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305、五号山谷

地图特意装在一个黑檀木的匣子里,下面还垫了绒布,只有半张A4纸大小,保存得很完整。图中标注了山川、河流以及几个地名,中间以朱砂点了个红点,但红点旁边没有任何标注文字。

根据飘花潭潭主花昭期的考证,那里应该是神农架北部。无论是考证上面的古地名,还是对照如今的卫星地图,基本情况都吻合。

丁齐这里有高手啊,他让石不全来仔细看看这张图,石不全认为这的确是宋代的古物原件,并没有做伪。但仅仅看这张图并不能说明什么,它完全就是一张普通的地图,那个朱砂红点是后来点上去的,也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花昭期为什么认为那个红点就是枭阳国的位置?因为这张地图夹在祖师留下的一份手札里,手札中的那一页恰好提到了枭阳国。

丁齐并没有拿到手札原件,但飘花潭提供了高清影印件,上面确实有一句:“路房山夜雨,感枭阳之国,人为禽兽兮、禽兽为人兮?”

读到这里,石不全皱眉道:“我怎么感觉这上面说的应该是禽兽国,别忘了禽兽国也在房山。”

房山是一个地名,而古地名多有重复的情况。禽兽国的位置就在北京郊外的房山区,那里古时亦称房山,有意思的是,周口店猿人以及山顶洞人的遗址也在那一带。

这句话完全可以从另一个角度解读,就是飘花潭的这位祖师知道禽兽国的存在,路过房山时夜里下雨,想到了人进入禽兽国就会化身为禽兽,不禁感叹一番,引用了传说中枭阳国的典故。

但由于这一页手札中夹了一张古地图,古地图上又点了一个红点,便很容易令人想到另一种可能。

湖北房县古称房陵县,房山也可以指房陵县一带的山野,在《房县志》中就用过这个称呼,而且明确提到了“毛人”的存在。

飘花潭与丁齐之间并无任何矛盾过节,照说没有必要故意伪造这么一份东西来误导谁,而且他们也没有确定图中的红点就是枭阳国的位置,更没说枭阳国就是一个方外世界,只说发现了疑似另一个方外世界的线索。

这一份材料提交到方外联盟总部之后,还有其他的资料为佐证。比如五心谷的祖师也曾留下一段文字,叶宗清则提供了高清影印件,上面写道:“先祖曾与卢余洞主谈世外秘所,若闭锁关门、失其所踪,虽得野趣,然与枭阳国何异?”

叶宗清提供的资料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从这段记载可以看出,卢余洞与飘花潭古时就有交流往来,这段文字是后人记载祖先曾说过的话。

五心谷的某位先祖与当时的卢余洞洞主交流时曾感叹,假如一味的隐居世外天地秘境中,哪一天传承断了或者门户完全关闭了,那么生活在秘境中的人,差不多就等于传说中茹毛饮血的野人了。

这段文字记录也是有背景的,当时正值仓谷村族人大举迁入五心谷,他们并不是为了暂时躲避战乱,而就是打算在里面定居不出了。看来五心谷的祖师也意识到这种情况在将来可能会导致某些问题,有所忧虑因而感叹。

仅看这段文字并不能证明枭阳国的存在,更不能证明枭阳国就是一处方外世界,五心谷的那位祖师完全可能读过枭阳国的传说,也只是当一段典故在引用。

卢余洞则提供了另一份祖师留下的笔记,上面写道:“闻古时有枭阳之国,国人毛身操管、穴居血食,而今不得见,亦为天地秘境乎?”

这一段文字其实也不能说明任何问题,只是提到自古以来关于枭阳国的传说,然后猜测那里是否也是一处方外世界,其中有毛人生活,人们见到的毛人是从方外世界中不小心跑出来的。身为一方天地秘境之主,对这样的传说感兴趣,做出这种猜测也很正常。

至于静沙岛,一度成为日子都快过不下去的渔村,当然没有什么祖师典籍流传下来。麻元领提供的消息,是他记得很小的时候好像听爷爷说过,在三峡一带有个枭阳国,那也是一个方外世界,里面生活的都是与世隔绝的野人。

麻元领这番话听听就行了,当不得真。“记得小时候好像听爷爷说过”,这样的托词根本没法印证,谁知道他爷爷是真说过还是假说过,或者就是他自己编的呢,记错了也有可能啊,反正拿不出任何证据来。

但是飘花潭、卢余洞、五心谷这三家都提供了相关资料,其祖先都留下过关于枭阳国的记录,特别是五心谷是真的配合方外联盟在找新的天地秘境线索。需要强调的是,首先是飘花潭拿出了记录和地图,其他各家才提供了各自的佐证信息。

这些信息汇总在一起,就是不可忽略的调查线索了,丁齐身为方外联盟的理事长,而且分管研究部,当然得继续调查研究。

朱山闲这位区委书记眼下并不在境湖市。他的女儿去美国做了一年交换生,今年夏天刚和母亲一起回国,大学马上就要开学,朱山闲请了假去上海陪老婆孩子了。谭涵川平日也有工作,据说参加了一个研究项目,涉及国防需要保密,所以目前也联系不上。

浙江大学这几天也要开学,尚妮回了杭州。庄梦周还在云南大理呢,往五心谷中一躲,外面的人更是谁也找不到他。所以这天晚上在南沚小区研究这些资料的,只有丁齐、冼皓、石不全等三人。

石不全总结道:“仅从资料考证的角度,我看不出任何问题。”

丁齐提示道:“你也别总是技术流了,也从套路流角度考虑一下问题。假如这件事有问题,有人在故意设局,你觉得关键在哪里?”

冼皓亦点头道:“对呀,阿全,你不觉得事情太巧了吗?”

众人说话时打开了电脑,屏幕上正是一幅地图,张家界景区与神农架景区正隔着长江三峡相望。而三峡一带,正是自古以来野人传说最多的地方,屈原还曾写过一首诗《山鬼》。所谓巧,就是指今天的工作例会上同时讨论的两件事。

丁齐明天就会动身前往张家界,实地审核新加入的方外联盟成员畅乘福地,此刻又拿到了这些资料,从畅乘福地出来再去一趟神农架,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在正常情况下,丁齐不可能不对这种事感兴趣,在方外联盟还没有组织考察队伍之前,他自己也会去一趟的。

石不全抬头看着丁齐道:“丁老师,这次你肯定会去神农架吗?”

丁齐点头道:“在正常情况下,我肯定会去的,你也不

是不了解我。”

石不全:“这事可能有问题,也可能没问题,关键其实就在那张地图。地图和手札都不是假的,但人却有可能撒谎。找一张神农架一带的古地图,然后就说夹在祖师手札的那一页中,便成了指向明确的线索。”

丁齐沉吟道:“还是按计划行事吧,我也不希望有问题,但假如真有人想针对我,天天等着也不是个事,既然对方设了局,那就主动让他们跳出来吧。”

石不全:“我也去吧。”

丁齐摇头道:“那种地方,不可能进去太多的人,我们的人手已经够了,你就留在方外联盟总部吧,也好观察动静。你就是总部工作人员,假如突然不见了,反而让对方警惕。

飘花潭此举可能并无问题,各家提供的资料也可能毫无问题。但问题就如阿全方才所说,有人知道了这件事,便能猜到我一定会去一趟的。”

石不全:“但愿是我们想多了,没事就好,说不定真能找到一处新的方外世界。”

冼皓却冷着脸道:“想出手的人,迟早会出手的,还不如我们主动。”

因为境湖没有直飞张家界机场的航班,次日丁齐与麻晓从境湖出发,坐车前往南京市。方外联盟总部以研究会的名义也购置了办公车辆,开车送他们的是李志遥。麻晓居然能够执行这样的任务,而且是和丁齐一起出差,感觉很是兴奋。

两人从南京非到了张家界,麻晓始终紧跟着丁齐,神情语气都有几分娇媚羞怯。丁齐多少有点不自在,但也装做若无其事的样子,对她很礼貌。两人从机场出来的时候,迎面看见了田仲络。

田师向来都是很讲排场的,不论出现在哪里基本都要抢占C位,但今天却很罕见的没有带保镖,他身边还站着一位中年男子。见丁齐和麻晓走出来,田仲络上前介绍道:“丁总、麻总,这位就是畅乘福地的杨大地主,杨晨功。”

麻晓娇笑道:“杨地主?这个称呼真有趣!”

杨晨功和麻晓握手道:“老田跟我开玩笑呢,麻小姐叫我老杨就行。”

丁齐也伸手道:“杨福主,您好!”

按方外联盟约定俗成的规矩,畅乘福地之主好像就应该叫杨地主,但地主这个词不是很好听也容易引起误会,所以在习惯上则称为福主,听起来也很有福嘛。只有很熟悉的人之间,才会叫声地主开个玩笑。

杨晨功又握住丁齐的手道:“您就是丁理事长?久仰久仰!刚才您和麻小姐走过来,我是眼前一亮啊,真是一对金童玉女!”

丁齐差点没被他噎着,这位杨福主应该是在夸奖人,但夸奖的味道不太对呀,难道把他和麻晓看成一对了,这是什么眼神啊?

田仲络没有带保镖,杨晨功却带了手下,众人离开机场上了一辆七座商务车,前方另有一辆SUV开道,沿着弯弯曲曲的山路走了近两个小时,来到了张家界武陵源风景区一个叫五号山谷的地方,差不多就到了晚饭时间。

五号山谷既是一个山谷,也是一家民宿。现在很多旅游度假村以“村”为名,但看上去根本就不像村庄,但是五号山谷不同。丁齐下车的时候,还以为自己到了一个依山而建的土家族村落前,而这家民宿度假村其实就是在一个土家族村落的基础上改造成的。

走石阶进了木寨门,迎面看见的房屋是土墙草顶,走进去之后才发现里面装修得很精致。整个民宿的规模很大,从山脚很有层次的一直分布到半山腰,穿插点缀着各种景致。

“村”中还有两个湖泊,一个是鱼塘,另一个湖泊改造成可以遥望天边景色的游泳池。山脚下是石板道,走到半山处变成了木栈道,为了保护天然植被,木栈道的很多地方还缺了一块,让树木钻出来生长。

在公共餐厅里,他们见到了一位留着花白长发,脑后扎了一根辫子的中年男子,他身边站着一位气质温婉、披着蓝色印花披肩的女子。这是一对充满文艺气息的夫妇,杨晨功上前介绍道:“诸位,这就是五号山谷的陈子墨陈谷主和谷主夫人婉儿!”

陈谷主?这个称呼有意思,令丁齐想到了很多方外世界之主,比如五心谷的叶谷主、昔名谷的武谷主。此地虽非方外世界,但也很有几分世外桃源的意思。

土家风格的村庄依阳坡而建,村中就有果园和竹林,而村庄对面的山谷中开垦了菜园,可品尝四时新鲜果蔬。比如点一道鸡蛋炒辣椒,蛋可能是鸡窝里刚下的,而辣椒就是现出门从地里摘回来的。

众人都笑着和谷主夫妇打招呼,而陈谷主握住杨晨功的手道:“杨主席啊,什么风又把您给吹来了?还带了这么多贵客光临……”

杨晨功:“这个地方好啊,谷主过得真是神仙日子!你们这里去年刚刚被评为‘全球十大必睡民宿’,我当然要找机会多来享受。”

陈谷主:“这些都是领导支持、同行鼓励……”

从两人的寒暄中丁齐得知,原来杨晨功是当地的工会主席,也算是一位党政干部。各方外世界之主身份各异,既得江湖八门秘术传承,也有不少人身在公门。众人就在这里吃了晚饭,品尝时鲜特色菜肴以及当地的几种野味,还喝了谷中自酿的酒,感觉很是不错。

晚饭后天已经擦黑了,田仲络说不着急探访畅乘福地,因为还有一段野路要走,先在这里住一宿,明日天亮再动身不迟,假如丁总与麻总有雅兴,参观畅乘福地后还可以去张家界风景区玩一圈。反正如今方外联盟经费充足,像这样的公务出行花的也都是公款。

当晚给丁齐安排的是独立的套间,沿着木栈道在半山腰走到尽头,有一个木质的平台,还有一棵翠树从平台中央钻出来,恰如一张大伞,树下有桌椅可供小憩。屋子也是木质的,南面是落地长窗,不仅有客厅、卧室还有一间小茶室。

落地长窗可远眺对面的山谷,这样的格局视野很好,但从风水的角度并非最佳,因为太过无遮无挡,一眼望穿的视野给人感觉如临高崖,看平日居住倒未必舒适。而民宿的设计者显然也很懂讲究,窗外恰有几株古松,垂下的枝条弥补了这个缺陷。

从远处的山谷望过来,松枝掩映看不真切,但坐在屋中望出去景观却很清朗,近处窗前垂下的松枝,也成了构图的点缀。

丁齐在茶室中席地而坐,于面前的案上泡了一壶茶自斟自饮,眺望着长窗外的黄昏幽谷。阳历

八月末的天气还很炎热,但这一带感觉却很清凉,白天刚刚下过一场雨,山中水汽升腾,于接近峰顶处形成层层白雾,在昏暗的光线里若隐若现,像极了一幅水墨画。

这里位于张家界武陵源风景区,而武陵源就得名于陶渊明的那篇《桃花源记》。朱山闲在南沚小区那栋楼的客厅中,就挂着他亲笔所书的《桃花源记》,还有唐人裴迪的那首诗:归山深浅去,须尽丘壑美。莫学武陵人,暂游桃源里。

也许每个人的心目中都有自己的桃源,那既是一种向往,也是一种情怀与境界,所谓逍遥风景也不必到方外世界中去寻找。他所见到的每一处方外世界,可能都是开辟者的精神显化……还记得去年的初夏,庄先生曾谈到那碗片儿川,谈的就是人生的境界。

丁齐此刻的感悟,人生不仅是在追求某种看似虚幻的境界,真正重要的是,当你拥有那等境界后,便实在地享受着那境界中的人生……

恰在此时,他的思绪被敲门声打断了,门外传来麻晓娇滴滴的声音:“丁盟主,您休息了吗?”

丁齐怔了怔,以他的修为居然没有发现麻晓已经到了门外。他刚才看远处的风景忽有所感,有点走神了,而麻晓显然也是有点修为的,走过来时收敛了气息。这里离其他的屋子都有一段距离,在半山腰上一条木栈道的尽头,好像并没有别人打扰。

丁齐站起身来到客厅打开了门,很礼貌地笑道:“我还没有休息,正喝茶看风景呢,麻理事有事吗?”

麻晓走进屋子道:“丁盟主不要总叫我麻理事,太见外了,就叫麻晓好了。这里真不错呀!您一个人在喝茶?真是好雅致……陈谷主他们在搞篝火晚会呢,我来叫您一声,您不去一起热闹热闹?”

丁齐摇了摇头道:“我就不凑热闹了。”

麻晓顺势道:“我也不喜欢凑热闹,就陪丁盟主一起喝茶吧,还是这里舒服。”

丁齐:“你来的正好,我刚才看那边的风景不错,正想出去到山谷里走走呢。”

这大夏天的,衣着都很清凉,孤男寡女独处一室,就算没事也会被编排出事情来,丁齐赶紧找个借口闪了。麻晓随即道:“那边的风景确实很好,我也陪丁老师一起去散散心。”

丁齐:“天太黑了,恐怕不太安全,你就别出去了吧。”

麻晓:“有丁盟主在,我有什么好害怕的?”

丁齐也很无奈,走出房间沿着木栈道下了山坡,鱼塘旁的空地上正在搞篝火晚会,还有服务员拿着灭火器守着。陈谷主和度假村其他的客人们正就着烧烤在喝啤酒呢,这是夏夜很开心的娱乐。

丁齐笑着点头打了声招呼,沿石阶走出了山庄的大门,进入了简易公路对面的山谷里。杨晨功和田仲络见势也跟出来了,一见他俩动了,又有六名精壮汉子也一起跟出来了。这大晚上的,丁齐就想随便逛逛,竟然拉出了一支队伍。

山谷里也修了回环状的木栈道,栈道通往的几个地方还修了草亭,就是供游人散步看风景的,道路两旁根据地势开辟了不少块菜地,倒有一番田园野趣,只在是夜晚看不太真切。丁齐却不受影响,哪怕在绝对黑暗的环境里,他也能感应外物无碍,早就锻炼出来了。

天色还不算太暗,雨过天晴,月光皎洁依稀照亮了脚下的道路。见杨晨功也跟了上来,丁齐小声问道:“畅乘福地的门户,应该不在五号山谷的民宿范围中吧?”

民宿所在的位置丁齐早就以神识探查过了,并没有发现方外世界门户的痕迹。杨晨功一指远方的幽谷深处道:“说来也巧,那位陈老板就在畅乘福地的门户对面搞了这么一家民宿。从这里走进去大约还有三、四里路,就是畅乘福地的入口。”

说话间已经到了木栈道的尽头,继续前行就是往回转了。丁齐道:“既然已经到了这里,那我们就进去看看吧。”

他很轻巧地从挑空的木栈道上跳了下去。杨晨功赶紧喊道:“这黑灯瞎火的,路也很不好走,要不明天再去吧?”

丁齐答道:“你们不是带手电了吗?走走也没有关系,就当是饭后散步了。”

杨晨功跟着跳了下来,后面的人也纷纷跳下了木栈道,丁齐还伸手扶了其中两人一把。白天刚刚下过雨,野地有些湿滑,的确很不好走。但丁齐有脚踏水面行走的功力,这点自然难不住他,依然信步向前走去。

田仲络笑道:“丁盟主的雅兴来了挡不住啊,那我们就一起夜探畅乘福地吧。”说话间他打了个手势,有两名棒小伙子抢步上前打开了强光手电,就在前方领路。麻晓则紧跟在丁齐身边,脚下好像还滑了一下,顺势扶住了丁齐的胳膊,然后就这么挽住不放了。

丁齐也很无奈啊,他从房间里跑出来就是不想单独和麻晓待着,结果成了夜访畅乘福地。而田仲络刚才打的那个手势虽然是在丁齐背后,但丁齐也注意到了。

杨晨功与田仲络包括麻晓显然都有修为在身,夜间行走山野并无太大问题。另外六人身手应该也都不错,打着强光手电护卫在众人前后,他们显然也是早有准备,否则怎么随身带着手电呢。

五号山谷民宿中,陈谷主还和客人们在搞夏日篝火晚会呢,有服务员跑过来道:“杨主席带着客人们去那边的山谷里了。”

谷主夫人婉儿摆手道:“栈道已经修好了,散散步没关系,他们那么多人呢,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陈谷主端着酒杯道:“对面的山谷呀,没事可千万不能往深处乱跑,我听当地的老人说过,曾经就有人莫名跑丢找不见了。”

有客人凑过来追问道:“哦,后来呢?”

陈谷主:“村民们找了两天都没找到人,后来丢的那人却自己回来了。大家问他跑哪儿去了,他却只知道在山中某个地方转了一圈,莫名其妙就过了两天,什么都不记得了。据说古时候也出过好几次这样的事,也不知道真的假的。”

另一名客人道:“他们该不是跑进了桃花源吧?”

陈谷主点头道:“非常有可能啊,别忘了我们这里叫什么名字,武陵源!”

这里聊得欢乐,却不知丁齐等人已经跳下木栈道在黑夜里走入了幽谷深处,前往一个人所不知的方外世界。

PS:并非我想断更,实在是一天写不完,而我又不想拆开来断章,今天又是三合一超长篇大章节!

(本章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