提醒,他才发现世上竟有这么大的古桃树,感觉当然很是震惊,想必是此地独特的环境所造就。

麻晓也惊呼道:“天呐,真有千年古桃树啊,丁老师不是说桃无古树吗?”

这时丁齐突然一伸手,半空中落下的一枚东西划了一道弧线飞到了他的手心,在火光下看去,正是一枚桃子。桃子是熟透了从树上掉下来的,假如丁齐不接住可能就会砸在田仲络的脑袋上,那就有点像当年苹果砸中牛顿了。

麻晓站了起来:“这是千年古桃吗?”

杨晨功笑道:“就是今年结的桃子。”

丁齐有些纳闷道:“至今仍在结果吗?”

杨晨功:“每年都会开花,但已经很少结果了。这里有二十八棵古桃树,说不定哪几棵在哪年会结几个果子,每年加起来总共也不会超过一百个。”

麻晓:“可以吃吗?”

杨晨功:“当然能吃了,你们来的季节正好,恰逢古桃成熟,今年一共结了七十多枚。我刚才说这里没准备好,原打算明天早点进来摘盘桃子待客,但今天晚上还没来得及摘呢。”

丁齐:“那现在可以摘吗?”

杨晨功:“树太高,桃子很不好摘,这夜里看不清也不方便。”

丁齐:“无妨,杨福主给我个果盘就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