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外:消失的八门》 徐公子胜治 著
304、丁老师的研究成果

周二上午,方外联盟的工作例会上,又讨论了两项近期以来最重要的议题。由于各家都有代表常驻南沚小区,私下总有交流往来,还经常在一个食堂里吃饭,有什么大事不用等到正式上会讨论,大家事先多少都已听到风声。

但是今天的第一个议题不在事先计划的这两项之中,属于临时插曲,就是五心谷昨天送各家灵谷的事情。众人到场之后都表示了感谢,然后纷纷询问能否收购更多的灵谷?五花谷的定价不贵,十万一斤,有那种财大气粗的比如奇岩境的代表,开口就想先来一百斤。

石和玉很为难地告诉大家,好不容易才运出这些灵谷,请大家免费品尝并体验其灵效,五心谷每年至多提供百余斤灵谷,不可能都卖给一家,所谓出售都是象征性的,五心谷更愿意用来和其他方外世界交换特产。

交换特产优先,所谓的特产当然不是普通的东西,都是产自方外世界的灵植或宝物,这些就不用明说了。拿钱来买也行,但只能按各家的求购需求再行分配,不可能全部都满足。

静沙岛的理事麻晓也是参会成员,闻言在心中盘算自家有什么特产可以交换,结果失望地发现好像没有。难道用椰子蟹?可惜椰子蟹算不得特产灵物。麻晓还不清楚静沙岛中最近的事情呢,更不知道芦居子带队找到了静沙宝珠。其实就算她知道也没用,静沙宝珠这种东西几乎是不可能拿出来交换的。

至于怎么把自家的特产拿出来,那就是另一个问题了,会上不好公开讨论,只能私下找丁盟主商量或者请卢余洞帮忙,只要是在同等条件下,大部分人还是更愿意去找丁盟主的。

众人又问五心谷眼下还有多少灵谷可以出售?晏斌彬答还有十五斤,然后在几分钟内就被现场求购完毕。除了金山院、小境湖、大小赤山、九放离空岛没有提出收购要求,其他各家将这十五斤瓜分,就连李志遥也代表响水峰收购了一份。这些收入其实都是庄梦周的,但庄梦周自己没出面,全部交由五心谷代办。

收购灵谷只是一个插曲,接下来商讨的便是计划中的重大议题。首先是又有一家方外世界申请加入联盟,这家方外世界田仲络早就提到过,名叫畅乘福地。与静沙岛一样,当初只有田仲络写下了畅乘福地的名字,因此它也是需要去实地审核的。

根据畅乘福地的杨福主反馈的消息,审核时间就定在本周,本次会议就要商定派哪三名不同方外世界的理事前去,地点在湖南省张家界武陵源风景区。这种事情大家当然都想去,但不论在什么场合做什么事,都得论资排辈啊,在这里论的不是资历而是资格。

此事是田仲络联系的,他也相当于担保人的角色,所以奇岩境要去一名理事,当然还是田仲络本人。第二个名额还是丁盟主,这也没有什么争议。至于第三个名额,讨论来讨论去,大家都认为应在五心谷与静沙岛这两家中选择,最后是给了静沙岛。

上次去静沙岛实地审核,方外联盟派的三位理事是田仲络、丁齐、水若。水若之所以能代表方外联盟审核新成员,是因为响水峰开放了天地秘境。如今静沙岛也开放了天地秘境,这是值得鼓励的行为,当然也有资格派代表去审核新成员。

静沙岛在方外联盟有三名理事,分别是麻元领、麻晓与麻云轩。副理事长于鹏飞当场摆手道:“我家田师的意思,就是麻晓理事一起去好了,否则田师和丁理事长两位大男人,路上也太无趣了些,就这么定了!”

他这话也有意思,静沙岛究竟派哪名理事去,田仲络能够决定吗,为什么不是岛主麻元领呢?田仲络这么做就是试探,想看看他说话好不好使。结果静沙岛在这件事上终究没和田仲络对着干,最后确定的人选就是麻晓。

确定第三名审核理事为麻晓,那是会后当天晚上的事情了。在会场上接着讨论下一个议题,就是有成员发现了新的方外世界的线索。这个方外世界的名字按古籍记载叫枭阳国,位置可能在湖北省房县境内、神龙架自然保护区北部。

方外联盟在成立的时候,就确定了寻找新的方外世界的职能。联盟总部设立了五个职能部门,分别是:行政部,由副理事长于鹏飞分管;发展部,也由副理事长于鹏飞兼管;稽核部,由副理事长叶宗清分管;活动部,由副理事长水若分管;还有最后一个部门叫研究部,由理事长丁齐亲自分管。

研究部的主要职能就是收集与寻找世上还没有被发现的、无人占据的未知方外世界。假如真能找到,那也是方外联盟的研究成果,再由方外联盟决定该怎么分享与开发这个新的方外世界。

想法是很好的,但实际上却很不靠谱啊。因为根据自古以来的经验,拥有方外世界须得到控界之宝及相应的秘法传承,既是未知无主的方外世界,又上哪里去找这些东西呢?

方外联盟最重要的职能部门,其实是行政部与发展部。行政部相当于总部办公室,负责方外联盟的日常事务,而发展部是最重要的业务部门,主要工作是吸纳与审核新的方外世界成员加入,并整理与汇总各方外世界的信息资料。

从方外联盟成立时的构架就能看出来,丁齐这个理事长其实是被架空的,由于另外两名副理事长水若与叶宗清都不常驻总部,常务副理事长于鹏飞实际上是把持了方外联盟的日常事务。

这是田仲络搞出来的构架,这只老狐狸算盘打得虽好,但实际情况却没按照他的设想发展。原先并不在总部工作的理事长丁齐,每周都会亲自参加并主持工作例会,他首先开放了金山院,而且扩大了方外联盟的会议规模,让所有成员代表都列席,直接控制了局面。

至于田仲络安插在总部的常务副理事长于鹏飞,反而等于被丁齐架空了,就相当于一个办公室主任。有心人在这次会议上也能注意到某些很有意思的细节,大家都已经不自觉地称呼丁齐为丁盟主,只有于鹏飞还称呼他为丁理事长,很注意分寸。

而这次枭阳国的线索,是飘花潭发现的,然后提交到方外联盟总部。丁齐名义上既然分管研究部,这就是他应该负责的事情。

枭阳国在不少古籍中都有记载。《山海经.海内南经》云:“枭阳国在北朐之西。其为人人面长唇,黑身有毛,反踵,见人笑则笑,左手操管。”后世有关于枭阳国的记录,大多是一些野闻传说,而且都与野人有关,很多线索都指向了神农架。

在古代语境中,野人亦指山野中未识教化之人,到了当代才完全变成了另一个意思,指的是尚未被发现的类人物种,有点像尚未完全进化成人的猿人。古代对这一类物种的称呼有很多,比如山鬼、蛮獠、山魈、山都、木客、赣巨人、毛人、狒狒等等,它们有一个统称就是枭阳。

需要指出的是,山魈和狒狒如今是两种灵长类动物的名称,但古代并非如此。这两个词在古汉语中早已有之,到了近代动物学家给物种进行汉语命名时,借用了这两个词汇。而中国古人所言并非是指这两种动物,而就是如今人们所称的野人或传说中的山野精怪。

神农架一带自古就有很多目击野人的记录,在《房县志》中,还有这样一段文字:“房山高险幽远,石洞如房,多毛人,长丈余,遍体生毛。”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到九十年代,国家曾组织过多次科考。

这些科考并不能说没有收获,发现了很多间接的疑似证据,比如可疑的毛发、粪便、巢穴、脚印等,但并没有捕捉到真正的标本,因而无法确定野人是否存在。无论野人存不存在,反正是带动了当地旅游业的发展,从这个角度,神农架野人倒有点像尼斯湖水怪。

在古代,有关枭阳国和“枭阳”的传说记载很多,如今学术界的争议也很多。有人认为那就是大猩猩一类的灵长类动物,有人认为是南亚黑色人种,比如古代所说的昆仑奴之类,但都没有明确的结论。

飘花潭潭主花昭期,在整理历代祖师留下的手札记录时,发现了有关枭阳国的记载,甚至还附了一张地图,疑是另一个方外世界的记录。本来这些野史传闻记录也当不得真,花昭期也没有去寻找的想法,但是加入方外联盟后,他觉得可以借助整个联盟的力量去探索。

于是飘花潭就把相关资料提供给方外联盟总部,并说出了他们的想法让大家讨论。结果游怀界、卢余洞、五心谷这三家都反馈消息说,在祖师留下的手札中也看到了有关枭阳国的内容,但并没有明确地提到那里也是一处方外世界。

所有的资料都汇总到了丁齐这里,今天的会议就讨论了这件事。大家共同研究之后,觉得这些资料并不完全,记录的就是历朝历代的神异传说,各方外世界的祖师们也对这些东西感兴趣,平日里听到了什么传闻,随手便记录了下来。

枭阳国眼下只是疑似方外世界,接下来需要进一步收集各种资料进行分析确认,大家回去之后各自查找历代祖师们是否也留下了相关的记录。假如能有更多的线索,方外联盟可以组织一支“科考队”前往神农架去试着搜寻,但目前的条件并不成熟。

其实是否真的有一个叫枭阳国的方外世界存在,大家都不确定。退一万步说,就算这个方外世界存在,又怎么找到它、能否是无主之天地秘境?就算找到了这个方外世界,没有控界之宝和天地秘境传承,又怎么能进的去呢?

这些都是需要解决的问题,然后才能谈到共同探索与开发。大家在会议上就当来一场头脑风暴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传看相关资料各抒己见,最后达成了初步的共识。

先不着急组织科考队,国家在上个世纪组织了多次专门的科考活动,先通过各自的关系设法将这些科考报告和详细的资料记录都拿到手,看看能否从这里面发现一些可疑的线索。假如真的有了发现,方外联盟再组织探索队伍前去,最好各家都派代表。

为何最好各家都派代表,除了体现共享原则之外,方外联盟研究部也不是白混日子的。通过实地考察以及与各家成员之间的交流验证,丁齐已经总结出不同方外世界的一些发现规律。因为丁齐早就创立了方外秘法,如今的发现只是一种回过头来的再发现。

为何各方外世界的传承中都至少包含江湖八门秘术之一?江湖八大门秘术据说是青帝伏羲所创,在伏羲的时代,可没有后世的江湖八门,他创下这八门秘术的目的,应不是让传人去跑江湖、弄门槛甚至坑蒙拐骗,而应该就是用来俯仰天地、探查微明。

忽略方外秘法不谈,就算没有得到控界之宝与天地秘境传承,只要将江湖八门秘术习练有成,也可以发现特定的方外世界。这是丁齐等人早就印证的结论,后来又做了更多的实地考察。

比如金山院的传承中应包含爵门望气术,那么修炼爵门望气术便可以发现其门户,并通过门户“看见”秘境中的场景。除了爵门望气术,丁齐又发现其实要门兴神术也行。但其他各门秘术诸如隐峨术、观身术、炉鼎术、入微术、心盘术并没有效果,至于灵犀术效果未知。

至于九放离空岛,除了本身传承的要门兴神术之外,爵门望气术也可以看见其门户。大小赤山的传承中也包含要门兴神术,同样以爵门望气术也能发现。这其中是有规律的,这三处方外世界适用同两门秘术去感应发现。

响水峰的传承秘法中包含火门炉鼎术,那么炉鼎术修炼有成便可发现其门户,其他各门秘术好似无效,灵犀术能否发现亦是未知。

传承飘门隐峨术的五心谷,以风门心盘术亦能发现其门户。

琴高台世界的传承秘法中包含了疲门观身术,静沙岛的秘法传承中同样包含了疲门观身术,通过丁齐的实地考察,其实用册门入微术也都能发现它。

如今大概的规律已经总结出来了,那就是不论什么样的方外世界,至少有一到两种八门秘术可以发现其门户,只要找到了正确的地点。

丁齐也明白了,为何朱敬一会在《方外图志》中称小境湖为“方外世界纯素之净范”,因为不论修炼江湖八大门的哪一门秘术,都可以发现其门户,其特性均衡不偏门。

那么若有一个未知的方外世界存在,首先要先确定其大致的地点,寻找时最好将江湖八门秘术传人都叫齐,总有一门秘术可与之适配。找到门户之后,然后再根据新的线索设法找到其传承,假如其传承还在的话,最起码要找到控界之宝。这些就是大家的讨论结果。

例会讨论就到此为止了,然后散会去食堂吃饭。麻晓可能是现在常驻南沚小区最受欢迎的方外联盟理事了,因为她为大家开办了五星级标准的食堂,提供了便捷的生活服务。冼皓却不太愿意丁齐去食堂吃饭,总是在家自己做。

出门的时候,丁齐特意叫住了飘花潭常驻此地的理事费来明,私下问道:“目前关于枭阳国最重要的线索,就是贵潭主找到得那幅古地图。据花潭主辨认,认为那是湖北房县一带的地形地势,其中有个朱砂红点标出的就是枭阳国的位置。古图原件能否借我一观?”

据说那是一张宋代的地图,原件当然很珍贵须小心保存,不可能拿到会议上让大家随手传看,飘花潭提供的是高清照片。但这张图是最重要的线索,如果没有它,其他的记载其实价值都不大,所以丁齐一定要拿到原件以确定真伪。

费来明笑道:“花潭主早就想到丁盟主可能会索看原件,已经派人送到我这里,我回头就送到丁盟主家中。”

丁齐:“那怎么好意思,我现在就跟你去取。”

PS:多谢大家的祝福,非常感动!非常开心!谢谢!


阅读www.yuedu.info